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hp

重生养家之路+番外 作者:渔小乖乖

字体:[ ]

 
文案:
重生之后斗极品?极品何须斗,远着他们就是了。
重生之后要报仇?哪真有大仇,努力生活就是了。
心平气和的重生,静水流深的日子。
 
沈真重生了,十岁的他最为苦恼的一件事情是,他前世赖以谋生的职业大约在十年后才会发展成熟,于是现在的他该靠什么养家?画触手系黄漫?还是去学校门口卖辣条和茶叶蛋?
 
内容标签:近水楼台 天作之合 种田文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真,沈灵 ┃ 配角: ┃ 其它:
 
    
    第一章
    
    怡湘县是Z省内的一个贫困县,县内的发展要远远慢于其他地方。就仿佛是有一个无形的罩子把怡湘县给圈起来了,罩子外面在高速发展准备迎接二十一世纪,罩子内却仍然保守、落后并且贫困。
    汾水镇是怡湘县内经济最不发达的一个镇,而前江村则是汾水镇中一个人口不足三百的小村子。
    十岁的沈真还住在前江村的老房子里。这种老房子是用黄泥垒着石块造的,空间布局很不合理,堂屋很大,自带天井,卧室就显得小了。一张床,一个衣柜,一张桌子,就把卧室挤得满满当当。
    即使重生已有多日,把过往都埋葬得差不多的沈真在看着屋子里的一切时,仍有一种熟悉的陌生感。而若不是因为重生,那么上一世早已想办法离开了的沈真是绝对不会想要再回到这一片地方的。
    但即使是重生了,沈真也要再一次离开这里了。
    沈真带着沈灵一起打包行李。他把沈淑来的遗物都装进箱子里。而沈灵在整理两个人的衣物。
    这是六月初,南方正值梅雨季节。从衣柜中翻出来的衣服虽然干净,却带着浓重的樟脑丸的味道。沈灵年纪虽小,却是一个非常细心的人。他端着严肃的表情,把每一件衣服都叠得整整齐齐。
    “太旧的衣服就不要了,你看着好的捡几件带上。我们拿不了太多的东西。”沈真说。
    沈灵有些不舍,他紧紧地攥着劣质的衣服布料,小心翼翼地说:“这些都还能穿。”
    “也穿不了多久,我们很快就会长高了,到时候都需要买新的。”沈真说。
    沈灵嘟囔了一句:“买新的还要花钱……”
    “钱是可以赚的。你放心,我既然从他们手里把你要过来了,就一定会想办法让你吃饱穿暖,还会让你去学校念书。你小小年纪,就别CAO那么多心了。”沈真说着就在沈灵的脑袋上揉了一把。
    沈灵并没有因为沈真的话就变得乐观起来,不过他不想违逆沈真,便把手里的衣服放到了一边。
    而见沈灵听话,沈真就没有继续解释什么。
    其实也没有什么好解释的。
    日子是过下去的,而不是吹出来的。重生的沈真对于他今后的生活已经有了长足的打算。
    沈真找了一块防水的布把相册仔仔细细地包好。这相册里的照片不多,大部分都是沈淑来的单人照。明天是沈淑来的末七。按照汾水镇这边的习俗,末七之后就表示整个葬礼仪式彻底结束了。
    沈淑来是沈真的母亲。
    说到沈淑来的死,其实很让人唏嘘。
    两女孩一男孩之间的三角恋,为了证明谁是男孩心中最重要的,两女孩一起跳了江。可问题是,这两个女孩都不会水!男孩虽然及时跳下去救人了,也只能救起来一个。沈淑来正好路过,见有人喊着救命,就跳下去救了另一个。结果,她用尽力气把一个女孩推上岸以后,自己却没能爬上来。
    其实在沈真的记忆里,沈淑来已经去世快二十年了,她的音容笑貌都已经变得模糊了。
    而即使是在沈淑来还没有去世的时候,沈真心中关于母亲的印象也非常模糊。他是留守儿童,沈淑来常年在外打工,一年中只有过年的时候会在家待四五天。母子能相处的时间就只有这么四五天。
