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名士 作者:雾十(中)

字体:[ ]

 
    第61章 古代六十一点都不友好:
    
    等午宴会开到后面,男女大防彻底解禁了。
    卫玠也终于得空,与卫熠接上了头,点了跟宠状态的拓跋六修与枣哥也一起凑了过来。卫家一母同胞的三个兄妹做在一起,倒也没有惹什么人眼。反倒是不少人感慨了一句,这卫恒的三子长的都很好看呢,如珠如宝。
    裴修碍于身份,不敢千山万水的过来,害怕助涨流言蜚语。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卫熠,哪怕人不在一旁,也刷足了存在感。引得卫熠频频看他,眼含安抚。
    卫玠有些吃味,便问枣哥:“你觉不觉得他们的相处,特别像什么组合?”
    枣哥妹控属性也全面爆发,正觉得他师弟就是个小婊砸!开口就不是很客气,与卫玠道:“主人和她养的小狗崽?”
    “”卫玠本来想说的只是霸道总攻和小弱娘受(熠姐必须是攻)。他没想到枣哥可以这么毒舌,但细一想,枣哥的比喻比确实比他的形象。裴修简直就像是不想卫熠在外面有别的汪的汪星人,粘人到恨不能与卫熠融为一体。说好的古人含蓄的爱慕之情呢?因为是魏晋所以就可以这么理直气壮的开放了吗?现代都没有这样的!
    卫熠能听到自己一兄一弟的调侃,但她没回嘴,只能放任自流,一如他们的母亲王氏在王济和卫恒之间做的那样。
    卫玠兄弟越说越来劲儿,开始数落起了裴修的种种不好。
    “他就是个弱鸡,骑马都能吐了。要是有事,到底是他保护阿贤,还是阿贤保护他?”这是卫璪。
    “他阿娘那么宠他,一看就是个妈宝,婆媳关系很复杂的。”这是卫玠。
    “不是良人啊不是良人。”这是卫璪卫玠。
    卫熠无奈回头,看着他一唱一和的兄弟,她没说话,但她想表达的意思也已经十分明显了,就卫玠这个全家宝的状态,真好意思说别人是妈宝?真亏卫玠能想出妈宝这个古怪的词汇。
    “我长的比他好看!”卫玠特别臭表脸的理直气壮道。
    卫熠忍俊不禁,好吧,这点倒是无可辩驳,全魏晋就没有比卫玠更好看的人了,年轻时的潘安也许能有一拼,但现在潘安已经老了啊。
    最终,卫熠用讲述她上午的经历,来换取了卫璪和卫玠的嘴下留情。
    她已经确定了确实是裴仲在陷害裴修:“具体我是怎么确定的,你们就不用知道了。”她其实不介意告诉卫璪,但是她怕柔柔软软的卫玠听后害怕,不想伤害到卫玠世界是美好的真善美心灵。
    卫玠也回了她姐一个人比花娇的笑容,他能说拓跋六修已经把他姐是怎么收拾裴仲身边那几个帮着八卦推波助澜的狗腿子的事告诉他了吗?对方鼻青脸肿的样子,拓跋六修描述的特别解气。此时那几个人正被扒光了、堵着嘴扔在裴家的车上,至今还没有人发现。
    “那我们怎么办?把裴仲做的种种告诉修之的娘?”枣哥举手发问。
    以郡主对裴修的偏心程度,根本不需要证据,只要裴修说,她就会相信裴修被裴仲害了,并且自此让裴仲别想好过。
    卫熠笑着摸了摸枣哥的狗头:“告状是小孩子的把戏,当然,未免郡主也上了裴仲的当,等事情了了,修之肯定会告诉他阿娘这些的。不过,在那之前,我觉得我有权利先从裴仲身上收回一些利息。”
    卫熠的报复手段很简单粗暴,不过八个字,以眼还眼,以牙还牙。既然裴仲要搞坏裴修的名声,那他们就先发制人,先一步搞坏裴仲的名声。
    不过,不会是裴仲陷害裴修。因为裴仲很小心,之前做的那些,真的没什么足够的证据,顶多是些口说无凭的认证,传出去的结果也仅仅是让大家白白看了一场裴家内斗的笑话,对裴家和裴修都没有什么好处。
    所以,卫熠决定换个搞臭裴仲的办法。
    枣哥却摊手耸肩,提出了一个新颖的观点:“为什么不是修之自己动手报复?他才是惹来这一切的那个人不是吗?”
    卫熠冷漠以对,因为……她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如果说实话,会不会伤了卫璪的心?
    卫玠见场面有些尴尬,便只能忍着对裴修的吐槽,作为中间人道:“毕竟裴仲也害了阿姊,修之那么没用,指望他不如咱们自己动手。”
