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见面3秒就重生+番外 作者:凤无夕(下)

字体:[ ]

 
  ☆、就只是洗澡
 
  岁月无边,静待光年。——《凌敬·一句话日记》
  虽然夏泽深很想就这么看着凌敬一生一世不合眼,但架不住昨天损耗过多,又历经多次心绪的大起大落,即使心性坚韧如他也有点熬不住。
  寻了个亲密依偎的姿势刚准备合眼,却见凌敬突然睁开眼。
  困意瞬间飞远,夏泽深有点紧张,“怎么了?做噩梦了?还是哪里不舒服?”
  凌敬定定的看着眼前人,过了好一会儿,沉睡的思绪也彻底转醒,他看着夏泽深,一脸凝重,“我还没洗澡。”
  夏泽深:“……你现在不能洗澡。”
  “奥。”凌敬闭上眼,没几秒又睁开,“不能通融一下?”
  “可以。”夏泽深捏了捏他的耳垂,似笑非笑,“你把腿切了或者皮脱下来。”
  凌敬:“……”
  “别闹,伤口进水容易感染。”夏泽深边说边闭眼,神色略微疲惫。
  凌敬这才惊觉两人的姿势实在是……有伤风化。他因为左腿吊着只能平躺,夏泽深则因伤了左手只能平躺或者向右侧卧。此时他正往右侧躺着,一条腿卡进凌敬大开大合的双腿间,左手不便,右手也非要从他身体下面穿过揽住他,姿势别扭至极。
  尽管凌敬对睡姿没什么强迫性要求,但那么一只结实的手臂垫在背脊下还是挺不舒服的,“我既不会滚下去也不会飞走,你不用这么…慎重。”
  夏泽深眼都没睁,只用鼻尖在他脖子里蹭了蹭,蹭的凌敬头皮发麻。最初相认头脑发热,拉着人抵足而眠也不觉得有何不对,眼下一觉醒来,头脑清晰了些,便觉二人形姿未免太缠绵悱恻了些。
  不自禁往一边挪了挪,同时抽出夏泽深的手臂,“喂,天亮了,你该回自己病房了。”
  夏泽深纹丝不动。
  “唔,你压到我的腿了。”
  眼睛依旧闭着,“是,我压的是右腿。”
  凌敬:“……”
  “我去洗澡喽?”凌敬凑近了些,可以近距离膜拜某人英俊无匹的脸。
  夏泽深忽的睁眼,眸色沉若幽潭,一动不动盯着人的时候,让人觉得灵魂也不受控制往里坠。
  正当凌敬以为他至少也会讽刺他几句时,夏泽深却忽然伸手摸了摸他的脸,“乖,别闹。”
  又来!这跟哄小狗如出一辙的架势。
  凌敬觉得他一定是脑子里的哪个零部件出了问题,才会做出一个让他自己都万分震惊的举动——就在夏泽深的手撤回去时,凌敬忽而张口,一下子咬住了他的指尖,虽然一触即离,却足以让两人呆立当场。
  凌敬是为自己鬼使神差的那一下觉得丢人,夏泽深则是……心猿意马。虽然只是短短一瞬,但光是凌敬主动将他的手指含进嘴里这一颇具挑逗意味的动作就足以让他遐想无数了,他甚至都碰到了他湿润柔软的舌头……虽然那令人痴迷的地方他用更加下流的方式不止一次触碰过,可是主动和偷吻完全是两个概念……
  见夏泽深垂眸盯着被他咬过的指尖静默不语,凌敬只觉别扭无比,“要不你把口水蹭一蹭?”
