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我家道侣每个身份都很吊+番外 作者:留史楚韵

字体:[ ]

 
文案:
本文又名#我家道侣又换人了##八一八我家道侣的穿人历程#
秦修月潜心修道,却被一场乌龙雷劫劈得魂飞魄散,成了神仙失误下的炮灰。好在那神仙有靠山,积极补救失误,为秦修月开启了“免自身雷劫,蹭他人雷劫”的合(shuang)道(xiu)修仙技能!
合道技能√
合道对象√
身体状态√
魂魄状态×
淳一:伏谶仙长怎么办?/(ㄒoㄒ)/~~
伏谶:看来只能煅魂了……
这是一个倒霉修士通过锻魂重临巅峰,进而和他家好友勾搭成女干得道成仙的故事。
 
【食用说明】
1.本文架空,主受,1V1,HE。
2.高冷温柔忠犬攻×阳光健气炸毛受。
3.正文已完结,过两天放番外,感谢追文的亲亲(*  ̄3)(ε ̄ *)。(10月31日)
4.看文但图一乐,不喜右上点×,喜欢的话就收藏本文吧!吼吼吼吼o(*≧▽≦)ツ
 
内容标签:灵魂转换 穿越时空 仙侠修真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秦修月,段擎苍 ┃ 配角:隗逍,淳一,伏谶,冥辰等 ┃ 其它:乾苍大陆,煅魂,穿来穿去
 
 
 