    这一次,卫璪和卫熠终于都各退一步的满意了。
    “所以,有什么让裴仲名声扫地的好点子吗?我主张眼见为实。”卫璪是真的没什么主意,“我之前听说了一个八卦,说有人做客,却意欲,咳,那啥主家的歌姬,自此再也没收到过任何世家的邀请贴。咱们要不要也……呃,当然,我不太赞同这个点子,总觉得哪里不太合适。”
    各世家在意的点,当然不会是一个可以任意打杀的歌姬,而是自己的威信被打了脸。主人送你歌姬让你嫖,和你不顾主人同意不拿自取,这可是两回事。
    卫熠毫不客气的给了卫璪的后脑勺一下,提醒他道:“你考虑过歌姬的下场吗?”
    同为女人,卫熠关注的点更多的也是从女性的角度出发。他们安排这种逼迫的戏码是很容易的,这次又是在琅琊王家,裴仲简直会陷入万劫不复之地。但问题是,故事之后呢?那个歌姬该如何自处?魏晋再开放,一个女人的名声还是大过天的。这也是为什么裴仲差点毁了卫熠的名声是个很恶劣的犯罪事件。
    “对哦。”卫璪是真的没想到,被卫熠这么一说,他也就明白了自己之前觉得不合适的点到底在哪里。
    “为什么所有的丑闻都必须和床笫之事联系在一起?”卫玠真心不是很明白。
    “那你说个不和它有关的影响巨大的事。”贪污?对不起,整个晋朝就是个自上到下都在以公谋私的奇葩畸形的社会,卫家都算是清流。
    “……”卫玠看向拓跋六修求救。
    拓跋.网瘾少年.六修永远都不会让卫玠失望:【你还记得你之前在微博上看到过的那个国外的恶作剧视频吗?就是把熟睡的女友的手放在温水里,她会尿床。】“!!!”
    【尿床不是什么大事,但一个成年人,在客人家,还是爱面子的琅琊王家尿床……再找个王家人当场撞破,裴仲会成为历史的。如果还不解恨,你们可以取一副名士的画作、书法卷轴,放在床上。制造裴仲是在恶意羞辱的场面,那位名士一定会和他不死不休。】“能成功吗?”
    在卫玠把这个计划告诉卫熠和卫璪之后,卫璪道:“把手放在温水里,真的能,能尿出来?”
    当然不能,成功的概率很低的。这是个伪科学,当初外网已经证明了,十个人里面有八个都不会成功。但卫玠有作弊器拓跋六修在,一个【造念】过去,再有温水这种外力的推动,这才能成事。只不过卫玠不能说出拓跋六修的存在,才会扯上温水。
    “试试呗,他喝了这么多酒,肯定会……”卫玠耸肩,“如果不行,就再想别的办法,阿姊肯定有自己的主意。我也就是顺嘴一说。”
    卫熠确实有自己本来的计划,不过此时此刻她更想试试卫玠的。
    既然计划定了,卫家三兄妹就高效率的运转了起来。卫玠加入了王衍和王济对于类似于白马非马的无聊逻辑辩论会,咳,是清谈,高谈阔论,引得全场都把目光投注到了卫玠身上。卫璪则趁机去找裴修,让裴修想办法把裴仲灌醉,最好烂醉如泥。
    裴仲不明所以,但还是依命行事。他带着二三友人,像以往一样,到裴仲身边表现兄弟情深,设计让裴仲喝了一杯又一杯。
    卫熠则回了流杯亭上王氏的身边,以一个王戎的娘子能够听见的声音,对王氏“耳语”,一会儿肯定会有很多人喝醉,要去休息一二,要不要提醒王戎的娘子,提前烧些热水,好让客人们在睡前用温水洗漱一番,据说这样醒来后头不会太疼。
    王氏不明白女儿在玩什么把戏,但还是顺着她的话配合表示,王戎的妻子是个妥帖的人,这种事情她不可能不知道,肯定早就准备好了。
    王戎的娘子听在心里,觉得这是卫家的母女在以这种不尴尬的方式,变相的提醒她。
    作为宴会的主办者,王戎的娘子自然是希望这次上巳节能办的妥妥当当的,立刻就耳语了婢子几声让她给各个客房准好温水。等吩咐完了,王戎的娘子还不忘感激的看了卫熠一眼。觉得卫家的六娘也不是传言中的那么糙汉子嘛,明明是个秀外慧中的好孩子。喜欢穿胡装怎么了?男士胡装确实是方便啊!
    一切准备就绪,等王家后厨烧开大量的热水时,裴仲已经喝的不知道东南西北了,大部分的客人也是,婢子们便陆陆续续的引他们去了客房休息。
    由拓跋六修跟着,卫玠并不需要打听裴仲住在哪里就能知道。
    但是……
    卫熠和卫璪不知道,他们决定也以要休息一下的名义,跟上去看看裴仲到底歇在哪个房间,顺便等待一个切当的时机把他的手放在温水里。
    
