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请把手拿开[重生] 作者:方兴未已

字体:[ ]

 
  文案
  重生前宋宸出身名门,无往不利
  只有在面对他时才小心翼翼,步步为营
  甚至为了帮他避开车祸挂了!
  ……
  重生后他无父无母,受尽欺负
  还自带了一身甩不掉的滥情
  这一次他只想为了自己而活
  报仇雪恨,重回风光,把自己的一切都找回来
  除了那个人……
  只是那个上辈子误被他放在心尖上的白月光为什么总想爬上他的床?
  “抱歉,先生,请把手拿开,这次我只想为自己活……唔,你轻点。”
  内容标签:强强 重生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景修,宋宸(张临川) ┃ 配角:萧铭悦,梁慎,简嘉,宋潜 ┃ 其它:耽美,bl
  第一章
  宋宸恢复意识的时候,感觉是大脑传来的钝痛,头都快要炸开了,却又闷闷的得不到疏导。
  他皱起眉头,费劲的抬起眼皮,刺眼的光照的他睁不开眼,索性闭上,慢慢适应环境。
  “咔嚓”
  隐约好像有门锁转动的声音,门把手被人拧开,有脚步声慢慢过来。
  “他好像醒了,快去叫主任过来。”
  是清脆的女声,随后脚步声缓缓走远。
  宋宸深吸口气,慢慢适应了外面的光线,空气中传来一股浓烈的消毒水味道,记忆在留在那天突至的意外上,铺天盖地的压迫,触目惊心的血和痛到失去知觉,那这里应该就是医院。
  他半睁开眼,头顶是惨白的墙壁,身上搭着被消毒水泡过的惨白的被褥,左上方吊着一大瓶点滴,细小的管子一直延伸到被子里。
  宋宸动动手指,还能活动,浑身上下似乎除了头部,其他都没什么大碍。
  “感觉怎么样?”一个穿着白大褂的青年男人走进来站在边,胸口上挂着工作牌,这个应该就是刚刚说的主任吧。
  宋宸吃力的张张嘴,想说话却有气无力。
  “我没事,沈景修呢?”
  这是他恢复感官和意识后第一个想到的人,他的记忆还停在方清哲结婚的那天,自己在酒店下面等了很久,方清哲是沈景修的初恋,沈景修是自己费尽心思接近和讨好的人。
  率性,深情,帅气,完美,全是他喜欢的样子。
  那天接到沈景修之后,他们在车里说了些话,因为方清哲的原因,他们已经有一阵子没见面了,好朋友的身份也变得格外尴尬。他忍不住打破僵局来见他,却被沈景修直接揭开了深埋近五年的心思,意料之中的被拒绝,却还是像是猛地撕开了心尖儿上保护的很好的伤口,宋宸故作的轻松抵不住车内一阵阵的压抑。
  他尽力让自己不去在意,艰难的维持着自己对沈景修惯有的笑意,手心却已经微微出汗。
  车路过一片工地,在正在施工的大厦前,一大块钢筋混凝土突然砸下来,宋宸眼前一黑,下意识的护住了沈景修,最后一秒只记得触目惊心的血和沈景修急促的呼喊。
  事故来的太过突然,猝不及防,谁都来不及反应。
  “沈景修是谁?你怎么了?”
  站在边的人温柔的摸了摸他的脸,语气缓和打断了他的思绪。
  宋宸微微偏了偏头,躲过了那只手。除了沈景修,他不会和任何人这么亲近。
  “跟我在一起的那个人呢?”他问。
  梁慎耸耸肩,毫不在意的收回手自然而然坐到了边,“你在说什么?什么跟你在一起的人?”
  宋宸脸上一脸迷茫,“就是那个和我一起被送进医院的人,我们是坐的同一辆车出意外。”
  “小川。”梁慎神色郑重的看着他,手掌覆在他的右手上按了按宋宸右手背上那道狭长的伤疤,“你应该是短暂神经混乱,所以有些不适应,毕竟是在鬼门关走了一遭。连主刀的我都怕你活不过来了。不过没关系,就算你什么都想不起来,手上的伤你应该不会忘记,这是为我受得伤。”
  宋宸有些呆愣的看着他,是不是哪里搞错了?
