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名士 作者:雾十(上)

字体:[ ]

 
    文案:
    其实一开始听说要穿成卫玠,男主是拒绝的。
    他大学专业阿拉伯语,穿越能干什么?被古人玩死吗?
    哪怕卫玠是个有迹可循的历史名人,也并没什么卵用……因为他根本连卫玠是谁都不!知!道!
    攻对受第一次告白:我心悦你。
    受淡淡一笑,弱不胜衣:好巧,我也心悦自己(的脸)呢【泥垢了一个每天都被自己帅醒的受X一个每天都被受帅醒的攻
    警告:本文主受,1V1,HE,傻白甜,苏破苍穹,半!架!空!。so……
    
    内容标签:甜文 宫廷侯爵
    搜索关键字:主角:卫玠 ┃ 配角:拓跋六修 ┃ 其它:
    金牌推荐:卫玠最近有些小情绪,距离他对着卫府的直棂窗,感慨“竟然真的穿越了”其实一开始听说要穿成卫玠,男主是拒绝的。他大学专业阿拉伯语,穿越能干什么?被古人玩死吗?哪怕卫玠是个有迹可循的  历史名人,也并没什么卵用……因为他根本连卫玠是谁都不!知!道!
    作者行文流畅自然,字里行间自带幽默特质。本文开头主角穿越到晋朝,成为卫玠这样一个充满传奇色彩的历史名人,令读者对于主角的人物命运和经历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人物塑造方面,穿越后结合现代人的特点,使文中角色丰满生动,故事发展也更加吸引读者。
    ==================
    
    第1章 古代一点都不友好:
    
    卫玠(jie)最近有些小情绪。
    距离他对着卫府的直棂窗,感慨“竟然真的穿越了”,已经过去了近三年的时间,穿越局承诺过的、却迟迟未到的金手指,于昨夜姗姗来迟。
    那是一本会直接在脑海里显示的古籍,只能由卫玠翻阅。
    《晋书》,文名已经剧透了一切。是中国的二十五史之一,由唐代房玄龄等名臣大家合著。书中记录了上起三国司马懿早年,下至东晋覆灭之间的全部历史。帝王本纪、名人列传、天文地理、礼乐官制以及重大历史事件等,在其中均有详细记载。
    简单来说就是,包括了出生在晋朝的卫玠,人生所需要的全部资料。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
    因为……哪怕是唐代人写的晋史,也是用文言文写的!
    书中选段如下:【制曰武皇承基誕膺天命握圖御宇敷化導民以佚代勞以治易亂絕缣絕之貢去雕琢之飾制奢俗以變儉約止澆風而反淳樸】这是什么鬼?
    谁能看得懂,恩?
    我就问一句吧,谁!能!懂!
    最可怕的是,通篇都是这样的鬼啊!
    没有简体,没有翻译,没有标点符号,没有搜索引擎,连古汉语大词典都没有!
    ——这个连金手指都是竖排繁体文言文的古代,对大学专业阿拉伯语的人,真是太不友好了QAQ。BY:卫玠。
    
    第2章 古代两点都不友好:
    
