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少爷每天都想捏死玩具+番外 作者:雅寐

字体:[ ]

 
    文案:
    温天翊上辈子是被玩具(&佣人&跟班)肖致然间接害死的,这辈子,他想捏死肖致然又舍不得,只好把他踹得远远的,然后和上辈子陪他一起死的林晟在一起。问题是——
    温天翊:WTF,感觉不对肿么破?!
    本文前期纠结,后期爽~
 
    内容标签: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温天翊 ┃ 配角:肖致然,林晟 ┃ 其它:
 
    第一章
    
    温天翊睡得迷迷瞪瞪时被肖致然叫醒。他这段时间睡眠质量很差,夜晚躺下了翻来覆去睡不着,睡在隔壁房间的肖致然就遭了殃,经常被他闹醒折腾。折腾完了他累极可以自顾自睡沉,肖致然还要处理善后,把床铺收拾干净了才能睡,还不能睡实,因为要早起叫醒温天翊,一起上学。不过几日,肖致然俊美白皙的脸上挂了两个淡淡的黑眼圈,掩不住的憔悴疲累。
    但因为温天翊的脸色也不太好,温天翊的父亲温耀志和肖致然的母亲唐敏所有注意力都放在温天翊身上,对他关怀备至,嘘寒问暖,把肖致然彻底忽略了,唐敏知道一点温天翊和肖致然的事,私底下还责备肖致然,不要总勾着温天翊不干好事,坏了温天翊的身体,他们母子都没有好果子吃。这么多年下来,唐敏早习惯了温天翊把肖致然当玩具玩。只要能保住她在温家的地位,唐敏可以假装看不见肖致然的委屈。况且现在她怀了温耀志的儿子,已经有五个月了,在儿子生下来之前,她什么都可以忍受,她也逼肖致然忍受。
    温天翊确实一直对唐敏和肖致然没有好脸色。他讨厌,不,痛恨他们!
    因为唐敏的出现,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温耀志终于决定不再忍受温天翊的母亲潘淑兰,和她离婚。
    温天翊一直知道他这个妈不算什么好东西。温耀志白手起家,从一个一穷二白的乡村小子奋斗成华安市里数一数二的富豪,能力是毋庸置疑的。当初潘淑兰的镇长父亲潘润成会看中他当女婿,就是看出他的潜力。潘淑兰是家里的幼女、娇娇女,她的两个姐姐都嫁得不错,轮到她时,配的却是一个乡下小子,潘淑兰面子里子都挂不住,只差没有闹翻天。如果不是她意外怀孕,堕胎时被人瞧见,坏了名声,这桩婚事估计也成不了。
    嫁给温耀志后,潘淑兰因为堵了一口气,对温耀志总是颐气指使,呼呼喝喝,完全没有做妻子的自觉。温耀志拿她当菩萨供着,肯放下尊严哄她,这段婚姻才磕磕巴巴地维持下去。潘淑兰的作为连潘家都觉得对不起温耀志,一直请他多担待。温耀志要工作,潘家帮着找关系,潘淑兰不做家事,每天只顾舒适享受,潘家为他们请保姆,补贴家用。连温天翊和他妹妹温天蓉,都是潘家软硬兼施逼着潘淑兰生的。潘淑兰生完孩子,和温耀志的关系才缓和了一些。
    潘淑兰作为妈妈也不称职,孩子丢给保姆带,高兴时抱抱亲亲,不高兴时扭头就走。她最重视的永远是自己,美貌和享受并列第一。
    温耀志出轨,要和她离婚,潘淑兰恨透了他。可是他把她做过的事情一桩桩列出来,法院判了离婚,温天翊归温耀志养,温天蓉归潘淑兰养。温耀志给了潘淑兰两套房子和二千万作为补偿,别人还称赞他厚道。
    那是温天翊第一次看到他冷心冷肺的妈妈哭,潘淑兰最后抱了他一次,在他耳边恶狠狠说:“别让那个女人好过!”
    温天翊心软了。无论潘淑兰有再多的不是,她始终是他妈,他们一家四口也不是没有过温馨幸福的时光。因为一个唐敏,家散了。温天翊极度痛恨这个导致他们家庭破裂的小三和小三带来的拖油瓶——肖致然。
    所以温天翊从来不觉得他欺负这对母子是错的。
    温耀志也从来不管他。温耀志不是什么痴情的男人。唐敏也不是他的真爱。对于温耀志来说,唐敏给他打开了一个新世界——原来有一种女人是和潘淑兰完全相反的!这种女人温顺听话,像菟丝子一样依附男人而生。他让她往东,她绝不会往西,省心省事。而温耀志已经忍受够了潘淑兰的骄纵任性。他想要一个像样的家,忙完工作后回家,有个温柔贤惠的女人服侍,而不是像个奴才似的处处受气。温耀志觉得他的要求不算高。看在潘家一直对他不错的份上,他对潘淑兰已经仁至义尽了。
