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炮灰打脸指南[快穿]+番外 作者:酩酊醉(下)

字体:[ ]

 
  ☆、第61章 总裁日记12
 
“镜子前的我,假装快乐。镜子里的我,真心难过。”
    自世界崩塌的漫画页之后,黄尚的漫画风格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逆转,从充满温暖、热情、朝气的画风,变成了极端的黑暗、阴郁和冰冷。
    而之前几乎每一页都会出现的母亲形象,也就此消失了。
    汪巡能够从简单的漫画中,体会到黄尚想要借此表达的情感,对他来说他的母亲就是他的全世界,当母亲去世后,他的世界也随之倾塌毁灭。
    黄尚内心世界崩溃后,在孤独压抑和愤怒中苦苦挣扎。一个从不曾得到父亲关爱的少年,在失去母亲之后,试图以他能够想到的各种方式引起父亲的关注,得到父亲的安慰。
    然而那个象征父亲的冰冷影子,却对他的任何举动都无动于衷。
    极度抑郁的黄尚,曾吞下大量的安眠药以求解脱,但幸运的是他没有死,然而从他昏死过去到再次醒来,竟然没有一个人发现。
    汪巡的家族分支庞大,他的父亲有七个情妇,十几个子女,想要在这样的极道世家站稳脚跟,获取家族长者的信任,从小就要过着勾心斗角的生活。
    有亲人,没有亲情,唯一能够让自己信任的人只有母亲。所以汪巡能够切身体会到黄尚在失去母亲的时候,人生瞬间变得灰暗的感受。
    他想起了当初那个文件夹的名字——洋葱,点开一个又一个文件夹的过程,正如拨开一层又一层的洋葱皮,也如同撕掉黄尚一层又一层的伪装,最终触及到他柔软脆弱的心。
    小酒窝是如此渴望能够通过自己的付出,得到全心全意的爱,可是他却爱错了人,那个白莲婊是个不折不扣的骗子,汪巡怎么能够忍受她去伤害自己心爱的男人。
    他深吸了一口气,眼中迷蒙的雾气被夜风吹散。他关掉程序,拨通了秘书的电话——
    “把一个月之后的工作安排全部提前,再给我订一张机票。”
    -------------------------------------------------------
    宫装大戏杀青后,纪嫣然人气暴涨,在团队运作下,她被冠以“国民初恋”的称号,“下一站天后”、“宅男女神”、“最想睡的女艺人”等标签纷纷被贴到了她身上。
    在新片发布会上,纪嫣然面对媒体比之前更加落落大方,侃侃而谈,在被问到与苏清薇的关系时,纪嫣然笑意盎然道:“我跟姐姐不知道有多亲密,我还从来没有跟任何人有过这么投缘的感觉,她就像是我从未有过的亲姐妹一样。”
    说着还冲苏清薇眨了眨眼,显得调皮又可爱。按照苏清薇之前对她的态度,她真想看看苏清薇当着媒体的面甩脸色的样子。
    随后媒体又向苏清薇提了同样的问题。苏清薇对纪嫣然的假模假式感到极为腻歪,心中不由得一阵冷笑,想跟我拼演技?我出道的时候,你还只是一个不响的屁。
    苏清薇拨弄了一下微卷的长发,露出了“国民女神”的招牌笑容,十分亲昵的揽住纪嫣然的肩膀道:“嫣然这话真是说到我心里去了,诶不如这样吧,今天当着各大媒体,我们干脆结为姐妹,还能让观众粉丝做个见证。”
    苏清薇的语气表情十分自然,看起来好像真的十分喜欢纪嫣然,那些关于她打压新人的谣言顿时失去了可信度。她就那么弯着眼睛,笑等纪嫣然回答。
    纪嫣然的笑容差点僵在脸上,拍戏的过程中,苏清薇始终懒得跟她说话,她没有想到在发布会上,苏清薇的态度会突然转变,简直把戏做足,让她有些招架不住。
    现在轮到她处于骑虎难下的被动状态,她不得不一脸感动,拉住苏清薇的手道:“太好了,我也是这么想的,只是怕姐姐嫌我脸皮厚,所以一直不敢说。”
    苏清薇激动的起身抱住了纪嫣然,特意让她背冲镜头,自己则热泪盈眶:“我怎么会嫌弃你呢。我知道你以前一直跟母亲相依为命,但以后你又多了一个家人,我会像对待自己的亲妹妹一样疼你保护你。”
    纪嫣然的脑袋被压在苏清薇的肩膀上,说了什么也没人听清。这激动人心、感人肺腑的一幕被发布到网上后,苏清薇获得了一致好评,无数粉丝被女神感动的泪流满面,而纪嫣然则被评说臀形不错,就是不够翘。
    “她就是故意的!”