    平日里,因为家里没装电话,他们连通电话的次数都非常有限。
    沈家没有老人,一直都是沈真和沈淑来相依为命。沈淑来在外打工的时候,沈真便一个人住在老房子里。这种老房子都有木制的二层阁楼,晚上会有老鼠跑来跑去。小时候,沈真怕过、哭过,慢慢也就习惯了。沈淑来每年给邻居家一千五百块钱,合每月一百多一点,沈真就跟着那家人一起吃饭。
    这年头,农村人吃的什么都是自己种出来的,米是,菜是,油也是,哪怕是猪肉呢,都是自家种了番薯和玉米用粮食喂大的,专等过年的时候宰了吃。沈淑来给沈真准备的伙食费不多,但邻居一家还是觉得赚到了。他们其实一直都对沈真挺不错的,至少饭都是管吃饱的,从没让沈真饿到过。
    但是,邻居家再好,也终究不是自己家啊!邻居家再热闹,沈真身边终究是没有亲人陪着啊。
    小时候不懂事,沈真一直觉得自己是个没人要的孩子。他心中的孤独就像是野草一样疯长,当然那时的他或许还读不懂寂寞。等他懂事了,能明白沈淑来的身不由己了,沈淑来却又已经不在了。
    沈真觉得自己就是亲缘太浅,这不哪怕他都赶上重生了,依然晚了一步,没能救下沈淑来。
    这么一想,沈真就觉得心里发堵。
    上辈子的事情在他脑子里来来去去,沈真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沈灵敏锐地察觉到了沈真的情绪变化,但他一时之间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或许真的是穷人孩子早当家吧,七岁的沈灵其实是个很有想法的孩子。他感激沈真,因为沈真带着他逃离了毒打和辱骂。所以,他有一个很朴实的愿望,那就是希望沈真能开心点,能好人有好报。
    沈灵忍不住偷偷摸了摸自己身上的衣服。衣服是新的,是在农贸市场的小摊上花了三十五块钱买来的,上面印着“流星花园”的字样。人工合成的布料有一种塑料袋的质感,在沈真看来,这样的衣服既廉价又俗气,但是沈灵很喜欢。因为,这是沈真前两天特意带着他去镇上专门给他买的新衣服。
    感激的情绪在沈灵的心中不断发酵。
    于是,沈灵默不作声地蹭到了沈真身边,伸出小手放在了沈真的膝盖上。
    这是一种无声的安慰。
    沈真回过神来,摇了摇头说:“我没事。”
    “嗯。”沈灵应了一声。
    “你放心,我会带着你过上好日子的。”沈真又说。
    沈灵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小声地说:“现在这样就很好了。”
    这种老房子的卧室是没有窗户的,采光很差。沈灵的面目在阴影中显得有些模糊,沈真却仿佛能看到他眼中的光。有那么一瞬间,沈真自重生之后就一直吊在半空的心仿佛终于落到了实处。
    这是一种莫名的安心。
    沈真语气温和地说:“以后会越来越好的。”
    沈灵虽然和沈真一样姓沈,但他们并不是亲兄弟。
    前江村里有一半的人都姓沈。按照宗亲间牵来扯去的关系,沈真可以叫沈灵的爸爸一声表姨夫。虽是表姨夫,但关系已经很远了,遇到红白喜事时,走的都是邻里乡亲的章程,而不是亲戚的章程。
    表姨夫算是入赘上门,他和表姨母结婚十年都没能生出一男半女来。因着表姨夫是靠着表姨母一家吃饭的,整个人都被拿捏着,而表姨母的爸爸在村里当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干部,她哥哥又开了砖瓦厂是个土大款,表姨夫根本就不敢离婚,只能带着表姨母去城里的大医院检查身体情况。
