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我把师弟当灵兽 作者:三色包子

字体:[ ]

 
文案:
本文原名《反派的小兽》
上一世,作为尚天门大师兄的孟清玄入魔道,毁师门,搅得师门几近覆灭。最终被昔日的同门师弟祁霄封印在苍山之巅。机缘之下,孟清玄舍弃一片灵魂,得以逃出封印。
机缘巧合之下窥得天机。回到了数十年前,重活一世,孟清玄表示,祁霄你是天之骄子,我不跟你斗,但是,我要借助你的力量来保护师门。
可是,谁能解释这祁霄怎么变成他来教了?
路人甲:你不是养灵兽养得挺好的吗?把他当作灵兽养呗。
素来喜爱灵兽的孟清玄表示,养灵兽,无压力。
孟清玄:师弟,你太没有做灵兽的自觉了。
祁霄:我不是灵兽。
孟清玄:……
 
一句话概括:这就是一个大师兄把自己师弟当做灵兽,结果师弟只当他是自己男友的误会。
其实修仙神马的都是浮云,就是小小两只修炼培养感情,顺便打打怪~
境界:炼气期、筑基期、金丹期、元婴期、化神期、大乘期、渡劫飞升
CP:霄玄
食用说明:
1.睚眦必报主角攻x死脑筋反派受
 
内容标签:仙侠修真 重生 强强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孟清玄,祁霄 ┃ 配角:林子炘,孟言,尹杉,荆五道,叶毅,沈秋鹤 ┃ 其它:师兄弟
 
 
  ☆、重生(修)
 