  “你放心,以后我再也不会不要你了,我们可以继续交往,我妻子那里我也会跟她说明白,让她再也不能伤害你。”
  “你到底是谁?”宋宸实在听不下去了,“我认识你吗?”
  “小川。”梁慎知道他受了刺激,忍不住安慰道,“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宋宸忍无可忍,整个人已经反应过来了,一把将手抽回来,“你离我远一点,我不认识你。”
  老实说梁慎有些失落,不过还是耐着性子安抚他,“我是你的主治医师梁慎,你一年多前做完颅内肿瘤手术一度生命垂危,后来虽然好了却一直没能醒来,就像一个……植物人。”
  梁慎有些迟疑的说出这三个字,紧张的看着他的脸色。
  窗外已经泛起暖黄的天光,病房的桌子上插着新鲜的花束,水分充足,不知道是谁放置的这么细心。
  宋宸认真想了想他刚刚说的话,梁慎?做手术……什么意思?他的记忆没有丝毫的空白,甚至还能清晰的想起那天在车上,车被砸的变形,重物砸在身上,尖锐锋利的东西直戳穿了自己的皮肉,现在想想,他那时一定很难看,人都变形了也说不定。
  等等……人都变形了?他抬起右手痴痴的反复看着,那道疤还在,是有一次给沈景修做饭时杀鱼落下的,没错,可是……他又一把掀开被子,动了动手脚,甚至扯开病号服的衣扣查看自己的身体,完好无损,如果一定要说有什么变化,那就是太瘦了,有些苍白。那些疼痛和被利物挤压活生生穿透自己身体的感觉还历历在目,怎么会一点痕迹也没有了?他有些不能接受。
  梁慎被他的举动惊到,他脱过病上这个年轻男人的衣服很多次,激烈的,□□的,可这么主动的从没有过,这个人可能还不是个男人,只是像个大男孩儿一样总是那么羞涩。他看着宋宸大开的胸囗,克制不住的伸手想要触碰,这时却见宋宸突然抬起头,直直望进他眼里,那眼神很陌生,他自认跟病上这个人相处了很久也从未见过,看似平静,却又像湖水一样深不见底。
  宋宸心里已经是七七八八,这个人一直在说着跟他完全不同的一套东西,他有个可怕的猜想,但却不敢承认,面上尽力让自己不显分毫混乱,稳着声音问出心里的疑惑。
  “我是谁?为什么会做手术?你是我的什么人?”
  他也是在商场上摸爬滚打过的人,除了面对沈景修没有办法,处理其它事他还是十拿九稳的。
  现在这个情况是他从来没有遇到过的,但常年累月的经验告诉他一定要在第一时间弄清楚目前是什么状况?也许他是活着了,他当时以为他一定会死的,而且死的很难看,现在这个样子,直到刚刚说话,从身体到声音,都跟自己不一样,完全不一样,也许……他是以另一种状态活下来了?这个不敢想的假设让宋宸心底有股幽幽的凉意升起来。
  第二章
  “你叫张临川,你的肿瘤原本是良性的,可能是由于……受到比较大……”梁慎一时寻不到掩饰的措词,心虚的跳了过去“所以突然恶化,我是你……如果你愿意的话,从今往后我就是你的爱人。”
  梁慎对于他为什么突然恶化没有细说,因为没底气,毕竟当时是自己老婆把人打了不说,还逼得他差点自杀,幸好拦了下来,不过手背上却留下了疤。更幸好这些张临川都忘了,忘了才好,忘了就也别再想起来了。
  宋宸脑子里轰的一声,只觉得有什么东西炸裂开碎掉。真的是他想的那样……那样玄而离奇的东西,怎么可能……怎能可能啊!可就是这么发生了,他活了,或者说,他也死了……那他的身体呢,沈景修呢,他的家人呢,都在哪?都怎么样了……他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看着眼下,眼下……他又仔细想了一遍刚刚那个梁慎说的话。
  难道重生以后第一件事儿就是跟这么个……
  宋宸目光上下打量了一下梁慎,这人心眼重,说话也没个底气,吞吞吐吐,长得除了有些斯文,没什么出挑的地方,可能是相由心生,宋宸直觉他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而且他还有一个不能忽视的重点,“你不是说你都有妻子了吗,怎么又跟我扯上关系了?”
