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妖道再临 作者:公子于歌

字体:[ ]

   
文案
 
仙侠修魔文。
大魔头林云深爱上少年儒生白隐,一个官宦高门家满口礼义廉耻的小鲜肉。只可惜白隐身为饱读诗书前途无量的高干子弟,好像并没有看上他。 
然后妖道林云深被诛杀,重生成了病弱小鲜肉,再遇白隐,这位旧日白面儒生心上人,却已成新魔头。
现任魔头带着前任魔头一边修道除怪一边花式秀恩爱的故事。 
攻受都是两面人。
前世:人前端庄持重三观正,人后毒舌傲娇爱生气,高干弟子老封建攻VS人前天真烂漫骚气横溢,实则笑里藏刀BT受 
今生:男友力MAX忠犬高冷攻VS娇花无力阴毒受
 
人设变化主线?嗯嗯,听说夫夫在一起久了,都会变的有夫妻相。。。
 
妖道重生调查手册,小攻壮哒哒负责捉鬼打怪,小受病哒哒负责貌美如花。 
法无正邪之分,人有善恶之别。 
严肃版简介:《礼记》谓:“非其所祭而祭之,名曰- yín -祀”。修仙子弟,- yín -祀神鬼,修习巫术,是为妖道。与女干僧- yín -尼并称三恶,人人得而诛之。
 
内容标签: 仙侠修真
主角:林云深,白隐 ┃ 配角:白河,白鹇,韩秦川,韩密,卢训英、陈秋灵,陈星河,陈明月,白慧端,卢元鹤 
 
 
 
 
 
