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最痴魔+番外 作者:旭日耀阳

字体:[ ]

 
内容简介……
不就是瞎眼,毁容,外加修为被毁嘛,这些自己通通不在乎,因为这眼、这脸他看不顺眼,想亲自毁掉已经很久了。不就是想要这条命嘛,那可不行,这条命只有自己才能毁掉,旁人,休想。 
跳下绝崖,真是轻松无比,总算可以结束掉这无聊的一世,没想到,这仅仅只是个开始。一个狗吃屎,他越小池又给摔回来了。 
“小池啊!你认为我们两个有没有进一步发展的可能。” 
“这要看天意。” 
“天意是什么玩意儿?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了。” 
“小池,成亲你喜欢什么样的聘礼?” 
“我所有敌人的性命。” 
“这事好办,你的敌人早被我杀光了。”这一次,他绝对不会让小池出丝毫的意外,因为,他已经无法接受再次失去小池的后果。所以杀杀杀,全部杀光,凡是对小池不利的,通通都该死。 
为爱成痴,为爱而疯,他傲离恨只要越小池,只爱越小池。即便成为这天下最大的嗜血狂魔,也在所不惜。
 
关键字:最痴魔,旭日耀阳,越小池,傲离恨,强势,情深,独一无二
 
    第一章:拜拜,爷不玩了
    
    寒风冷彻,云雾飘渺,山峦之巅,断魂之处。
    这便是绝命崖的由来,意境真切深远,更透着一股浓浓的绝然之感。
    这里也是他越小池自己选择的生命终结之地。
    虽然此时他的眼睛已经看不见东西,却可以通过能力感受到此地的特别之处,即使他的能力也在从身上慢慢的消散中,只要地方找对了,修为消不消散的,早就不在意了。
    正当越小池站在绝崖边上感受绝命崖别样风采的时候,耳边传来一些不属于自己发出的声音。
    来了……
    面对着云深不知处的绝命崖,就站在那里,随时都有可能掉下去的危机,越小池却毫不在意,似乎更享受寒风冷意落在自己身上的清明感,嘴角还扬起一抹极尽嘲讽的笑意。
    来的可真慢,要不是自己等着他们的,早见不到他人了。
    “隐儿,跟我们回去吧,不要任性了。”
    越小池背对着的是一众翩然仙衣的俊男美女们,而把越小池唤作隐儿的是一位仙姿卓绝的绝尘男子。要是注意点的话,就会发现绝尘男子的气色并不是很好的样子,过分苍白的容颜透着一丝掩藏不住的病态,使得男子更添一股令人怜惜的优雅和尊贵,同时充满了诱惑力。
    哼…隐儿,谁是隐儿,叫谁了,像叫魂一样,有气无力的,老子叫越小池,什么隐儿隐儿的,一听就是个可怜虫的名字,爷不承认,也从来没有承认过。
    越小池背对着站在绝命崖边上,对于身后之人的真切呼唤一点搭理的意思也没有。
    “冰夜隐,闹够了没有,你还要怎么折腾,马上跟我们回去,难道你不知道曦儿为了你,强撑着身体硬要跟着我们一起出来找你,你明明知道绝命崖上有封印,一切能力都不能使用,还跑上来,你是存心想要害死曦儿对不对,别以为这样你就能得到绝曜哥哥的喜欢,永远不要奢望了,果然不该救你,要不是为了曦儿,你早就死了。”女人,一个美丽异常的女人冲着越小池的背影就开始一顿呵斥。
    结果,当然是被越小池给无视了。
    都说他叫越小池,冰夜隐这么没水准,又难听的名字,绝对不是他,既然不是他,他干嘛要回应。
    “隐儿,怎么不听话了。”一个男人,一个尊贵无比,俊美异常的男人,正亲自扶着绝尘男子,看向越小池的背影,眼底闪过一抹毋庸置疑不容反抗的强势。
    “你是什么东西?爷凭什么要听你的话。”装了上百年的越小池早就不想装下去了,说话的同时,猛然转身,那摆袖扬下巴的嚣张动作做的是行云流水,自然霸气至极。
    就在越小池转过身的同时,也看清了他的容貌。
    如果不去看那双像是被什么腐蚀而像个血窟窿的眼睛,不去注意那满脸深刻剑印的血色疤痕,这张脸分明就跟那绝尘仙姿的男人长得是一模一样。
