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新安郡王见闻录+番外 作者:华飞白(一)

字体:[ ]

 
文案:
     新安郡王的上一辈子就是个无可回转的惨剧,最终落得年纪轻轻郁郁而终的下场。一朝重生之后,他发现曾经熟悉的一切早已似是而非,但夺嫡失败的爹仍然坚持不懈地在作死的道路上狂奔。为了不再重复惨剧,他不得不步步为营。就在这时候,一人施施然地走近,垂首低声诱惑:被人如棋子一般拨弄,身不由己,你可甘心?
 
 
看文请注意:
 
(1)架空世界的大唐,人物设定有参考,可自由想象。
 
 
(2)男主重生,不夺嫡,不篡位。
 
 
(3)主受,腹黑精分攻X稳重隐忍受,可能互攻,1V1,互相忠实始终如一。
 
 
(4)因为情节多,感情戏可能慢热,请耐心等待。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 天之骄子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徽,王子献 ┃ 配角:长宁公主,李欣等等 ┃ 其它:重生,架空唐
==================
 
  ☆、第一章  雨夜重生
 
  这是一个乌云堆叠如山峦迤逦的漆黑暗夜。狂风骤起,雷霆震震,天地便犹如即将倾覆一般,泻下滂沱大雨。位于偏僻乡野的馆驿仿佛被这场豪雨困在其中,隔绝人烟,成为孤悬的岛屿。随风而动的黯淡灯火似明似灭,年老的驿丁披着蓑衣,孤零零地守在屋檐下,忽然带着几分惊疑立了起来,遥望驿道尽头。
  白日间偶尔有人来往的驿道上,此刻已是空寂一片,徒余倾盆大雨漫过路面,积满了浑浊的水。然而,风雨交加中,远远却似有灯光正摇动着,缓慢而艰难地前行。只听得惊马的嘶鸣与车轱辘声愈来愈近,终于有几位身量魁梧的部曲纵马而来,手持金鱼袋示意,里头依稀是一枚鱼符的形状。
  依照大唐律规定,鱼符乃是官员的身份凭证,而唯有五品以上高官方可得御赐鱼袋。五品服绯,着赐银鱼袋;三品服紫,着赐金鱼袋。不过,这处馆驿实在太偏僻,何曾见过持金鱼袋的贵人?驿丁都不过是番代征防的乡野小民,素来没什么见识,惊得险些摔倒在地上。见这几个部曲形貌有些凶恶,神色又疲惫不堪,他忙不迭地推开有些破败的院门,又赶紧禀报捉驿。
  捉驿立即冒雨出迎,不多时便引着数辆宽敞的牛车驶入馆驿内。为首几辆车虽瞧着古朴,却处处雕饰着精致的蟠龙纹与凤纹,近处还能闻见隐隐的香气,足见其不显于外的尊贵奢华。
  捉驿一时猜不出这位贵人的身份,便见数名身着蓑衣的部曲抬来步舆,将贵人抬进了馆驿中。而后又有仆婢簇拥着,亦将戴着帷帽的内眷用檐子抬了进去。
  此处馆驿委实太过逼仄破败,连装下这将近百人的部曲仆婢都甚为勉强,更别提招待贵人了。捉驿见那群穿着绫罗绸缎的仆婢都露出了轻鄙之色,仿佛连下脚都委屈了她们的双足,惶恐地连声赔罪,唯恐惹恼了贵人。
  此时,却听那位戴着帷帽坐在檐子上歇息的内眷叹道:“何苦为难他们,不过是临来休憩之地罢了,略作收拾之后便住下罢。且这般倾盆大雨,寻别处过夜已是绝无可能,莫要挑剔了。更何况,三郎风寒渐重,再也不能折腾了。”
  仆婢们躬身应诺,遂里里外外将馆驿收拾干净,几位贵人方勉强进入房中歇息。厨下原只有些粗鄙的吃食,厨娘们一脸嫌弃地就着简陋的食材料理了夕食,忙端入正房之中。又有角落中的小婢女正在熬药,将热腾腾的苦药汤子奉入东厢房。
  东厢房内正是静寂无声,几名正值花信年华的貌美婢女垂首立在床前。一位已经有些年纪的傅母正亲自照料着裹在锦被中的病人,眉目间带着难以掩饰的焦灼之色。眼见着药汤端过来了,她便亲自执着汤匙给病人喂药。
  那病人是位脸色苍白的少年郎,约莫十三四岁的年纪。便是满面病容,亦无法掩盖他出众的容貌。他不过是前几日淋了些雨,风寒症状便已经愈来愈严重,随行的医者开的药方亦是愈来愈猛烈,眼下竟犹如沉疴在身,再不能痊愈一般。
  若是他能饮药,说不得病情还能控制几分,但此时他额角虚汗滚滚,双目紧闭,牙关亦是紧紧咬住,连药汤也喂不进去,又如何能好得起来?照顾他多年的傅母见状,双目不禁涌出了泪水,哭道:“三郎君好歹进些药罢!若是你出了什么事,可教殿下日后如何能熬得下去?”
