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星际婚恋 作者:红偶

字体:[ ]

 
文案
 
宇宙的某个角落,上演着一部伪官斗剧。
之所以官斗“伪”了,完全是因为一位地球人的乱入。
他的不按常理出牌,把官斗生生拖成了奇幻冒险剧,这可真是个灾难……
能拯救这灾难的是谁呢?
军阀小攻吗?不,因为他被卷入了主角的冒险。
腹黑敌手吗?不,他会被无情的炮灰。
在我看来,这非你莫属。对!就是最后的那个大Boss,你必须出来为本文负责一下了。
 
 
内容标签:科幻 穿越时空 未来架空 星际
 
搜索关键字:主角:彦熙晨,徇晃 ┃ 配角:徇斐,冷玉 ┃ 其它:异国情缘,星际,红偶
==================
 
☆、第一章
 
  第一章
  夜空中高悬的圆月静默的看着人间。
  时钟滴答,午夜十二点的静谧和柔和的夜灯完美的结合在了一起,房中的中央空调和顶灯是一体机,被设计成环形吸附在顶棚,许多蓝色的数字,在环形的中间标示着房中的温度、湿度以及各种污染物的指标。
  所有家用电器都镶嵌在流线型的白色壁橱里,微波料理机里一份热腾腾的方便盒饭早已烹饪好了,却在那里静静的待着有四五个小时,显然烹饪的人早已把它忘了。
  褐色的厚重窗帘旁慵懒的趴着一只浑身雪白的狼,若不是它的耳朵闪着金属的光泽,恐怕它真的会被人错认成是早就灭绝一千多年的日本狼了。实际上,它是只机械狼,仿真度非常高的机械动物和机器人管家,在三十世纪的地球,这不过和家具一样常见。
  白狼时不时的会抬头看看歪在旋转座椅里打盹的主人,然后再看看门口的收件通道,还有不到十分钟,主人预定的新游戏就要到了。每次包裹从那个方形的阀门出来时,白狼总是会屁颠屁颠的跑去代收包裹。
  现在白狼担心的并不是主人会不会被包裹到达的提示音吵醒,而是它的主人眼看着就要从座椅上摔下来了。
  鼾声有规律的吹拂着青年人额前垂下的黑发,每次呼吸都会把他睡死过去的身体朝着椅子扶手方向推挪,虽然每一次推移都非常微小,但现在这些小小的挪动构成了非常危险的情况。
  六只轱辘的椅子腿也会随着呼吸向一边有规律的翘动。
  终于,白狼用爪子遮住了眼睛。
  啪嚓!哗啦!
  没错,睡着的男子终于从搭着许多换洗衣物的椅子上掉了下来。
  此刻,男子的胳膊肘应该不痛,尽管那里先着地,地上零散的铺着几件脏衣服。但男子的脚趾头应该很痛,因为在他倒地之后,还有一些大部头的书籍从桌上掉下来落井下石。
  尽管从椅子上摔下来,男子却一脸茫然的左顾右盼了一会儿之后才意识到刚刚发生了什么。他一边揉着被砸到的脚丫子,一边迷迷糊糊的揉着眼睛。
  睡着时一直带着的蓝色头盔在这一摔之后,终于被男子摘了下来。
  “可恶!”男子不悦的咒骂了一句,但他并不是在说摔跤这件事,他早已摔习惯了。他是因为一个从小到大一直在做的梦郁闷,而这个梦他又一直梦不到结局。
  而且,他刚刚又梦到了那个梦,但依旧只是停留在他拉住了一只手的地方,手的主人是谁?长什么样?他都没看见。每次醒来之后,感觉记忆非常深刻的那只手的部分也会迅速淡忘,以至于那到底是一只怎样的手,他在五分钟之内就会完全想不起来了。