    只不过这些都没有被越小池放在心上,因为没有人知道他多么想毁了这眼,毁了这张和那个恶心男人一模一样的脸,要不是混吃等死,要不是还有那么一点想活下去的念头,要不是无意间遇到了那个臭味相投的哥们,他早就那么做了。
    哪里还轮得到别人下手。
    下手就下手,这些他都不在乎,毁了就毁了,只是想要他的命,可就不容易了,这条命怎么说也是他自己的,不管是以什么形态,都是他越小池的,所以是生是死,都是他越小池自己说了算。
    而现在,他越小池不想活了。
    见到越小池那张被毁容的脸还有血窟窿的眼睛,都没有比听到越小池那痞子一样,流里流气对栖凤绝曜说出反驳之语来的令人震惊,让人惊骇。
    从来都把栖凤绝曜视作天的冰夜隐是不是疯了,居然敢这么说话。
    而他的这番反驳,还有有别于平日里的表现,那自信张扬又带着点可爱趣味的性格展现,竟然让栖凤绝曜另眼相看了。
    一双深邃的眼眸紧紧锁定着站在绝崖边上,似乎不把生死看在眼里的人儿,就好像自己从来都没有认识过看清过对方一样,那样的精彩还有炫目……
    “隐儿,别闹了,跟我回去,我会治好你的,不用担心,你还会是昔日的夜隐公子,修真界有名的青年才俊。”栖凤绝曜暗了暗眼神,不管现在的冰夜隐是不是真的变了,都必须把人带回去,曦儿不能等了。
    而他可以看在冰夜隐今天异样的表现上,会想办法留他一条命的,实在留不住,也没办法,这就是命。
    因为他栖凤绝曜不允许有人脱离他的掌控,即便冰夜隐真的有所不同了,可敢任性的想要脱离他的掌控,这样不安分的棋子,不要也罢。如此想着的同时,栖凤绝曜看向越小池的眼神多了一些寒栗还有冷漠。
    如果不是因为曦儿,对于冰夜隐这种像傀儡一样没有光彩的生命,他连理都不想理。
    可眼下,曦儿的情况非常危险,冰夜隐必须跟他回去。
    “那还真是麻烦你了,不过爷不稀罕,不就是想用我的命救冰夜曦这个恶心巴拉的男人嘛,那可不行哦,我没打算对这个恶心男人牺牲奉献。还有你说治好我,真是谢谢了,真的,我巴不得自己毁容,让我跟冰夜曦这个男人长一张脸,每天晚上我都得吐好几遍,夜隐公子,还青年才俊,那种虚名听的爷我全身不知道起多少鸡皮疙瘩。拜托,都到这种地步了,能别再恶心爷了嘛。”说着说着,越小池对着绝崖一阵干呕,好像真的快吐了。
    而他一口一个冰夜曦,一口一个恶心男人,这也是在存心恶心别人,完全就是故意的。
    “放心,以冰夜曦那种蟑螂命,死一百五十年都没死利索,没了爷,他也能继续活蹦乱跳的,他可舍不得死,今天爷敢来这里,就做好了打算,之所以等到你们出现,就是想发泄发泄,让你们知道知道别把自己想的太聪明,也别把别人当成是傻瓜,一百五十年,够了,爷玩腻了,不打算玩下去了,所以…”干呕完的越小池直接背脊,继续说了一通后,脚下迅速向崖边上更进一步。
    “你要干什么?冰夜隐,你不敢的,你不敢,给本座过来,马上立刻过来……”见越小池的举动,算是彻底激怒了栖凤绝曜,认为越小池这是在逼他,一个小小的冰夜隐竟然胆敢逼他,要死可以,也要先把曦儿治好了再说。
    “不敢嘛!栖凤绝曜,你丫的还真是自我感觉良好,好到你不知道爷每次看到你就想在你脸上大力的甩上几耳光,让你装模作样,现在…爷没工夫陪你玩了,拜拜,再见……”
    最后,越小池就当着一众人的面,敢了一回。
    在众人不敢置信的目光下,在众人来不及出手阻拦的情况下,身体就那么轻飘飘的向后倾倒,跳下了绝命崖,跳下了整个修真界最神秘最无解的修罗地,断魂处。
    而就在越小池跳下绝命崖的那一刻,不知道从远方天空正急速射来一抹血色红光……所以也不会知道,就在他跳下绝命崖之后崖上面的一场腥风血雨。
    更加不会知道,因为他的死亡,整个修真界都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混乱当中,这种混乱整整持续了五百年才开始慢慢停歇。
    只是真的停歇了嘛?
    鬼才知道……
    
