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反派有话说[重生]+番外 作者:莫晨欢(下)

字体:[ ]

 
    第91章
    
    自洛渐清有记忆以来,便一直听到这个名字——
    独绝天老。
    天妖尊独绝天老,没有人知道他到底活了多少年,也没有人知道他到底是什么妖兽。他的修为并不算多么高,但是却从来没有陨落。数千年来,多少天阶妖尊都在两族大战中相继陨落,唯独他,以区区的地阶境界一直存活到了现在。
    独绝天老的修为相当于人类的大乘后期大圆满,却比魔尊要强。
    大殿之上,一身红衣的魔尊脸色还有点苍白,但是已经没有大碍。只有一条浅浅的白色伤痕从左眼角划落到了唇边,显然伤势还没有完全愈合。他说:“玄灵子目前还未出来,以我一人,并不能挡住晋离,更不必说是独绝天老。”
    广陵子颔首道:“百年前,是师弟一人拖住了三大妖尊。”
    魔千秋的目光在整个大殿里轻飘飘地扫了一圈,稍微在洛渐清这里停留了一瞬,接着道:“不错。玄灵子现在还未从极北之地出来,而晋离却已经找回妖丹。相比于妖族,我等确实处于下风。不过太华山的那颗明光青玉珠既然能够催动,那我们还是有希望的。”
    白家老祖问道:“怎么说?”
    这次不用魔千秋出声,戚珞便往前一步,道:“妖尊號瞑身受重伤,就算如今有所恢复,我也应当可以一人拖住他。而那妖尊刑危,便交由其他道友对付了。至于其他四个海主,想必大家都可以拖延住,只要我们能够将晋离稳住,那便可拖延时间,等待援军的到来。”
    众人全部应声答应。
    这无疑是此刻唯一的法子了。如今云州的战事已经快到尾声,怒火中烧的人族大能们疯狂地反攻回去,将妖族打得毫无反击之力。只需要再过十天,最多十天,他们便可以在魔域与众人集合。
    如今妖族并没有派兵马去支援云州,反而集中火力对准了魔域。其心显然,就是想要趁着魔道宫此刻孤立无援的时机,一举将其击破,最好将魔千秋击杀。
    既然定下了策略,那大家便各自回去准备。
    洛渐清正要走的时候,却被一道声音喊住。他转首看去,只见魔道宫大管事戚珞正望着自己,她轻轻弯身行了一礼,令洛渐清瞬间惊愕,她说:“宫主有事想找阁下一叙。”
    戚珞可是大乘后期大圆满的顶尖大能,当今天下可排第六!
    她这样的态度令洛渐清不由有些受宠若惊。
    洛渐清揣着怀疑的心思再次转身进了大殿,刚进门,便见一道血色身影背对自己而站,身形颀长。三年前洛渐清第一眼见到的也是这个背影,但是与当年相比,此刻的魔尊明显更为清瘦几分,一身红袍空荡荡的,略显凄瑟。
    不知怎的,洛渐清竟然觉得喉间发涩,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两人便这样站着,从洛渐清的方向并不能看清魔千秋的神情,只能看到他的背影。渐渐的,洛渐清等不住了,他语气恭敬地说道:“魔尊前辈,你可是有事要找在下?”
    低柔的笑声瞬间传遍宫殿,正当洛渐清纳闷的时候,却听魔千秋看似随意地说道:“玄灵子的徒弟,三年前你曾来过这里,那时候你可不像如今这样拘谨守礼。”
    言下之意是,当年的洛渐清十分轻狂嚣张。
    洛渐清转念一想,便想起了当时的事情。那时候明明是这魔尊先在言语上有意打压他师父,他气不过才为了维护玄灵子和太华山的面子,与这魔尊当面对上了,怎么现在又变成他无礼了?
    洛渐清抬了眸子,神色平静地说道:“前辈,天下皆知,在下一直恪守礼仪。”
    魔千秋问道:“你所恪守的礼仪,便是对着长辈也不用敬语吗?”