    第62章 古代六十二点都不友好:
    
    当卫玠听说兄姊要跟上裴仲时,他才意识到这个计划里最大的漏洞——他们本不应该和裴仲有任何牵扯。而他确实可以做到不和裴仲有任何牵扯就陷害成功,但是他的兄姊却不知道这点,他也没办法对他们解释,总不能说他在王家安排了可信的探子会替他们做些吧?
    纵使他真这么说了,他兄姊也不会真的觉得探子可信的。
    最后,卫玠只能硬着头皮要求一起跟上了。实在不行就放拓跋六修,尽可能消除一路上看到他们的人的记忆吧。
    结果……
    “卫家阿姊,你这是要去哪儿?”他们在穿过中庭时,就被拦了下来,还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堆小娘。大部分都害羞的站在不远处,很明目张胆的围观着卫玠。只贾珍一人贸贸然上前来问话。想消除记忆是不可能的了,人太多。
    “善姬。”卫熠是个能hold住场面的人。
    卫玠站在卫熠身后,神色莫测的看着眼前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少女。谁能想到呢,眼前这个看上去笑容甜美的女孩,正是拓跋六修所看到的幕后之人。
    拓跋六修此前没见过这个人,不知道她是谁,本来的打算就是等再见到她后,就指给卫玠看,然后由卫玠去问王氏这是谁的。没想到他们就这样狭路相逢的在中庭碰上了。而且她貌似和卫熠的关系还不错,简直细思恐极。
    适时,卫熠已经为几人分别做了介绍,这是她的兄弟们,这是贾珍贾善姬,是鲁公贾谧的妹妹,前不久才随兄长一起从封地回京。
    贾珍能和卫熠关系好起来,则是因为前几日繁昌公主的赏花宴上,被人陷害误以为卫熠是男的而莽撞告白的人,正是贾珍。卫熠对于这段事全无芥蒂,大大方方的当做个玩笑讲了出来:“善姬去了封地九年,早已经不觉得京中大家的模样了。”
    “!!!”
    拓跋六修对卫玠道:【抱歉,在“知彼”里我只能看清我认识的人,不认识的人是一团模糊,只有那个人做梦的人才能看清到底是谁。我竟然不知道幕后之人就是对你姐姐告白的人这么关键的问题!】卫玠给了拓跋六修一个安抚的眼神,这不是你的错,你已经做的够多的了。
    卫玠这才明白,贾珍为什么能陷害卫熠陷害的如此有恃无恐,因为她也是“受害者”。经此一役,贾珍踩着卫熠,重回了京中世家的视野,听说连宫中的人都知道了她的“单纯天真”。也都知道了她曾“喜欢”过卫熠,她又怎么会害卫熠呢?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