    唐敏在对的时间出现,所以她被带回温家。温耀志也不介意多养一个肖致然。但温耀志没有打算娶唐敏,他不想再受婚姻的束缚。即使唐敏有孩子,温耀志也可有可无。他已经有温天翊和温天蓉。温天翊是男孩子,温耀志的心头肉。除了离婚这事温耀志没有顺着儿子,平时温耀志对温天翊可谓有求必应,千依百顺。
    无论是唐敏还是她肚里的儿子,在温耀志心目中都远远比不上温天翊。
    所以温天翊一度非常郁闷。他妈不怎么好,对他爸挺过分,但生了他,是亲妈,他爸是远近驰名的狠角色,对女人,包括对他妈都很渣,对他却好得不得了。温天翊没有一个正常的家庭,他不能怪他爸,也不能怪他妈,只能迁怒唐敏和肖致然。
    唐敏为了讨好他,对他比亲儿子还亲。为难一个已经对你卑躬屈膝到极点的女人并不能令温天翊觉得有成就感,所以温天翊集中火力到对付肖致然。这个小三的儿子,寄人篱下的东西,明明脆弱得不堪一击,身上却似乎总有几根傲骨。温天翊要他像个奴仆一样服侍他,叫他“少爷”,他忍了。他欺负他,对他做了很多恶作剧,他也忍了。他懂人事之后,因为一时愤怒把他当女人用了,他也忍了……
    那时温天翊真的很茫然,有什么是肖致然不能忍的。
    但之后发生的事证明温天翊太甜,原来肖致然什么都不能忍,什么都记着,他会反抗,会报复。而且他的报复极狠,一出手,整个温家就倒了,再无翻身之日。
    所以最近肖致然跪着给他打领结的时候,温天翊总琢磨着伸手拗断他的脖子。他好不容易重活一次,不是等着这头白眼狼报复的。但动手之前又情不自禁想起他躺在他身下,氤氲着一双眼睛的漂亮喊他“少爷”的样子。肖致然是他睡过的最漂亮的人。有点舍不得。
    这么一犹豫,之后是越来越下不了手。下不了手温天翊又鄙视自己色.欲薰心,对肖致然的态度更加恶劣。
    想到肖致然日后对付他的狠劲,温天翊也知道自己确实做得过分了些。可是有什么办法呢?重活回来也没回到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而是回到他对他什么都做了之后。肖致然心里肯定已经恨死他了吧?
    既然都恨死了,他现在改变态度对他好,他也不一定领情吧?
    温天翊瞪着肖致然,满脸起床气:“我没睡够,你叫我起床干什么?”
    肖致然早习惯他的臭脸,平静说:“昨天温天蓉打电话给你,叫你今天无论如何都要去一趟学校,说有礼物送给你。你不是叫我记住,今天提醒你吗,少爷?”
    温天翊阴沉着脸。温耀志和潘淑兰离婚后,他的妹妹温天蓉跟了潘淑兰。温天蓉对唐敏和肖致然厌恶极了,总是撺掇着他一起为难肖致然。但温天翊霸道惯了,肖致然是他一个人的玩具,就是亲妹妹也不能一起玩的。肖致然只能叫他“少爷”,连叫温耀志也只能叫“温先生”,温天蓉想让肖致然叫她“小姐”,温天翊不准。温耀志非常重男轻女,温天蓉要依靠温天翊给零用钱,不敢违抗温天翊,心里迁怒肖致然夺走温天翊对她的宠爱。平时温天蓉搞小动作挤兑肖致然,温天翊是睁一眼闭一眼。但这一次不同。温天蓉的所谓礼物,是肖致然和其他男人搞在一起的合成照片。曾经的他一时被愤怒冲昏头脑,真的以为肖致然背着他和人乱搞,任由学校里的人辱骂他鄙视他,事情闹大了,肖致然颜面尽失,发高烧得肺炎,差点没命。后来他才知道照片是合成的,他的表弟潘景华偶然碰到他们在杂物间里办事,当时肖致然正用口给他那个。温天翊不当一回事,他在兄弟姐妹中威信很高,潘景华不敢管他的闲事,没想到潘景华偷偷告诉温天蓉。温天蓉非常生气,觉得肖致然跟他妈一样水性杨花,勾引温天翊走上歧路,所以才设计这一出,意在毁掉肖致然,同时把温天翊掰回正道。
    温天翊和肖致然曾经决裂过一段长时间,这件事正是开端。
    现在历史重现,温天翊要不要任由事件再次发生?
    昨晚温天蓉打电话过来的时候,温天翊已经知道她想做什么,可是他什么都没说,只是把肖致然压着狠狠做了几遍。
    这时肖致然的眉宇还带着些许情.事过度的萎靡,眼波流转间不经意会泄露一丝难言的媚艳,十分漂亮。
    他和往常一样,无微不至地侍候着他穿衣梳洗。温天翊面无表情盯着他。
    肖致然手指灵活地为温天翊打好领结,最后调整了一下,恭敬说:“少爷,好了。”
    温天翊比他高半个头,突然伸手握住他的脖子!
    
