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反派有话说[重生]+番外 作者:莫晨欢(中)

字体:[ ]

 
    第41章
    
    洛渐清将霜浮剑收回眉间,按兵不动。
    此刻,虽说他的修为比那僧人低了一个小境界,可是他的灵识却比对方强大,对方似乎并未发现他。洛渐清仔细地看着客栈二层房间里的情况,准备借机行事。
    忽然被抢走了招魂幡,云香也是一时没反应过来。但也仅仅眨眼过后,她便双眸一眯,右手微微缩拢形成爪状,低声道:“你这和尚,趁姑奶奶今天不想大开杀戒,快将我的招魂幡还回来,否则必然要了你的命!”
    嘴上说的是威胁的话,但云香却十分警惕。
    那僧人望着眼前的黑衣少女,一张清秀静朗的脸庞上带着淡淡的笑意,仿佛有一层氤氲的佛光笼罩,道:“施主,招魂幡并非善物,你又何必执念。”
    云香冷笑:“那你是不还了?”
    僧人轻轻摇首:“万千冤魂在施主手中可无法超度往生,这等邪物,不当存在世间。”
    云香扬起下颚,直接骂道:“你这不识好歹的秃驴,那就给姑奶奶死!”
    下一刻,一道黑影窜上前去,爪影如同白骨,狠狠地向年轻僧人的颈脖滑去。云香的速度很快,但那僧人的速度比她更快,他脚尖点地,从窗台上飞起,轻巧地落在了屋内,躲过这一击。
    云香哪里会就这样罢休?
    两人立刻缠斗在一起,云香不断地使出杀招,那僧人便不断地退避。
    身为魔尊的徒弟,云香也不是等闲之辈,她一开始并未用上杀招,但最后却直接抱了毁尸灭迹的态度,每一爪上都凝聚着可怕的灵力,每一爪都冲向那僧人的要害。
    然而令洛渐清惊讶的是,那僧人居然没有反击一下,都全部避开了。
    一边躲避着,那僧人还一边轻轻笑道:“阿弥陀佛,施主,何必痴念?”
    “施主,招魂幡并不适合你这样的女子,你的爪功与招魂幡也并不合适。”
    “施主,你本就在与那怨气纠缠时受了伤,此刻自然不是我的敌手。”
    僧人的话如同空灵佛音,十分清越好听,但是听在云香耳中却觉得无比讽刺。
    到最后这一击时,云香双眸一眯,呵斥一声,忽然以极快的速度冲了上去,凶狠的爪印在空中行程一道黑色的魔气倒影,铺天盖地地向年轻僧人袭来。在看到这魔气时,那僧人也是一愣,接着再也不躲避,他肃立原地,祭出了自己手腕间的佛珠。
    圆润透亮的佛珠悬浮于僧人眼前,闪烁着点点金色佛光。
    轰!
    佛珠与那爪印相撞,云香整个人倒飞出去摔在了墙上,狼狈地吐出一口污血。她一抬首,愤怒地骂道:“你这秃驴,你可知道我是谁!今*你惹了我,明日我便要了你的脑袋!”
    那僧人淡淡一笑,道:“施主何必威胁,我自然已经猜到你是谁。”
    云香倏地愣住,问道:“你……竟然知道我是谁?”
    僧人温雅地笑了笑,眸色澄澈透明,似有大智慧蕴藏,他说:“你的骨龄三十多岁,却拥有金丹后期的修为,天下魔修中,恐怕也只有那魔尊前辈才能教导出这样好的一个弟子吧。”
    云香捂着胸口起身,讽刺道:“那你既然知道,还敢打伤我?不怕我师父扒了你的皮?不,根本不需要我师父出面,只需要让我魔道宫随便哪位长老出手,便可以将你这秃驴碎尸万段,这也难解我心头之恨!你就算现在像我磕头认错,我也绝对不会原谅你!”