  ☆、煅魂前奏01
 
作者有话要说:  新坑《快穿之把贱受捋直了》求预收~~~
温澈死的不甘,却被一个叫拯救贱受的系统赐予了希望之光。
系统说:只要你完成任务,达到积分,就可以回到现实世界,时间段任选哦!
诱惑太大,温澈毅然决然的同意了,可是……
温澈:说好的把贱受掰直,为什么我选了个姑娘结婚却被遣送回来?
系统:我说的是捋直,不是掰直。
温澈:哈?
系统:因为贱成波浪了,所以捋直才能拯救啊。
温澈:摔!你家贱是波浪的啊!
系统:(o゜▽゜)o☆[BINGO!]答对了!全宇宙只此一家,别无分号!
  乾苍大陆修士云集,门派众多,合欢宗一直以来都是低调行事,却奈何出了个高调的少主秦修月。
  秦修月少年筑基,据闻比青阳门长老段擎苍筑基的年龄还要早个两三年,一时闻名。后仙门大比上,段擎苍又惜败秦修月,更是让他声名大涨,如今不过短短数百年,秦修月已是飞升后期,只待历劫飞升了。
  合欢宗,欢喜殿前,合欢宗宗主秦妍心满目紧张的盯着神姝峰的方向,手紧紧攥着衣摆。
  就在神姝峰托月谷的谷底,她唯一的儿子秦修月正等待着九九重劫,只要这一劫度过,便能得成大道,飞升成仙。
  谢兰贞站在秦妍心身旁,见她这般紧张,上前拉过她的手,温声劝慰:“师姐莫忧,修月福泽深厚,定能圆满飞升的。”
  “是啊,师伯,师弟他吉人天相,一定能成功渡劫的。”谢兰贞独子谢俨上前一步,也跟着一起安慰。
  秦妍心看了谢兰贞一眼,长舒了口气,叹道:“我心中自是相信修儿,可这重劫,艰险万分,我这做娘的,又怎么能真的不担心呢?”
  秦妍心说着,抬眼看着天上越发密布的阴云,心脏紧缩成一团,不知为何,总有些不安。
  谢兰贞目光转向神姝峰,抿嘴笑道:“不是还有段长老护法吗?师姐且宽心,等着修月的好消息就是了。”
  谢兰贞口中的段长老就是段擎苍,秦修月与他大比之后便成了朋友。段擎苍少年成才,一心求道,不擅与人交往,别人见他一副生人勿进的样子,也都不敢凑近,久而久之,段擎苍便得了个清高的名声,秦修月之所以能在段擎苍心中占上位置,他缠人的功夫功不可没。
  段擎苍与秦修月修为不相上下,为人正派,却不巧遇上秦修月个古灵精怪不按常理出牌的。那次大比,说是段擎苍惜败,不过是秦修月耍了点小花样,段擎苍惊诧之下才败下阵来,若是堂堂正正的打,那胜负可就未可知了。
  秦修月少年天才的名声不小,段擎苍从小到大,第一次有了与人结交的心思,本想着大比之后邀秦修月一起论道,可台上秦修月耍了那么一招之后,段擎苍便把这心思歇下了,是以几次见面,都与秦修月相见不识,任秦修月对着他笑僵了脸,挥断了手,也是视而不见。
  旁人早就见惯了段擎苍这副模样,可秦修月却不知,再加上大比前,秦修月明确感受到了段擎苍的示好,怎么突然就变了脸了呢?这天差地别的待遇,秦修月顿时不舒服了。
  合欢宗女弟子众多,高位的男子就秦修月与谢俨二人。谢俨为人温和有礼,私下里不少女弟子喜欢他,却没一个敢与他亲近。
  反观秦修月,性子大大咧咧,还总爱捉弄人,可那些女弟子竟无人与他置气,还个个都把他当个孩子似的宠,久而久之,秦修月这性子便愈发的无法无天了。
  秦修月心道自己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段擎苍怎么可以这么无视他呢?他表示非常不开心,于是立志一定要让段擎苍也像合欢宗弟子那样对他!
  打定主意之后,秦修月便开始缠着段擎苍不放,起初段擎苍总是冷脸以对,久而久之,秦修月心觉无趣,便也歇了心思。
  段擎苍天天被打扰时嫌秦修月烦人,如今秦修月不再打搅,本该松口气的他,却不知为何,竟对秦修月心心念念起来,甚至一日不见便觉抓心挠肺的难受。
  段擎苍只当是秦修月突然消失之后不大习惯,强忍着不去想,直到那夜梦中与秦修月共赴巫山,心意顿时明了。
  开悟的那段时日,段擎苍惶惶不可终日,为了平心静气,他强行修炼,一连数月,竟至走火入魔,幸得其师尊,青阳门长老灵溪真人帮忙,这才保住一条命。自那之后,段擎苍开始正视起自己的内心,虽不敢对秦修月直言相告,但能长伴他身边,心中亦是满足,于是放下身段,亲自去合欢宗见了秦修月。
  秦修月心喜终于拿下段擎苍,段擎苍亦心喜能光明正大的守在他身边。百年间,二人可谓形影相随,直到飞升期,段擎苍竟为他停止修行,只为护法,让他安然渡劫。
  谢兰贞看着立于峰顶的白衣男子,讽刺的勾了勾嘴角。她已经不止一次的撞见过段擎苍看秦修月的眼神,虽隐秘,却依旧难逃她的眼睛。段擎苍爱慕秦修月,谢兰贞甚至忍不住想,若秦修月跟个男人双宿双飞,让秦妍心对他大失所望,这合欢宗少主岂非要落到他儿子手中?可奈何秦修月不开窍,二人相处上百年,他却毫无所觉,竟真的只当段擎苍是兄弟。
  提到段擎苍的名字,秦妍心皱了皱眉。
  谢兰贞注意到的事情,她又怎么会没发现呢?她不愿让秦修月欠段擎苍太多因果,可此次性命攸关,她拦不住,亦不想去拦。
