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动漫大师是个精神病 作者:晚非

字体:[ ]

 
文案
 
 
古代贵公子秦凛死后在一个陌生的时空醒来,被人陷害进了精神病院。
费尽心尽逃出精神病院,一无所有的秦凛在街头摆摊卖字画糊口。
 
踏足动漫圈出名之后,他努力证明他不是精神病患者,然而他的粉丝们不喜欢他正常的样子,更喜欢他精神病状态的他。
秦凛愤愤,他真的从来都没有精神病!
 
入坑提示:
①1V1主受HE,非复仇流。谢绝转载 ^_^
②CP感情线甜甜甜。
③作者菌不会做动漫,文中涉及动漫制作的知识皆来源于度娘。
④穿越背景为现代平行世界。
 
内容标签: 业界精英
 
搜索关键字:主角:秦凛 ┃ 配角:沈墨、赵晟、韩岳 ┃ 其它:
==================
 
☆、第1章 楔子
 
秦凛压低了身子,胸口紧贴着马背,左手紧紧地攥着马缰。
    耳边是利箭破空的‘嗖嗖嗖’的声音,甚至有一支箭紧贴着他的头皮呼呼而过。
    追风渐渐的有些力不从心了,身后的马蹄声越来越近了。那群追兵,个个都是专门培养出的精锐,比他的半吊子功夫强多了,一个人站出来,三两下就能拿下他,何况如今是一群人。
    他现在没被抓住,也是因为追风是一匹宝马,速度耐力都比身后那些人骑的马好一些。
    可即使如此,秦凛心里明白,今日他是逃不掉了。虽然他大仇得报,可他就这么死了,还是死在了自己一直信任爱护的人手里,他如何能甘心!
    秦凛是秦国公秦泰之的嫡长子,继母沈蕙是他的亲姨母,是他母亲的庶妹,虽然是庶妹,可沈慧的姨娘是他外祖母身边的大丫鬟抬的妾,生沈慧难产去世之后,沈慧从小养在秦凛的外祖母身边,和他亲娘一起长大,感情十分要好。
    他的亲生母亲去世时,他只有五岁,还是天真无邪的年纪,母亲临终前拉着他的手,说姨母以后就是他的母亲了,会代她照顾自己,让他听姨母的话,好好孝顺姨母和父亲。
    他的亲生母亲是病逝的,姨母小时候又待他极好,他从母亲永远离开了他的悲痛中走出来之后,便真的把姨母当成母亲一样孝顺,那个时候爹爹夸他乖巧懂事。
    沈慧是在母亲去世后百天内进门的,不到三个月便有了身孕。怀孕五个月的时候,有一天他因为不用功,被教武术的师傅打了手心,姨母便带着他在花园的荷花池边散心喂鱼,跟前只有他自己的大丫鬟伺候着。
    那个时候他正是贪玩的年纪,很快就忘记了被师傅打板子的委屈,看见蜻蜓落在水面上,就想捉来玩,然后脚下滑了一下,整个人就往池塘里栽下去。
    结果沈慧和他前后落了水,沈慧那一胎滑了。父亲震怒,审问了他的大丫鬟。让他没想到的是,他的大丫鬟说是好像看见他推了姨母一把。
    最后无论他如何解释,父亲都不相信他了,认定了他小小年纪就心思恶毒。父亲甚至忤逆祖父祖母给他定了罪,说他定是听了身边服侍的下人的话,认为沈慧有了自己的孩子就不疼他了,才会想要害沈慧流产。
    从此之后父亲彻底厌恶了他,更是把他身边服侍的人全部打了板子送庄子上去了,那些人都是他娘亲留下的。
    他一时无能为力,不能保全从小待他如亲子的奶娘,眼睁睁地看着奶娘和身边的几个嬷嬷丫鬟都被送走了。
    可沈慧待他始终如亲生母亲一般,他从那个时候起,更依赖亲近姨母了,和父亲的感情也越来越冷淡了。
    懂事之后,他不是没有怀疑过,也曾回忆过五岁时沈慧落水的事,可却始终弄不明白沈慧是如何落水的,他只记得他当时虽然慌张,却并没有扯到她的衣襟,也许就如沈慧说的,是她看自己栽倒,情急之下想拉他一把,结果自己没站稳也栽进去了。
