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国王游戏 作者:名字除二

字体:[ ]

 
 
文案:
六个人从陌生的房间醒来,莫名地被告知要参加一场游戏,只有取胜,才能回到原来世界。
 
CP:凌绍﹑李曜X易轩,痞子英俊强攻﹑冰山美攻X苦逼强受
 
第一个游戏:国王游戏
第二个游戏:BL大学杀人事件 
第三个游戏:逃离监狱
第四个游戏:末日求生
 
P.S此文3P,没有副CP
PP.S.文笔小白,死逻辑
PPP.S第二个游戏的框架是取材于韩国版综艺CRIME SCENE,剧情﹑人物都是原创
 
 
 1
  1.
  易轩揉着眼睛,睁开眼睛,迷迷糊糊看着四周环境,脑中一片茫然,当他看清楚房间的一切,他精神一震,睡意全没,他愕然地打量着房间,只有一张单人床﹑一个抽屉﹑一个衣柜﹑一张书枱,上面放着一部电脑,墙上挂着钟,角落处有沐浴间的地方。
  易轩心中只剩下一个念头:这根本不可能是他的房间!
  他苦恼地回想着自己昨晚做的事情,就像平常一样,工作到晚上七﹑八点,回家休息,因为几天睡得不太好,他睡前还喝了杯牛奶,这一睡,睡得比以往还要沉﹑香甜,对于一向浅眠的他不是件常见的事情,而且对于每天早起的他睡到十二点,更是非常少见的事情。
  自从他醒来后,所有东西都透着不寻常的气氛,正思考着这是什么回事,门外传来带着不悦声人:「这里是什么鬼地方?有人在?」
  易轩一下子下床,打开门,来到走廊,只见一头啡色卷毛的男人,一脸不耐烦站在他对面的房间,打量着四周,正好对上了易轩的目光,未待易轩出声。走廊上的门,一个又一个被打开,从房里走出来的人大多一脸迷茫的样子。
  他环顾着四周的环境,走廊两边各有三间房,而门的上方标示着不知有何含意的数字,再仔细一看,房间的数目与走廊上的人数完全吻合。
  穿着一身粉色长裙的女人不知所措地问:「这里是哪里?」
  一个戴着无框眼镜的男人,淡淡道:「明显有人囚禁我们在这个地方。」
  女人一脸惶恐问道:「那人究竟有什么目的?不会是变态杀人犯吧?」
  眼镜男托一托眼镜,说:「杀人犯不会大废周章杀人,而且杀人犯多数都是单独行动,要将我们那么多人无声无息地囚禁这里显然不是一个人能做到的事。」
  一个戴棒球帽的青年笑吟吟道:「或许是一些整蛊节目的拍摄,无论如何,看来很有趣的样子。」
  大家心情很忐忑不安,一方面希望青年的想法是真的,一方面又觉得现在所发生的一切不会是一个电视台可以做到,但没有残忍地指出这个现实,大家只是沉默不语。与此同时,一个头发金黄﹑身材高大的男人不动声色地从一旁的楼梯走了下去,他的目光来回扫着,似是观察地下四周的环境。
  大厅的中央放置了一排椅子和一张长枱,数目刚是六个,椅子对着的方向,墙上挂着巨大的电视屏幕。男人的脚步迈向大厅里唯一道门,用手扭了扭门,眉稍稍皱起,冷冷吐出两字:「锁了。」随即没有任何犹豫直接拉开一张椅子坐下来。
  大家看到男人的举动,神色各异顺着楼梯来到地下,随意找张椅子坐下,谁都没有说话,像是被这不知明状况吓倒了。
  电视萤幕突然开启,众人的目光聚集在萤幕上,萤幕上出现了一个带着金属面具﹑黑色帽子的人,用没有起伏的语气:「大家好,欢迎来到Survival Game,大家将会参加一场游戏,以决定大家的去留。」
  那个女人听到Survival Game这字眼,脸色有些苍白,有些慌张道:「这些生存类游戏通常都会死很多人,我不要参加游戏,我要离开这里,你们这样是非法禁锢,是犯法的。」女人的心情随着话语,语气不自觉提高。
  「我要出……」女人还要再说话时,张开口,却没有发出一点声,口中的说话像是被不知名的力量阻止。女人看向其他人,没有人对上她求救的目光,接着她像是疯了似的,冲到唯一的门前,边大力地扭动着门锁,边拍打着门,希望离开这个密封的空间。
