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炮灰打脸指南[快穿]+番外 作者:酩酊醉(上)

字体:[ ]

 
文案
 
帝国少校临危受命
被帝国视为拯救星系最后的希望
 
然而他是一个不按套路出牌的男人
也没有成为宇宙英雄的浪漫情结
 
穿越平行宇宙,消除炮灰怨念
只为复活一个人
 
在任务即将成功之际
他却发现自己早已陷入惊天阴谋……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都是你!
 
无形装逼最致命,高调装逼中二病。
 
外表低调内心装逼手动打脸少校受X外表酷炫吊炸天内心中二病晚期攻
 
苏爽·主受·强强·磨磨叽叽剧情流·1v1·HE
 
内容标签:快穿 强强 未来架空 系统
 
搜索关键字:主角:佟凛 ┃ 配角:莫离,系统,其他 ┃ 其它:平行宇宙,手动打脸,强攻强受
==================
 
  ☆、第1章 末日圣光01
 
佟凛弹掉手上的烟头,伫立在一片黑暗之中,警惕的注视着前面的林子,身经百战的他能够感觉到一股杀气。
    微凉的夜风轻轻吹动了他的发丝,惨淡的月光照在他的脸上,他眉眼精致,皮肤细腻,轮廓柔和却又暗藏锋芒。嘴角挂着一丝与他温柔儒雅的气质极为违和的笑意,看起来有几分谐谑和残忍。
    林间闪烁着两双血红的眼睛,隐约能够听到野兽滚动在喉间压抑的吼声。两相对峙片刻,它们再也无法忍耐,从林间走了出来。
    是狗。
    但不是普通的狗。末日病毒爆发后,所有的生物不是在异能觉醒失败后沦为丧尸,就是进化为拥有异能的强大物种。
    这两只狗是后者,体形大如公牛,双眼赤红仿欲滴血,口中的涎液从闪着寒光的锐利犬齿间滴落,形容恐怖,状似来自地狱的恶犬。
    佟凛眼底泛出冰冷的光,嘴角的笑意更浓,一边抽出腰间的冷钢大狗腿,一边自言自语道:“晚饭有着落了。”
    对面两只狗的想法与他不谋而合,短暂的观察过后,猛的蹿了上来。
    男人的身形看起来劲瘦有力但不够强壮,然而他爆发出来的力量和速度却极为惊人。他飞速冲到其中一只恶犬身前,手中钢刀的寒光划破黑暗,毫无阻滞的砍在了恶犬的面门上。
    灼热的血液喷溅在佟凛脸上,将他清秀的面庞染上了一层嗜血的杀意。身后袭来劲风,他没有任何停顿和迟疑,回身按着另一只高大恶犬的头颅一个后空翻,骑到了它的背上,狠狠一刀斩断了它的颈子。
    恶犬还来不及呜咽一声,便栽倒在地。
    佟凛拨弄了一下微乱的头发,从容的点了一支烟,脸上的神情极为放松,完全看不出刚刚经历了一场厮杀。
    几口烟之后,他手上的擦伤已经愈合,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光滑如初。他随手抓起一只狗的后腿,懒洋洋的拖着往临时住所走去。
    这个身体本来并不适合战斗。原主叫时慕空,家庭条件很好,是个医学院的高材生,毕业后当了医生,一身细皮嫩肉,手无缚鸡之力。
    末世危机爆发后,他带着弟弟跟女友和好朋友开始逃命。不久之后他的异能觉醒,而这项很特殊的异能非但没能带给他强大的力量,反而将他推向万劫不复的深渊——他的异能是再生,而且他的血液能够疗伤,并让被丧尸咬伤的人不会因感染病毒而发生变异。
    而他不知道的是,他心爱的女人跟他多年的好友早就有一腿,二人合谋害死了他的弟弟,为了能够换取相对安稳的生活,把他卖给了阳溪基地的老大。他被关起来当成人型血库,每天被放血治疗那些与丧尸作战受伤的人。