    洛渐清语气镇定:“若是前辈以长辈之礼对待晚辈,那晚辈自然会以同样的礼节对待前辈。”
    一句话便将矛头又抛给了魔千秋。
    大殿里久久寂静,魔千秋没有开口,洛渐清便也不说话。
    良久,只听魔千秋长长地叹了一声气,声音无奈,好似放下了什么东西。他说道:“这一次戚珞告诉本尊,本尊的徒弟死了。他临死时只与你在一起,他可有什么遗言希望你带给本尊的?”
    魔千秋的态度十分平和,仿佛说的只是一件再普通不过的事情,但是这话却让洛渐清整个人如遭雷劈,他脸色骤白,嘴唇翕动,最后竟然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魔千秋又说:“你若是不记得,那也无妨。想来我那徒儿一向洒脱,他既然陨落了,也大概不会留下什么太多的话语。你不必为之耿耿于怀,他从未杀过人修,自然不会在死后……”声音陡然停住,魔千秋道:“他死后,也只会重入轮回,你无需愧疚。”
    “他有说过。”青年沙哑低沉的声音倏地响起,令魔千秋身子一僵。洛渐清的身子微微颤抖着,他低着头,将表情全部遮掩住,一个字一个字地说道:“他说,我不知道他是谁,我也不知道……他到底为我付出了什么。”
    魔千秋淡淡道:“那孩子总是胡言乱语,你别往心里去。”
    洛渐清忽然上前一步,道:“前辈!墨秋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您可否告诉我!”
    对方突然就这样闯到眼前,令魔千秋整个人僵住。他立即转过身,避开了洛渐清的视线。然而他左脸上一道浅浅的伤疤还是落入了洛渐清的眼中,让洛渐清微愣。
    刚才众人都在时,洛渐清没有仔细瞧过。
    以魔千秋的修为再加上玉清子的丹药,过了整整十天,这伤疤还没有完全修复,想来以后要完全修复的可能性也并不大了。虽说这伤疤看不大清楚,修真之人也很少在意外貌,但是魔千秋躲避的行为却令洛渐清心生困惑,一种奇怪的感觉油然而生。
    洛渐清下意识地问道:“前辈,您这是……”
    魔千秋侧着身子,冷冷道:“號瞑留下的伤不是那般好愈合的,太华山的洛渐清,你想管的事情太多了。今日本尊并不想与你再多说了,你退下吧。”
    洛渐清道:“前辈?!”
    魔千秋红袖一拂,洛渐清整个人便被击飞出去。然而他立刻运转灵力,《九莲夺天录》吸纳天地间的灵气,他右掌往地上一拍,便稳稳停住了倒飞出去的身体。
    魔千秋惊愕地望着这一幕,显然没想到自己随手的一击居然会被对方接住。
    洛渐清心中一急,不知怎得便道:“前辈,您今日到底是想要与我说什么?”
    和煦明亮的阳光从殿门外照射进来,洛渐清站在门旁,右手撑地,魔千秋站在殿内,垂眸望他。阳光只照射到了魔千秋的下巴,照亮那道伤疤的最下端,他神情宁静地望着这个焦急紧张的年轻修士,仿佛在看着对方身上勃勃的生机,又仿佛仅仅是在看这个人。
    掩藏在黑暗里的眼神缱绻无奈,到最后,魔千秋徐徐地舒了口气。
    “本尊今日让你前来,便是要告诉你,墨秋的死,你无需愧疚。他这一生过得很好,死后也只会再次进入轮回。他生前并无痛苦,死后更不会有报应,你自可安安心心地活着,不必为他愧疚任何一刻。”
    “前辈!”
    话音落下时,魔尊抬起大袖,一阵风便将洛渐清吹出了大殿。他再想进去,殿门已经“轰——”的一声关上,再也无法打开。
    第二日天色刚亮,魔道宫便发起了反攻。
    原本仅剩下的三千多魔修,再加上洛渐清等人这次带来的一百精英修士,这些优秀的人族修士在魔山前与妖族们对上。他们无法以一敌百,但他们会耗尽最后一滴血,击杀更多的妖族。
    妖族大军中,无数九阶、八阶的高阶妖兽全部上阵,人修也不甘落后。
    很快,痛喊声与哭号声响彻天地,血肉在战场上纷飞,令这片本就深褐色的土壤更显鲜红。妖族大军中,第十三海的海主朗声一笑,忽然施展妖法,顿时海啸来袭。
    魔山之上,神剑宗的某位长老冷笑一声,拔剑便上,与这十三海主对上。
    紧接着,十二海主、十一海主和第十海主齐齐上阵!