    那个时候,他虽然失了父爱,可他始终想让父亲认可他,他学习十分刻苦,哪怕学骑射时摔断了腿,伤好之后沈慧心疼他不让他学骑射武艺了,他仍旧偷偷地在房里练师傅教他的拳脚功夫,他想像父亲一样英勇盖世,想让父亲像夸赞弟弟一样夸赞他一句。
    可无论他如何刻苦认真,都比不过弟弟一张抹了蜜了嘴,能博得父亲的注意力,哄的父亲开怀大笑。
    二十岁的时候,他意外得知,母亲当年并非病逝,母亲那个时候得了伤寒,沈慧来府里探望母亲,却和父亲有了首尾,甚至珠胎暗结。
    母亲的病情越来越重,听信了沈慧的花言巧语,怕自己去世后,父亲娶了继室会待他不好,便和外祖父外祖母商议,等她过世,就让沈慧嫁进秦府。
    可母亲却到死都不知道,她之所以会病重,就是她当嫡亲妹妹一样爱护的庶妹和她一心一意爱慕的丈夫,在她的药里动了手脚送她上黄泉。她的亲哥哥秦凛的亲舅舅,也被沈慧买通了身边的副将,设计战死沙场,尸骨无存。外祖母中风瘫痪,他的亲表弟在舅舅死后,意外落水身亡,舅母伤心欲绝也投了湖。外祖家的爵位落在了姨母的胞兄头上。
    秦凛身边的丫鬟小厮都是沈慧安排的,他不敢信任他们,只能在背后慢慢筹划。他花了八年的时间,设计沈慧生的弟弟秦冽坠马,摔断了双腿,落下残疾自此与国公府的爵位无缘。
    设计沈慧的胞兄凤阳侯国丧期间出入暗娼之地,还染了花柳病,凤阳侯被撸了爵位。凤阳侯的两个儿子,秦凛也没放过,让他们外出期间遭遇了劫匪,受尽折磨,然后扔下悬崖摔粉身碎骨,算是为他的舅舅舅母和小表弟报仇。
    至于他的亲生父亲秦泰之,秦凛更是恨他入骨。他甚至不惜和秦泰之的政敌合作,让他本是必胜之战却惨败,被敌人砍断了一条手臂,威名扫地。
    秦泰之好女色,秦凛便设计让他和小妾行房之时,在他的酒水里加了过量助兴药,之后发生意外断了男、根。
    至于他的好姨母,她勾搭姐夫,秦凛便设计她和秦泰之的庶弟通女干,被秦泰之撞破!
    秦泰之爱惜名声,这种丑事不得不捂着藏着,明明恨不得掐死沈慧,却只能暂且忍下。秦凛却偏让这件事传遍了京城,让他头顶的绿帽子戴瓷实了,让他没脸出门见人。
    秦国公府沦为京城的笑话。秦泰之因吃了败仗,被皇帝趁机收回了兵权,爵位也降了一级。
    总之那些对不起母亲的人,秦凛一个都没放过!没有弄死那些人,不是因为他没有手段弄死,而是因为死了太便宜他们了,他要让他们生不如此地活着,为他们犯的错付出代价!
    为了报仇,他什么卑劣的手段都使过,从一个单纯善良的人沦落成一个卑鄙女干诈无所不用其极的小人。
    和京城里的权贵子弟们交好,秦凛存了利用的心思,但他也没害无辜的人,可对于六皇子,他真恨不得掏出自己的心待他。
    六皇子是宫女所生,生母位份太低,又不被皇上所喜,在宫里入透明人一样,更是被其他皇子欺压。
    秦凛意外结识了六皇子,引为知己。为他出谋划策,让他渐渐入了皇帝的眼。他没有能力为六皇子做得更多,但是一些阴损的事,只要能帮到六皇子,他便默默地做了还没有让六皇子知晓,他怕六皇子知道他是阴险小人后疏远他。
    这数年来,他们彼此为知己,他们相互扶持鼓励,比亲兄弟还亲。
    秦凛怎么也想不到,他唯一信任的人,如今却要他的命!
    六皇子告诉他,他喜欢他的弟弟秦冽。而自己害秦冽残疾,不能继承国公府爵位。六皇子说他要替弟弟报仇。