    不久之后阳溪基地被敌对阵营端掉,趁乱逃走的原主再一次被黑心的女友欺骗卖掉,彻底沦为工具和玩物。直到病毒升级,人类灭亡。他被丧尸分食之前看着所有人给他陪葬,狂笑着死去,留下了无尽的恨意和怨念。
    佟凛的任务就是将任务目标——也就是原主的怨念值清零。经过系统的调整,原主的身体各项数值都得到了大幅度的提升,并加快了再生异能的进化。
    对佟凛来说,末世这样危机四伏、朝不保夕的环境并没有让他感到沮丧,反而令他觉得兴奋,他体会到了一丝久违的刺激感,和在战场上与敌人厮杀搏斗的快意。
    可惜的是,这世上的事往往不尽人意,总有那么几分美中不足的瑕疵来破坏他的好心情。
    距离临时住所还有十几米远,佟凛便听到了几声嘶吼,间或夹杂着哭喊声。他掏了掏耳朵,脚下的速度没有丝毫的变化,依旧不紧不慢的朝前走去。
    临时住所是个位于郊外的平房,丧尸潮爆发后,佟凛带着原主的弟弟逃了出来,暂时在这里落脚。此刻门口徘徊着几只丧尸,其中一个趴在窗上拍击着玻璃,还有一个则在疯狂的挠门。
    屋子里传出来的尖叫和哭声都快把房顶掀了,佟凛却好像事不关己一般冷眼瞧着。
    系统看不下去了,忍不住道:“亲爱的宿主,你就这么看着吗,别忘了你的任务。”
    对于所谓的任务,佟凛一开始是拒绝的。直到帝国提出条件——可以让莫离复活,佟凛才接受这项任务。即便如此,佟凛也没打算按照系统的要求,把任务目标塑造成一个可爱可敬的人,他狂妄放肆惯了,做什么都由着性子来,只要最后结果达成了既定目标,过程如何谁也管不着他。
    系统见他没反应,友情提示道:“原主很疼爱他的弟弟,如果他弟弟死了,怨念值会只增不减。”
    原主的弟弟时慕洋跟他相差十岁,父母老来得子,全家都对他极其宠溺,把他养成了一个脾气糟糕透顶又软弱无能的怂货。
    末世爆发后,时慕洋跟原主一起逃出城外,一路上抱怨不停,稍有不顺心就发少爷脾气。即便在原主异能觉醒前发烧期间,他也是一样任性妄为,饿了就让原主去找吃的,累了就原地坐下不肯走。
    原主心软,对这个弟弟一贯疼爱有加,虽然偶尔会训斥几句,但依旧处处迁就忍让。与他们同行的狗男女知道原主肯定不会同意丢下时慕洋,所以表面上没说过什么,实际上心里早就对他拖后腿的种种行为感到嫌恶。
    及至一日狗男女偷情被时慕洋撞见,二人便干脆将他杀死,伪装成是被丧尸咬死的。原主虽然伤心,但也无可奈何,只把弟弟的死归于末世的残酷。
    佟凛抬了抬眉毛,不屑的笑了一声,终于有所行动。倒不是顾忌系统的提醒,如果不是那哭叫声太吵,他还真想再看会儿好戏。
    上前解决掉几只丧尸后,他掏出钥匙打开门,就见墙角缩着一团瑟瑟发抖的“被子”。
    时慕洋听到动静,从蒙在头上的被子里探出半个脑袋,见门口站着一个满脸是血的人,吓的大叫了一声。随后他认出那是他敦厚温柔的大哥,心中顿时放松下来,甩开被子爬起来喊道:“你去哪了,怎么现在才回来,你知不知道外面有丧尸在砸门!”
    佟凛充耳不闻,径直走到桌前倒了杯水喝,顺便抓起一件旧衣服擦了擦脸上的血迹。他对未成年人的忍耐力一向很低,尤其是这种无脑无用的少年,自己的哥哥深夜出去找食物,带着一身血回来,他竟然完全没有注意到是的,毫无关切之情,只顾着自己那点受伤的小情绪。
    时慕洋见大哥不理他,只感到又惊又怒又委屈,眼泪止不住的流,歇斯底里的叫嚷起来。刚刚自己有多么惊慌多么无措,现在就有多想发泄出来。他想得到大哥的安慰和劝哄,想要身边唯一的亲人把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想要确认自己对那个人来说有多重要。