    年轻僧人抬眸看着云香,神色淡然平静,笑意仍旧清和。
    这一眼,让云香猛然怔住,竟然没有再说什么嘲讽的话。
    僧人说:“施主,你魔怔了。心不贪邪欲,无恚不毒想。舍离诸邪见,是为菩萨行。小僧从未做错事,又为何要向你认错?”
    云香一下子恼了:“你抢走我的招魂幡,你还敢说你没做错?!”
    僧人笑道:“招魂幡乃无主之物,施主拥有了它,以后未必是件好事。”
    云香被他这不慌不忙的态度给气着了,又急又怒地开始左右乱看,不知道该说什么。她一转头,忽然便从镜中看见了自己的身影,这下子,云香瞪大双眼,赶紧捂住了胸口,从纳戒中取出一件衣服穿上。
    云香顿时有了主意:“你看了我的身体,你这是犯了色戒!”
    僧人又摇首,施施然行了一礼:“勇者入定观,身心所与尘。见已生秽恶,如彼彩画瓶。”
    这话一落地,云香还没反应过来,隔壁的洛渐清立刻就笑了。
    这僧人是谁洛渐清心中已经有了个答案,但是他却没有上前去打扰这二人的打斗。上辈子洛渐清就听说过归元宗出了一个天生佛相、身怀大智慧的天才,名为与尘,并无法号,世人皆称他为佛子。
    能得到这样的外号,必然已经是佛法高深到了一定境界。
    这佛子的修为可能并不算多高,如今也只是元婴中期,但他在佛道法义上的理解,却让天下佛修赞叹,尊他为佛子。
    就如同刚才,云香身为魔修,不会如同传统女子一样非常在意自己的身体被别人看到,所以她借机发挥,要羞辱佛子。可是佛子的答案却是:我的心中没有你,那我就算眼睛看到了你的身体,那也只是一副皮囊,又怎么能算是看到了呢?
    洛渐清总算明白,为什么这位佛子会是那阎肃的老对手。若阎肃没有去那万鬼窟里闭关五年,受了万鬼噬心的痛楚,恐怕早就被佛子甩下了。
    云香到最后也没搞懂佛子这话是什么意思,她恼羞得想要拦下佛子,但是两个境界的差距和身上的伤,却让云香根本不可能拦住对方。她气愤极了,在佛子离开时,怒道:“把你的名字告诉姑奶奶,姑奶奶追杀你到天涯海角,也要把你杀了泄愤!”
    佛子微微一愣,望着眼前娇俏美艳的少女,双手合十,道:“小僧名为与尘,并无法号。”
    话音落下,佛子便飞身离开,留下一个愤怒至极的黑衣魔女。
    而在下一刻,洛渐清便走到了裁缝铺的后院中,抬首望天。不过瞬息,一道浅色的身影便从院中大门中走出,来人微微行了一个僧礼,笑道:“施主,若你也是想取那招魂幡,那自可不必,小僧并不会拱手相让。”
    洛渐清缓缓转身,看向对方。
    在看到洛渐清的脸庞时,佛子依旧云淡风轻,并没有一丝动容。
    洛渐清笑道:“佛子?”
    佛子轻笑:“都是虚名,施主无需在意。”
    发现洛渐清没有抢夺招魂幡的念头后,佛子便放下了一直攥在左手中的佛珠。洛渐清嘴角翘起,淡笑着打量着佛子,那佛子便也目光澄澈地打量着他。
    两人对视许久,只听佛子先是笑道:“太华山首徒,洛水千秋中的洛道友?”
    听了这话,洛渐清也是一笑:“都是虚名,佛子又何需在意?”