  不过,也有令他记忆深刻的事情。那就是,在梦里总是有着非常强劲的大风;有着瑰丽的紫红色月亮;有束特别刺眼且有些令人胆寒的光;有两个亮晶晶的东西;还有一些分辨不清的颜色烟团。
  他之所以特别在意梦停止的地方,是因为每当握住那只手时,他在梦里总是感觉心中升起无数的情感,有令心口温暖的幸福感,有无论什么困难都能解决的安心感。但梦醒来的时候,他总是觉得有种无比清晰的失落感,那心中空落落的感觉真的令他非常难受,比相当于他半条命的超级计算机——小蓝坏了还要令他心痛。
  他想知道梦的后续,但他却又不想再经历那种心痛,这真的很令人泄气。
  他叫彦熙晨,因为上网时总是呆呆的表情,他的好友李胖子给他起了个网名叫彦小呆。
  他在儿童福利中心长大,不知道自己的具体生日,所以他也搞不清楚自己今年是20还是21岁,业余爱好是网游,这个爱好就足以让他不愁吃喝,参加电竞单人赛的时候他多次获得冠军,特别是战斗类和射击类游戏,如果有世界排名表的话,他一定是世界排名第一。
  他是个很孤僻的天才,19岁便自学成信息技术方面的博士,虽然是没文凭可以证明的那种。
  不过,他现在所佩戴的超级计算机所运行的系统是他自己编写的,这本身就是个很好的证明,因为这台电脑的性能在全球应该也能列入前十。
  除了在网上进行射击游戏,他也是个武器迷,家里有一面墙挂着他的收藏,那里有不少危险的真家伙。
  现在的军队和警察的装备以解除罪犯装备为目的,早就改成电击类武器。若要消灭敌人,现代的军人往往也会采用限制比较小续航时间长的能源类武器。
  正因为如此,他的收藏多数都是无价之宝。
  从地上站起身后,受肚子的提醒彦熙晨终于想起之前烹饪的盒饭,他随手点开非常轻柔的音乐,准备享受晚餐。他生活有些无规律,因为他基本不出屋,白天黑夜对他来说都无所谓,他与现实世界的交集只有一台电脑和一个名叫李胖子的黑客经纪人。
  蹲踞在他的宝座,那只倾覆过无数次的转椅里,彦熙晨扫视了一下房间。地上凌乱的放着一些健身用具,拳击手套,哑铃等等。这是因为李胖子的念叨他才买的,毕竟长时间上网工作,健康也是很重要的。加上他身材偏瘦,在不得不去到“贫民窟”的时候,必须会一些防身术才能自保。
  ‘是该收拾一下房间了。’彦熙晨这样想着,找到桌边的一只遥控器,点了一个按钮后。房屋角落的一间壁橱的门突然开了,管家机器人启动,开始打扫卫生。
  他收入很高,但他对绝大多数东西都没有兴趣,衣服只穿黑白色的,据说是因为好洗。鞋子只穿拖鞋或运动鞋,据说因为脚舒服。头发永远是学生短发,这令他即使现在穿上高中制服,也能立刻变身高中生。
  总体来说相貌一般般的他不是第一眼帅哥,但他胜在眉清目秀,他的目光总能令人心口忽闪一跳。也正因此,他被女粉丝们评为所有电竞高手中最养眼的一位。李胖子就总是对他说:“看人的时候,你还是戴上眼镜比较好。”
  “叮”一个突兀的声音响起,还在吃饭的彦熙晨兴奋的抬起脸,用下颌示意白狼帮他跑个腿。其实不用他指示,白狼早就屁颠屁颠的跑到门口等着那个包裹了。
  全新的网游到手,彦熙晨不等吃完饭,就迫不及待的打开了包装盒,但他并没看见包装盒内的东西,因为他突然觉得眼前一黑,咚的一下倒在了地上,这一次白狼许久都没有等到主人起身。
 
