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穿书之我有特殊的御剑技巧+番外 作者:Attire(下)

字体:[ ]

 
  ☆、第五十一章
 
    太乙剑宗的登云阶为白玉雕砌,高约千丈,远远看去恍若一条蜿蜒的素色绸带缠绕在碧绿的山体上。一直以来,太乙剑宗都将攀登登云阶作为招收弟子的第一道试炼关卡。而沈厌夜与花蝴蝶身为渡劫期的修士,自然无需如那些想来求的长生之道的人一般,以双足丈量这千丈的距离。只是两人御风而上,却见这白色的石阶血色般般,触目惊心!
    从上往下看去,并未见到任何一个太乙剑宗的弟子,宁静得让人感到诡异。沈厌夜和花蝴蝶落在了太乙剑宗的主峰明心峰上,抬脚刚刚要迈过明心殿的殿门,一柄长剑却倏然钉在了他的脚下,然后一个身着玄云道袍的男人从大殿的一角飞身上前,摆出了攻击的姿势。等到看清了来人之后,他神色一喜,登时整理衣襟跪倒在地:
    “宗……宗主?!!”
    他的声音十分激动,像是走到了山穷水尽的绝境中后,陡然发现了一丝希望。随着他的呼喊,殿内又闪现出了数十个人的身影。这些人,沈厌夜都认识——他们都是门内、客居长老的亲传弟子,亦是整个宗门的核心。诸人见到沈厌夜,无不感动,遂全体单膝跪下,声音响彻大殿——
    “恭迎宗主回山!!!”
    花蝴蝶似乎很满意沈厌夜有如此威信,故而露出了一丝丝的笑容。沈厌夜示意他们起身,刚要迈进大殿,却又一次被众人阻止了!
    “宗主,不可!”为首的那人——眀渊长老的大弟子楚离摇头道,“明心殿已经被下了结界……进来容易,却再也出不去了!”
    似乎是要证明他的话一般,楚离伸出了手,但是手指却被凭空阻挡住,像是有一道透明的琉璃横在他的面前。沈厌夜脸色一暗,刚要询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而他身边的百花山主已经看出了端倪。
    “‘殁影’,”她说,“是魔主重渊开创的法术。当年欺霜与重渊打斗,重渊眼看就要落败,便以殁影结界将两人包围。重渊自是能够逃脱他自己的法术,而欺霜却被困住,所以才被擒回魔界。”
    一面说着,她的目光凝视着被结界阻隔的诸人,神色凝重道:“殁影结界是墨纹玄玉之精所化,坚硬无匹,纵是仙神依旧无法攻破,更遑论我们。想要将你们从结界中就出来……就只有从你们脚下、未被结界覆盖的大地入手。只是这样的话……整个明心峰就要被拆掉了。”
    刚才沈厌夜已向大家简略介绍了花蝴蝶此行的来意,故而大家都对她报以感激的目光。楚离听闻她这么说,摇了摇头,道:“昔年,我太乙剑宗创派始祖摇光仙君见此处地脉汇聚,故而取乾陵峰为居所,取明心峰为道场,传至我辈,已是整整九千载。花山主的大恩大德,我等铭记在心,只是弟子斗胆请求宗主与花山主,万万不可舍小取大,为了我等的性命,毁掉明心峰!”
    看着他们身陷囹圄,沈厌夜也算是明白了为什么之前大家没有出来助战——这毕竟也怪不得他们。沈厌夜的目光在他们身上逡巡了一圈,说道: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重渊为何要将你们囚禁起来?这里怎么只有你们?无极长老、清风长老他们呢?”
    说起这个,大家脸上都闪过一丝酸涩之色。楚离先是向他说明了华兮凤叛变、四大门派攻山、玉铃儿被掳走之事,然后又道:
    “青玉姑娘将月灵幻石从去百花山后,立刻回到了太乙剑宗,却不了重渊亦是跟来。他掳走了清风仙君、无极长老还有师父他们……却将我等关在此地,并扬言其他门派将在一日之内攻上山门。到时我等身陷桎梏,无法离开明心殿,有如瓮中之鳖,只能做困兽之斗!”
    沈厌夜安慰了他们两句,然后问道:“只有你们?你们的师弟师妹们呢?”他说的是那些法力低微的普通弟子。
    此时此刻,一直站在他身边一个个子中等的男弟子接过了他的话,是华明长老的弟子玄云:“在宗门被攻破之时,我们已将师弟师妹们带到了日曦谷和月栖山后的秘境躲藏。”
    沈厌夜点了点头——那秘境他也知道,是初级弟子锻炼心智时去的地方,秘境开启的方法掌握在宗主和几位长老手中。只是……无极长老等人已被掳走。若重渊对其言行折磨,逼问开启秘境的方法……
    “厌夜,不用担心。”花蝴蝶说,“重渊和那些初级弟子们没有仇怨,应该不会想尽办法去杀他们。”
    “……”沈厌夜何曾不明白这个道理?但是想起那个唇畔噙着一丝冷笑、邪魅惑人、反复无常的魔主,他的心就不由自主地寒了一下。
    ……
    就在两人谈话的当口,楚离打量着沈厌夜,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他和身后的同门们对视了一眼,在大家的目光中看出了相同的疑惑——沈厌夜的腰间竟然没有挂着那柄嗜血的妖剑。那一向与他们宗主形影不离的劫火剑之灵,如今在何方?!