  苍山风景秀丽,树木繁茂,四季如春,常年云雾缭绕而不知其峰之所在。在苍山脚下流传着这样一句话:苍山云启,夙回伊始。
  这一天,柴夫与往常一般进山砍柴。前些日子下了暴雨,最近砍的新柴大多潮湿,卖不了好价钱,日子过得艰难。途径一个山洞之时,隐约听到撞击声。想着也许山洞里有野兽,杀了既能得件皮毛,又能尝到鲜肉,一举两得。贪财的柴夫握紧手中的砍柴刀,壮着胆子向山洞里走去。
  咚,咚,咚。
  一阵一阵的,听得人心中发憷。
  越到里面越是黑暗,就在柴夫想要退却的时候,山洞深处散发的幽光吸引了他的注意。咽了咽口水,他还是小心翼翼的向着那光芒走去,渐渐地,眼前变得开阔起来。
  进入眼帘的是一个巨大的法阵,四周都放置着发光的上品灵石。
  柴夫一辈子都没有见过这么多上品灵石,他跑上前使劲的撬着,心想一定可以卖个好价钱。就在那颗灵石被撬下来的瞬间,法阵忽明忽暗,整个山洞都摇晃了起来。只觉得眼前一阵光忽闪而过,整个法阵瞬间黯淡了下来,徒留周围的几颗闪着微光的灵石。
  这样的巨变可吓坏了可怜的柴夫,哪里还顾得上其他,抱着手中的灵石连滚带爬的逃出了山洞,连砍柴刀都忘了去捡。
  孟清玄不知自己在封印中呆了多久,他只记得当年祁霄抽了他的血液,为他“量身定制”了一个无法逃离的牢笼,将他永久地封印在了这苍山之内。毁了他的肉体,抽了他的灵魂,让他万世不得超生。那人就站在法阵外面看着他,如同藐视一只蝼蚁一般。他当时冷漠又仇恨的眼神,孟清玄至今没有忘记。
  就在他的灵魂脱离肉体的一瞬间,他感受到了解脱。忍受了大半辈子的痛苦,终于现在什么也感受不到了。这种感觉十分微妙,但他却不会因此而感谢祁霄杀了他。
  当然,这也并不意味着他就愿意一直呆在这封印之中。
  只要能够出去,夺舍一个身体,他一样可以卷土重来!
  他奋力的冲撞着封印,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在无尽的寂寞之中,往事如流水一般在孟清玄的脑海里流过,逼得他几近疯狂。只因记恨祁霄被心魔乘虚而入,师尊为了帮他身受重伤,而他却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尚天门,从此堕入魔道。再回来之时,他亲手弑师,劫掌门,抓丹师,就是为了尚天门中的清心丹。但是每天夜里他依然被心魔搅得头痛难忍,气息浮躁。
  自知是被心魔迷了心智,很多时候他的记忆都十分混乱。但即使是这样,他依然记得自己虐杀师尊的过程。他还想起了那个曾经粘着自己的小师妹最后惊恐的眼神,想起了师尊临终前失望的眼神,想起了很多自己曾经后悔杀掉的人。
  岁月如梭,孟清玄几乎是机械的撞着封印,他的魂魄在长久的撞击中早已经伤痕累累。突然有一天,他发现封印出现了缺口,他的精神为之一振,他知道出去的机会来了。奋力一撞,伴随着魂魄被撕裂的痛苦,他终于冲出了封印。
  离开封印,仅一瞬间的欣喜就被茫然所替代。残缺不全的魂魄,脆弱不堪的神志,以他现在的魂魄根本不可能去夺舍一个修仙者的身体。即使成功,重新开始,他亦不知修仙为何,曾经的怒气怨气早已被时光蹉跎,留下的只有斑斑血迹和丝丝悔意。
  就在他迷茫之际,天边照下一束微光,冥冥之中,好似一种指引。他随着微光飘荡,直到苍山的顶端。随着山风的带领,苍山上的云海逐渐散去,陡峭的山峰显现在他的眼前。
  山峰上空有一扇若有似无的门,虚掩着,似是在等待着什么人的开启。
  轻轻触碰之下,那扇发着金光的门就打开一条细缝。孟清玄迟疑了片刻,小心翼翼的飘了进去。
  入眼的是一间宽敞的屋子,四周都是高耸的书架,中间是一张巨大的书桌,除了四处摆放的笔墨,桌上还摆放着一本书。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孟清玄飘到了书桌前。书桌上放置着一本极厚的书:
  《雷炎灵传》
  翻看之下,孟清玄越看越心惊,这写的分明是祁霄的成仙路。长达一百多章的书,自己的一生不过是占了不到二十个章节。半刻之后,他有些自嘲的放下了手中的书。书中所记之事与他的记忆并无大的出入。摩挲着书面上烫金的大字,突然觉得书中自己的一生就像一个笑话,丑态百出。往日里没有觉着,现下看来真是讽刺。
  就在这时,他听到门外传来了脚步声和交谈声。情急之下,他环顾四周找到了那扇闪着金光的门,他毫不犹豫地钻了进去,以防止被人发现。却没想到门后的不是他刚刚所在的苍山,而是一个漆黑的空间。他警惕的四下张望,却突然感受到一股巨大的吸力将他吸住拖向漆黑的深渊。
  “哥,你说那本《雷炎灵传》仙君为什么只写了一半就停笔了?”
  “不知道哎,就我看来,那本书已经很完整了,仙君却是神秘的笑着说了一句‘天机不可泄露’就找老君喝酒去了,我也是云里雾里啊。”
  远处两个身着雪白滚边仙袍的小童边聊着,边向长桌走去。突然,其中一个小童发现桌边一扇门居然是虚掩着的,紧张的拽起了另一个小童的衣袖。
  “哥!这通往过去的门怎么是开着的?”
  “……糟了!”
  “哎?”
  “不会是又有人回到过去了吧?”
  猜想到这种可能性的两个小童都吓白了脸,不知如何是好。那个年长些的小童看向长桌上翻开的书,沉思一番。
  “有人看过这本书。”
  “那历史不就打乱了?怎么办怎么办,仙君会怪我们的。”小童惊慌失措的望向另一个小童。
  “别急,我们把书本存放原位,把门锁好,别对仙君提起这件事。然后咱们赶紧去找仙姑姐姐问问,看看有什么法子。”
  早已乱了方寸的小童听着哥哥的话连连点头。
  正当二人满心以为不会被仙君发现的时候,远在兜率宫里的男子悠悠的睁开了深邃的双眼。
  “呵,是时候了。”
  男子笑着坐起身来,踢开了脚边的酒壶,轻轻拍了一下衣摆,就要离开。这时,身后传来了慵懒的声音:“这就要回去了,不多留一会儿?”
  男子没有回头,轻笑着说道:“灵感来了,挡都挡不住,等我写完这本书再来找你喝酒。”
  侧躺在地上的男子就这么看着那人的背影消失在了殿门口,嘴里还嘟囔了一句:“就知道写书,也不知道下一次什么时候再来。”
  再醒来,孟清玄望着四周熟悉又陌生的环境,一时之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就在他愣神的时候,一人开门走了进来。见到已经坐起身的孟清玄,惊喜的叫道:“大师兄,你醒啦!身体可还有不适?”
  看清来人,孟清玄抑制不住心中的震惊和疑惑。
  你……”怎么还活着?
  对着笑得一脸灿烂的林子炘,孟清玄实在是没有勇气问出这种问题。
  终于顺利咽下没说出口的话,他掩饰的咳了一声,问道:“我睡了多久?”
  林子炘听孟清玄这么问,诚实的答道:“大师兄昏迷了大约两日了,早些时候,师尊已经来过了,嘱咐子炘要好好照看大师兄。”
  “嗯。你……先下去吧。”
  “是,子炘告退。”
  见人完全退出门外,孟清玄才慢慢躺下。他现在脑子一片混乱,记忆还停留在他当时误闯那个奇怪的房间。当时因为听到人声,匆忙之间,他随意开了一扇门就躲了进去。哪知门后竟然是一个巨大的黑色空间。当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就已经在自己的房间了。
  没错,这里是他自己的房间。是他还没堕入魔道之前在尚天门修炼时的房间。这里的一桌一椅他都记忆犹新。而且,林子炘也还没有死。在他的印象中,林子炘在祁霄还没有进入内门之前就已经死了,而林子炘的死就是他和祁霄彻底对立的契机。
  当时是怎么回事来着?哦,对了。那次他原本是想找祁霄麻烦,引其到御灵峰后山,利用灵犀牛给他个教训。没想到事情弄巧成拙,灵犀牛群暴动,慌乱之下他跌落山崖。幸好那山崖不高,被师尊找回来了之后也就昏迷两天就醒过来了,但是腰间被灵犀牛顶到,倒是疼了许久。
  按照方才林子炘的说法,自己已经昏迷了两天,应当就是那次灵犀牛群的暴动事件,而且腰间的刺痛也证实了他的想法。当初他不知为何一直看祁霄不爽,按理说他一个尚天门大弟子根本不需要将一个外门弟子放在眼里,怎地就想着要整死对方呢?可偏偏那人命硬,千方百计都拿他没有办法。自己当时气得不行,也偏不信这邪。现在想来,祁霄修炼飞升既是命数,那么天道偏爱也不无道理了。
  想到这里,孟清玄轻叹了一口气,他撑着自己还有些疼痛的身子慢慢的走出了屋子。院子里的一切都如同记忆里一般,丝毫没有变化,那些原本以为已经褪色的记忆又一次鲜活的跳跃到了眼前。他缓缓地踱步到自己小院后的悬崖。孟清玄还记得,那时候刚来尚天门,师尊要他选一个小院,他想也不想就选了这个坐落在悬崖边的小院。当时的他爱极了这种“一览众山小”的感觉。
  吹着微凉的山风,孟清玄才不得不承认:如果所料不错,他这是重生了吧。                        
作者有话要说:  小修。
点一点,收藏一下,给点动力吧~
 
