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我变成了情敌的妹妹 作者:复能歌

字体:[ ]

 
文案:
“是我不好。”
“你哪里不好?”
“性别不好。”
——最后he真的一点都不虐,灵异向小甜文。
 
高冷实际闷骚攻×傲娇蠢鱼蛋,攻攻后面会穿女装的,呃剧透一下是和服,那种妖艳贱货的和服……
 
——求各位小天使点个收藏鼓励一下作者,我的梦想是:奋斗到我死亡的那一刻!!!
——最后,其实我还是只学生狗,不能日更。不过一直都会坚持两天一更的。
 
内容标签:性别转换 天作之合 重生 灵异神怪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夕,林三月,黄世新 ┃ 配角: ┃ 其它:我的妹妹长了JJ
 
 
  ☆、变成了情敌的妹妹
 
  该死的,早知道就不喝那么多酒了。一大清早黄世新就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好觉,脑袋疼到他感觉下一秒就会它就会炸掉。他心道:神他喵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朝就能让你头疼的欲-仙-欲-死。
  “唉。”等等,黄世新感觉很奇怪,这个柔软的还带着少女清香的床不是他的吧?他猛地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却是一顶垂下来的米黄色圆顶蚊帐,然后水粉色的床单,除了无数花边蕾丝,居然还有个小爱心抱枕。“我的天……”黄世新觉得自己昨晚一定醉成狗了,然后跑到哪个女孩子家睡了。
  不对,什么时候自己的头发长这么长了?还特么变成了浅棕色的小卷发,黄世新从床上跳了起来,然后马不停蹄地冲向了这个房间的厕所。
  当黄世新看见镜子里那个长发小萌妹的时候,他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有点开始怀疑人生了。她是谁?他的第一反应是先看看自己的小弟弟还在不在,当他的翻开他的小睡裙,在带着粉白相间的内裤里找到自己小弟弟的时候。
  黄世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还好小宝贝还在,你还在真是太好了。”然后,就在他放下裙子抬头看的那一刻,在厕所那面干净的会反光的大镜子里看见了……他这辈子都不会忘的小鳖孙林夕,他不但抢走了自己就快要到手的女朋友,还拐走了黄世新最好的闺密。
  黄世新和林夕对视了一秒,他就忍不住移开了目光,他觉得再让自己看那种渣渣一眼,他就会瞎的。虽然其实林夕长的很好看。
  没想到还没等到黄世新想好要说什么台词,林夕倒先开口了,依旧是那副皮不笑肉也不笑的臭脸:“林三月,你在做什么?”
  “哈?林三月?你在叫我?”黄世新感觉自己的精神都有点恍惚了,一边尴尬地笑着一边走出厕所。
  林夕突然揉了揉黄世新的脑袋,吓得他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昨晚又跑出去喝酒了?嗯?”
  “我不是林三月,真的。”黄世新诚恳地抖抖脑袋。
  “……喝傻了。”
  他想说到底谁比较傻,但还是想和林夕好好解释解释:“林夕,我和你说我们还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我不是……”为什么?本来黄世新想说我不是你妹妹的,结果后半句话就硬生生卡在喉咙口,就是说不出来。
  “我说我是林三月。”他刚刚明明要说的是“我是黄世新”的,没想到出口硬生生就变成了这句话,他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误入了什么系统bug。
  “嗯,我知道。”
  “我不是……”卧槽,这什么鬼?黄世新发现自己的心理想解释,但是他的身体不让他解释。
  林夕目光下移,在黄世新的胸上转了一圈,后者几乎是条件反射地捂着自己的胸,心道:没想到我们学校大名鼎鼎的校草居然是个变态,连自己亲妹妹的胸都不放过,呸,我又不是他亲妹妹。
