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日月之光+番外 作者:木耳不乖

字体:[ ]

 
文案:
上部:重生前
鹿苧生命中有三个男人,有他倾尽所有爱情去暗恋的吴越,和对他无情玩弄、强取豪夺,最终把他逼上绝路的宋哲文与向海东。爱情是什么?那就是我心中的白月光。
下部:重生后
前世走向末路的宋哲文和向海东重生了,再次跟鹿苧纠缠一生。鹿苧在三人的情感纠葛中痛苦煎熬,无法做出忠于自己内心的选择。二人就像那炙热的太阳,把他烤的几近融化。
 
宋哲文是斯文败类渣攻,向海东是小狼狗偏执渣攻,鹿苧是洁癖强迫症内向受。前半部分承继了我一贯往死里虐的风格,争取炖好肉【捂脸】。
 
内容标签:虐恋情深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鹿苧,宋哲文,向海东 ┃ 配角:吴越,赵竞,鹿逸之 ┃ 其它:
 
 
  ☆、第一部《我心中的白月光》
 
  第一部:《我心中的白月光》
  鹿苧长得,就是好看。身高1米78,小腰只有2尺2,两条细长腿从肚脐眼下面就开叉。他走路会带起消毒水味道的风,撩着前额乌黑头发,露出一片雪白的额头。鹿苧穿上检察官的蓝色夏装,下摆塞进黑色裤子里,脖子上系着暗蓝色的领带,脚下穿着黑色的皮鞋,腰里还别着扩音器,耳朵上挂着麦克风,远远的看上去,像一棵挺拔的树。而这人一旦动起来更不得了,他站在一群参观预防职务犯罪警示教育基地的领导面前,扬着细白长的手慢慢请他们进入基地大厅,真是俊极了。他讲解时普通话字正腔圆,滑溜溜的从他丰满的带着唇珠的嘴巴里飞出来,飞进大家的耳朵,像中央电视台那些广播员的嗓音。每个落马官员的案例鹿苧都讲得很生动,总结的时候还特别煽情,每个来参观的人都被这个书生气浓郁的小伙子吸引了,他们会想,哦,这孩子长得真好看,讲得也真好听。
  检察院的院领导们也是这么想的。两年前这个新的基地刚刚建成,鹿苧就从公诉科调到了预防科,专门当基地的解说员。当时鹿苧不愿意,他25岁法硕毕业后完全没有其他想法,连夜从首都滚回了准一线的T城老家,通过公务员考试进了当地某区级检察院。他进检察院就是冲着公诉科去的,刑诉专业口,在公诉合情合理。结果没想到在公诉干了两年,就去了一个边缘部门,鹿苧心中很不是滋味。领导找他谈话,说在预防只是暂时的,他形象好、气质佳,普通话又这么好,院里需要这样能撑门面的讲解员。
  “小鹿,”检察长弹了弹烟灰,言辞诚恳:“院里为了建这个基地耗资耗时不少,这种大规模的基地全国还是很少的。因此区里市里都非常重视这项工作,将来到咱院参观的各级领导都少不了,能胜任解说员这项工作的真的只有你。小鹿,好好干,年轻人要抓住露脸的机会。”鹿苧笑笑,既然领导这么说了,那只能表态好好干。
  于是鹿苧真的有在好好干,没白没黑的背稿子,到基地练站姿练仪态,甚至求着政工的人找当地电视台的主持人进行指导。所以效果也是真的好,第一次演练完院里领导都鼓起了掌,鹿苧垂目而笑,长长的睫毛打出两道淡淡的影子,真是好看。
  并不是只有检察院的领导们觉得鹿苧好看,宋哲文也觉得鹿苧好看。宋哲文第一次见到鹿苧时,他刚过了30岁生日,还是有一把细腰,站在基地高科技展示柜前字正腔圆又情绪饱满的进行介绍,完全没有这个年纪应有的老成。在宋哲文眼里,鹿苧反倒是带着点羞涩的□□。宋哲文看着他鼻尖上细密的,在灯光下亮晶晶的汗珠,感觉自己心里有一把火在烧,噼里啪啦的烧,烧的呼吸都快乱了。来作陪的区委书记没察觉出什么异常,仍旧在鹿苧解说的间隙进行一点补充,或者是开个小玩笑。宋家背景很深,买卖做得特别大,前天宋哲文带着分公司的团队跟政府谈一个项目,如果成了可能要在本地呆一两年。区里领导为了增加感情,就带着宋哲文满世界转,一个景点一个景点的看,最后赶在饭点前到了基地。
  宋哲文一边跟区委书记互相恭维,一边用眼角瞄着鹿苧的喉结看。