    然而他的哭闹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佟凛就好像看不到他一样,该干什么干什么。他怒火攻心,冲上去想要抓住佟凛的手臂,让他看着自己,听自己说话。
    “喂!我跟你说话呢,你听见没……”
    “啪”的一声清亮脆响,时慕洋所有的哽咽和叫嚷都吞进了肚子里。他捂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佟凛面无表情的面孔,若不是脸上火辣辣的痛楚如此真实,他真不敢相信一向把他当成心头肉疼爱的大哥,竟然狠狠的抽了他一巴掌。
    一片寂静中,系统再一次忍不住开腔:“他还只是个孩子……”
    佟凛冷笑着回应:“孩子?都十五了吧,我在他这个年纪已经带着一队人突袭要塞了。”
    系统:“……”谁能跟你这个变态比。
    “你……你打我?”时慕洋终于回过神来,眼中带着惊愕颤声问道。
    佟凛懒得看他,转身朝门口走去,淡淡的说:“你是嫌自己叫的声音不够大,引来的丧尸不够多吗?”
    他打开门,把刚才丢在门口的恶犬尸体拖了进来,丢在时慕洋脚边。少年吓得连连后退,愕然道:“这这这,这是什么?”
    “狗,”佟凛顿了一下,补充道,“晚饭。”
    少年面无血色,瞪着一双水汽弥漫的眼睛问:“晚上就……吃这个?”
    “不然呢。”佟凛说着把弯刀抽出来插在狗身上,“你把肉割下来,一会儿烤着吃。”
    “我……我不干,”时慕洋连看都不想看那血肉模糊的尸体,他胃里翻江倒海,忍着一阵阵恶心说,“我不会。”
    佟凛冷哼一声,蹲下身摸索着骨肉连接的地方,干净利索的下刀割肉。他割下来一块肉丢给时慕洋,说:“学会了吗?”
    时慕洋下意识的伸手去接,在肉块落在手心里那一刻又像是被沸水烫了似的把它丢了出去,惊叫着连连后退:“你自己弄吧,我不干,我不干!”
    “你不干也行,”佟凛在恶犬尸体旁边坐下来,悠然自得的点了支烟,“那你晚饭就没得吃了。”
    时慕洋饿了一天,早已饥肠辘辘,闻言脱口而出:“为什么?”
    佟凛心说这少年真是脸皮厚,欠教育,原主的父母和他本人对这个孩子实在太过纵容,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环境,还一副养尊处优的少爷样,摆谱给谁看呢。他在烟雾中眯起眼睛,一字一句的说道:“这狗是我杀的,尸体是我拖回来的,一会儿我把肉割了再烤熟,当然是我自己吃。你出了什么力,有什么资格吃?”
    这番话让时慕洋无言反驳,而且从佟凛的表情来看,他是认真的。
    曾经脾气极好的大哥,在末世来临后竟然变了一个人,外表依旧是风度翩翩的帅气暖男,眼角眉梢的温柔却换成了骇人的狠厉,周身散发出的气息也让人不寒而栗。
    而且他那个搬桶矿泉水上三楼都吃力的哥哥,是怎么杀死这么大一只变异犬的?
    腹中的空虚让时慕洋无暇思考太多,他服软的看了看佟凛,对方眼神淡漠,没有丝毫怜悯。他收回视线,咬咬牙,带着满脸的泪痕,在佟凛冷漠的注视下,用发抖的手握住刀柄,开始笨拙的割狗肉。
 
  ☆、第2章 末日圣光02
 
时慕洋勉强割下四条腿肉之后,再也无法忍受胃里的翻搅,丢下弯刀冲进了卫生间。他肚子里空空如也,并没什么可吐,在呕出了一些苦水和胃液后,眼角溢出了几滴泪水,朦胧的视线中出现了哥哥往昔温柔的笑容。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