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泰迪逆袭指南 作者:砯涯

字体:[ ]

 
文案:
身为陆家私生子的陆研在从父亲葬礼返回的路上被连人带车撞下悬崖,醒来后发现自己重生到了一只纯黑色的泰迪身上,他的新主人越看越像以高冷禁欲风靡万千粉丝的新任影帝?于是——
#重度洁癖的陆三少每天都在嫌弃自己掉毛→_→#
高冷男神影帝顾璟霖私下里是个名副其实的爱宠狂魔,档期外最喜欢做的事就是用亲手制作的爱心狗粮训练自家小泰迪叫爸爸,然后有一天影帝发现晚上抱着睡觉的泰迪宝宝摸起来不太对劲儿……
本文又名:
《我家主人喜欢用苹果味芬达做可乐鸡翅》或者《影帝午夜梦回以为自己日了狗了》
 
阅读指南:
1、主受,高冷爱宠狂魔影帝攻X重度洁癖傲娇泰迪受,苏苏苏爽爽爽甜甜甜宠宠宠,秀恩爱技能点满。
2、虽然攻是影帝,但本文极少渉及拍戏的内容,走豪门打脸升级的路线。
 
内容标签:重生 甜文 都市情缘 豪门世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研,顾璟霖 ┃ 配角:罗绍泽,席琛 ┃ 其它:苏爽,甜宠,打脸虐渣,泰迪受,影帝攻,猥琐萌,攻宠受宠到突破天际~
 
【作品简评】
身为陆家私生子的陆研在从父亲葬礼返回的路上被连人带车撞下悬崖,醒来后发现自己重生到了一只纯黑色的泰迪身上,他的新主人越看越像以高冷禁欲风靡万千粉丝的新任影帝?高冷男神影帝顾璟霖私下里是个名副其实的爱宠狂魔,档期外最喜欢做的事就是训练自家小泰迪叫爸爸,然后有一天,影帝发现晚上抱着睡觉的泰迪宝宝摸起来不太对劲儿……作者文笔轻松幽默,将主角受软萌天真与腹黑狡猾的反差属性刻画得生动形象,惹人喜爱。本文感情线全程撒糖,剧情方面苏爽打脸环环相扣,随着行文深入,各种阴谋逐一展现,豪门恩怨扑朔迷离,让人不禁对主角的复仇之路充满期待。
    
