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八生门[第一卷] 作者:君子姝阳

字体:[ ]

 
文案:
上辈子人人喊打的大魔头陆忘川落得个魂飞魄散,不得好死的下场,再世为人后他不甘寂寞重CAO旧业,又走上了作死的修魔路——
堕入魔道他甘之如饴,可是越看某个高贵冷艳真绝色的法师大人越顺眼可怎么是好?断袖还是不断袖,这真他娘的是个令人纠结的问题!
狂拽酷炫病娇受VS高贵冷艳痴情攻。
段重殊:忘川,我愿与你晨昏暮昼,共沐春秋,百年过后共葬南山丘。
陆忘川:你这样可是会被|CAO的我跟你讲!
这是一个邪魅又中二的大魔头活了两辈子才明白原来自己早就被掰——弯——了,回头找那谁算账,强攻不成反被压的悲伤故事!
 
修真文,1VS1,剧情流,实在不知怎么写文案,看正文吧看正文。
 
内容标签:重生 相爱相杀 仙侠修真 前世今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忘川,段重殊 ┃ 配角:聂华阴,楚华年,洛雨棠,穆有才,江华,唐鹤 ┃ 其它:1VS1,HE
 
 
  ☆、窈窕君子【一】
 
  大祁的江山摇摇欲坠的支撑了近百年,建朝之初的国泰民安早已过去,自现在龙椅上的那位老皇帝登基后,江山一寸寸的衰败在他手里,国运一年不如一年,百姓的日子过不好,自然要闹乱子,不仅朝堂争斗不止不休,甚至种地的庄稼汉也忍受不了那些个统治阶层的富贵之人上不治理国家,下不爱护百姓,国库都空了一个个还蹦跶着要谋朝篡位,惦记那把遭天杀的破龙椅!
  得,你反我反大家反,一起反了才是真的反!
  一群穷哥们觉得这日子真他娘的过不下去了,叫上邻村儿的几个同样揭不开锅的庄家汉,哥几个儿扯一面虎旗,反了! 
  四海之内不升平反倒到处闹造反,这给皇宫里的老皇帝愁的日不能食,夜不能寐,面相一夜之间老了十几岁,炼出来的仙药一点用都没有,老皇帝的日子过的比贫贱之家的老汉还不如。
  国库空了,再加重的苛捐杂税赋税徭役也填不满一星半点,大臣们疯了,一个个明里劝他下位,暗里征兵买马,准备给这四海硝烟的大祁江山上再添一把烈火。
  老皇帝坐在龙椅上又是一宿没阖眼,沉思着当年他千辛万苦夺到手的江山怎么到如今溃败成这个样子,这个支离破碎的破烂山河,还怎么守?
  唉……
  老皇帝愁云惨淡,坐在龙椅上长长的叹气。
  没一会儿,太监来报,说是发现一个擅自闯入御膳房的和尚,现已被羽林军拿住不知如何处置,特来禀报陛下。
  要说这个小太监也是个机灵的,若平日里发现一个擅闯宫闱的人,肯定就是一剑捅死了,然后禀报皇帝,连坐禁卫军,再斩他全家,但是现在显然不可与平日相提并论,因为国难当头,那又是个和尚,是半个佛,万一与国运有所牵扯……若擅自一剑捅死了,小太监也遭殃。 
  果不其然,老皇帝听闻后先是一怒,难道禁卫军散漫成这个样子了?助这些刁民亡他的国不成?!
  等一等,和尚?
  老皇帝回光返照似的跳起来往外冲。
  莫非佛助我也?!
  等看到那个被禁卫军持刀围住的和尚时,老皇帝被吊起的心一下子又掉了下去。
  这个和尚比他还老,大限将至的年纪,一身破僧衣满是破洞油污,穷酸的连鞋都穿不起,抓一个人扔进泥潭搅一搅都比他干净,老皇帝老远的就闻到他身上的酸臭味儿。
  老和尚看到了老皇帝,柱着一根拐杖拖着一条坏腿站起来了,笑的就像村头的痴傻老汉。
  “那老倌儿,你来,贫僧有话说与你听”