  “你干嘛这么色咪咪地看……我的胸,哈?”
  从头至尾脸色都如常的林夕淡淡道:“以后别熬夜了,再缩水就要凹下去了。”
  “你这是在骂老子胸小?!”黄世新冷静了一下,自己本来就是男孩子,本来胸就是平的。哦,他默默地坐到床上,看了看自己脚心的一颗标致性的黑痣,然后继续找了找自己大拇指上一道已经不太明显的疤痕。
  “所以我就只换了一颗头吗?”他小声说道,林夕没有反应,估计是没有听到。
  “兄弟。”他捶了捶林夕的手臂,然后转了一圈:“你看我的性格举动一点都不像你妹妹吧,其实我本来就不是,你现在得跟我去把你妹找回来,当然,还有我的头。”
  林夕倒是一直很耐心:“你不是就在这里吗?”他谈了一下黄世新的额头:“还有你的头。”
  “你看我是不是特别异常,所以阿我不是你……你也不是我……草,还让不让人活了,为什么后面两个字都说不出来。”黄世新都要急疯了。
  “我知道,我是我,你是你。”
  “不是,哎呦我去。”黄世新现在居然活生生要被自己气死。
  “好啦,出去吃饭了。”
  黄世新顿时来了兴致:“你做的?”
  “嗯。”
  “没想到我们高冷大校草还会做饭阿,不可思议,不可思议。”当林夕把做的饭菜都端出来的时候,黄世新默默的接受了自己突然变成了他妹妹的事实,桌子上的菜品几乎都是他叫不出名字的。
  “你做的都是什么阿?看起来不错的样子。”因为一觉睡到了傍晚,黄世新现在唯一的知觉就是,肚子好饿阿,饥饿的感觉盖过了刚刚的头痛欲裂。
  林夕往一个盖子还立着陶瓷小猫咪的被子里倒了大半杯开水,然后看向黄世新道:“先去刷牙。”
  “哦。”黄世新莫名的就接受这种设定了,当然,他只是为了桌上那堆菜而已。
  黄世新回房间的厕所刷完牙出来之后,看见那个少女心十足的大床旁边,放着一架手机,他随手拿起来,嗯?有密码。
  然后他输了自己的手机密码进去,居然解开了锁,然后黄世新边玩手机边走出去,先打开小圈圈,还真是他的号,里面有一群他认为的傻逼在疯狂的给他发消息,黄世新粗略地看了一眼发现都是问他寒假作业做完没有的。
  他自己的作业还一个字都没动呢。多看两眼之后,黄世新发现这群人有点怪怪的,他翻开联系人列表,居然一个都不认识。无数匹母猪带着他瞬间被刷新的三观从他的脑子里奔腾而过。然后黄世新感受到来自林夕哀怨的注视。
  林夕他正盯着黄世新手上的手机,虽然这不是他的手机,但是这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它就是自己的手机,于是黄世新理直气壮地瞪了林夕一眼:“干嘛阿,我手机有什么好看的。”
  林夕瞬间收回目光,然后还是那个冰冷的语气:“过来吃饭。”
  “好好好,吃饭吃饭。”
  林夕把刚刚倒的那杯开水移到黄世新面前,黄世新笑嘻嘻地推脱:“我不想喝。”
  “不喝不许吃饭。”
  “干嘛这么严肃嘛,喝就喝嘛。”黄世新捧着水杯看着他身后巨大的落地窗,入眼都是一排英伦风的建筑,不禁问道:“大哥,我们现在在哪里阿?”
  林夕抬头看了黄世新一眼,像是在看一个智障:“家里。”
  “我……不是问你这个,L市我住了10多年了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建筑群。那这里到底是哪里阿?”
  “伦敦。”他淡淡道。
  黄世新惊讶地一不小心就把嘴里的开水喷了出来,嗯,林夕脸上也溅到了很多。黄世新可是初中和他做了三年同桌的人,所以他非常明白我自己现在死定了,林夕有非常严重的洁癖,是那种不小心被别人踩了一脚都要回家换双鞋子的那种洁癖。
  林夕的脸色瞬间冷了下来,虽然和平时的表情并没有太大差别,但是作为如此了解他的黄世新,已经能隐约在他眼里看见了一丝杀-意。
  黄世新瞬间萎了,然后抽起几张纸往他脸上擦:“哎呦哥,对不住了,我不是故意的。”
  他冷着脸掰开了黄世新的手,冷冷道:“我去洗澡。”
  黄世新还不要脸地回了一句:“洗个脸就成了,洗澡多浪费水阿。”他的内心狂喜,要搁在自己还是黄世新的时候,这回指定能把他按在地上狂揍,现在成了林三月,林夕连脾气都不能对自己发。233刚刚他那副强忍着怒气的眼神,真的,黄世新表示非常解气。
  
