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宠你为上 作者:眷顾

字体:[ ]

 
文案:
顾梓辰身为顾家大少,他的一生从来都是声色犬马,光鲜亮丽。
最后却沦落街头,无人问津。
临死的时候只有那个有过一面之缘的李轩守在他床前。
顾梓辰想,如果能重来,我不仅要活好属于自己的人生,更要——
抓紧你,疼你,宠你,永不放手。
咱尽量写的甜甜甜甜(大雾)死。
这个文是我用来调节心情的,更新会很不稳定。
注意:本文年上1V1,主攻主攻主攻!美貌攻X阳光受
 
内容标签:重生 都市情缘 豪门世家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梓辰,裴轩 ┃ 配角: ┃ 其它:
 
 
  ☆、重生
 
  
  这家医院的环境很差,空气中弥漫着劣质消毒水的味道,墙壁、门窗都还算干净,只是一眼就看得出来,都非常老旧了。
  病房的隔音效果并不好,隐约传来外面走廊上病人家属的吵闹声,床~上的人双眼紧闭着,眉头微微蹙起。
  如果是从前的顾梓辰,顾家大少,绝对不可能来这种地方。
  从前的顾梓辰是Z市最为古老的大家族顾家这一代的嫡长子,住在清凉山上的顾公馆里,出入永远都是豪车保镖。从前的顾家大少风流多情,是Z市出了名的纨绔。
  那个如同骄阳一般的顾家大少,令Z市无数人仰望的顾梓辰,如今却躺在这油漆都已经斑驳了的病床~上等死。
  ‘吱呀’一声,病房的门被推开了,进来的是个二十岁上下的青年,他面容俊朗,五官深邃,有着浅棕色头发,以及咖啡色的眸子,似乎带有西方血统。
  李轩手里提着保温盒走到床边,将汤放在床头柜上,低低呼唤病床~上的人:“顾少……”
  顾梓辰其实没有睡着,细密的睫毛颤了颤,睁开了眼,眸子漆黑,艰难的扯起唇角,“轩轩。”
  顾梓辰的脾气并不好,从前他虽喜欢笑,但多半那笑意都达不到眼底。如今他想给李轩一个笑,却浑身疼痛的让他连笑都做不到。
  他那日身中数枪,若不是恰好遇到李轩,或许就死在无人的街角了。等到第二天,Z市所有的报纸、媒体上,都会登一则“顾家大少被弃尸街头”这样的新闻。
  李轩只是个不入流的小明星,本来以他的长相,如果肯乖乖听话,那绝对是大红大紫,男神级别的偶像巨星。只是他不肯遵从圈子里的潜规则,被公司打压,混到这个地步,已经快要连自己都养不活了。
  将顾梓辰送到这家医院,已经尽了他最大的努力了。
  顾梓辰与李轩,实在算不上什么熟人,不过是四年前有过一面之缘——
  圈里的人都知道,顾家大少那可是花名在外,且男女不忌的主儿,那天顾梓辰和自己一个兄弟徐川在丽都吃饭,本来没有兴致,不过徐川还是按照他以往的习惯,直接叫了经理过来,说要点个男孩儿玩。
  “顾、顾少,小谦今天生病了……您看,换一个行吗?”经理陪着笑脸。
  那叫小谦的孩子,就是顾梓辰喜欢的那个款,平时他到这里来,多半都会叫上他。
  顾梓辰听了,本打算今儿就算了,转念一想,要不要换个口味?或者是因为经常吃一种口味的,所以自己才会没兴致?
  于是顾家大少抬起眼帘,“有新鲜的吗?”他指的不仅仅是新来的,还一定要是干净的孩子。
  徐川笑着看他,“哟,这么快就换口味了?小谦不要了?人家好歹跟你了两个多月了吧?”
  顾梓辰嗤笑一声,“两个多月已经不算短了,你当我是什么人?还指望我对那么个人难舍难分?”
  徐川哈哈笑起来,“是,是,谁不知道你顾少啊。你这大妖大祸,也不知谁能把你收走。”他朝经理挥挥手,“行了,把人送到顾少的房间去。”
  顾梓辰在这里有自己固定的套间,他推门进去,房内只开了床头灯,泛着暧昧的气息,径直走向那张大床,床~上躺着一个面容稚~嫩的少年。
  顾梓辰俯下~身,一手撑在那孩子的颈侧,一张五官深邃的脸入了他的眼,他啧了一声,轻笑道:“混血儿?多大了?叫什么名字?”
  那男孩在听见他的笑声时,怯怯的双眼中满是惊艳。顾梓辰闷声笑了出来,胸膛震动,有种带着魔性的低哑。
  他知道自己的长相,徐川说他是大妖大祸一点也没错,就算是那些大荧幕上的美女明星们站在他顾少的跟前,也会自惭形秽,他这张脸,不知迷倒了多少男人女人。
  顾梓辰将少年的手臂扣在他头顶上,另一手沿着少年的衣服下摆摸了上去,手下是少年平坦紧实的小腹,他只觉得那触手温暖滑腻,手~感简直不要太好。
  少年的身体僵了一下,喏喏的开口,令顾梓辰奇异的是,他的声音竟不是少年人清亮,反而带着温润的沙哑,“叫、叫李轩,十六了。”
  这把嗓子入了顾大少的耳,让他的眼神瞬间亮了。欲望仿佛从这嗓音而起,沿着顾梓辰的耳朵,迅速蔓延至下腹。
  他要他!