    这话让佛子倏地愣住,片刻后,他笑着上前走到洛渐清的面前:“洛施主与我佛有缘,不如就此结下佛缘,从此以后,便可入我佛门,如入……”
    洛渐清顿时失笑:“我并不想出家。”
    佛子微怔,接着无奈道:“小僧是想说,施主与我佛有缘,因此不如与小僧结下佛缘,从此以后,只要施主来我佛宗,就可接受善客之礼。”
    洛渐清这才松了口气。
    两人对视一眼,皆是朗声大笑。
    洛渐清见到这佛子的第一眼,便觉得对方是个值得一交的人,而佛子其实也是如此。所谓的“与佛有缘”不过是一个幌子罢了,佛子天生慧眼,六根净了其五,自然也看出了洛渐清的非凡。
    刚才佛子与云香说话时,洛渐清一不小心笑了一下,顿时泄露了自己的气息,被佛子察觉。于是便有了如今这一幕,两人坐在凡人简单朴素的庭院里,沐浴月光,促膝长谈。
    从佛子口中,洛渐清终于知道,这一次他会来知道,是为了参加一场拍卖会。
    云州虽说没有任何大宗们在此驻扎,但却有天下第二商会在此设立了总部。三天后,便是那流云商会十年一次的拍卖大会。归元宗就在云州旁边,这次佛子听说会拍卖一样不错的佛珠,于是他便来到此地。
    佛子刚来云州,便察觉到了一丝怨气,他追逐怨气而来,就见到了云香。
    不过有件事,洛渐清倒是非常在意:“佛子当真只是为了佛珠而来?”
    佛子安静一笑:“是。”
    这就让洛渐清有些奇怪了,那上辈子为什么佛子没有来云州,没有见到云香?这其中莫非有什么古怪,所以导致了这么多的变化。
    仿佛察觉到了洛渐清的心思,佛子道:“原本我与阎道友约定好了明日比斗,上次我认输,他觉得胜之不武,所以在去太华山的宗门大比前向我提出挑战。然而阎道友在太华山入了魔,至今都在断魂宗里疗伤除魔,所以我们的比斗便只能延后。”
    这下子,洛渐清终于明白了。
    弄到最后,居然是他一不小心改变了整件事情的发展。早知道佛子会来到云州,那洛渐清就不会特意跑过来阻止李修晨的猥琐行为了,他也可以留在玉霄峰。
    但是洛渐清转念一想,倘若他没来,恐怕就不会认识这样一位心思通透的佛子。
    两人又说了一番话后,佛子便要告辞,还未走,他便和洛渐清一起愣住。
    两人对视一眼,洛渐清道:“佛子,你也听到了,那位魔女已经骂了你足足三个时辰了。”
    佛子无奈摇首:“那位施主执念太深。”
    洛渐清说:“既然你已经知道她是魔修,为何不杀了她?天下魔修都是我等的敌人。”
    佛子笑道:“洛道友是这样想的?”
    洛渐清但笑不语。
    佛子却道:“我等确实应当杀了所有魔修,但是方才,小僧欠了那位施主一个因。这毕竟是她的招魂幡,我将它夺取过来,自然要还给她相应的果。小僧行走世间,从不欠人因果,这一番前因后果,便是小僧此番行为的缘由。”
    佛子带着笑意的声音直直钻入洛渐清的耳中,他忽然好像来到了一种玄妙的境界。
    在这世界上,什么是因,什么是果?
    他当初在流焰谷一战成名,抢了阎肃的风头,这是因,于是有了阎肃与其他世家逼上太华山的宗门大比,向他挑战的果。他后来又重创阎肃,令阎肃恼怒入魔,这又成了一个因果。
    阎肃入魔,无法赴约,佛子这才得空来到云州,这也是一个果。
    天道茫茫,所有一切都被网罗在一张大网中,得到他们该有的一切因果轮回。那这世上,李修晨到底种下了什么因,才能让他得到那般丰厚的果?李修晨从未种下因,为何他能得到果?
    天道有错!
    洛渐清忽然心中放空,只觉得脑中轰的一声,顿时全清。早已在元婴前期停搁了近两年的修为,猛然暴涨。天地间的灵气凶猛地向洛渐清的方向飞来,虚无力量用蛮横霸道的姿态席卷着这些灵气,死命将它们往洛渐清的身体里塞。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