 
    第1章 藏青篇:重生
    
    且说某朝某年,因朝廷尚道,所以修仙练道之术盛行,修仙子弟遍布天下。但道政不分,朝堂之上怪力乱神,也滋生出许多骇人巫案,内中有一人名林知茂者,卷入宫廷巫案,奔逃中被长洲派掌门韩密所击杀,留其妻窈娘,其子云深。这窈娘是个美人,生得妩媚温柔,为韩密所喜,窈娘因此带子入韩家为妾。韩密有妻卢氏,悍妒。窈娘为子计,送其入山中,拜在九幽道人门下。十八岁被逐出师门,回到韩家,然其母已亡,传为卢氏所妒杀。林云深以巫术虐杀韩氏夫妇,遁入山林,成为巫觋。
    林云深有其母美貌,容貌清艳绝伦,且天资聪颖,很快便修为有成,但传言他生来带煞,性情乖戾,残暴不仁,常以行侠仗义为名,不分青红皂白便要杀人。他修习阴山术,因此为名门正派所不容,各派子弟均上门讨伐,却都非死即伤。林云深因此成玄门之祸,以至于最后闹的民心惶惶,最后朝廷下令猎杀他。因猎杀令中有“修仙子弟,- yín -祀神鬼,修习巫术,是为妖道”之句,而林云深自称藏青道人,故人们便以藏青妖道来称呼他。
    ----
    一场秋雨过后,天色才蒙蒙亮,藏青山脚下的小镇上还弥漫着潮湿雾气。一个卖花郎挑着担子走在街上吆喝着,迎面走来十几个负剑而行的年轻男子,个个白面墨发,风姿卓然。
    这些玄门子弟想必已经在外头寻了一夜。
    卖花郎知道,这些人出来,是为寻一个妖道。
    说起这个妖道,传闻颇多,有一句三岁孩童都会吟唱的歌谣,“朝仙会毕引金蚕,百鬼宴后诛魔头”,说的便是这个魔头。传言他容貌清艳绝伦,却杀人如麻,他开的百鬼宴,以恶鬼蚕食了无数活人,当时震惊天下。这妖道原已经被长洲派门主韩秦川所毒杀,已是十年太平无事。不知道为何近几日突然传言他已重生,且出现在藏青山下。妖道重临,扰的民心惶惶,于是朝廷昨日再颁下猎杀令,号令天下能人义士猎杀他。如今无论是豪门望族,还是诸家玄门,都在寻找他的下落,要立这诛魔的头一功,誓要让他再无轮回。
    不过这都是传言,那妖道究竟如何,他也没有见过。九月九是逢凶之日,他出门的时候,妻子特地在他臂上系了茱萸囊。那茱萸的气息弥漫在桂花的香味中,卖花郎进了一条深巷,喊道:“卖桂花嘞,卖桂花嘞。”
    他今日起的太早了,昨夜又下了一场大雨,正是让人贪睡的天气,许多人家都还大门紧闭。他喊了两声,一阵风吹过来,不知道是谁家院子里冒出墙头的一枝秋海棠摇摇曳曳,滴下许多雨水来,正滴到他的脖颈里。他忙伸手擦了一把,扭头却看到一个女子,披头散发,撑着伞坐在路边。
    他走近了,忍不住偷偷多看了两眼,才发现那撑伞的并不是一个女子,而是一个青年。只是那青年嘴唇毫无血色,似乎已经在雨里奔走一夜。
    那人似乎也察觉到了他的存在,抬头朝他看了过来。这一抬头,却吓的卖花郎踉跄着倒退了几步,担子落到地上,桂花枝散落一片:“妖……妖怪,妖怪!”
    那卖花郎撒腿就跑,大叫着一直跑到大街上,他急忙追上那些还未走远的玄门子弟,大喊道:“妖怪,有妖怪!”
    “哪里有妖?!”
    卖花郎指了指那条深巷,吓得几乎不能言语。
    “难道是妖道林云深?”
    领头的那个道:“去看看。”
    天色暗沉下来,刚露出的曙色转瞬便被乌云遮盖,天阴沉地仿佛要塌下来一般。他们到了那条深巷,正看到一个身穿红衣白袍的清瘦青年,赤脚散发,正在奔逃。领头的那人从地上拾起一枝花,以指做法便掷了出去,那枝花看似轻巧,力道却不小,直接把那人的纸伞打落到地上,那人猛地回头,长发几乎遮面,却遮不住他血红双眼,神色骇人。
    “好像就是他!”
    这些人都激动的很,纷纷拔剑出来,领头的手中长剑一推,就直朝那妖道刺去,那妖道扑倒在地上,却从怀中拿出一张空白符篆,剑指写空符,一道符便瞬间消散不见。俄而只听见一阵诡异低鸣声传过来,似人似兽,有人大叫:“这妖道做法了,大家小心!”
    只见远处山林里忽然群鸟飞起,那树梢晃晃荡荡,突然一只白头灰身的巨鸟展翅而出,只往这边飞来。众人惊慌逃窜,有人甚至被羽翼带的风给刮倒在地。那巨鸟叫声骇人,身体微微一倾斜,青年一跃而上,虽是笑着,因那眼睛赤红,衬着凄艳衣裳,叫人不寒而栗。众人从地上爬起来,有人大喊:“是……是他,是他,果真是他!藏青妖道林云深回来了!”
    妖道重临,天下必将大乱。众人皆面如土色,看着那青年乘着一只巨鸟,越过屋檐丛林,飞往薄雾深处去了。
    
