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异世圈养 作者:顾终年

字体:[ ]

 
文案:
秦争一朝醒来,不记得过去,看不清未来,身边只有一个不知是好是歹的大个子,
万般谨慎,小心试探,大个子突然在他面前变成了野兽一头,
并且理直气壮,坚定不移的告诉他:你是我的阿布朵......
 
内容标签:异世大陆 穿越时空 生子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秦争,池木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秦争是被雨水淋醒的,倾盆大雨落在身上冰凉冰凉的,他不知道在这儿躺了多久,地上已经积了一层水,并且还有雨越下越大的趋势,环顾四周,入眼的尽是深草野果,参天大树。
  头疼的厉害,秦争拼了命的爬起来,他深知如果在放任自己躺下去,那么一定会丢了这条命的!摇摇晃晃的拖着沉重的身子在林子里乱窜,试图找到一个可以暂时避雨的地方,功夫不负有心人或者说天不亡秦争,总算在体力消耗尽之前躲进了山洞,洞里干草很多,秦争实在累的厉害,脑袋也一抽一抽的疼,好在还能记得现在的身体状况不适合穿试衣服睡觉,左右没人,扯掉衣服光/溜溜的一头扎进草推里,闭眼前不忘给自己盖了厚厚的一推草,就再也没有力气,睡的不省人事了!
  池木重重的将猎物摔在地上,一身的水,湿漉漉的特别不舒服。突然,像受到了惊吓一样,猛然抬起头,僵硬的现在原地,保持同一个姿势一动不敢动,小心翼翼的吸了吸鼻子,山洞里到处弥漫着雌兽的味道!
  不远处的草堆动了一下,池木搜的一下窜了过去。厚厚的干草里埋着小小的雌兽,只露出半个脑袋,嘴里发出哼哼的声音。池木伸出一只手,小心翼翼的扒开他头部周围的干草,眼睛瞪的圆圆的,屏住呼吸,生怕一不小心就惊醒了这个突然出现在这里的雌兽!
  “唔……”秦争使劲往草堆深处扎了扎脑袋,实在冷的厉害。脸部突然触到一丝热源,又往热源凑了凑。
  池木眼睛瞪的大大的,甚至有些充血,全身僵硬,搜的一下子推到了洞口!死死的盯着不远处的草推,又低下头对着那只被雌兽碰到的手发呆!软软的,滑滑的,这样想着,腾的一下子红遍了全身!紧接着,又一点一点的往前挪,蹲在草堆旁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小雌兽还在睡,脸蛋红红的。
  这还是池木第一次这么近的接触一个雌兽,部落里的雌兽都躲的他远远的,就连雄兽也不愿意接近他。池木缓缓的伸出手,轻轻的碰了碰luo露在草堆外的皮肤,指尖触到的地方软软的,有点烫。
  “有点烫?”池木愣住了!这才发现,雌兽的皮肤格外的红,身体也在轻微的发抖!病了,脑子里冒出这两个字之后,除了懊恼自己的粗心之外,池木一下子窜了出去,就连落在身上的雨水,也没那么讨厌了,甚至变的有点可爱!
  雌兽很脆弱,很多生了病的雌兽就再也活不了了!池木采了很多草药,捣了一些药汁,又熬了一大锅肉汤!他会好好照顾这个雌兽,再也不让他生病。
  秦争冷的浑身发抖,那个热源又靠了过来,并且在他口干舌燥的时候有液体流入口中,咽一可口,很苦,扭头避开液体却怎么也躲不掉,眉头皱的越来越紧,一张脸都团在了一起!
  池木看着因为药汁变化着的五官,心里柔软的像一汪水,可爱至极,这样的雌兽是自己的该多好啊,他一定呵护备至,细心照料!
  “自己的雌兽?”池木厌烦的拉扯着的头发。还会有自己的雌兽么?部落里都说他是不合格的雄兽!可是,这个生病的雌兽,明明是自己捡到的啊,捡到了就是自己的,大不了以后不回部落了,不回去,就谁也抢不走了。想通以后,池木咧着嘴漏出一排牙齿,笑的格外开心!手里端着肉汤也喂的格外欢快!
  秦争喝了肉汤,胃里暖暖的,不再那么难受了,又动了动身子,整个人挂在热乎乎的热源体上,埋着头,整个人都觉得舒服多了!
  池木被突然抱住,一瞬间的僵硬过后,反手将对方楼在怀里,简直幸福的冒泡了!就连肚子饿的咕咕叫也不在意了,让怀里的雌兽睡的舒服才最重要,更何况怀里抱着的可是雌兽!是雌兽!雌兽啊!
  秦争是被热醒的,身上湿哒哒的全是汗!睁眼就看到一双黄灿灿的大眼睛正在盯着自己看,不自在的坐了起来。