    许多不好的念头在主人心里升起。虽然大家终究没有问出口,但是脸上的神色却显了个分明。沈厌夜看了看花蝴蝶,又看了看诸多门人弟子。虽然此时此刻他非常不想谈论这个问题,但是倘若自己不说,诸多弟子许是会怀疑自己是他人假扮。于是他深深吸了一口气,道:
    “沈莲被魔主重渊掳走了。”
    诸人闻言大惊失色——如今的魔主又一次拥有了劫火妖剑,而那位唯一可以阻拦他的一线生机,却也早在二十年前飞升天界!
    “宗主!!!”楚离的声音都有些打颤。但是很快地,大家都恢复了平静,而楚离向他抱拳。
    “宗主……接下来有何打算……?”
    沈厌夜轻声道:“杀了重渊。但是在这之前,先要让你们脱险。”
    “不可,这明心殿是——”
    “呵,如若不毁掉明心殿,你们只是活动的靶子。你们认为……自己的性命,还不如一座房子、一个建筑?若是大逆不道、不敬师祖之罪,让我沈厌夜一力承担便是!”
    寒冷的光芒在深潭水一般的眸子中一闪而过,顷刻间罡风骤起,风杀石断,大地亦是剧烈地震颤了起来!在明心殿竣工后,摇光仙君曾已仙法加护大殿,使其栋梁万年不腐。只是如今,随着大地越来越剧烈的摇撼,那些为法术所加持的建筑亦是露出了嘎吱嘎吱的脆响。忽然间,沈厌夜的身影化作一道流光,拖拽着玄色的影子消失在天际。众人只觉心惊胆战,下一个瞬间,雕栏彩柱轰然断裂,明心殿瞬间便是要倾颓!
    紫衣的女修张开结界将惊魂未定的太乙剑宗弟子们护住,同时惊愕地看向了悬停在半空中的身影。但见他迎风而立,长发和黑衣肆意飞舞。即使看不清他的脸,诸人也感到一阵排山倒海般的压迫,几乎让他们无法直起身来!!
    黑色的眸子中森冷一片,便是天上的寒冰雪狱,也无这样的阴寒!但见他忽然举起了手,合拢了右手双指,直指天际,像是在质问苍天。他手中已无兵刃,然而整个人却散发着锐不可当的气息。霎时间,剑意万千,黑衣剑修冷然挥手!但见冰雪的寒光陡然大盛,照亮了诸人的视野!
    霎那间,白色的剑光斩下,天地为之色变。剑光没入了明心峰的山体,将顶峰整个削下!在一片风浪之中,花蝴蝶以法术护持他们安然无虞,等到风浪渐平之后,山峰已然被滔天的剑意削平!大家心有余悸地看着周围的一切,陡然间,崖底传来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当是那明心殿和主峰的峰顶一道,重重地砸在了平地之上!
    诸弟子皆震惊地望着眼前的一切,尽管得救了,但是他们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刚才那惊天一剑,比起当年的陆宗主已是不遑多让,非半身已入仙道者不可为之!
    “渡劫期……”大家面面相觑。明明才相别不到几日,居然连续突破了两个境界!这样逆天的资质,就算是九天之上的神仙也要自愧不如!此时此刻,再也没有人会认为他无法实现那句“杀了重渊”的誓言!
    沈厌夜缓缓落在地上,被风吹动的衣袍重新安稳地垂了下来,只是眼中依旧有凛然战意。他走到了楚离面前,对他说道:“楚离,不要担心,我会替救出你们的师父,为枉死的同门报仇。”
    “宗主……”
    刚才挥出惊天一剑的手此刻安抚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楚离只感到一阵不真实。明明他们的宗主也是个凡人,修为的进展却如此逆天。这样一个人,如今站在他的面前,拍着他的肩膀,却让他感到一阵不真实……
    “各位,对不起,我想我不得不毁了明心殿。”对上大家的目光,沈厌夜似乎有些抱歉,但是目光坚定,“无论何时,你们的性命都远比任何一个建筑、任何一件法宝重要。虽然誓死守卫师门传承之物的确值得赞扬,但是若这师门之物可有可无,充其量不过是师祖留下来的东西,请你们一定要吝惜自己的性命。”
    说到这里,他的声音有些低:“毕竟……我太乙剑宗已经死去了太多人……”
    在场众人全部愣住了。一直以来,他们都被教导着要拼尽一切守卫师门的一点一滴。倘若有师门之物被夺走,就算只是无伤大雅的小东西,也要不惜一切代价寻回,否则便是不忠不孝。而如今他们的宗主居然告诉他们……他们的生命更为重要?
    大家的心里充斥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沈厌夜又道:“各位,太乙剑宗蒙此大难,我做为宗主难辞其咎。沈厌夜不敢请求各位的宽恕,只希望大家能够暂时不计前嫌,与我一道撑起宗门,维持一切事务的运作。我们的长老们都已经被劫走,初级弟子们又法力低微。故而我们门派内唯一能够依靠的,就是你们了。”
    “宗主,您并没有做错什么——”
    沈厌夜打断了玄云的话,道:“现在并不是议论孰是孰非的时候。我只问你们一句,可否愿意暂时接替尔等师尊之职,维系宗门运转?”
    诸人再无多言,整齐划一,单膝跪地:“谨遵宗主命令!”
 