  夏泽深抬眼,凌敬又平静道:“不过可能已经风干了。”
  “……我不嫌弃你。”夏泽深看着他,波澜不惊,“明天去打一针狂犬疫苗就行。”
  凌敬:“…………”说好的不嫌弃呢?当然这不是重点。
  “想什么?”夏泽深不咸不淡的瞥了他一眼,“我刚说错了,是破伤风针。”
  凌敬:“……睡觉。”
  想把气愤的背影留给他,却不幸的发现自己只能平躺,凌敬面无表情的闭上眼,全无睡意。
  “生气了?”夏泽深低柔的声音伴着从胸膛中发出的沉沉笑意,咫尺可闻。
  凌敬半睁开眼瞟他,“是啊。”顿了顿,才不紧不慢道:“气你有破伤风针打,我没有。”
  夏泽深:“……”
  凌敬展颜。
  简短的你来我往后,两人都有些疲倦,凌敬也没再纠结夏泽深的睡姿问题,卷着被子闭上眼睛。
  他做了个恶梦,被吓醒了。凌敬很少会被恶梦吓醒,就算梦到早上醒来怀里抱着具骷髅他都能面不改色的丢掉,然后……继续做梦。
  但这次不一样,说是恶梦或许不恰当,纯粹是个很恶心的梦。
  他腿上的石膏绑了一个月,这一个月中他都被勒令不能洗澡,一个月后,刚得以解脱他就迫不及待的往浴室跑,然后发现,衣服黏住脱不下来了……后续情况如何凌敬不清楚,因为进行到这里他便被吓得倏忽睁开眼,待意识到那只是个梦后,不禁小吁了口气。
  继而愤然,这澡他妈的就算剁腿也一定要洗!
  夏泽深还在枕边不远处沉睡,呼吸绵长似已睡熟,凌敬看了他一眼,小心翼翼的搬开他不安分的手脚,慢吞吞往床下蹭。
  就在他即将成功之际,手腕忽然被人抓住,回头就看到已经半坐起来的夏泽深,眸子沉沉的看着他,“去哪?”
  凌敬回望,“上厕所。”
  “我扶你去。”
  “顺便洗澡。”凌敬接道。
  两人对视,波澜不惊处风云乍起。
  “我帮你拿尿壶。”夏泽深淡淡道。
  凌敬:“……”
  “你也一夜没洗澡了吧?”凌敬板着脸,“不觉得浑身难受?”嘴角蓦地绽开笑容,“一起啊?”
  夏泽深不为所动,“你要实在难受只能给你擦一擦。”殊不知心底早就因为由‘一起洗澡’展开的联想而血脉贲张。
  凌敬很嫌弃,“不要拿对瘫痪病患的一套糊弄我。”
  夏泽深冷冷的看着他,“你要是敢去我就打断你另一条腿。”
  凌敬愣了愣,“好狠。”
  夏泽深放柔表情,招小狗似的朝凌敬招招手,“别闹了,上床睡觉,过不了多久对面工地就会开始施工,到时候你想睡都睡不着。”
  凌敬没动,指指头发,“要臭掉了。”
  “剃光。”夏泽深无情道。
  “头皮也臭了呢?”
  “擦擦。”
  凌敬无奈了,“夏泽深,在洗澡这件事上你实在是太固执了。医生根本没下死规定不能洗澡吧,包个保鲜膜什么的冲一下应该还是可以的吧。我洗的香喷喷的跟你不对付?你就非要见着我脏的发臭了你才开心?”
  在这件事上,夏泽深确实有他的私心。凌敬眼下的情况单靠自己肯定是不行的,必然需要他人帮忙,交给别人他更加不乐意,所以到时肯定还得他自己上,但是洗澡就意味着要脱衣服,到时见到凌敬的裸体,就算有再强的自制力他也不敢保证,某些地方不会忍不住苏醒……
  夏泽深叹了口气,“走吧,我帮你。”
  凌敬惊奇的看着他,“这么快改变主意了?”他一番话这么奏效?