  大家看到女人被禁言,有些心神不定。即使他们的想法显然跟女人一样,想离开这空间,但他们深知女人所做的事都是徒劳,因为现在发生的事情,不像是人为可以做到,要离开这空间,大概就只有参加那个名为Survial Game 的游戏。
  蒙面人像是没有听到女人的说话,继续自顾自说:「接下来我会介绍这次要进行游戏——国王游戏,这个游戏参加者共有六个,一个扮演着国王,其他都是人民,而国王的扮演者在游戏开始前已经选择了。每位玩家的姓名和预设代表数字会在右面的萤幕显示出来。」说罢,萤幕的画面一分为二,左面依然是神秘的蒙面人,右面则是在场所有的个人照片,照片旁边显示着一至六的数字和对应的中文名,易轩凝视着萤幕,默默地找自己的数字——五号,他再看着其他的人名字和所代表数字:凌绍:1号
  林然:2号
  李曜:3号
  蒋时:4号
  易轩:5号
  陈乐:6号
  他暗地里将众人的外貌特征对应他们的名字,凌绍就是刚刚一出房间与他对视那个卷毛,而林然则是那个戴棒球帽的青年,李曜是那个一头金发的男人,蒋时是带着眼镜那男人,而陈乐是那个女人。
  他看着这些数字,不由得想:这数字跟他房间的数字一样,数字的意思会只是代表自己的房间,这么简单?
  半晌,画面重新回到原来的样子,仿如机械人发出的声音再次响起:「游戏重点有三,其一,国王每日都会发布指令让人完成,例如:命令1:3号.李曜对5号.易轩打一拳,指令每天早上十点会显示在大厅的萤幕,发布命令后,被指定的人需在指定二十四小时内执行,逾时者则当作失败处理。」
  易轩闻言,其嘴唇抿成了一条直线,若只是挨一拳,就可以完成指令,这游戏看似不难,只怕国王发布的指令不会让人民那么轻易完成。
  「其二,只要完成该天指定的指令,该两人可以获得关于国王的线索,其三,任务的难道分为容易和困难两种模式,而玩家可以自由选择任务的难易度,若是选择容易模式,完成任务后,所得的线索有用度属于下,选择困难模式,完成任务后,玩家可以获得有用度为高的线索。困难模式的任务方式需要玩家自由探索。」蒙面人顿了一顿,「有一点要注意的是线索会在玩家获得五分钟后,自动消失。」
  「游戏将会进行七天,头六日,国王每天会发布一条指令,而第七天的时候,所有人要进行秘密投票,投出他们心目中认为的国王人选,国王胜利的条件是少于半数的人投他,而人民的获胜条件是投中真正的国王,而且要多于半数的人投对。」
  易轩心想:这游戏的获胜条件对国王不太有利,人民的立场一致,只要大家共有提示,绝对有可能形成1VS5的压倒性局面。
  「答对的玩家会有两项奖励,一是玩家可以回到原来世界 ,二是可以平分奬金100万。在这游戏输了的话,输家平均摊分胜利的人获得的奬金,以及不能回到原来世界,继续到另一个空间进行游戏。」
  易轩暗暗吸了一口气,一百万不算是一笔少的数目,也不算多的金额,却足以将一群立场相同的人分裂成不同的利益团体。
  「还有的是每晚十点过后,当晚要进行任务那两个会独自留在一房,而其他人则要留在自己对应编号的房间,门会自动锁起来,所有人都不能出入房间,直到翌日早上十点,门才会能再次开启。」声音带着一丝恐吓的意味,「大家现在身处于的世界不是你们原本的世界,若要返回原来世界,只有一个方法,就是胜出游戏,最后游戏将会在明天早上十点开始,请大家好好享受游戏。」话罢,萤幕再次回到黑色的画面。
  陈乐的心情由开始时非常激动,慢慢平复下来,随着神秘人的消失,她找回自己的声音,带着不安:「我们真的玩这国王游戏?」
  林然扬起嘴角,说:「我们人民只需要合作起来,将得到的提示分享,找到国王不是件困难的事情。」
  凌绍嗤笑一声,冷不防向林然的脸挥动拳头,林然还未来得及反应过来,凌绍的拳头险儿擦过对方的脸颊。