    第二章
    
    下楼的时候,肖致然的嘴巴有些红肿。他微微垂着头走在温天翊身后,像个尽职尽责的影子。
    温耀志坐在饭桌前等儿子一起吃早餐。
    唐敏挺着五个月的肚子,捧着一碟点心从厨房出来,看到温天翊立刻说:“天翊,起床了?今天有你爱吃的马拉糕和糯米糍。”
    温耀志是从苦日子过来的,发达之后没有学别人那样喜欢炫耀显摆,生活习惯依然比较朴素,平民化。没离婚时潘淑兰对此很嫌弃,觉得他改不了骨子里的乡土味。唐敏以温耀志为天,极力配合他的习惯,厨艺很好。温天翊在食方面没有潘淑兰那么挑剔,口味也随了温耀志,让温耀志更加觉得他不愧是他的儿子。
    温耀志说:“糯米糍吃多了容易积食。”
    唐敏说:“我知道,没做太多。天翊那份我就放了两块。”
    温耀志说:“糯米糍吃两块,其他的多吃点,天翊还在长身体。最近功课很忙吗?你的脸色还是不太好。”
    温天翊落座,没好气说:“爸,我是二十岁,不是两岁。我自己有分寸。”还长身体!见唐敏依然不停地来回厨房,他口气不好说,“爸,家里不是有阿姨吗?您叫她坐下来,不要晃来晃去。都怀五个月了,出意外怎么办?”
    温耀志有些意外地看了温天翊一眼,这个儿子对唐敏的态度从一开始厌恶排斥到现在视而不见,难得说出这种类似关心的话。不过他一向是儿子爱怎么样就怎么样,浑不在意说:“做个早餐有什么大不了?她手艺不错,你吃惯了,换个人做不合你胃口。放心吧,公司里大把女员工,怀到七八个月还坚守岗位。”
    上辈子的记忆里,唐敏的这个孩子没有生下来。温天翊和肖致然发生争执,怀孕七个月的唐敏在一旁着急劝架,不小心掉下楼梯,落了一个成型的男胎,身体受了损伤导致终生不孕。因为角度的问题,所有人都以为是温天翊推的。温耀志没有怪他,唐敏不敢有怨言,温天翊却知道他和肖致然之间,多了一道裂痕。
    思及此,温天翊拉了脸:“别拿我说事,早餐吃什么不是吃。那是我弟,您叫她小心照顾着。出了什么意外,别怪我翻脸!”
    温耀志、唐敏和肖致然齐齐愣住。想不到温天翊会这么重视还未出生的“弟弟”。
    唐敏眼圈微微一红:“天翊……”
    温天翊打住:“我警告你,别靠近我。”他才不要再背上杀害亲弟弟的罪名!他瞧不起唐敏是一回事,但没有丧心病狂到伤害一个未出生的小婴儿。更何况温耀志早立了遗嘱,温家的一切都是他的。这个弟弟即使顺利出世也只能分一小份财产,和温天翊得到的相比是九牛一毛。温天翊根本不把一个和他相差二十岁的娃娃放在眼里。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