  凌敬反而不急了,悠悠的坐回床上,“奥,我不洗了。”
  “好啊。”夏泽深求之不得,声音沉稳,应的飞快。
  凌敬:“……我是说我不洗了才怪。”
  夏泽深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心理年龄果真会和生理年龄相适应。”这是在说他幼稚的意思。
  “……”凌敬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像你这种生理年龄已经不可逆的人是不会明白的。”
  夏泽深:“……”
  凌敬继续施施然道:“你看,你连个心理年龄十几岁的都说不过,真是白长了那么大的岁数。”
  夏泽深勾唇,不急不缓道:“比起口舌之争,我更喜欢武力镇压。”
  凌敬:“……”
  “还要继续跑火车吗?”夏泽深凝着他,“我的决定可就像友谊的小船,说变就变的。”
  “……”凌敬一把拉住他的胳膊,“走走走。”
  普通病房不如特供病房设备齐全,两人一合计,手残的推着脚残的一块去了夏泽深的特供病房。
  夏泽深找来保鲜膜分别将两人的手脚包裹的密不透风,当然,由于夏泽深只剩一只手,太过精细的事做起来并不方便,这事其实是凌敬代劳的。
  前期工作处理好后,两人这才一前一后的进入浴室。
  凌敬规规矩矩的穿着病号服,夏泽深却是这种时候了还要装逼的穿自己的衣服。
  甫一进浴室,凌敬便低头开始解扣子,甩掉上衣却见夏泽深还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便好心问:“要帮忙吗?”
  夏泽深只道:“先帮你洗。”
  “奥。”凌敬无所谓,低头看了看翘起的左腿,“帮我脱一下裤子。”
  没听见夏泽深的动静,不由抬头看了他一眼,见他站在那里,与其说不动声色,倒不如说是僵立,觉得有点奇怪,“怎么了?”
  “没事。”夏泽深低声回答,神色如常的走了过来,翻下墙边人性化的简易式翻椅,示意凌敬坐上去,自己则单膝跪地,替凌敬宽衣解带。
  凌敬的心情忽然变得有点奇异,先不论这个姿势有多别扭,单就这样有些低顺的姿态,夏泽深会为几人这样做?
  有感而发,不由伸手摸了摸夏泽深的脑袋。
  被摸的某人抬头瞥了他一眼,“摸狗呢?”
  “没啊。”凌敬笑眯眯,“狗才不会帮我脱裤子。”
  夏泽深:“……”
  凌敬的病服裤管很肥大,即使腿上绑成那样,脱起来也没有太费劲。
  只是,虽然这具少年人的身体稍显单薄,但也恰是这份单薄,像极了十多年的凌敬,正是夏泽深刚开始对他抱有绮念的时候。
  本就压抑了十多年,又经历过一场大痛大彻的生死离别,如今裸体在前,冲击力可谓不是一般的大。
  还要帮他洗澡……夏泽深极力的克制着年富力强的血气翻涌。
  也许是因为刚才的梦,衣服一脱尽,凌敬就有种通体舒畅的感觉,不自禁的伸了个懒腰,就看到夏泽深状似很嫌弃的转过脸。
  “……”凌敬低头看了看,嗯,大是不太大,但也不算小吧,只能说是正常男人的水平,而且以这具身体的年龄,还很有发展空间啊。
  这样一想,好像,似乎,他见过夏泽深的裸体吗?
  伸出搭住夏泽深的肩膀,半个身子顺势都挨到他身上,“真的不一起洗?”
  夏泽深蓦地侧头,眼眸沉沉,深不见底,脸对脸的距离无比接近,使得凌敬能更直观的感受到他暗色瞳孔的慑人吸引力。
  然后,他垂下眼,漫不经心的往他下面扫了眼,“你确定?”嘲讽和炫耀之意不言而喻。
  “……”凌敬慢吞吞的收回胳膊,“再说。”
  他想起曾经无意间撞破夏先生没穿衣服的样子,总之是个很浪费马赛克的大家伙。
  还是不要有对比的好。
  帮别人洗澡其实是件挺费劲的事,尤其是在一个胳膊废了另一个腿残的情况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