  皇帝一听,险些没冲他翻白眼,若不是念他是个出家人,现在又是国难当头,他还想再借国运守住江山,早将此胆敢称他老倌儿的疯和尚五马分尸了。
  老皇帝挥推禁卫军,走近了些:“大师有何见教”
  老和尚抬起拐杖金鸡独立,指着这几日阴云万里的天色,装神弄鬼的摇着脑袋,一开口就跟嫌命太长冲找死去的:“你可知今天是四方神界收妖的日子,你们谢家的江山,就要完了”
  听了这话,老皇帝一口气没顺上来险些把自己给憋死,捂着心口呼哧呼哧的吹胡子,好几个宫女给他顺着心口。
  “你,你说什么?!”
  老和尚不知死期将至放肆大笑:“国家祸乱,必出不世妖魔,此妖孽一出,江山易主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老皇帝面皮血红:“放肆!”
  老和尚摇头晃脑唱咒似的道:“非也非也,是施主你太过放肆,你谢家开朝皇帝建国之初向我天佛承借国运七十三年,如今期限已过你却固守龙椅不肯退位,可还记得三年前被你午门斩首的楚王爷?他是接替你谢家龙脉之人,你斩了他就是斩断谢家龙脊,阿弥陀佛实乃放肆放肆也——”
  听了这话,老皇帝三魂被气丢了七魄,差一点撅过去。
  此时忽听天降惊雷,炸开在南海之巅,随之惊现数道天光,五彩绸子似的像天女解下的罗衣漂荡在苍穹之下。
  所有人都被这千年不遇的奇异景象惊呆了,连皇帝本人都仰着头看。
  老和尚掐指算了算,叹一句:“晚矣晚矣,妖魔出世……徒儿啊,还得你走一遭啊”
  嘀咕着,他朝天上弹了一指,忽然出现一只羽毛火红的怪鸟长唳一声拖着熊熊燃烧的烈焰火尾飞速旋转着飞上天空冲破云层。
  蓬莱山紫竹林中,一袭佛衣,□□持身的男子朝飞来的鸟儿伸出手,鸟儿稳稳落在他大袖垂膝的胳膊上,浑身火焰褪去。
  南海成啸,妖魔出世……
  一身雪白□□的男子放飞烈火鸟,右手一摊,手中已多了一根九连环禅杖。
  远处云雾中,飞出一只仙鹤停到他身边。
  “也好,那你便随我南海走一趟”
  一声仙唳,仙鹤拖着他飞出云山雾罩仙气环绕的紫竹林,穿梭在云层之中。
  出了紫竹林,陆陆续续的在他身旁追随了数只仙鹤,那男子立于仙鹤的背上,一手持杖,一手合十,白色□□被迎面的仙风吹拂如流云散雾。
  老和尚眯着眼在天边瞧见了一道白色佛光一闪而过。
  “我认得那光!”
  一个侍卫高叫道:“那是重殊大法师的佛光,大法师去收妖了,陛下,大法师去收妖了!”
  老皇帝险些喜的涕泗横流:“好好好,收了这妖我大祁就有救了!那妖僧,你还有什么可说!”
  老和尚丝毫不惧,笑呵呵的说:“施主有所不知,妖有两个,一个在南海,一个就在宫里啊”
  说着,只见一身华美宫装的妃子走来了,步伐缓慢且有两名丫鬟小心搀扶,腹部高高隆起,显然将近临盆。
  老和尚一见之下竟像个斗鸡一样抻着脖子蹦起来了,哇哇怪叫:“妖孽妖孽!可不是妖孽来了!此子要不得哇此子要不得!”
  贵妃一听,被唬的不敢动弹了,花容月貌的脸上又惊又惧。
  老皇帝龙威震怒,想他老来得子终于盼来一位即将出世的接班人,现在竟然被人指着骂妖孽,这等奇耻大辱忍不得!
  和尚算什么,佛我也杀!死吧死吧大家一起死吧!
  “给朕拿下!”
  不料老和尚一身老骨头竟还挺硬,拖着一条废腿硬生生闯出了刀剑的包围,一只脚蹦到贵妃面前,一脸老蛤|蟆垂涎似的猥琐相吓跑了服侍贵妃的小宫女,也把贵妃惊的面无人色。
  老和尚指着贵妃的肚皮,疯疯癫癫的笑道:“你啊你,真是因果报应,好冤家!”
  一众侍卫举剑奔过去欲砍,忽闻一声大地裂帛,河川断裂般的巨啸从南海传来,震破万里山河,天怒似的惊雷乍起。