  ☆、祁霄(修)
 
  重生了啊。
  一定是那个古怪的黑色吸力将他带回这里。
  回想着他在那间屋子里看见的那本书,却发现自己只隐约记得,整个故事是从祁霄小时候的苦难开始讲起,直到祁霄飞升成仙,之中许多细节都已经记不真切了。不过,这样已经足够了。
  既然祁霄注定会飞升成仙,他实在没必要螳臂当车。这一次他也没必要在做那跳梁小丑,平白招祁霄怨恨实在不是明智之举。况且祁霄身负雷火双灵根,虽然前期的修炼速度不如他这个水系天灵根来得快,但是他的奇遇不断,后期修行速度十分惊人。再者,除却其他提供各种帮助的女子,许燕那个女人的双修辅助更是使得祁霄的修行速度日行千里,根本不是他能够相提并论的。只是,祁霄竟然撇下了所有的红粉佳人独自飞升,这实在是在他意料之外。
  既然现在林子炘还没有死,也就意味着他与祁霄还没有彻底闹僵。若是这一世能够阻止林子炘的死亡,祁霄也就不会像上一世那样憎恨自己,兴许自己还能够在这尚天门留得一席之地。归根结底,他与祁霄之间最大的恩怨应当就是林子炘之死了。那件事说到底,连孟清玄都不曾明白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