    发布会结束后,纪嫣然刚钻到保姆车里,就忍不住开始发火。
    雪利摇头道:“我早跟你说过,姜还是老的辣。苏清薇比你出道早,比你成名早,比你名气大,比你演技好。现在看来,连段数都比你高出不知多少,你还偏偏招惹她,啧……”
    “别说了,烦死了。”纪嫣然赌气将手里的墨镜狠狠砸到前面座椅的靠背上,掏出手机给黄尚打了个电话,张口就道,“下部戏我要当女主角。”
    佟凛全程观看了发布会的现场直播,知道她吃了个哑巴亏,心说苏清薇清醒的状态下,战斗力还是很强的。他温声道:“那是当然的,上次不是看中了一部电影吗,雪利已经在跟制片方和导演谈了。”
    男人还是一如既往,先一步为纪嫣然做好打算,这让她顿时消了不少气。她从助理手中接过饮料喝了一口,没话找话的问了一句:“你在做什么?”
    佟凛道:“我在公司,游戏开发接近尾声,正准备要开始测试,今晚可能要忙到很晚了。”
    纪嫣然咬了咬嘴唇,心说黄尚最近怎么对工作这么上心,一定是自己忙于拍戏,给了他太多时间。她想了想,用很委屈的声音道:“可是我心情不好,你晚上,不能陪陪我吗?”
    佟凛此时正躺在熙童的床上,虎皮纹小猫孵蛋一样卧在他胸口,他一边撸猫一边用有些犹豫的语气道:“可是现在正是紧要关头,你也知道这款游戏对我来说很重要……”
    纪嫣然打断他道:“所以,我不重要是吗?”
    佟凛忍着好笑,一本正经道:“你当然是最重要的。”
    纪嫣然冷呵一声:“是吗,我怎么看不出来,现在你心里不是只有游戏了吗。”
    “别胡说,”佟凛道,“这样吧,五点半我去接你吃饭,然后你想去哪玩我们就去哪。”
    纪嫣然如愿以偿,这才翘起嘴角答应了。
    雪利在心中不住摇头叹气,心说还没见过这么能作死的姑娘,她今天能想拍什么戏就拍什么戏,还敢在大牌面前装逼,还不都是因为有金主撑腰。
    换了一般人都会对金主千依百顺,生怕一个不小心就被金主甩了。她却恰恰相反,都骑到金主脑袋上了。真不知道他们的总裁到底有多爱她,雪利左看右看,也没觉得纪嫣然有特殊到让人死心塌地、无法自拔的地步。
    只能说,这个女人实在是命好。
    佟凛搂着猫睡了一觉,手机闹钟在五点准时响起,他翻了个身又迷糊了一阵,才爬起来洗漱一番,开了一辆敞篷跑车去接纪嫣然。
    二人在高档法国餐厅十分优雅的用完晚餐,又召集了一堆狐朋狗友去club玩。
    迷乱的灯光和震耳的音浪,让人很容易在感官失调的情况下迷失自我。平日里衣冠楚楚、人模人样的高富帅和白富美,在黑暗的掩护下剥去了斯文有礼的外皮,纷纷化作妖魔鬼怪,尽情狂欢。
    纪嫣然心情不佳,混在舞池里跟狂魔乱舞的人群一起,放纵自己沉沦在强心剂一样的音乐节奏里。
    旁边的人扯着嗓子聊天,喝多之后,骰子甩的满天飞。有人搂住了佟凛的肩膀,再次给他递过来不知第几瓶酒。他推开酒瓶,借口去洗手间,从后门离开到巷子里抽烟,在柔柔的夜风中醒醒脑子。
    点燃打火机,低头将叼在嘴上的烟凑到火上,还没来得及吸一口,突然有人自背后袭击了他,将他狠狠按在墙上。
    佟凛的酒意顿时散了,正要反击,就听到耳边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别动,否则一刀捅了你。”
