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放开那个影帝(穿越) 作者:年华转生(下)

字体:[ ]

 
    第62章 逮捕(二)
    
    神转折。
    贺泉依然保持着礼貌的笑容,叶熙辰似乎意识到什么一般,脊背挺得更直了一些,郑元凯面无表情,觉得有点无聊。
    好像已经可以猜到下文了。
    甘倩倩的表情生动形象地诠释了“你TM在逗我”的含义,恨声道:“你根本就不爱姐姐。相爱的人有了这么多细节上的变化,除了和原来相像的外表完全就是换了一个人,难道用整容就可以解释吗?”
    “不,你怀疑了,我后来才知道,你去做了亲子鉴定,发现儿子还是亲生的,可你从来没有想过让我也和他鉴定一下,看我是不是他的妈妈,对吗?”女人咬着唇:“你要的只是儿子,不是女人,姐姐就是为了你这种人死掉的!”
    “好几次,我都想掐死那个孽种,可他毕竟是姐姐的血脉,何况,他还有用,”她的声音柔和下来,仿佛沉浸在美妙的梦境里:“母凭子贵,给姐姐报仇,可少不了这小东西。”
    郑元凯把桌上的资料捞过来给叶熙辰看。
    影帝粗略翻阅,此时正哭笑不得:杀死景安算哪门子复仇?难道是“你害死我的姐姐,我也要害死你的亲人”这样的逻辑?
    甘倩倩平静道:“你害死我的姐姐,我就要害死你的哥哥,可景博远已经死了,那么,换成你哥哥的儿子也不错。”
    好大一盆狗血。
    果然是神逻辑。
    甘倩倩含笑道:“郑大少,你是来给景安报仇的吧?”
    郑元凯颔首。
    甘倩倩撩了撩耳畔的发,笑盈盈道:“这可怪不得我。若不是景博超动了歪心,我又怎么能找到机会暗算景安呢?阿强也是个糊涂蛋,见了漂亮女人就腿软,只要和他睡一觉,再说几句情啊爱啊,他就什么都信了。”
    “啪”
    景博超一巴掌打在她脸上。
    手劲很大。
    脸上几乎是立刻浮起了红印,甘倩倩却笑了,不理会牵动伤处带来的痛楚,笑声越来越大,越来越畅快:“老爷,我害死了景安,可是谁知道呢?警察最终会查到你身上,那时候我就会告诉他们都是你指使的,你猜,朝阳地产没了景安,又没了你,还能姓景吗?”
    “叔叔杀侄子,媒体会喜欢这个消息的,你会身败名裂,你会一无所有!”
    “我知道你心里觉得晦气,在骂我是神经病,你不是看不起女人吗?偏偏就是个女人,毁了你的一切!”女人挺了挺胸膛,眉眼间骄傲满满:“我和姐姐这样的小人物,也能和你这样的大人物叫板!”
    景博超手指颤抖:“疯了……你真是疯了!”
    “稍等一下,”贺泉毫无波动的声音插了进来:“请问,甘小姐,你对景安动手的原因,是基于景博超对他的重视,对吗?”
    “当然!”
    甘倩倩捂住半边脸颊,笑靥如花,拖长了调子嘲讽道:“我知道,老爷更愿意我去动他的夫人和女儿,在他这种清朝僵尸眼里,男人天生就是比女人高一等的,我为什么要如他的意呢?”
    “好的,我明白了。”
    贺泉朝大少点点头,在内心哀悼:少爷,看来你的确是冤死的。
    郑元凯百无聊赖。
    大少漫不经心的目光在会客室里游离,眼前这场闹剧像是在另一个世界发生,光怪陆离,似真似幻。
    叶熙辰的声音响起,把他带回了现实:“抱歉打断一下。”
    “甘小姐,对于令姐的死亡,我表示遗憾。但很明显,那归根结底是因为甘家村的愚昧和暴力,和景先生又有什么关系呢?”他的声音平和而舒缓,像是山涧的流水:“你口口声声说姐姐是被景先生‘害’死的,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觉得村子没错?”
    甘倩倩嘴唇颤抖,不发一言。
    叶熙辰沉吟道:“事实上,令姐跟你说的找到了相爱的男人,可能只是为了宽慰你的,不过你对此视而不见,也是人之常情。”
    郑元凯笑了。
    这话说得真对。
    甘倩倩到底吐出了几句话来,苍白而无力:“我知道你,叶熙辰,大明星,为什么郑大少上门,还带着你?”
    “哦,”郑元凯懒洋洋道:“他以后可能会有豪门的戏,先带他见识一下。”
    景博超回复了几分理智:“我还以为叶影帝和‘上清苑’的广告有关。”
    “有关,”大少换了个坐姿,拉起了男人的手:“不过他出现在这里的原因,和甘小姐差不多呢。”
    内人嘛。
    不待追问,警笛声便由远及近传来。
    贺泉看了看表:“山林市的出警速度比我想象中快。”
    “不要在意细节,”郑元凯拉着叶熙辰的手站起来:“走吧。”
    “等等,你们报警了?”
    景博超又惊又怒,然而仔细看去,压抑不住的恐惧自他苍老的脸庞上浮现出来。