    第1章 【迟到的葬礼】
    
    四月上旬,B市,西山别墅。
    最近几周气温回暖很快,再加上这座北方城市的春天难得多下了几场雨,所以往年四月才初放的樱花此时已经开得非常绚烂了。
    下午四点,厚重的积雨云开始聚拢,低垂着压向山顶,不一会儿便有细细密密的雨丝飘落下来。
    降雨后气温明显低了不少,阴郁的天景映衬着漫山遍野的雪白樱花,远远望去形如一座庄重而清冷的陵园。
    一辆黑色奔驰从远处驶来,被山脚岗亭的路障拦下。
    值班保安见有人要上山,当即披上件雨衣匆匆出了岗亭,他绕到奔驰车另一边在驾驶室门外站定,朝司机恭恭敬敬地欠了欠身。与此同时,驾车司机十分配合地降下车窗,待看清楚对方那张脸后,小保安不禁微微愣住,脱口道:“杜先生,怎么是您啊?”
    开车的男人名叫杜辉,是陆家大宅女主人的专职保镖和司机,能让他亲自出门去接的人……保安脑子转得飞快,几乎是下意识朝后边瞄了一眼,只见后排右侧坐着个穿黑色西服的年轻人——
    那人看上去也就二十出头的样子,身形很瘦,五官生得极为漂亮,苍白的脸上看不出喜怒,就那么默不作声地注视着窗外。
    杜辉见这小子眼珠乱瞟,忙暗示性地清了清嗓子,然后正色道:“后面那位是我们家三少,此前一直在美国读书,这次是为了陆先生的事才特意赶回国的。我刚从机场把人接回来,你赶紧放行,宅子那里还等着呢。”
    保安皱了皱眉,心说这是从哪儿又冒出来一个陆三少啊?手上却片刻不敢耽误,“哎”了一声,便赶紧跑回值班岗亭,将拦住奔驰车的路障升了起来。那边杜辉摇上车窗,脚下轻踩油门加速,驾驶奔驰驶上盘山公路。
    雨越下越大,车玻璃内侧逐渐凝上一层厚厚的水汽。
    陆研垂敛的眼睫轻轻一颤,过了几秒,他伸出手,用戴着白色丝质手套的五指将哈气擦去一部分,然后重新抱住怀里那束雪白的花。
    包装纸随着他的动作发出“哗啦”一声轻响,杜辉闻声从后视镜看向陆研,随口道:“三少,人死不能复生,您也别太难过了。”
    听见这话,陆研略微抿紧的唇向上扬了扬嘴角,眼羽轻颤,他缓慢抬起头,在后视镜中迎上了那个男人的眼睛。
    目光相遇的瞬间,杜辉蓦地怔住。
    ——那是一双黑白分明的桃花眼,幽暗的瞳仁温润如玉,眼羽纤长,交汇于眼尾处线条微微上挑,形成一个惊艳而又透着几分媚态的好看形状。
    可那人的眼神却是凉的。
    “我爸他……什么时候走的?”陆研轻声道。
    杜辉恍然回过神来,说:“前天晚上,医生宣布以后,夫人就命人通知您了。”
    “他……”陆研的嗓音有些哑,“走的时候痛苦么?”
    杜辉愣了愣,只当是这位陆三少悲伤过度,很自然地安慰道:“陆先生年轻时积劳成疾,心脏一直不太好,这次旧病复发也有一段时间了,那天晚上突发心梗,医生说发病的持续时间不到一分钟,我想应该没受什么罪吧。”
    “心梗——”陆研若有所思地重复了一遍,“你知道么?心脏疾病的致死时间很短,但过程却是常人难以想象的痛苦,‘没受什么罪’通常是医生安慰活人的话呢,你们都信了?”
    年轻人轻描淡写的几句话,却像一柄被软布缠紧的匕首,平缓而又猝不及防地狠狠刺进了杜辉心里。
    察觉到对方面色有异,陆研反倒是歉意地笑了笑:“抱歉,我知道您是想安慰我,请放心,我并不是很难过,因为啊——”边说,他边伸手摸了摸怀里还沾着水珠的雪白花瓣,温雅的嗓音仿佛带着某种漫不经心地自嘲,“我离开陆家的时候还不满五岁,如今已经十六年了,没有妈妈的允许,我连买回国机票的资格都没有,到现在早就记不清了他的模样。”
    “……又有什么好难过的?”
    黑色奔驰沿盘山道缓慢攀爬,终于在半个多小时后停靠在位于山顶的陆家大宅门前。
    从布置就可以看出宅子的女主人不喜欢传统葬礼的白绸黑幡,整座庄园几乎没有多少与白事相关的装扮,只是在铁艺雕花的院门两侧象征性地摆了两只鲜花扎成的素色花圈。
    时近傍晚,葬礼接近尾声,负责迎宾的接待早已撤离,令高门深院的陆家大宅看上去萧索了不少。
    杜辉拿起立在副驾驶位旁边的长柄黑伞交给陆研,解释道:“没想到飞机会晚点,耽误了您参加先生的葬礼,我还得去停车,就劳烦三少自己先进去了。”
    陆研点头表示理解,接过雨伞,他拉开车门下车,于暴雨中转身看向那栋在记忆里变得有些模糊不清的宅院。