  她哭声未落,一位看起来不过二十来岁的美妇便带着仆婢匆匆而入,红着眼问道:“三郎眼下如何?”见她垂泪不已,美妇顿时怔住了,以为少年已是病入膏肓,忙不迭地握住他略有些冰凉的手:“赶紧将医者唤过来!三郎!三郎你醒一醒!莫要丢下母亲!”
  “三郎!”哽咽与哭泣声渐渐远去,李徽只觉得浑身一松,便仿佛魂灵脱出了躯壳一般,飘飘然浮上空中。心中纵然有再多不甘不愿,再多懊悔之意,如今身死魂消,亦已是毫无意义。回顾自己短暂的一生,被拘禁在封地中不得自由,时时刻刻皆有人严密看管,竟仿佛囚徒一般。虚度了二十余载光阴,根本没有任何值得忆起的画面与时刻。或许,死亡反倒是一种解脱罢。
  “三郎!我的三郎!”不知何处传来似是熟悉又似是陌生的哭喊声。他茫然四顾,举目望去,却皆是白茫茫的一片浓雾,不知身在何方。飘飞的衣袂倏然像是被什么一勾,竟让他一时不防,仰头摔了下去,身子立即便变得沉重起来。方才那飘飘欲仙之感犹如梦幻,他再度被困于躯体之中,无法动弹,甚至无法发出声响。唯有双目似是隐有松动之意,于是他用尽浑身的力道,挣扎着猛然张开了眼——
  映入眼中的,是一张泪水涟涟的脸,熟悉而又陌生。
  李徽双瞳微缩,恍然间觉得自己应当确实已经进入了阴曹地府。不然,为何眼前出现的,竟是嫡母阎氏的面孔?自从长兄李欣袭封阿爷的王位后,便奉着她回到长安,而后她一直跟着兄长一家在任上迁转。因着她体弱多思,染了疾病后久久不愈,没几年就在官舍中去世了。分别后,他们至死再未见面,一直是他心中的遗憾。而今再见,她却似是回到十余年前阿爷尚未去世的时候,眼角眉梢再无那抹怎么也消不去的轻愁——
  若非他们二人皆身在地府,又如何能够再度相见?
  “三郎终于醒了!”见他睁开双眼,阎氏含泪笑了起来,亲自端着药喂他喝下,“喝了药便无事了,我也总算能放心些。你这孩子,生来便有些体弱,原就不该纵容你冒雨骑马才是。如今总算是知道厉害了罢?只是一场风寒,便险些将你折腾过去。往后这段路程,绝不许你离开牛车半步。”
  李徽怔怔地喝着药,呆呆地望着她,一时间竟是未能反应过来。
  阎氏以为他不过是病中疲倦罢了,不疑有他,又喂他喝了些白粥后,方给他掖了掖被角,又柔声道:“这场雨不知何时才能停,在此处馆驿中歇息些时日也好,也便于你安心养病。你阿爷到底是心急了些,这种日子如何能继续赶路?我断不许他如此折腾你,他不心疼,我可是心疼得很!”
  目送阎氏离开之后,李徽犹觉得自己身在梦中,视线却不由自主地落在了不远处的张傅母身上。这位傅母是阎氏的心腹,亦是他的乳母,自小照料他长大,情分十分深厚。不过,在他大婚之前,她便已经因病去世了。十载不见,她的眉目依旧如此清晰,就连神态亦是生动非常,担忧中带着些喜意。
  “三郎君早些睡罢。既饮了药汤,说不得发一发汗便好起来了。”张傅母说罢,慈祥一笑,将床帐放下,又低声吩咐了婢女们几句,这才安心离开了。
  李徽听着床帐外的声响,闭上眼,心中却涌出了无数疑问:地府怎可能是这般模样?他饮的药,喝的粥,分明都有热意,根本不像是非世间之物。但怎么偏偏母亲与傅母都在?这一切究竟是真是假?是虚是幻?是否清醒过来后,便如同朝露泡影一般消失不见?
  良久之后,他依旧毫无睡意。窗外雨声涟涟,时而夹杂着雷霆之声,响彻天地之间,仿佛要将所有邪祟杂音都震得粉碎。他若当真是鬼魂,应当觉得惧怕才是,但心中却毫无畏惧之意。想了想,他抬起手,看着自己尚有几分稚嫩的手掌,摸索着单薄的身躯,又借着朦胧的灯光查看腰侧那道再熟悉不过的红色胎记。
  这具身体确实是年少时的他无疑,而他亦确实是新安郡王李徽无疑——他现在身体温热、呼吸正常,也确实活着无疑。
  他本来应当已经病死了,却又为何回到了十三四岁的时候?难不成,这其实是他死后做的梦?又或者,那些被圈禁被监视之事,才是他此番病重的时候做的噩梦?
  不过,他怎么从来不记得,自己在这个年纪曾随着母亲出行?未经传召,阿爷不许离开封地半步,母亲亦是十余年从未回过长安探亲。便是偶尔出行,也不过是去附近的寺庙烧香拜佛或者去道观打醮罢了,又如何可能住在如此简陋的驿馆之中?
  为何而出行?此去何方?为何阿爷行路匆忙?
  难不成,他又被什么来路不明的人挑唆,生出了什么冒险的念头,迫不及待地要将一家人的性命都填送进去?兄长如今还在长安,地位等同质子。一旦他举动异常,兄长的性命便岌岌可危!他怎能如此贸然行事,全然不顾虑后果如何?!
  想到此,新安郡王满心苦涩之意,顿时觉得再度回到十四五岁,见到诸多旧人亲眷,也绝非什么喜事了。
 