  神姝峰上,段擎苍沉静的看着托月谷底的少年,那少年刚刚对着秦妍心时,尚还一副自得的样子,可一到了这里,神色瞬间变得沉重了。段擎苍知道,秦修月心中也是害怕的。
  古往今来,多少修士败在这最后一劫上,秦修月虽准备齐全,又有段擎苍护法,却仍旧免不了担忧。他抬起头,遥遥看了段擎苍一眼,段擎苍安抚的朝他笑了一下,秦修月不知为何,突然就安下心来。
  他举起手中宝剑,朝着段擎苍晃了晃。那把剑名唤九霄,是段擎苍的法器,秦修月若得以飞升,便能去仙兵库里挑法器,是以特地朝段擎苍要来九霄,要给他好好煅一煅这把剑,好叫段擎苍飞升时多个保障。
  周身阵法已经摆好,丹药和法器亦都备齐,此时等的就是那九九雷劫了。
  阴云滚滚,云层中似有万钧雷霆蓄积。秦修月和段擎苍严阵以待,终于,伴随着震天的声响,第一道雷带着电光劈了下来。
  秦修月堪堪避过,接着第二道、第三道……越往后,雷声越密集,威力也越大,阵法被破坏殆尽,丹药被吞了个精光,除了手中那把为段擎苍淬炼的九霄剑愈发完美,身边的法器都被毁了个干净。
  秦修月心中默数,终于等来了那最后一击。他双手撑剑,与天相对,电光四溢,雷声乍鸣,万钧之势当头袭下,秦修月以剑支地,半跪在地上,只觉耳中嗡嗡作响,半晌方歇。
  他稍稍歇了一下,起身去看段擎苍,展颜露出一个明媚的笑,还不忘举起剑来让段擎苍看这九霄被淬炼的有多完美。他走出护法大阵,朝着段擎苍跑去,丝毫没有发现乌云未散似乎还在酝酿着什么。
  段擎苍见秦修月过来,忍不住莞尔。他从神姝峰遥遥下落,结果不待靠近,眼前紫光乍现,跟着便是一声巨大的轰鸣。
  时间好似静止,万物寂寂无声,段擎苍感到自己的感官被无限放大,他能听到凕秋湖涟漪的声音,能听到神姝峰石子滚落的声音,却独独听不到秦修月呼吸的声音。
  剑从秦修月手中滑落,笑容还挂在嘴边,秦修月却已轰然倒地。
  段擎苍飞速朝秦修月跑去,在距离秦修月几米开外堪堪停下步子,竟沉重的再不能移动分毫。
  秦妍心在欢喜殿前时时关注着这雷劫,当第八十一道落下后,便急急往这里赶来,却在过来的途中,听到了第八十二声雷鸣。
  她呆呆的看着眼前这一幕,秦修月与段擎苍二人,一躺一立,仿佛定格一般。
  “修儿!”秦妍心撕心裂肺的唤着秦修月的名字冲到近前跪倒在地上将他虚虚抱起,感觉到怀里人的身体软软的,突然就想起了几百年前秦修月出生时,那么小,那么软,仿佛轻轻碰一下都怕给碰坏,如今却生生受下这多出的一道天雷。
  “修儿,修儿。”秦妍心轻声唤着秦修月的名字,却毫无回应。
  秦修月的胸口不再鼓起,眼睛亦不会笑得弯起。秦妍心的眼泪大颗大颗的落下,明明刚刚秦修月还笑着说已经准备齐全的,明明说过万无一失的,怎么会这样?
  不,不该的。秦修月从未胡乱杀生,为什么会这样?
  谢兰贞见状,心中暗喜,面上却忧色重重,她看着段擎苍,询道:“怎么回事?”
  段擎苍缓缓开口,声音沙哑哀伤,还带了些许说不清道不明的愤怒:“天雷下了八十二道。”
  谢兰贞当时虽在殿外,却不像秦妍心那么关心,乍一听闻,惊道:“多了一道?怎么会?”
  是啊,怎么会?
  此时,云端一青衣小童脸色煞白的盯着下面,他闯大祸了。
  “淳一!”一声厉喝在耳边炸响,淳一身子一抖,看向来人,双膝一软,立马跪了下去:“伏谶仙长,我、我不是故意的。”
  伏谶眉头紧蹙,他自然知道他不是故意的,可怕的就是无心之失。
  淳一是这一带下雷的仙童,专管劫期下雷,虽说偶尔贪玩,可在此事上却从没出过半点差错。伏谶一开始念他初掌,常常提点他,待他熟悉一应事务后,才放手让他来干,结果却不想不出事是不出事,一出事竟是这样的大事。
  伏谶凑过去向下看了一眼,眉头紧紧拧在一起,魂息已散,再不救只怕就迟了。他隔空取出一个权杖样的法器,又拿来一面铜镜,往这两样东西里面蓄入灵力后,交到淳一手中,嘱托道:“你以聚灵杖将他散魂聚集,再以九梵镜将其修复,我去找云渊要些丹药,很快便与你会和,记得,待魂魄进入九梵镜中,一定要护好九梵镜,若再出差错,莫说是你,我连自己都保不住!”
  淳一见伏谶神色严肃,认真的点点头,郑重承诺道:“仙长放心,我一定不辱使命!”说罢便往下界遁去。
 
  ☆、煅魂前奏02
 
  淳一在半空祭出聚灵杖,巨大的灵力向周遭散开,淳一在虚空写出秦修月的名字和八字,未久,秦修月的魂魄便开始朝着聚灵杖聚集。
  碎片由少至多,约莫过了一个多时辰,终于聚集完。
  淳一擦了下额上细汗,吁了口气,又将九梵镜祭出,将秦修月的灵魂碎片尽数送进其中,只待九梵镜将碎片拼凑完成,就能让秦修月起死回生了!
  做到这步,淳一终于稍稍松了口气,不待他小小欣喜一下,忽觉脚下一震,一股强大的灵力从他身边穿过,直冲天际。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