  鹿苧对自己的性向开窍不晚,虽然从没跟人交往过,但宋哲文那青年男子充满欲念的眼神就是死猪也能看懂了,这让他非常不舒服。可是这样的眼神鹿苧很熟悉,每天早上想着那个人打□□时,镜子里的自己就是这个样子。鹿苧咳嗽了一声,宋哲文收了收目光。
  参观结束时宋哲文站在出口处,阳光打在他身后,室内灯光又暗,这让他的面目有些模糊。只见他转头对检察长恭维了基地的建设,又夸奖了鹿苧的解说:“李检,咱检察院可真是藏龙卧虎,连解说员都能赶上中央台的主持人了!”李检哈哈一笑:“宋总,您还真是说对了,上次最高检的袁副检过来视察工作,也是这么说我们鹿苧的。来,鹿苧过来,叫宋总。”
  鹿苧连忙伸出手:“宋总好,久仰您大名!”宋哲文握住他微凉的手,狠狠的握了下。
  鹿苧小鹿一般的睫毛微微颤抖了下。
  “据说宋总前两年才从美国学成归来?”李检问道。
  “出去蹉跎了几年,光顾着在资本主义国家堕落了。”宋哲文谦虚的说。“宋总太谦虚了,年纪轻轻就做出一番大事业,你看我们家的小鹿跟您也一般大,今年也29岁,要不是我这儿确实离不了他,早就让袁副检带到高检了!”宋哲文顶了顶镜框,做惊讶状:“哦?鹿检已经29岁了?真是看不出来,看不出来。”
  鹿苧惶恐的摇摇手:“称不上‘检’称不上‘检’,您叫我鹿苧就行。”哪是什么人都能在姓后面冠检字的,最起码副检察长才能称的上检,大掌柜的还在这里呢,这么称呼他不是害他嘛?
  这些人也没接他的碴,彼此寒暄着些无关紧要的话,宋哲文就被区委书记带着去赴宴了。临走时他回头看了一眼还矗立在门口的鹿苧的喉结,眼神泥泞的很。
  鹿苧却被盯的鸡皮疙瘩爬满了脖子。
  他紧张的整理了下领带,负责拍照录像的技术科女同事郭敏突然凑过来说:“这个有钱人真是帅,我觉得鹿哥就够帅了,原来还有比鹿哥更帅的。”鹿苧斜了她一眼:“我该谢谢你夸我吗?”“把你和这么出色的男人相提并论你该感到荣幸。你知道吗,他家背景通着中南海呢,这么年轻就当了中星集团的副总裁,又帅的天怒人怨,妈呀,还是我喜欢的文质彬彬型,我看到他的第一眼心都扑棱出来了!”
  鹿苧突然在空气中夸张的嗅着鼻子:“怎么一股味儿?”最后嗅到了郭敏旁边。
  “什么味儿?”郭敏低头闻闻自己的胳膊。
  “发春的味儿。”
  “滚你的吧!”郭敏作势踹他一脚。
  除了郭敏没人知道他的性向。也是奇怪,鹿苧性格闷的很,一棍子都打不出个屁来,唯独跟郭敏性格投缘。有一次聚餐鹿苧喝的烂醉如泥,又哭又笑,半句话不说,眼泪却流成了河。一桌人都愣在那里,郭敏却自告奋勇的说要送鹿苧回家。大家都知道郭敏对鹿苧那点小心思,唯独鹿苧自己不知道。于是同事们帮着她把鹿苧扶上出租车就散了。第二天下午下班后,院里整个走廊上都没一个人,鹿苧正在洗手,开着水龙头反反复复的洗手。郭敏突然出现在她身后,问他你是不是喜欢男人?鹿苧一愣,她又接着问,你是不是喜欢吴越,那个警察?
  鹿苧苍白着一张脸,看着镜子后面面容黯淡的郭敏,竟然无法张嘴否认。
  你昨天回家一直在叫着他的名字。
  转过天来,郭敏却当做什么都没发生似的,照样粘着鹿苧,跟他打打闹闹。
  “不过说起来,”郭敏跟着他一路关闭基地设备,“有钱人再好,可在我心里比不上咱鹿哥这样的居家好男人,又帅又痴情又有前途,哪个女人不爱啊!”
  鹿苧嗤笑一声:“女人爱我又怎么样?反正我又……”
  郭敏打断他:“直的能掰弯,弯的难道掰不直吗?”她坚定的看着他,好像谁也无法动摇她的信念。
  鹿苧有一瞬间闪神,竟然有点动摇。他快30岁了,终身大事却完全没有定下来……但是不行。他想,他真的不行。
  “等下吴越会过来,我俩约了去看电影。”鹿苧放下电闸。整个基地都黑了下来。                        
作者有话要说:  各位,文章有点儿内容有点儿糙,所以请务必加新浪微薄“重生之日月之光”!请务必加新浪微薄“重生之日月之光”!请务必加新浪微薄“重生之日月之光”!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吴越
 