    第2章 藏青篇:猎杀
    
    一个单薄清瘦的青年,骑在一只巨鸟身上,巨鸟忽闪着巨大的翅膀,越过山川河流。
    若非无奈,他也不会招来小白,小白对世人来说,几乎就是他林云深的代名词,这一下等于昭告天下他林云深又重生了。
    林云深骑着小白,眼眶通红,露出乖戾神色,或是心中怒气凝结,忽然剧烈咳嗽起来,直咳的脸色通红,眼睛都要掉泪,趴在小白的背上匍匐了半日才直起身来,风吹起他的长发,单薄衣袖也跟着随风飘动。仰头朝前看,但见白云悠悠,薄云下面晴川历历。
    林云深重生于十年前,但是真正醒来,却还是于半个月之前,醒来却发现自己不但换了一个躯壳,而且缺失了一部分记忆。他也是修道之人,很快就意识到自己三魂七魄中少了一魄,三魂七魄各司其职,少了一魄,便少了一部分记忆。
    偏偏他少的,又是很重要的一环,他是怎么死的,又是怎么活的,活了之后又为何被困在躯壳里困了十年才真正醒来,他却一无所知。所以醒来以后,他便一心想调查清楚自己的死因。可调查的结果不过是墙倒众人推,杀他的虽然是韩秦川,帮凶却有无数。这实在叫人心寒,他就知道,他一腔好心,这些人根本不会领情,早知如此,他当初真不该手软。
    只是他刚刚重生不过两日,一直谨小慎微,是谁发现了这个秘密,或者说是未仆先知了这个秘密,几乎在他醒来的当下,朝廷已经下了猎杀令。如今他重生之事已经散播出去,依他这些天听到的关于他的恶名,相信要猎杀他的人,很快就要赶到这里来。
    他可是惜命之人,好死不如赖活着,他眼下要做的,唯有逃命。
    唯一的担忧就是这副身体……不知道还能撑多久。
    他重生的这副躯体,名叫杨柳一,也是个道人,没有什么修为不说,身体还糟糕的很,似乎受过重创,恐怕命不久矣,活过今年都是问题。除了破庙里照顾他的几个叫花子,想必认识他的人应该不多。如今他手无缚鸡之力,早不是当年那个让人闻风丧胆的林千山,要想隐姓埋名,似乎也不难。
    唯一需要做的,就是安顿好小白。
    小白是他当年在幽冥岛搏命所得,是一头体型硕大的白头翁,成了他的坐骑,与他感情深厚。他当时苏醒,第一个找到他的,就是小白。小白在世人眼里也是跟他这个魔头一样可怕的兽禽,只能隐藏在深山之中。藏青山虽然多古林,却因为是他的老巢而有名气,不是个理想的藏身之所。不过他倒是知道一处幽境,极少有人知道,小白藏身其中,应该不至于被人发现。
    于是他乘着小白到了那处峡谷,自己在悬崖站定,与小白轻语几句。小白在他头顶盘旋片刻,便收了羽翼直往峡谷俯冲而去。林云深看着它的巨大羽翼,忽然想起当年有人问他说:“你这人怎么这么爱哗众取宠,明明是只巨鸟,你叫什么小白,哪里小了?”
    “我这是以表尊敬,江东白氏这么多姓白的,总不能叫一只鸟给压过去。知道你小小年纪就爱计较这个,所以才小字以表谦卑。至于白字,它本就是一只白头翁,不叫小白,难道叫小头,小翁?”
    “……”
    “嘻嘻嘻,你看你,一只鸟的名字你也非要言之有据。我约了慧端赏花,走了!”
    爱别离,怨憎会,红颜白骨,碧落黄泉,俱已是前尘过往。
    他告别了小白,又去了自己最初修行的墓洞里,挖出了一堆旧物放进包袱里,背着就一路下山,走到半山腰的时候,却发觉似乎身后有人尾随。藏青多古林,道上也是草木遍布,看不大清楚。林云深随手在路边摘了一朵花,一瓣一瓣摘下,默默念动咒语,将花瓣往空中一洒,五瓣花随即变幻成一只鸟的形状,越过古林,朝那群人飞了过去。
    五鬼灵花以花为形,以鬼为灵,既可以做他的眼睛,又可以做他的耳朵,是他刺探消息最得力的武器。
    果然有人在尾随他,且不是旁人,正是昨日在镇上击杀他的那几个玄门子弟。
    “看不清他长相,确定是藏青妖道么?”
    “这深山老林,人迹罕至,且常有邪祟出没,寻常百姓谁会到这儿来。我看那身形十有八九是他!”
    “可是我看他眼睛和常人无异,上次我们看到的,明明是赤红瞳仁啊,我们别杀错了人。”
    “是与不是,抓过来一审便知。在这地界出现,即便不是藏青妖道本人,也或许是他当年残留的余孽,宁可错杀,不可放过!”
    “墨仁兄既然如此笃定,那我们是不是要把其他玄门子弟都请来,只我们几个,怕不是这妖道的对手。”
    “如今不光有我们的人,还有数百其他玄门弟子都在这藏青山一带分头搜寻,如果我们嚷嚷的众人都来,最后却弄错了人,岂不是丢了门主的脸面。这样,你们在这里呆着,我去试他一试!”
    “墨仁兄……”
    那名唤墨仁的男子倒是胆子大的很,当初以花击杀他的,就是这个人。
    林云深冷笑一声,将五鬼灵花收了,快步朝深林里跑去。刘墨仁见状急忙追了过去,不一会就追丢了人,四处看去,却不见人影,唯有鸟声清脆深幽。他心中悚然,忽闻头顶有人道:“奇怪,你为何总跟着我,莫不是看上我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