☆、第二章
 
  第二章
  泛着幽蓝颜色的夜幕,天上挂着两轮圆月,大的那轮紫红色,美丽的让人无法直视。今晚,它却诡异的好像能滴下血。小的好像它的孩子,只有红色的一半大,白亮色,好像地球的圆月偷偷来做客了,一直陪伴在红月身边。漫天的星辰更加的闪亮清晰,星辉一点儿也不逊于月亮的光辉。
  这样的夜空笼罩的是一个叫启的星球。
  一块孤岛一样的陆地只有一根细细的岩石柱支撑着,大小不一的这样的陆地仿佛一朵朵散开的雨伞,荒寂孤独的立于这个星球的很多地方,有的插在漫无边际的海洋里,有的立在山峦之上,有的拌在河流身边,有的仿佛城镇遮阳的日光伞,突兀的插在繁华的岛屿之上。
  这个孤岛只是数百个这样的孤岛其中之一,毫无特色,甚至方圆百里除了一个平躺着的少年和一只通体白色的小动物以外,只有随风纷飞摇曳的苍蓝色稗草。
  少年衣饰光鲜,肩头别着一枚宝石别针,大大的别针大概就是这种衣服最关键的束缚工具。
  如果熟悉启星服装制度的人看到这样的少年,一定会掩嘴来掩盖惊讶,因为这带着金线的米黄色袍服是王族的象征。
  少年头发黑亮如漆,眉目如画,容貌说不上英俊,但干净的气质,宛若不在尘喧。纵然如此,他的身体已然渐渐冰冷,他的生命已然慢慢消失,在黑夜的劲风里不知被吹到了何处。
  白色的小动物很像小猫,紫水晶一样的眼眸,有些无辜,有些无措的看着平静躺着的少年。它有些气恼的皱着小眉头,这真的不是它干的,真的不关它的事儿,它只是有些淘气,喜欢乱逛。到底慌乱之中,它是怎么把这个将死的人带出来的?显然皱着眉头的小脑袋里,也完全没有答案。
  白色的小猫转身要离开,反正这人也不是它的主人,自己可没必要陪着他,想到主人,小猫骄傲的扬起小脸,它的主人可是个大帅哥呢,主人还赐了它一个非常好听的名字,叫雪莉呢,怎么会是这么个倒霉鬼。
  尽管想走,但它显然在做剧烈的思想斗争,围着躺在地上的少年转了几圈,最后有些郁闷的叹了口气,趴在草堆里,睡着了。“我可不是想守着你,我不过就是有些困了。”小雪莉闭上眼睛,为自己的行为加了个注脚。
  …………
  距离安静的启星几光年处,有一颗腰缠玉带的星球霸气的傲视宇宙。它是迈尔斯星际联盟国的主星“璧翠”,在宇宙中看,它仿佛宇宙里一块美丽的碧玉。
  那些闪耀着钻石光芒的玉带,一圈一圈的缠绕着这美丽的翡翠,是上帝最巧夺天空的作品。
  然而这些钻石一样的东西却是真的杀器,是守卫着这颗美丽星球的人工要塞。携带者恐怖的卫星武器,囤驻着迈尔斯最强大的宇宙舰队,是这个星球在宇宙里无往不利的强大武力。
  美丽的铠甲下面,璧翠和任何有人星球一样,都是那么气候宜人,风景秀丽。
  跟太阳一样明亮的光球悬挂在天上,照耀着繁华的璧翠首都“迦南”。
  这里,各种造型各异的建筑与光锁一样的通路,以奇怪而有序的方式交织在一起。璧翠最高产的就是水晶,迦南这座城市就好像一个巨大的晶体建筑或者晶体堡垒,对于整个堡垒,穿行其中的飞梭好像血管里飞行的血细胞。
  在日光的映照下,每个角度都光芒四射,完全看不清城市本身的颜色。相信如果在夜空下,这样的城市将因为五彩的灯光,变得更加斑斓。,
  跟巨大的城市造型类似,很多小型的晶体建筑悬浮于城市的上方,住在空中的和住在陆地上的人地位不同,甚至称呼也不同。
  迦南城上空悬浮的最大的水晶建筑里,有着迈尔斯星际联盟国最高的三个政府机构,国会大楼,总统官邸和司法大厦。迈尔斯是民主国家,总统由选举产生,国会议员也有轮换制度,司法大法官也有自己的一套世袭方式。
  然而,所有这些看似透明无比的政策规矩都是障眼法,真正的权利藏在握有刀剑的人的手里,也就是在军方。
  不过今天,这位当之无愧的迈尔斯最具权利的人物,参谋长会议主席,徇主席有些郁闷。气苦的把自己堆在椅子里,眉头都快皱成了川字,两只手交叠在前胸,炯炯有神的眼睛盯着桌前,军姿站的标板溜直的年轻军人。
  军人虽然年轻,也就二十出头,但军衔很高,已然是一名少将。
  面对这位手握重权的人物,年轻的将军目光没有一丝退让和妥协,却也没有过分的骄纵和轻慢,就是平静的回望着对方,他很坚定自己的选择,绝对不打算改变自己的选择。
  “晃儿……”坐在位置上的中年主席收起了刚刚的怒意,语气转为怀柔的唤着桌前人的小名。
  这两个字显然让年轻的少将有些意外,惊讶之色闪过眼眸,似乎有些犹豫该如何应对,最后还是轻应到:“孩儿在。”
  “你终究要结婚,……”徇上将看出徇晃要说话,赶紧抬手阻止他进一步的言语,继续说:“我也知道你的反对是因为什么,总不能因为想让他们启星皇族安心就让你去接这莫名其妙的亲。”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