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大明星之路 作者:阿栖栖(上)

字体:[ ]

 
文案
“小明星蓝衫遭暗算,惨死小巷却又重生”!
蓝衫一生坎坷多灾,简直不能只用一个惨来代替。好不容易离影帝殊荣只差一步,而爱人背叛,小三谋杀,分分钟能写一部血泪史。只是谁能料到他又重生了!
走过的路我都不会再被绊倒,伤过我的人也不会有好下场!
↑我们三三表示奏是这么炫酷!
蓝衫表示,我不做小公举,我要做大明星!
窦铭之:好的小公举。
于是蓝衫的大明星之路正式开启,业余我们斗斗白莲花,虐虐贱渣攻,本职工作就是赡养窦老爷和成为大明星!想想也是萌萌哒。
呆萌蓝衫依旧不变,内里却多了十几年道行,看看和这个吃人的娱乐圈比比谁更胜一筹。
 
阅读提示:
1.受会卖萌会逗比会打滚也会撕【哔——】还会高冷,总之就是影帝外加移动表情包
2.重生的金手指就是作者
3.考究党找茬党看不下去请点右上角
4.作者依旧没吃药
5.作者逻辑已狗带~
 
内容标签: 重生 娱乐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蓝衫;窦铭之 ┃ 配角:那谁那谁和那谁谁 ┃ 其它:伟大的大帅比阿栖栖
==================
 