    第二章:不得不信的家族穿越史
    
    扯,太扯了,无比扯,相当扯。
    昏迷,仅仅只是一场昏迷,一百五十天,一百五十年,这差距是不是太大了点。
    从清醒到现在,过去已经有十天的时间,不过看样子越小池还没有调整好自己的时差,从医院回到家中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已经窝在里面整整一天一夜没有露脸了,不吃不喝的,这是要闹哪样?
    当父母的很是担心儿子的情况啊!好不容易儿子从昏迷中清醒过来,可不能再出别的意外了。
    至于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的越小池正在纠结一个问题,一场车祸大事故没要了自己的命,倒是让自己来了一场灵魂穿越,够刺激,也够流行的,玩了一把穿越,算不算一次全新的体验。
    可为什么自己心里那么的郁闷,还以为跳下绝命崖后自己的魂魄就算回不了原来世界的阴曹地府,也会在那个世界死得不能再死了,灵魂照样堕入地府阴曹,等待转世轮回。
    结果却远远超乎自己的预料之外,他竟然跳个崖把自己给跳回来了,早知道跳崖这么有效,他早就跳了,哪里还会浪费时间,白白被恶心了那么多年,真他妈的亏。
    这是好事啊!他总算回来了,他还是他,越小池,一个二十有五的大好青年,绝对不是什么仙侠世界的狗屁夜隐公子,该高兴,该好好的庆祝一番。
    就当是一场匪夷所思的梦,梦醒一切都过去了,不要再去回忆,不要再去想那虚幻梦境发生的事情。
    不过…真的只是当成一场梦嘛?
    越小池之所以从醒过来到现在还在纠结当中,还没有完全调整过来,就是因为他听到了一个声音,一个无比熟悉的声音,一个想忘却怎么也忘不了的声音。
    很想忽视,很想当做没有听到,可事实证明,他越想遗忘,那个声音就在脑子里越来越清晰。
    那个在自己跳落绝崖,死到临头在半空中似乎听到的一阵阵撕心裂肺的声音,那绝望无助又疯狂暴躁,不敢相信的呼唤声……
    那个男人怎么会出现?不可能啊!他当时跳崖的时候,那个男人明明还在万里之外,而且他根本不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应该不会知道他发生的事情,当初结交的时候他用的就是越小池这个名字,冰夜隐这么个破名字他都不好意思拿出来用。
    所以……
    其实真的是自己临死之前产生的幻觉,不然怎么会听到那个男人的呼唤声。
    想是这么想的,可为什么自己就是不能释怀。
    那个男人,那个自己两个世界里唯一认可,唯一交心的好哥们,生死之交,希望他在那个世界能够过得很好。
    应该会好吧!那个男人貌似很不简单的样子。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