    这一检查,表姨母更加理直气壮了,因为不孕不育的症结在表姨夫那里,他*子成活度特别低!
    表姨夫和表姨母只好去外地收养了一个孩子,这个孩子就是沈灵。
    沈灵刚到前江村的时候,尚在襁褓里,懵懵懂懂的什么都不知道。表姨夫因着不能有自己的孩子,一直觉得等自己死了是要沈灵摔盆子的,所以对这个便宜儿子还算不错。
    可是,在沈灵五岁的时候,很狗血的事情发生了,表姨母她怀孕了啊!
    孩子嘛,当然还是亲生的好。
    于是,表姨夫立刻就看沈灵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了。
    从表姨母怀孕开始,沈灵的苦日子就来了。
    起初表姨夫一家只是让沈灵去干活。
    这或许还不算什么,毕竟农村里的孩子都是放养长大的,谁五六岁的时候不出去帮家里搂个猪草啊。在村里人看来,让五六岁的孩子踩着板凳上灶头,这根本不算虐待。所以,他们从来不说什么。
    也许是村民的沉默助长了表姨夫一家的气焰,也许是他们越看沈灵越不顺眼,很快他们就不满足于把沈灵指挥地团团转了。他们转而对着沈灵非打即骂,从此,沈灵的身上就再也没有一块好肉。
    表姨夫一家就没有一个好人,即使是他那因为中风瘫痪在床上的老岳母都会变着法子折腾沈灵。
    在沈真的上辈子,被虐待着长大的沈灵在他八岁那年(也就是明年)终于爆发了。他在半夜里拿刀把全家人都捅了,然后卷了家里的钱逃走了。谁也没想到八岁的孩子能有这个魄力,能这么狠心。
    因为没有捅在要害位置,表姨夫一家倒是没有死人,不过每个人都受了不少罪!至于沈灵,他运气非常不好。怡湘县内多山,山上虽然没有像老虎这样的猛兽,却有野猪。他连夜赶路的时候,在山上踩了个空,估计是摔断了腿,然后就被什么动物吃掉了。现场只留着他的血衣和他卷走的那些钱。
    沈真重生以后,在村子里见到沈灵时,忍不住想起了这些。这会儿,沈灵已经被虐待有两年了。
    七岁的沈灵瘦瘦小小的,眼神却依然清亮。村里有些人同情他,知道那家混球明明不缺钱,却连饭都不让他吃饱,就偷偷给他塞一点番薯干什么的,他小心翼翼受了大家的好,还会小声地说谢谢。
    看着这样乖巧的沈灵,沈真根本无法想象一年后的他竟然会拿起刀来捅人!
    把沈灵带走吧……沈真忽然冒出了这样一个念头。
    老实说,沈真并不是一个喜欢随便发善心的人。他身上有着大多数现代人都会有的“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特质。但也许是因为他脑抽了?总之,沈真想了个办法,把沈灵弄自己家来养着了。
    这年头村里的户籍制度有不少漏洞,表姨母家里又有点路子,沈真送了一对酒一条烟,沈灵的户口就转到沈真这里来了。村里人都觉得沈真傻了,毕竟他自己都没人要了,还能再养一个小娃娃?
    不过,沈真根本不在乎村里人会怎么看,因为他要离开前江村了。
    最好能永远离开这里,再也不回来了。
    十岁的伪小孩带着七岁的真小孩,沈真拖着一个包,而沈灵拉着带小轮子的箱子,站在老房子的大门口。咔哒一声,沈真用一把崭新的大锁把大门封上,心里有些惆怅但更多的却是对未来的期望。
    
    第二章
    
    “我叔叔想让我去城里念书……我们这就走了,如果宋尾村那边来了人,您就帮我和他们说一声。”沈真用方言对邻居奶奶说。他常跟着这家人吃饭,见着这位奶奶,比着对外人要亲切一点。
    邻居奶奶听着觉得高兴,说:“你那叔确实比你爸要有点良心!可怜你妈妈没福气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