  顾大少从来不会是能够隐忍自己欲望的人,他嚣张至极,桀骜至极,做事完全顺应自己的本心。
  他俯下~身狠狠吻住李轩,撬开他的唇,狂热的掠夺少年所有的呼吸。顾梓辰情人众多,吻技自是高超的很,身下的人很快就被吻得双眼朦胧,蕴上一层水雾。
  只是,当顾梓辰的唇一路往下,扯开李轩的裤子时,少年一下子惊得坐了起来。
  他的身体虽然惧怕得发抖,可那双咖啡色的眼睛里却没有了雾气,清亮,又倔强。
  顾梓辰喜欢这样的眼神,但却依然脸色一变,一把钳住对方的下巴,沉声问道:“你不愿意?”
  顾梓辰是个温柔的情人,他喜欢听话的床~伴,在床~上也绝不强迫人——以他的长相,只要是上得了他的床的人,都绝不可能拒绝他。
  这还是他顾大少,第一次遇到有人拒绝自己。
  “我……”李轩颤抖着,极力压制住自己的恐惧,几秒之后,轻咳了一声,“顾少,我,我不是,自愿要来的。”
  “哦?”顾梓辰微微眯了眼,想起来,这孩子似乎是被他那烂赌鬼父亲绑了强行卖到这里来的?
  他冷哼了一声,看进李轩那双漂亮的眸子里,“你要知道,跟了我,我可以替你父亲还赌债,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在顾梓辰的思维之中,像这种好事,只有傻~子才会拒绝吧。
  仿佛知道了可以和顾梓辰和平谈话,对方不会打自己,那少年微微抬起下巴,倔强道:“顾少,我,我想和你做笔交易。你,你替我父亲还赌债,当做,当做是我欠你的,以后,以后我会努力工作还给你。如果,如果三年,不,五,五年之后,我还不了,就,就任你处置。”
  顾梓辰后来一度觉得,他那天一定是喝醉了酒,也或许是被李轩那脆弱又倔强的眼神迷住了,鬼使神差的,才会答应那个孩子这样无理荒唐的要求。
  总之,他从不强迫床~伴,对方既然不愿意,他顾大少,也绝不会强人所难。这是他的原则。
  几百万于他来说,不过只是个数目罢了,于是,他替李轩那赌鬼父亲还了赌债,放走了李轩,从此那个孩子消失在顾梓辰的视线之中,顾梓辰身边从不缺情人,没了李轩,多的是人想要爬上顾家大少的床,很快顾梓辰就将李轩忘在脑后。
  紧接着,便是顾家大乱。
  他那一向宠溺纵容他的后母,终于露出了恶心无耻的真面目。这些年顾梓辰早就被那个所谓的好母亲溺爱得只知吃喝玩乐,肚子里一点墨水也无,且性格嚣张跋扈,连亲生父亲也厌弃他。
  若不是他爷爷力排众议,让他参与了顾氏董事局,他那个爹,怕是早早就将他流放到国外去了。
  他的好母亲和好弟弟,联手起来使尽各种手段争夺他手里的权利以及顾氏的股份。
  顾梓辰从前没有好好学,真想学的时候,早就晚了,那时候与他们斗的力不从心、精疲力尽。终于被赶出了董事局,手中一点股份全被掏空,从高高在上的顾家大少,沦落成街头乞丐。
  那些狼子野心的人依然不放过他,他流落街头,身中三枪……那种胸腔被灼痛的感觉,直到现在,似乎都还残留在体内。
  李轩捡到他,这个早就被顾梓辰遗忘了的孩子掏心掏肺照顾了顾梓辰将近一个月。
  到了现在,他们两人都知道,这已然是顾梓辰的极限了。
  顾梓辰的这一辈子,仿佛一部电影般,在他脑海里不断播放,想起自己这二十七年的人生,一事无成,那些骄傲、欢愉、苦痛、悲伤、刻骨的仇恨种种情绪一时间涌上心头,令顾梓辰的呼吸骤然急促起来。
  床头的监控器发出了刺耳的警报声。
  李轩惊慌失措,手里盛汤的碗‘啪’一下掉在地上,大声喊起来,“医生——医生!医生快来!”
  顾梓辰仿佛是猛然清醒过来一般,忍住肺里的不适,艰难的张嘴,“轩轩……”
  李轩回过神来,眼神慌乱,“顾少……”
  顾梓辰的手指动了动,“轩轩……”
  李轩会意,一把紧紧握住他的手,贴在自己脸上,咖啡色的双眸中是满溢的痛苦,嘴唇哆嗦,“顾少,顾少,你还记得吗?我还欠你好多钱没有还……”
  哼,顾梓辰心里轻轻嗤笑一声,心里突然泛起心疼,这傻孩子,看他如今落到这般田地,身无分文,难道他以为说欠着他的钱,就能让他有个念想,还能继续活下去吗?
  真是傻,明明知道他活不成了……
  顾梓辰一双黑眸一反前几日的茫然,散发出耀眼的光芒,深深看着面前的青年。他顾大少活了二十七年,从来声色犬马,那光鲜亮丽的一生,却仿佛一个五光十色的气泡一般,一戳就破,全是假的。
  母亲的溺爱,弟弟的乖巧,二叔的道貌岸然,全部,都是,假的。
  在他落魄至此,走投无路,走到人生的尽头时,只有眼前这个人陪着自己。
  一瞬间,顾梓辰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连说话都说不出来,他只能深深的盯着眼前的人,就好像要将对方的面容刻进自己骨血里。
  轩轩,顾梓辰在内心轻声说道:如果有来生,我一定,不会放你走。
 