 
  ☆、第二章  奉召回京
 
  
  倾盆大雨足足下了一天一夜,翌日清晨便渐渐转为了淅淅沥沥的和风细雨。李徽昨夜辗转反侧,不过囫囵睡了两三个时辰,瞧起来甚是恹恹的,并没有什么精神。不过,张傅母却觉得他大病未愈,这般无精打采的模样方是寻常,亲自端着药汤过来劝他饮下。
  李徽上一世病逝时,早已不知曾饮过多少苦药汤子,喝药便如同饮水,已经习惯了。如今一口饮尽大碗药汤之后,连压下苦味的杏脯亦不用,便略进了些舀去油花的鸡丝粥。张傅母见他胃口恢复得不错,甚是惊喜,便亲自去厨下吩咐再备些清淡的吃食,又遣侍婢去请医者来诊脉。
  李徽也觉得身上生出了些气力,不像昨日那般沉重不堪,便靠在隐囊上闭目思索起来。尚未生出什么念头,就听外头雨声延绵,滴滴答答宛如乐曲一般。他张开眼望去,窗户紧闭,如何能看见什么霏霏雨景?于是,他侧首望向静静立于一旁的侍婢,低声道:“开窗。”
  “三郎君风寒未愈,不可受凉。”几位侍婢立即跪倒在地,“奴们不敢开窗,望郎君恕罪。”这位主子的病情好不容易有了起色,她们堪堪逃过一劫。若是因开窗赏景再生出什么反复,不论王妃殿下与张傅母再如何慈悲,都不可能轻易饶过她们。
  李徽心中一叹,扫了她们一眼:“起来罢。”他怎么忘了,这些侍婢皆是母亲阎氏派来伺候他的,一向由张傅母严加约束,绝不敢违逆她们的意思。而他如今到底不过是个年纪尚轻的少年郎罢了,又在病中,不足为惧。且这几张脸瞧着似有些熟悉,日后都是他府中的管事娘子,亦是张傅母替他留下来的可用之人,因为些许小事责罚她们也不值当。
  见他语中并无怒意,侍婢们互相瞧了瞧,又道:“三郎君若想赏雨景,只需搬来屏风挡住风即可。只是行李中并无合适的屏风,也不知这馆驿里有没有可用之物。不如奴们去问一问捉驿?”
  “也罢,将那捉驿一并与我唤来,也好听一听乡野之事。”李徽从善如流。
  他从未踏出过封地半步,对外头的新鲜事物都存着几分好奇。如今好不容易有机会随着父母出行,虽不知前路漫漫究竟去往何方,但也不妨碍他打听此地在何处。或许,亦能推知阿爷到底意欲前往何地,究竟想做什么。毕竟以他素来养尊处优的性情,断然受不得什么穷乡僻壤之地。
  捉驿很快便被带了过来,穿着不甚合身的新绸衣,连手脚都不知往哪里放好。因常年劳作之故,他肤色黧黑,头发花白,脸上沟壑纵横,浑身上下虽透着低微到泥地里的畏缩之态,目光却明正清澈,很难令人生出厌憎之感。
  旁边两个侍婢脸上禁不住露出了或嘲弄或厌恶之色,李徽淡淡地瞥了她们一眼:“将她们遣出去,再不许近身服侍。”二人顿时大惊失色,却也不敢哭着求情,只得委委屈屈地流着泪退下了。剩下几位侍婢亦不敢再流露出什么憎恶之态,忙垂首不语。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