  梁慎自然的接口道,“我都三十五了怎么可能还不结婚?孩子都上小学了,他们可喜欢你了,你不是也一直很喜欢他们吗?”
  宋宸吃了一惊,有老婆有孩子,这王八蛋还想要个小三,他心里嗤笑,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
  “你是我的主刀吧。”弄清楚状况的宋宸对上这个有些恶心的人,不自觉就拿出了前世居高临下的气势,“谢谢你对我这段时间的照顾。”
  他满脸的镇定从容,眼里的客气生疏还带上了不容反驳的气魄,“我觉得这样挺好,你当你的主刀,我做我的患者,我们之间也就是医患关系而已,也请你别再对我动手动脚,不然别怪我不客气。”顿了顿,他继续说,“花了多少钱?记个账,等我的家人来了一起还给你。”
  既然老天让他重活一回,他是不可能再让自己这么窝囊下去,这人跟自己这个身体的关系,一看就不纯,这个张临川之前肯定也是个受欺负的主,不然怎么让这么个败类骑在自己头上。趁早清理掉这些乱七八糟的关系对他来说也是有好处的。
  “小川。”梁慎难以置信的看着他,这样的张临川太让他陌生了,他的小川是软弱的,羞涩的,温和的,现在的样子却是甚至让他还有丝畏惧,他语气也严厉起来,“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说话?”
  梁慎努力稳住情绪,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狼狈,“我知道你刚醒来心情不好。没关系,你好好休息,我先去查病房,回头再来陪你。”他走到门口,突然顿了一顿,“你没有家人,只有我。”
  他一走病房里重新安静下来,宋宸躺在上,还有点不太适应刚刚发生的一切。
  他重生了,那沈景修呢?
  现在在哪?
  有没有和他一起重生?
  宋宸深深呼出一口气,开始正视自己的身份。
  张临川,没有家人,而且一看就性格懦弱,不知道之前受了多少欺负,还被被梁慎这种败类牵着走,也够蠢的。他想起梁慎说他右手背的伤是为梁慎受的,下意识摸了摸,这么久,伤口早长好了,留下泛白的疤,他看着看着有些苦涩的笑了笑,怎么会这么巧,这道疤,不是他给沈景修做饭留下的吗?自己都再活一世了,怎么能还带着这个疤……自己也是,也够蠢的,一辈子也没被沈景修放在心上过,重生了还想他。
  宋宸想的出神,点滴快打完了都不知道,幸好早就做好记录,掐着点儿进来给他换药。
  当然这些都是那个主治医师打过招呼的,不得不说梁慎人品虽然不怎么样,照顾人倒是挺周到的。
  他安静的躺在上,看着换药,那些液体一滴滴输进自己身体里,凉凉的感觉顺着血管袭来,宋宸才第一次发现,他是活着的。
  “现在是什么时候了?”他换了个姿势,让自己可以更舒服的躺着。
  “恩?”疑惑的看着他,“现在是九点半了,怎么了?你哪里不舒服?”
  “没有。”宋宸摇摇头,直视她的双眼,“我睡的太久了,就是想知道今天的日期。”
  只是个二十出头的姑娘,被他这样一直看着有些脸红,“现在是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号了。”
  宋宸若有所思,他感觉现在这具身体一定很年轻,说不定还很清秀,否则那小姑娘也不至于脸红。
  他招招手,让那小姑娘给他拿个镜子过来。
  这个身体以后就是自己的了,看一看也好。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