 
  ☆、白捡了一个哥哥
 
  趁着他进去洗澡的这段时间,黄世新默默的吃起了餐桌上的饭菜,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先挑那个看起来非常好吃的的柠檬鸡排下手了,黄世新夹了一块起来细细观赏,不错,表面烤的金灿灿的鸡排,实在令人食指大动。
  当他满怀期待地放进嘴里打算细细品味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居然被林夕那小子阴了,这个柠檬鸡排他除了鸡肉的味道,什么都没吃出来,还以为吃的太急的黄世新,又吃了一块,然而,还是一样的味道。
  接着他把剩下的菜样都尝了一遍,最后感觉自己心中只有跳动着的,想把林夕那小子捏死的冲动。这些菜绝对是用来耍自己的,明明每一样看起来都那么精致好看,结果吃起来的味道可想而知,有那么一瞬间黄世新以为自己的味觉失灵了。
  当黄世新跑到厨房去喂自己吃了一大勺盐之后,才敢确定自己真的没有问题。他觉得林夕做了比在菜里下毒还可怕的事,那就是居然没有在菜里加盐和味精!什么调味品都没有加,太狠毒了!
  然而饿极了的黄世新,只能把厨房里的柴米油盐酱醋茶一股脑地搬到餐桌上,然后开始自己调味,黄世新自认为自己十亿智商,冷哼道:“这点小把戏就想撂倒我,垃圾。”
  在吃饭的时候,黄世新的脑子里一直有一个声音在说话,它太吵了,吵到黄世新的思维都被扰乱。它不停叫嚣着:“林夕家不是很有钱吗?你现在变成了他的妹妹,不是正好吗?他抢走了你的女朋友,还有女闺密,你花点他的钱怎么了?”
  黄世新在心里大骂了一句:“住嘴!我堂堂正正一个大男人,这种龌蹉的事,我当然要做了。”嘴上说着,他已经把自己默默转移他财产,然后变回黄世新,娶妻生子开家大公司走上人生巅峰的过程通通想了一遍。
  脑子里的那个声音瞬间住了嘴,黄世新刚刚以为是自己的思维在作怪,结果现在却发现它无法控制了,那就很奇怪了。
  他问了一句:“你是什么东西?”
  “不重要。”
  卧槽卧槽卧槽!黄世新瞬间没有了食欲,正当他想要再试探试探自己脑子里那个声音的时候,林夕他穿着一件叮当猫的白t就出来的,头发看起来还没干透,极好看的眸子微微垂着,仿佛出自插画家笔下的人物,是如何惊心雕琢已不得而知。
  黄世新甩了甩脑袋,自己刚刚居然差点被自己的情敌迷惑了,真是太不争气了。
  “喂,我说你阿。我和你什么仇什么怨了,你居然下这种阴招来害我。”黄世新以一副随时要开始掐架的姿态站立。
  林夕走过来,看了黄世新刚刚倒腾出来的满桌狼藉一眼,无奈地看向他:“你刚才做了什么?”
  黄世新骄傲地笑了笑:“就凭你那点小伎俩还想害我,你故意做的这些一点味道都没有的菜,我不吃不是太浪费了吗?所以只好靠我神乎其神的厨艺来拯救一下你了。”
  他看了黄世新好几秒,才开口道:“这些调味品,吃太多,不好。”
  “你平常难道做菜都不放调料的吗?”
  “我今天有放调料。”林夕不知道从哪里找到了塑胶手套,然后用食指抵着下巴,似乎在考虑要怎么处理眼前的这片残骸。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