作者有话要说:  各位,文章有点儿内容有点儿糙,所以请务必加新浪微薄“重生之日月之光”!请务必加新浪微薄“重生之日月之光”!请务必加新浪微薄“重生之日月之光”!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2、本来吴越咋呼着要去看《美国队长3》的首映,但突然接了通知要出现场,直到上映了快半月后才得空。从影院出来,月色微凉,接近11点,人不太多。吴越拉着他喝啤酒撸串。
  吴越一口一个羊腰子吃的油光满面:“哎呀,这冬兵真是老惨啦!断臂又断背,末了又变成了美国老冰棍,光冲着凄凄惨惨戚戚的悲凉劲儿,我就得站美队team啊!”
  鹿苧细嚼慢咽的吃他的烤金针菇:“我倒是站钢铁侠那一队。”
  “为什么?”
  “私刑不能代替法律。任何以维护正义之名动用的私刑都是犯罪。”
  吴越翻了个白眼:“行行行,你检察官,你是正义化身。”
  “你也是啊!你是警察。”
  “唉,干不了几天警察啦!”吴越浓密的眉毛拧作一团,闷闷的喝了一口酒,“说不定以后再没机会去你们单位骚扰你了。”吴越在刑警大队工作,他们那边刑案结了就会移送到检察院。他经常借着送案卷的机会去找鹿苧,以前鹿苧在公诉科,他可以一边把案卷扔给鹿苧一边跟他开玩笑,而现在他还要绕个弯多爬几层楼才能找到他。
  鹿苧听他这样说,心马上沉下去:“为什么?”
  “我还是没抗争过我爸……”吴越父亲是组织部部长,“他觉得当警察没前途,一直想把我调走,可是我喜欢当警察,我死膈应他们官场上那一套,看见就烦。他还说要让我去下面政府历练一年再说,真他妈的烦。”
  鹿苧低下头,吴越不当警察了,还要去下面政府里,那以后见他的机会是不是会变少了?
  “鹿苧,你是不是不愿意让我去?”吴越看着鹿苧头顶的发旋,语气轻柔而深沉。
  鹿苧猛的抬起头来,看到面前跟以往痞子警察那油滑作风完全不同的一本正经。
  他支支吾吾:“也,也不是。去下面也好,有,有前途。这个要看你……你爸爸也是为你好。”
  “够了。”吴越打断他,泄气似的靠到椅背上,“不谈这个,烦。”他抓起酒瓶就吹。
  鹿苧面前凉了的金针菇让他的胃有点疼。
  沉默了一会儿,吴越突然说:“我谈了一个姑娘。”
  “………………哦。”鹿苧好久才应了一声,拿起雪碧也喝了一口,“那为什么今天晚上不跟她一起来看电影?”
  “她不喜欢这种电影。”
  “哪个单位的?”
  “财政局借调到组织部,她爸是卫生局局长。”
  “哦……长什么……”
  “可漂亮了。”
  “……哦。那好,那好,般配。”
  气氛尴尬而微妙。吴越面无表情的喝着酒,鹿苧也不说话了,却又突然的说:“你28了,是该找个姑娘定下来了。你跟我不一样,你官二代,我穷二代,没房没车没爹没妈。我可以没心没肺的一个人活着,你不行,你身上的责任重。”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