    人族大能们也从魔山上飞出,将这四位妖尊一一挡下。他们撕裂空间,在天空中掀起惊天大战。顿时,魔山上只剩下了魔千秋、戚珞、白家老祖、广陵子尊者、秦归鹤和洛渐清六人的身影。
    放眼对面,站在妖族大军正中的,是一个清贵俊逸的男人。他穿着一身露草色罗绮长袍,一条浅蓝色的腰带系在腰间,黑发无风自动,碧蓝色的双眸里倒映着漫天杀戮,但却仍旧端着一副高雅矜贵的模样,仿佛与这惨烈的战场格格不入。
    在他的身旁,是一个佝偻矮小的老者和一个粗犷强壮的大汉。两人都敬畏地站在年轻男人的身后,与他错开半个身子的距离,似乎在警惕些什么。
    隔着一片修罗般的战场,双方的顶尖大能便这般对视着。
    良久,那蓝眸男人忽然抬起右手,下一刻,他右手边的粗犷大汉便飞了出去。
    妖尊號瞑哈哈大笑:“尔等谁敢与本尊一战!”
    號瞑话音刚落,戚珞便脚尖一点,轻飘飘地飞到了他的面前。在见到戚珞时,號瞑脸色微微一变,但仍旧毫不在意地嘲讽道:“就凭你,本尊还不看在眼里。鬼炎呢?昊星子呢?那个谁……对,广陵子,你怎么也躲在一个女人后面?敢不敢与本尊一战!”
    广陵子站在魔山上,根本不理会那號瞑的叫嚣。他翻手从纳戒中取出一把长剑,剑指前方,道:“妖尊刑危,给本尊出来!今日,本尊便要斩了你的项上人头!”
    刑危阴鹜的脸上露出一抹难看的笑容,他桀桀地笑了两声,变成一道妖风,刹那间便幻化出了上百只乌黑的老鹰,冲向那持剑而立的广陵子尊者。
    这场战争直接引发!
    广陵子尊者、戚珞、妖尊刑危和號瞑,直接消失在了这片空间里。以他们那可怕的境界和手段,他们自然可以破开一道小世界,在里面打得畅快淋漓。别人可以听到他们所发出的惊天巨响,却看不见他们的踪影。
    于是,人族这里还剩下魔千秋、白家老祖和秦归鹤三个大乘后期大圆满的大能,妖族那里却只剩下一个第一海主妖尊晋离,妖族似乎人单力薄。
    面对不远处的人族大能,晋离神情淡然,并未看其他任何人一眼,目光焦灼地凝视在三人中间的红衣魔尊身上。他的眼神看似平静,但是却夹杂着无尽的仇恨,好似滔天烈火,只要点燃,便是粉身碎骨的地步。
    双方便这样对峙住了。
    猎猎风声中,晋离淡然道:“交出魔千秋,本尊承诺,百年内不参与两族战争。”
    秦归鹤立刻怒道:“放肆!”
    晋离仍旧没有看秦归鹤一眼,他的视线仍旧停留在那个艳丽夺目的红衣魔尊身上,说道:“若你主动自爆,本尊也可承诺,五十年内不参与两族战争。”
    秦归鹤回过头,焦急道:“宫主,你可千万别听他的鬼话。这些妖畜从来都是信口开河,你不可以被他摆布!宫主!”
    魔千秋却是勾起红唇,他的左脸上戴了一只轻巧的银白色面具,恰恰遮挡住了伤口。银色面具衬得这张脸庞更是白皙剔透,他抬首看向妖尊晋离,美艳的桃花眼一抬,嗤笑一声,讽刺道:“本尊要做何事,需要你这没心的畜生来指教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