    太康九年,阳春三月。
    正是桃花与蝴蝶翻飞,黄莺共春燕一色的好时节。商贾云集,人烟稠密的铜驼大街,分开了京都洛阳的南北轴心。依《周礼》“左祖右社”的说法,夹街而建官署、太庙与太社,形成了全国最顶尖的权力中心。
    达官显贵的宅院,因此,便就集中建立在了东北角的建春门下。
    在这一片“高档住宅区”中,有一组布局为梅花形的东汉式住宅,依照八公品级的规制而建,进深五重,上下两层,附建园林,屋舍颇侈。
    这便是卫玠的家了。
    司空卫府。
    卫氏族人聚族而居。
    刚过了三岁的生辰,卫玠就拥有了一座只属于他的独立小院,楼阁亭台,假山池塘,无一不缺,无一不精。院内还配置了婢子老妇八人,书童仆役八人,奴隶数十人,前前后后三十几口,只伺候着卫玠这么一个小郎君。
    ‘祖父真的是廉洁的清官吗……’卫玠时常生出这样的担忧。
    如果说西晋清官的家眷都是这个排场,那贪官得奢侈成什么模样?怪不得都说西晋短命呢……这能不短吗?
    卫家二郎卫璪(zao)来时,就看到飞檐下的自家三弟,又摆出了这么一副“忧国忧民”脸。
    卫玠才三岁,只有三头身,却已生的唇红齿白,粉雕玉琢,小小、软软的一团,好似玉人般玲珑剔透,特别是一双会说话的点漆黑眸,又大又圆,就像是挂了霜的黑葡萄,不管卫玠做什么,都能形成一种天然萌。是目前卫家自引进王家的优秀基因后,产出的最优秀的合资产品。
    所以,哪怕卫玠在发愁,都愁的格外可爱。
    “三郎这是在想什么?”卫家二哥没急着和弟弟打招呼,先开口寻问了一下弟弟身边伺候的婢子。
    卫玠“想事情”时,不爱让人近身伺候的毛病,全家皆知。婢子小僮都很识趣,一早就退到了廊下,一个既不会扰到卫玠,又能时刻不离的看着卫玠不让其出事的距离。
    几个衣着鲜亮、款式统一的婢子,见到卫璪,先是齐齐行礼,然后才回了话:“三郎君说是要‘思考人生’呢。”
    说完,几个婢子皆抿嘴一笑,没有丝毫做作的感觉,只有一股子从内散发出来的天真烂漫。这些婢子都是跟着王氏,从王家嫁到卫家的良生子,为仆不为奴,胆子大的很,连小郎君都敢逗趣,举止却不失礼,只一派落落大方的通透模样。
    卫璪也忍不住的跟着笑了。
    思考人生,确实是只有他这个弟弟才能说得出来的话,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想来的古怪说辞。
    卫璪比卫玠大七岁,已经是个十岁的小大人了。对卫玠这个一母同胞的幼弟,总是格外的关注与照顾,自觉这是身为长兄不可推卸的责任与义务,是甜蜜的负担。
    被“负担”了的卫玠同学,也终于发现了他亲哥。初春的朗日下,轻风徐来,桃花扑面。廊腰缦回上,大袖翩翩的陌上贵公子,褒衣博带,腰佩长剑。见卫玠看过来,黑发少年唇角向上,眼含笑意,此中的喜爱亲近之意自是不必言说。
    那就是卫玠这一世的兄长,卫璪,卫家二郎。
    璪,《礼记》有云,璪十有二旒。翻译过来的意思就是说,用彩丝贯玉在帝冕前下垂的装饰。也就是美玉。基本上带王字旁的生僻字,都有美玉的意思,卫玠的玠也是如此。
    虽然卫玠在初次听到哥哥的名讳时有点囧,卫璪,喂枣,讲真,少年郎啊,给你起名的祖父和你真的没仇吗?
    不过那并不妨碍枣哥,咳,是卫璪同学,真的按照名字里所含有的期望,一点点的成长为了今日美玉一般光彩照人的少年。
    ——作为卫、王两家的第一个合资产品,卫璪同学的长相也是十分给力的。
    卫玠从小就喜欢亲近卫璪这个哥哥,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特别是枣哥还是个对卫玠很好的美人,兄弟俩的关系就更融洽了。
    卫玠一扫那点因为发现金手指也是文言文的小情绪,高兴的招招了不足成人手心大的小手,示意枣哥上前:“大兄来吃羊酪啊,二舅才着人送来的。”