  “这是哪儿?”秦争看着眼前的大个子,满脸迷茫!
  “#@?!#!”你醒了!池木呲着牙露出一个自认为最好看的笑容。
  “嗯?你说啥?”好像语言不通,秦镇低头看了看自己,一丝不/挂,又看了看对面的大个子,腰间围了一个兽皮裙。草堆前还有一小对衣服,应该是自己的吧!拿过来,快速的套在身上!
  “#。。。#”你听不懂吗?这个小雌兽好像没有接受语言传承,等他身体好了要带他去接受语言传承才好!
  “咕噜噜”秦争的肚子开始对食物发出召唤。
  池木刚才还咧着嘴露出来的笑马上就收了回去,懊恼的扯着头发,搜的一下窜了出去。怎么就忘了给小雌兽准备食物了,自己果然是一个不合格的雄兽。
  秦争还想问一问对方是谁?自己又是谁?脑袋一抽一抽的疼,还有一点晕,脑袋里一片空白,什么都不记得了,四肢酸软无力,努力的爬了起来,走到洞口,就看到那个大个子正拿着勺子往木碗里盛汤,嘴边一直挂着笑,看起来心情不错!
  池木端了肉汤,又拿个烤肉送到秦争手里,然后蹲下来双手托着下巴盯着秦争看!大眼睛,圆鼓鼓的小脸蛋,肉嘟嘟的小嘴巴,白白净净的,真好看,比部落里最好看的雌兽还要好看!
  秦争被看的不自在,伸出手捂住大个子的眼睛,在这种语言不通的情况的下,这个动作大个子应该会理解吧!
  柔软温热的手指碰到眼睛时,池木下意识的眯起眼睛在秦争的手上蹭了蹭,“这是小雌兽不让自己看他吗?小雌兽这么容易就害羞,真可爱!”然后就像个大型犬一样垂下头,时不时的还会偷瞄一下。
  秦争看着大个子的一系列动作,分析着醒来之后看到的一些事情,自己穿着布料柔软的衣服,大个子只围了一个兽皮裙,大个子做饭端到自己面前,守在一边看着自己吃!脑袋飞快的算计着,最后得出一个结论,大个子是自己的奴隶!
  这个想法连秦争自己都下了一跳,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到这又确实是最合理的解释!看着大个子一下一下的偷瞄手里的食物,秦争很大方的将手里喝剩下的烫和没吃完的烤肉递给了大个子!秦争想着自己一定是最大方的奴隶主了!
  池木看着小雌兽递过来的没吃多少的汤和烤肉,摇摇头,又推了回去!吃的这么少,怪不得小雌兽长的这么小,要不是问起来的味道是已经成年的雌兽,只看身影,还以为是个幼崽呢!一定得多吃点才行!
  “吃!”看着被推回来的食物,秦争又推了回去!只说了一个字,语气并不太好,并且板起了脸!这是作为奴隶主赏赐的食物,不容拒绝!
  池木看了看小雌兽的脸色,又看了看食物,他还是很会察言观色的,飞快的吃了起来,并且将锅里和架子上的食物也一并扫荡一空!然后讨好的蹲在了小雌兽面前!
  秦争揉了揉大个子的脑袋,以示表扬,大个子咧着嘴笑的格外开心!多像一只大型犬啊!
  在表达想要洗澡的想法之后,大个子抱着他来到了河边。语言不通,沟通起来太不容易,比划了半天,让本来就没什么力气的秦争更加有气无力,好在这个大个子这个奴隶并不嫌弃他走的慢!
  “##~#”我去林子里,有事你叫我!池木红着脖子低着头表达着自己的意思!带着小雌兽来洗澡,真是太害羞了!
  “知道了!”听着大个子叽里咕噜的比划着,身上实在难受,也没心思琢磨大个子什么意思!迅速的扒光了衣服,走到了水里!抬眼晒的河水热乎乎的,真舒服!
  池木看着脱掉衣服露出白嫩嫩皮肤的小雌兽,搜的一下子窜到了树林里!捂着胸口,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的飞快,池木用力的按着,生怕一不小心蹦哒欢腾的小心脏就跳了出来!
  秦争洗完澡,晒干衣服,找到大个子的时候,大个子木头一样捂着胸口一动不动的站的,古铜色的皮肤看起来像是染上了一层红晕!秦争想拍拍大个子的肩膀,示意他自己洗完了,可以回去了,奈何身高差距悬殊,自己还不到大个子的肩膀,于是只能退了求其次的拉了拉大个子是手,并且暗暗的在心里比了比,手都比自己大那么多,更别说身上的肌肉块了,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不拉手还好,这一接触,池木更是僵硬的厉害,一动不敢动的木头庄子一样的杵着!大气不敢喘的粗着脖子红着脸!小心翼翼的转过头,看着眼前的小雌兽,心里万马奔腾:小雌兽主动拉他的手了!小雌兽主动拉他的手了!
 