    虽然男人刻意压低声音,但佟凛还是在一瞬间就辨别了出来。他一颗心怦怦直跳,心里又觉得有些好笑,堂堂法维集团的执行总裁,怎么突然干起了深夜抢劫的勾当。
    汪巡可能还在生气,但他还是回来了。想到自己所爱之人,无论如何都会一次又一次的来到自己身边,佟凛心底便愈发激动,他急迫的开口解释道:“你听我说,我跟纪嫣然……”
    “闭嘴。”男人被那个名字刺激到了,立刻打断了他的话,大手在他腰上用力捏了一把,装腔作势道,“如果你再出声,我可就不客气了。”
    佟凛觉得可气又可笑,忍不住想回过头看看男人脸上的表情,问问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但男人不给他机会,用自己的胸膛压住他的后背道:“打劫,身上有什么值钱的东西都交出来。”
    佟凛强忍着没笑出声,很配合道:“我的包在车里,身上没有钱,不如我带你去车上拿?”
    “你以为我会信吗?”男人冷笑道,“把腿张开,把手放在墙上,我要搜身。”
    佟凛哭笑不得,真想回过头去拆穿他,告诉他自己的心意。但男人本就心里存着一股怒气,这么做恐怕会让他脸上挂不住,没准更加抗拒自己的解释,佟凛只好按照他所说的,摆出了一个乖乖任君采撷的姿势。
    若是换个人,佟凛绝对不可能陪着对方做这种幼稚的游戏,可谁让自己欠汪巡——或者说是莫离那么多,无论他想做什么,佟凛都会奉陪到底。
    汪巡回国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在考虑应该借一个什么样的契机再次接近佟凛的过程中,汪巡多次在无意识的状态下,来到佟凛的住处,或是公司楼下。
    虽然已经坚定了对小酒窝的心意,但想到之前他对自己的绝情,汪巡心里难免梗着一根刺。加上这段时间网上、电视上、广告牌上,到处都可能会看到纪嫣然那张脸,一想到她事业如此顺利都是得益于佟凛的支持,汪巡心中的怒火便燃的更旺。
    汪巡既想要好好的去爱佟凛,又对他十分生气,更怕自己在冲动之下做出的举动,会伤害到内心脆弱的他,所以根本不知道该拿他怎么办。
    偏巧今晚汪巡刚从酒吧出来,就看到了那个他思念已久的人独自在幽暗的巷子里抽烟。
    汪巡想都没想就大步走了过去,可是到了跟前又不知该如何开口,他不想在小酒窝的脸上再次见到那样冰冷的表情,干脆将他按在了墙上。
    虽然对于佟凛的配合,汪巡感到一丝惊讶,但他没有多想,全部的心思都放在被自己压住的身体上。
    他的嘴唇贴着佟凛的耳朵,低声道:“别乱动。”
    随后两只手摸到佟凛的腋下,缓慢而有力的顺着他的身体,一下一下的摸索。手滑落到肋骨、腰间、臀部、大腿……,从上到下摸了个遍。
    佟凛被他摸得很痒,忍着没笑出来道:“我说了,我身上没什么值钱的。”
    汪巡不紧不慢道:“还没搜完呢。”
    说着,他一只手探入了佟凛的衣服里,摸到了佟凛胸口的凸起,恶意的拨弄着道:“这是什么?”
    佟凛心说混蛋啊,就知道这家伙绝对不怀好意。他一边挣扎一边道:“别闹了,我……”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