    卫璪行二,不过那是按照整个卫家孙子辈的序齿情况排下来的。在卫玠这里,卫璪只是他的大哥。
    卫璪几步上前,与卫玠一同坐于廊下。看了看雕花小几上精美的羊酪,又看了看院内一片让人心旷神怡的向荣之景,自觉十分手痒,便戳了戳弟弟光洁白皙的额头:“你倒是惯会享受。”
    卫玠一直防着枣哥的“毒手”(全家都爱对他“动手动脚”),奈何年纪是硬伤,身手不及卫璪,被戳了个正着,不疼,但还是会怨念。只能利用精神胜利法,不断在心里默念,我灵魂比枣哥大,我灵魂比枣哥大,我不跟熊孩子计较,哼。
    卫璪却是越戳越上瘾,同样是被食不厌精脍不厌细的养大,怎么弟弟就这般好摸呢?皮肤光滑有弹性,还带着绸缎般的微凉,手感十足。
    “二舅说这羊酪有润肺、止渴之效,做来十分不易。光选择合适的羊乳的工艺,就不下十道,熬煮时还必须让心思细腻的婢子专门看管,在最恰当的时机起锅、封存,才能有如今这雪腴霜腻、吹气胜兰的模样。舅舅那里也只有很少的一些,就送了大半过来,大兄快尝尝。”
    说是羊酪,其实在卫玠看来,就是布丁的祖宗,简直是吃货的福音。
    不过,卫玠对羊酪大赞特赞的理由,还是希望能借此来分散一下枣哥过剩的精力,不要再戳他的额头了!
    卫璪……其实并不好这种软糯的甜食,在弟弟两眼放光的对他介绍时,他只注意到了小孩子音清目润的可爱模样。
    卫璪心想,有些说话晚的孩子,在自家弟弟这个年纪,都未必能说出完整的句子,真难为三郎能记下这么长的话,并全部说给了自己听。这幅急于献宝的样子,为的是什么?不就是爱吗!我的弟弟怎么能这么可爱!
    ——在小学生的年纪,枣哥明显想的有点多。
    卫玠:“……”怎么介绍着介绍着,反而起了反效果呢,掀桌。(╯‵□′)╯︵┻━┻卫璪最后也就意思意思的吃了一小块羊酪,一是因为他不好这口,二是因为他知道卫玠爱吃,既然难得,自然是要全部留给弟弟的。
    卫玠这才给了卫璪一个“小伙儿,你很有前途嘛”的点赞眼神。
    这大概就是胎穿的好处了,他能再享受一遍“在只剩下最后一块糕点时,全家都肯定会留给他”的美好童年。卫家人口简单,关系和睦,长辈们都很友爱小辈,这让深受小说荼毒,做好了为宅斗奉献终身的卫玠,在有些遗憾的同时,又有些欣喜。
    卫玠穿越前是独生子女,父母又早逝,一直都很向往能够再次拥有亲情。
    “不可总是劳烦二舅,知道吗?”卫璪见弟弟吃完心满意足了,这才斟酌着语气,以一种不会惹人厌烦的态度,对弟弟谆谆教导道,“二舅自举家搬去北邙后,一来一回京中需要差不多一天的时间,很是辛苦。”
    “我懂。”卫玠一板一眼的点点头。
    卫玠感觉自己回话时可认真了,可惜,枣哥却只看到了幼弟故作成熟,努力绷着小脸的可爱。萌点再一次被戳爆的结果,就是卫璪情不自禁对弟弟开始了新一轮的“蹂躏”。
    卫玠终于怒了,奋起反抗,一边被揉脸,一边口齿不清道:“待阿娘、娘回来即告知。”
    换个说法就是,你欺负,我给你告我妈呀QAQ
    枣哥却笑眯眯道:“你告吧,随意告,阿娘随皇后娘娘去西郊祭蚕神了。”
    三月初七,正是一年阳春好时节,万物芳盛,杨皇后亲下西郊,采桑养蚕,为天下表率。内外夫人及受封命妇百余人,熠耀景从。
    卫玠的阿娘卫王氏,就在外命妇之列。
    虽然王氏只是从了丈夫品级而被封赐的五品宜人,却也没有谁敢真小瞧了去。卫玠的祖父卫瓘,已官至司空,正一品,八公中的一公;外祖父王浑,是尚书左仆射,正二品,有望在明年升任司徒,八公中的另外一公。兼之卫王两家都是全国驰名品牌,咳,不对,是名门望族,身为王氏女,卫家妇,卫王氏还是很有几分薄面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