  此时,一道凡人看不到的妖光如流星般从天而将钻入贵妃的肚子里。
  贵妃捂着肚子连连喊痛,瞬间就出了一头的冷汗。
  “娘娘,娘娘要生了!”
  宫女惊慌的上前扶她,不料老和尚推开宫女忽然伸手往贵妃的肚子上拍了一巴掌。
  “好厉害的小家伙,想要了你娘的命吗?!”
  老和尚被侍卫拿住,皇帝派人护送贵妃回宫,然后下了一道口谕:“杀!”
  老和尚跪在地上,朝皇帝狼狈的背影癫狂笑道:“你坐龙床百余载,不闻四海兴风浪,若想忘却前尘事,忘川河中游一回,兜兜转转终有报,且看天道好轮回!”
  说完,人化做一阵风,不见了。
  侍卫手中的刀剑纷纷委地,朝着天叫神仙。
  最后,一声佛锺般的宏亮之声响彻宫闱——你儿是忘川河妖魔,既留得,必成祸!
  后来,据百姓而言,这天晚上宫里起了大火,一场大雨都浇不灭的大火,把皇宫上上下下里里外外烧了一个干干净净,无论是皇帝还是奴才,全都倾之一炬。
  有些见识的老人说,大雨都浇不灭的火,是业火,你犯了多大的罪孽,老天就会放多大的业火来烧。
  老皇帝肉眼凡胎不听劝阻,辱没了佛,留下了魔,罪无可恕……
  是是非非,没人论的清,大祁亡了,国家改姓楚。
  大楚皇帝登基那天,修葺过的宫墙之上惊现五彩祥云,一时之间,新皇得天命,得民心。
  似乎是断裂的龙脉被续上了,国家恢复了安定,百姓也都自顾其家,有所谋生也算安居乐业。
  关于那位生下来就遭遇亡国的皇子至今是死是活至今是迷,有人说业火烧宫那天从宫里飞出一道红光,也有人说皇子被烧死在贵妃的怀中了。
  众口不一,是真是假到了改朝换代的时候,也就不那么重要了,国泰民安的日子里,谁还记得那位亡国皇子。
  十二年后————
  距帝都千里之外的偏远的小山村里,这里的人们打猎农耕,过着自得其乐的安宁生活。
  老童生的课堂里,十几个布衣孩童捧着粗制滥造的上经跟着老童生摇头晃脑。
  一颗大榕树伸开伞盖把一间土房子罩的严严实实,在如今这酷暑天里阴凉的甚是喜人。
  忽然,从窗边慢悠悠冒出来一个脑袋,只露出一双黑白分明漂亮的眼睛,那双眼睛咕噜转了一圈,然后去看下面一个小男孩儿的书本,没跟着他们念几句,就听到有人喊。
  “小叫花子又来了!”
  一个跟同龄人比起来颇为壮实的男孩子跳起来指着窗外喊:“先生你看!小叫花子又来偷听了!”
  学生们齐刷刷的扭头去看。
  窗外偷听的那个什么都没说,蔫坏蔫坏不声不响的拿出弹弓朝举报他的男孩儿射了一石子。
  “哎呦”
  王水缸揉着额头气冲冲的就追出去了,后面嗷嗷叫着跟了一群看热闹的。
  偷听的小男孩见他们追的急,咬住弹弓手脚并用猴儿似的窜到大榕树上去了,骑在树杈子上得意的朝他们笑。
  底下那群孩子纷纷捡石头扔他,王水缸叉腰喊:“有本事你下来,我揍死你”
  十二三岁的小少年也不跟他争口舌之利,连摘了一把叶子团成一个球然后拉开弹弓就打到他脸上了。
  小少年甩着手里的弹弓笑出脸上两个梨涡,眼睛里装满鬼精鬼精的芒子,酒窝里像盛了两抔坏水儿,动个眼珠子就是一出馊主意,真是让人很想揍他一拳!
  小少年晃着腿有恃无恐:“你上来呀,上来我就让你揍我”
  小伙伴们嗷嗷叫着起哄,王水缸二话不说就开始往上爬,没爬几下就掉下来了,只能干着急,忽然眼睛一转,看到了一只蹲在一边儿的小黑猫。
  小少年心一跳:“你别动我的猫!”
  王水缸捞起比他一只手还大不几寸的小猫举给他看:“你下来,不然我揍不着你我就揍你的猫!”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