  ☆、回家
 
  “……小辰,小辰醒了!”
  女人欢喜的声音在耳旁响起来,怎么……有点熟悉?
  是谁?好吵。闭嘴!
  “闭嘴!”
  顾梓辰只觉得头痛欲裂,茫然的睁开眼睛,周围是一片淡淡的绿色。环顾一下四周,他认识这里,这是他们顾氏旗下的私家医院,这个房间是医院的高级病房。
  我……不是死了么?
  这是……怎么回事?
  “小辰,你感觉怎么样?”
  顾梓辰怔愣了两秒,看着眼前这个一脸担忧的女人,想起来了她是谁,这张脸,比他记忆中的那个时候年轻许多,就算再过几十年,他都不会忘记这个女人是谁。
  她从小就溺爱顾梓辰,装成贤妻良母的样子,纵容顾梓辰犯错,外人看来,她的确就是一个好母亲。当初他年幼,根本就不知道这个女人险恶的用心,她不过是,不过是想‘捧杀’他而已!
  顾梓辰在心中冷笑一声,这个女人,就是他那‘好’母亲张嘉莉。
  “闭嘴!”他抬手揉了揉额角,闭上双眼,掩去眼中的厌恶以及恨意,沉声喝道,“不许吵!”
  话音未落,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推门进来,他面色沉了下去,低喝道:“你就是用这种态度对自己母亲的么?!还不给你~妈妈道歉!”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