    时隔十六年,陆家不为人知的三少爷首次回国,竟然是为了出席自己父亲的葬礼。
    陆家这一代子女共四人,陆研上面有两个哥哥,下面还有个小妹妹,他名义上是三少爷,可本质却是与另外三兄妹同父异母的私生子,是对任何一个豪门世家来说都讳莫如深的存在,与现任陆家的女主人更是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也正是因为这种敏感的身份,早在陆研三岁、在迈阿密儿童福利院见到父亲陆承瑞的那天起,允许他回到陆家这件事就遭到了李淑君的极力反对。
    等他好不容易回到家后,被母亲宠溺得嚣张跋扈的大哥又经常带着尚不懂事的二弟欺凌陆研。这样的日子过了不到两年,陆承瑞为了改善家中的紧张气氛,同时也不愿小儿子再遭受兄弟的欺负,最终决定将他送回美国学习和生活,这一去就到了今天。
    陆研一手撑伞,一手抱着花束,略微仰着头,他久久凝望着眼前这座明明被剥夺了进门资格,却又不得不被称之为“家”的地方。
    就在这时,陆家别墅的房门打开,几名接待分列在大门两侧,向从里面走出的宾客们鞠躬致谢。
    一名接待快步穿过庭院,赶在宾客到来前拉开庄园大门,见陆研一个人站在门前,而且是面生的年轻人模样,想来也不会是重要角色,当即不客气地挥挥手,催促道:“葬礼已经结束了,客人退场,您要是想吊唁就站旁边等会儿,别在这儿挡道。”说完就去要拉陆研胳膊。
    陆研自小因为家庭原因一个人在外生活多年,又因童年某些不好遭遇而有严重洁癖,从来不喜欢被别人触碰身体,见状立马敏感地朝后退开两步,解释道:“你好,我是——”
    那接待根本没时间听他说话,又匆忙去拉开另一扇铁艺大门,然后恭恭敬敬地朝第一位出来的客人弯下了腰。
    陆研站在甬道对面,像个格格不入的路人,手捧花束,显得沉默而又孤独。
    前来参加葬礼的宾客足有上百人,待那些人陆续下山,那名接待抹了把额头的汗水,目光扫向陆研这边时眼睛忽然一亮,然后一脸讪笑地撑伞小跑过来。
    陆研下意识上前一步,还没来得及开口,接待就已经径直从他旁边跑了过去,将雨伞撑过杜辉头顶,讨好道:“下这么大雨,辉哥怎么才回来?”
    杜辉朝他点头当是打过招呼,然后一扬下巴示意院门前背对他们的年轻人,笑道:“三少回国,我去接了一趟,天气不好飞机晚点,所以才回来晚了。”
    听见这话,那看人下菜的小招待吞了吞唾沫,再看向陆研时脸都白了。
    杜辉没再搭理他,快步来到陆研旁边,见对方神色如常,这才开口道:“三少不常回来,那些下人一时认不出来也情有可原,您别往心里去,夫人还在等,尽快进去吧。”
    陆研“嗯”了一声,没有说话,转身走进陆家大宅。
    杜辉跟在他身后,行至别墅门前时紧走两步率先上前开门。
    主宅一层大厅被布置成了一座素朴的灵堂,与大门正对的墙壁上挂着陆承瑞的黑白遗像,近前那张桌上摆放着宾客们留下的鲜花,却没有点香烛。陆研望着眼前空荡荡的灵堂,脑中隐约记起自己那位“妈妈”闻不了一点烟味。
    ——所以即便是结发丈夫过世了,也不允许他在那边享受那怕一丁点的香烛供奉。
    或许是流淌在血液中的某种物质在作祟,在陆研脑中有关那个男人的回忆是麻木的,心却莫名有些疼,他走过去将花束放在父亲的遗像前,正要鞠躬行礼。
    楼梯方向,高跟鞋叩击地板的声音响起,紧接着,属于女性的优雅嗓音轻缓开口,来人说:“研研回来了呀,等献完花来书房一趟,妈妈有事和你说。”
    
    第2章 【亲子鉴定】
    
    闻声,陆研身体极不明显地微微僵住,静了几秒,便继续朝陆承瑞的遗像弯下腰去,然后才转身看向站在楼梯上的女人。
    李淑君比陆承瑞小八岁,时年刚刚过了五十,却因为保养得当看起来不过三十出头,再加上精于穿着打扮,所以即便是年过半百也依然风韵犹存,是个从年轻能一直光鲜到暮年的美人。
    陆研幼时憎恨过这位妈妈,因为她自己才不得不漂在国外,有家难回。而懂事以后又逐渐理解了李淑君的做法——毕竟是自己男人出轨遗留下来的私生子,所以她永远也不可能像对待亲生孩子那样宠他爱他,放任在外或许已经是最大的宽容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