    大少曼声道:“挪用资金罪、故意杀人罪……即使景安不是你杀的,那混混阿强也是。”他竟然还抱怨起来:“找了半天的法律条文,你要是被拘留或者逮捕了我根本见不着,实在没办法,才特地来拜访的。”
    “再见。”
    青年的身姿如松,眉眼间光彩浮动,似乎卸下了什么看不见的担子:“不,再也不见。”
    景博超一时恍惚。
    那样的神情,居然和景安有几分相似。
    “呀!”
    女佣们惊慌的叫声离得很近,外面的穿着制服的警察把她们吓坏了,贺泉走上前去开了门,冷静道:“人还在里面。”
    “是贺先生、郑先生和叶先生吧?”当先一人目光掠过他们:“感谢三位对我们工作的支持。”
    警察鱼贯而入。
    出了宅子,走过议论纷纷的人群,无数念头在叶熙辰脑海中翻涌,仿佛有许多气泡破裂又重组,郑元凯笑道:“想不明白?景安的案子警方一直在跟进,不过没找着嫌疑人,朝阳的运营总监廖东海带着证据去检举了景博超,警察就来了。”
    大少打开车门:“哦,廖总监会说我们是去稳住嫌疑人不让他逃跑的。关于他为什么会倒戈,自然是因为景博超倒行逆施,你男朋友我民心所向,天下有识之士纷纷来投了。”
    “不是这个。”
    叶熙辰摇了摇头:“是别的地方不对劲。”
    影帝皱起眉,困惑不已:“我得想想……”
    “乖辰辰,”郑元凯揉了揉他的头发,修长的手指在柔软的乌发间穿梭:“放心,都会告诉你的。”
    他的神情很柔和,眸中带着显而易见的宠溺:“今晚回我家,好吗?”
    这是个邀请。
    叶熙辰意识到了这一点。
    并且,和普通的邀请不一样,这是个关于许可的请求。
    “我的腰……”在大少的目光下,他的声音越来越小:“我有点怕。”
    “没关系,我不会强迫你的。”
    男人十大谎言之一。
    叶熙辰告诉自己不能信,可脸还是迅速地红了,方才的疑惑被抛之脑后,他听到自己用飘忽的声音道:“好。”
    “先去天泽水岸接静静?”
    贺泉的声音。
    叶熙辰这才发现,这人一直在旁听!
    耻度爆表。
    他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郑元凯面不改色,好像完全没什么不对一样:“嗯。”
    “汪呜?”
    将大少的行李打包,又整理了影帝的行李,一并塞入后车厢,贺泉开车,郑元凯和叶熙辰都坐在后座,金毛也在,此时影帝正抱着金毛,把脸埋进它的毛里,遮挡自己又红又烫的脸。
    这种亲密的举动让狗狗不明所以,叶熙辰不管不顾,继续埋。
    眼前不受控制地浮现出GV片段,各种姿势各种台词疯狂涌入脑海,以往觉得代入困难的剧情这时候没了障碍,男人觉得不只脸上,整个身体都要烧起来了。
    郑元凯给狗狗顺着毛,也不急着把影帝挖出来,而是笑着道:“有个说法,鸵鸟遇到危险时会被头埋进沙子里来逃避危险。尽管这是个不能信的流言,不过辰辰现在的姿势,挺有流言中鸵鸟的神韵呢。”
    叶熙辰耳朵都红了。
    在车上的时间格外漫长,到了浅水湾后,影帝几乎是摔出车门的。
    长期维持一个姿势,麻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辰辰你好可爱!”
    “闭嘴!”
    “哈哈哈!”
    “再笑我翻脸了。”
    “哈哈哈!”
    “你是不是喜欢景安?”
    叶熙辰使出了杀手锏。
    这换来了大少更疯狂的笑声:“你、你想笑死我吗?居然这样谋杀亲夫?”
    “汪呜?”
    金毛懵逼中。
    贺泉揉了揉它的脑袋:“走吧,不理他们。”
    郑元凯擦了擦眼角,切换深情模式:“是啊,我暗恋他。”
    泛红的眼眶给那含情的眸子增添了百倍的杀伤力,叶熙辰觉得有些经受不住了,即使知道这人是在开玩笑,依然无法逃避地沉浸在那专注的凝视里。脑海中的画面和言语都消失了,他突然感受到种平静,这平静迅速主宰了感官,让他不再失态。
    影帝挑眉:“那我呢?”
    大少轻笑起来:“自恋和爱人并不冲突,不是吗?”
    
    第63章 脱马(三)
    
    这句话中蕴藏的……是他想的那个意思吗?
    叶熙辰神思不属地进了别墅,草草吃了午饭,连味道都没吃出来,便上了二楼。
    他没有发现,除了吃饭时,他和郑元凯的手都是牵在一起的,也没有注意到管家厨师等人诡异的眼神,直到卧室的门关上,坐在椅子上的时候,影帝也还是有点蒙。他求证道:“你是景安?”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