  林然瞪大眼睛,大喊:「你干什么打我?」
  凌绍冷哼一声,不屑道:「小子,想清楚才说话,这游戏不是你想象那么容易。」说完,独自上楼梯,粗暴地关上门,回到他自己房间。
  林然挠挠头,有些尴尬说:「难道我有说错?只要大家联合起来,难道还会猜不出国王是谁?」
  蒋时不慌不忙反问他:「你能确保我们这么简单完成指令么?而且你能确保没有人背叛?」
  陈乐满脸不认同道:「作为人民,我们没理由背叛对方。即使国王想给假提示,跟他们一起完成指令的人也会拆穿他的谎言。」
  「在一百万奖金面前,你能确保没有人暗地联合,提供错误的线索,忽悠其他人投错人么?」蒋时没待其他人作出回应,撂下这句话转身就要走。
  陈乐语塞,似乎想不出用什么说话反驳对方的说话。易轩虽没说一句话,但他有仔细观察所有人的反应,试图找出可疑人物,他却不肯定国王是否此刻就知道自己是国王,单凭大家的反应,找出潜在人选,似乎难以做到,或许现在想什么也是白废,还是见步行步,遂说:「现在想什么也多余,倒不如等到明天指令下来,才想怎样做,比较实际。」
  林然释然,微微一笑:「哥,说得对,现在互相猜忌对方,也无助我们找出国王。」
  众人对未知的环境都感到不安,大家没心情继续谈论下去,就各自回到自己房间。
  2
  在昨天紧张的气氛下,易轩昨晚不是睡得很沉,反反复覆醒了数次,终于在六点的时候,挣扎之下起床了,眼皮很沉重,感觉很疲倦。
  直到近乎十点的时候,他才动身步行至大厅,却见所有人都聚集在那里,他在唯一剩下的空位坐下,等待指令发布。
  当时钟的指针准确地指向十点,电视萤幕再次开启,上面清楚写着:命令1:2号.林然  4号.蒋时     两个人进行法式接吻。
  无论是经常脸带笑容的林然,还是一向淡定的蒋时此时看到指令时,也面露惊异,不太相信国王要下达这样荒唐的命令。
  凌绍一脸兴味的样子看着二人,像是好奇他们会否在众人面前马上来个激情的接吻。李曜冷冷地看着二人,其表情依然让人看不透,而陈乐的反应也跟当事人一样,脸上带着错愕,隐隐有一丝松了口气的意味。
  易轩虽然面上不显,但此刻心里感到很不安,他有预测过国王指令不会这么轻易让大家完成,他断猜不到会是这样的指令,若是要一男一女接吻起来,在众人面前,双方不多不少也有些尴尬,何况现在要两个大男人接吻,对于他一个直男来说,要放下心里障碍确实不易。第一天的指令已经让人难以执行,他想象不到等待他的会是什么任务。
  林然脸皮微微有些发烫,局促地问:「现在我们要怎样?真的要接…吻么?」说到接吻这字眼,他的耳根渐渐变得红了。
  蒋时收敛了惊讶的表情,淡然道:「就是接吻已而,若你接受不了,闭上眼也可以,任务就这么简单。在接吻之前,我们要寻找关于要进行困难模式的线索。」
  林然点点头,开始着手翻查大厅,会否有些提示。陈乐咬了咬嘴唇,问:「要让我们帮你们?」蒋时留下一句:「你喜欢。」林然笑瞇瞇:「当然可以,多一个人找可能会快些。」
  「我也帮忙找一找,毕竟我们除了神秘人所说,基本上一无所知,或许现在找一找,可能对将来的完成任务有帮助。」易轩若有所思看着约十平方米的大厅,心念动了动,「或许我们也找一找你们二人的房间。」
  「我跟你一起吧。」林然跟随在易轩后面,留了其他人在大厅找着,他们先到林然的房间,房里的东西几乎一目了然,跟易轩的格局差不多,为了不错过任何有可能成为线索的东西,二人连每个角落也找一遍。
  过了会儿,蒋时倚着门边,望向他们,问道:「你们有发现么?」
  林然看起来有些颓然,说:「我们刚刚找了一遍房间,所有东西都很正常,找不到有什么异常。」他的脸上也没有笑容,「究竟哪里会有提示?真的会有提示?」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