  ☆、第2章
 
  秦争坐在洞口,披着兽皮,看在外边越下越大雨水落在地上激起一连串的泡泡,又迅速破开荡出无数的涟漪,心思却完全不在这上边,撇了一眼角落里时不时偷瞄他的正在捣药汁的大个子,总觉得这样的生活方式不太对劲儿!
  醒来也有些日子了,身体好的差不多了,虽然仍旧什么都不记得,但是除了脑袋不记事这毛病之外身体其他部位确实是康复了!池木对秦争的照顾可谓是无微不至,有求必应,但是通过这几天秦争的观察,单从武力值和依赖程度来看,他很快就推翻了之前的奴隶一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秦争百思不得其解。
  “# ! & $ ±!”吃药了!池木乐颠颠的端着草药汁走了过来,小雌兽的身体好的差不多了,用不了多久就可以接受语言传承了,这样就可以知道小雌兽是怎么一个兽走到这么危险的山里来的了!
  “谢谢”这草药汁苦的要命,秦争是打心眼里讨厌这玩意儿,但他不是不识好歹的人,知道大个子这是在给他治病,接过药汁,皱着一张脸,一口就灌了下去,苦的直打冷战!
  池木赶忙递上盛好的温肉汤,看着秦争喝完,接过碗,一只手一下一下抚着秦争的后背,嘴里叽里咕噜的说着秦争听不懂的安慰的话!
  秦争一直想着学说话,学大个子会说的,或者让大个子学他会说的都可以!只是每次秦争提起来,大个子嘴上答应着却并不付出行动!依照秦争这几天的观察,也算摸透了大个子的脾气,说白了就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一个大家伙,可是这会儿,秦争是真没弄明白他是怎么想的!
  池木正一下一下的抚着秦争的背,帮他顺着气儿,感受到怀里人的目光,低下头,叽里咕噜的问着怎么了。
  相处的久了,光看表情,秦争也能大致明白大个子是个什么意思,更何况那表情明显的就差在脑瓜门上挂个大大的问号了!
  甭管池木是个什么意思,秦争是打定主意拉着池木并排坐在洞口开始了他语言学习的第一步!
  指着外边正噼里啪啦下的欢快的雨水,又指着放在一边刚刚用来盛汤的木碗,最后干脆指着坐在身边的大个子,虚心求教这些东西怎么说的模样异常坚定!
  池木错愕的呆坐了半晌才反应来,小雌兽这是着急想着要说话了!看了看外边的越下越大的雨,又转头看了看小雌兽坚定的目光!就在秦争以为他要开口教学的时候,池木搜的窜进了雨里,头也不回的跑了!
  这下轮到秦争呆住了,完全搞不清楚状况,半天才回过味儿来,大个子跑了,这到底是怎么了,难道他的表述有问题,让对方产生了什么不好的误解!
  池木走后秦争也没太当一回事儿,反正平时池木也不是经常呆在洞里,不见踪影是常有的事!更何况在这山里大个子可是比他还熟悉的蹲,没什么可担心的!
  拿着木碗又给自己盛了点肉汤喝,顺便啃了几块汤里的骨头,吃完了就心满意足的窝到洞里盖着兽皮睡觉去了。
  一觉醒来天都黑了,洞里黑漆漆的,温着烫的火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灭了,外边的雨还没有停,洞里的温度有点低,秦争站起来走到火堆边,鼓捣了半天也没找到什么能点火的东西,还冻的直打哆嗦!索性又缩回了兽皮里,捂的严严实实,也顾不得叫嚣着食物的肚子了!
  自从醒过来以后秦争第一次感到恐慌,大个子没回来过,不知道还会不会回来,在这个摸不清状况的深山老林里,不知道自己是谁,来自哪里,更不知道有多少危险潜伏在暗中!在这里,他连基本的饮食都解决不了!一想想到这些,那种恐惧感就会在身体里急剧扩张!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