  ☆、第五十二章
 
“厌夜,不要怪蝶姨把你弄成这样……”花蝴蝶低声道,“这一切,都是为了让雪魂剑灵心甘情愿地助你。”
    沈厌夜闻言,侧眼看了眼和自己并肩行走的紫衣女子。此时两人已经洗净了满身的血污,女子面如春花,眼如圆杏,娥眉弯弯,领如蝤蛴,一身紫色薄纱,酥胸和皓腕若隐若现,分外引人遐思。但是此时此刻,她的神色却十分凝重,让一直把心思放在担心沈莲的境况的沈厌夜回过了神来。
    “蝶姨,此句怎解?”
    说实在的,沈厌夜只知道雪魂剑是陆欺霜的佩剑,除此之外还真的对雪魂剑灵没有任何印象。当初他进试剑窟的时候,所有的兵器都静静地立在原地,没有任何一把剑化出剑灵。除了劫火剑,他唯一还算有点印象的就是那一开始被他选中,却最终引导他解开封印、取得劫火剑的蓝色长剑。
    “你之前觉得雪魂剑灵肯定会帮助你……其实,可能不尽然。雪魂剑孤傲冷清,除了欺霜,不会愿意为第二人御使。”花蝴蝶叹道,“尽管在前任主人飞升后,被留在试剑窟的兵器会选择下一个主人。但是雪魂剑灵她……”
    “……”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