    第1章 生死
    
    1.死、生
    蓝衫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脚下的尸体,貌似他现在已经没有脚了。
    飘在自己尸体上的感觉是什么样?要是有人这么问他他一定会告诉对方,太特么糟糕了。好歹自己也是一个面目出众的小鲜肉啊,现在血肉模糊躺着多影响形象啊。
    也亏他心大。现在还能想到这个。
    蓝衫绕着自己灵魂转了两圈,他就这么死了啊?什么都没做,那件事情还没有查清楚,他的粉丝依然相信着他,他现在却一死了之留给所有人的都是不堪回首的画面。
    真是不甘心啊。
    不知道自己能去哪儿,蓝衫就坐在自己头上,思考接下来的人生。大概一会儿就有牛头马面找他来了。蓝衫有点想哭,他怎么一生都这么背啊。
    打记事起就是个孤儿;刚才成年签约了公司孤儿院就被一把火烧掉了;当明星的这几年磕磕绊绊,经纪人竹青姐拼了老命才给他赚了些通告有了人气却因为他和著名影星江乘出柜的暴露视频而一朝回到解放前。
    后者更是召开记者发布会表明是他单方面勾引,之后网上疯传一组他的□□洗澡照片,爆照者竟是他曾经租过的一个老旧公寓的房东,六十多岁的老男人言之凿凿地说是他引诱这个老男人……有了江乘的澄清,蓝衫勾引男人的事实更是被坐实一般。
    现在死在这个角落里,竹青姐给他接的那个配角是没办法去了,他的尸体大概要等到有人发现他失踪了或者尸体臭了才会出现在公众眼中吧?
    明明那么努力了,到头来连命都没有了。
    风吹过来,小巷子里什么东西腐烂的气味让人厌恶。
    他没法离开自己的身体,似乎有什么在阻止他走,也没有牛鬼蛇神来收他,蓝衫忐忑中开始无聊,居然研究起自己为什么会在阴暗的角落里死掉。
    他今天走的晚了,是因为江乘突然打电话让他不要再纠缠,一气之下蓝衫和江乘理论起来,耽误了时间。
    而这条路是捷径,昨天剧组一个n线小演员告诉他从这小巷走能省十几分钟。他时间是省下来,脸也被花盆砸的血肉模糊,他闻不见味道,却能看到那花盆旁边流出的液体居然腐蚀了地面。再壮着胆去看自己,果然也是坑坑洼洼被毁了容。这是注定他要是没被砸死即使里面的东西也足以让他没有下半辈子。
    没有车祸,没有目击者,没有第二个人。一切就像是风吹动了没放稳的花盆,砸死了一个倒霉鬼。
    至于里面什么高浓度酸?whocare?
    蓝衫阴郁地盯着地面,能这么干,留下谋杀这么大帽子却不怕被人查到的人,除了一个人不作他想。
    手机里还保留着那人发给他的照片。照片的主角是江乘和另一个男人的床照。里面江乘已经睡着了,但横在男人腰间的手臂还有男人身上青青紫紫的痕迹都代表了他们之前发生过什么。
    自己相恋三年的爱人赤/裸裸的背叛了自己,蓝衫恨不得找江乘拼命,可谁料随之就发生了视频事件,蓝衫才在江乘的澄清会上知道那人是谁,那个清俊优雅的男人被江乘牵着手,当众说出“这是我的爱人何清,我们准备年底结婚”的话。
    何清,那张脸就是圈粉的标志,虽然是以选秀节目红起来,之后一路畅通无阻。有人说他背后实力了得,不能招惹。
    蓝衫以前不信,现在信了。
    只是想不通这个男人为什么会对他怀以最大的恶意甚至让他去死?!
    回想起江乘和自己的点点滴滴,蓝衫皱着眉,坐在自己尸体旁边。
    他是个孤儿,所有的生活从十二岁开始就自己承担着,直到遇见江乘。蓝衫记得他第一次见江乘是在不同的片场,他刚从威亚上摔下来,蓝衫少女粉很多,所以片场工作人员对他嘘寒问暖生怕他有什么事。
    蓝衫摆摆手,他知道自己还不至于给人脸色看就坐到休息椅上。
    反正没内伤。
    蓝衫正无聊,就见隔壁威亚也除了问题。
    一个人影碰地从房檐上摔下来。蓝衫赶紧抬头去过去,扯着自己疼痛的地方也忘记了。
    只见那人缓缓站起来,在所有人的担心中摆摆手,随后开始了又一次拍摄。
    蓝衫上了心,让助理去打听刚才那个摔下来的人怎么样。
    后来才知道那人叫江乘,之前那一摔把他摔进了医院,本来早点去也没多大事儿,但他坚持拍摄终于还是把没摔断的地方折腾断了。
    蓝衫当时就想,这人是要对自己多狠呐。
    他对江乘越好奇,就越控制不住。江乘身上有令蓝衫着迷的东西,而且娱乐圈就那么大,兜兜转转总会遇到,也就顺理成章在一起了。
    资源,江乘没有就是江乘的!
    人脉,江乘没有就介绍给江乘!
    欲/望,江乘说想要了他就是明天凌晨就起床工作也给江乘开后门。
    百依百顺的蓝衫觉着自己看到爱情的真谛。
    三年了,他一直逃避一个问题,江乘爱他吗?
    可现在看来,显然答案已经揭晓了。
    他一个对自己都狠心成那样的人。又怎么会对一个不过相处了三年的恋人怜惜呢?
    蓝衫抱着脑袋呜哩哇啦对自己一通骂,怪自己看不清江乘的真面目,也怪自己贱的可以。
    再叹口气,不过就是想要一个家,想要一个依靠。说实话,两人在一起的时候,蓝衫很开心,他想要的温柔,想要的港湾都有了。只是没预料到温柔翻脸变凶残,港湾转身成刀山。
    唔,好押韵。
    ↑重点错。
    ……
    他的尸体被人发现了,却没有人能为他说一句公道话。经纪人竹青对着他的尸体唉声叹气终归还是转身走了。
    警察匆匆以意外身亡的结果结案,他的死亡事件就像小石子落入湖中,有一丝丝波澜也化为平静。
    他就这么死了,没人给他收尸。蓝衫静静看着自己的尸体被随意丢进焚化炉里,甚至因为他脸上实在太可怖了工作人员连看不敢看就这么推进去。光秃秃的身子,蓝衫第一次看到自己身体原来是这个样啊。诶?什么时候他胳膊有一片纹身的?还挺好看,有点眼熟。
    蓝衫扒着自己尸体想啊想,可是猛烈的火焰没有给他这个机会,吞噬着他的身体。
    哪还有人亲眼看见过自己被烧死的过程呢?
    诶?不对……
    蓝衫有点慌张,为什么会感到疼呢?明明他已经死了啊。越来越疼了,他想叫,可嗓子发不出一点声音,尖锐的疼痛令他魂体一阵阵扭曲,却毫无办法。即使是死了也要折腾他吗?
    ……
    “小蓝,你快醒醒,马上就到电视台了。”
    身体被猛烈摇晃,那种灼烧的痛感还残留在身上,蓝衫大叫一声猛地跳起来,结果……
    “嗷!”脑袋!脑袋要掉了!qaq
    蓝衫捂着脑袋嗷嗷叫,叫嚷之后才睁开眼睛,车窗外飞速闪过的风景让蓝衫慌了神,这是哪儿?好眼熟然而并不认识!
    “小蓝你怎么了?还这么迷糊?”竹青转过头忍俊不禁。
    脑袋发懵。竹青姐?闹闹哥?电视台?
    我这是回来了?
    蓝衫放下一只手,眼睛盯着手指不作声。这是个梦吗?是要他再一次看看自己失败的人生还是要如何,如果真是这样,那上天对他是不是太残忍了!
    但头顶残留的疼痛不似作假。如果不是梦,那就像电视剧里演的那样,他重生了!
    “竹青姐!”蓝衫扒在座椅背上,“今天要去干嘛?!”蓝衫没法推测自己到底重生在什么时候,去电视台做节目他这么些年多了去了。
    韩竹青错愕转过身,用手摸摸蓝衫额头再比比自己额头温度。没发烧啊,不是烧坏脑子呀。
    蓝衫哭笑不得,但也很享受韩竹青这种关心。
    “你自己争取来的机会你忘了?你可别和我闹着玩啊,上电视不比你去站场子,那里面大人物得罪不起。”韩竹青很担忧,她家艺人缺根弦儿,愣是放着好好儿的公司公寓不住去住破旧的出租屋。
    韩竹青一直都挺担心的,不过蓝衫还是蓝衫,皮儿没变,里子没变,多涨了十几年经验而已。
    蓝衫脑子飞速运转,他自己争取来的电视台的节目,就只有那个明星脱口秀!
    那是他自出道以来的第一个真人秀节目,还是蓝衫自己争取来的。
    过程么……
    过了这么多年依然记得不是不堪回首就是意义深刻。显然这个过程两者都有。
    “姐我记着呢。放心,不会得罪人也不会乱说话的。”蓝衫放轻松靠在座椅上,眼睛看着窗外,心思却早就不在这边。
    重生回了十年前,刚签约不到一年,也就是他十九岁的时候。一切都还没有发生,他没有碰上人渣,也还没有被拍果照,都有转机,他再也不会让自己的把柄落在那些人手中。
    蓝衫抬手捂上眼睛,似在遮挡直射的阳光。
    韩竹青好奇往后看了看,总感觉她家呆萌艺人有什么不一样了呢。
    ……
    《娱乐你我他》是榴莲台新开的一档明星脱口秀节目,节目中会让十几位明星坐在一起,但双方穿着不同颜色的衣服表示他们归属的队伍。
    主持人会给一个主题,而两队队长作为引导也会对主题做延伸的发言。
    看起来简单,蓝衫却知道这里面学问很多。
    想他上一世就是被人下了绊子,本来就第一次做节目紧张不已,再一打岔更是嘴上说得秃噜了,该说的不该说的,他们这队的人脸色都不能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