    秦凛好想仰天大笑!他以为他二十岁之前,眼睛是瞎的。想不到二十岁之后眼睛更瞎!
    六皇子说,都是因为自己,让父亲没了兵权,国公府的地位一落千丈,秦冽身体残疾自暴自弃。说他没想到他的兄弟会这么心狠手辣!
    林间的树枝刮破了脸,秦凛仿佛感觉不到疼痛,他麻木地趴在马背上,想着方才六皇子眼底的野心和他近乎扭曲的面容。
    秦凛觉得,其实六皇子是想说,国公府没了兵权,他的情人秦冽不能继承国公府,便不能作为他问鼎帝位的后盾吧。
    刺骨的寒风刮在脸上,脸上的伤口像是被撒了盐似的疼。秦凛眯着眼睛,右手挥着鞭子抽了一下马屁股。他已经疲惫的不行了,可这一刻,他的头脑却很清晰地分析着现在的情形,六皇子既然喜欢秦冽,却又和他交好,想必是因为他手里银钱不少,又愿意给六皇子用吧。
    这几年,六皇子渐渐入了皇帝的眼,手上有了差事。秦凛知道六皇子不甘心做一个默默无闻的皇子,便在银钱上支持他。
    那么现在,六皇子要杀他,是真的因为爱秦冽而为他报仇吗?
    秦凛觉得应该不是,更多是因为自己破坏了他的筹谋,打乱了他的计划,他愤怒了,才要杀了自己泄愤吧!
    秦凛大仇得报,本来今天来猎场,是计划好了的,假装坠崖,尸骨无存,从此脱离秦府嫡长子的身份。
    新的户籍文书秦凛都办理好了,他在江南买了一处院子,打算开始新的生活。却没料到六皇子不放过他。刚才若不是镇南王世子相助,他怕是已经被抓了。
    身后的追兵越来越近了,到了一处岔路口,秦凛翻身下马,取下追风背上的弓箭背在身上。他摸了摸追风的脑袋,低声说:“走吧,逃命去吧。”话音一落地,他一鞭子抽在追风的屁股上,看着它嘶鸣一声跑了。
    他转身往另一侧跑去,那里是一条怪石林立的山路,很不好走。秦凛手脚并用地走了一段,到了山崖旁边。
    他回头看了眼身后暂时没追上的追兵,撸起袖子爬上了一旁的白杨树。
    三人粗的杨树笔直笔直的,很不好爬。秦凛好不容易爬到四米多高的树杈上,六皇子带着人马也近了。
    他坐在树杈上,远远地看着六皇子一身玄色衣袍,面容冷酷地吩咐着人:“快点,都给我动作快点!今天一定要给本王抓到秦凛!决不能让他逃了。”
    然后秦凛看着他朝着山崖这边喊:“秦凛!本王知道你躲在这里,你逃不掉的!你通敌叛国,勾结蛮夷,致使秦国公兵败,现如今证据确凿,你不要反抗,束手就擒吧!本王会求父皇绕你一命的!”
    秦凛坐在树杈上,冷笑不已。
    勾结蛮夷?叛国这种事他还不屑做。他只是设计秦泰之兵败而已,那场战争的将领们没几个好的,贪墨军饷,女干污民女,坑杀百姓谎报军功的事没少做。
    六皇子给自己扣上叛国的帽子,是要洗白秦国公府吗?
    哼!如今就算洗白了又如何!秦泰之废了,秦冽不止腿废了,连儿子也生不出来了呢。
    想到这儿,秦凛挑了下眉,他还有一个庶弟。庶弟虽然性子懦弱,读书习武都不及秦冽,可嫡子废了,爵位是可以传给庶子的。
    晃了晃快被冻僵了的脑袋,秦凛不再多想,他从背后抽了一支箭,搭弓瞄准了六皇子的胸口。
    他不是大方的人,有仇是一定要会报的。今日他是逃不掉了,被六皇子活着抓回去又怎样,叛国的罪名扣到他头上,就算皇帝真的饶他一命,可他却不愿在牢里受人侮辱。
    秦凛一直小心翼翼地藏着自己对六皇子的小心思,他不想让六皇子发现自己龌龊的心思,可如今细细想来,六皇子怕是早就有所察觉。
    这么想着,秦凛越发觉得自己傻透了。眼看着六皇子越来越接近他所在的杨树。冬天树上光秃秃的,在近一些他们必然会发现树上有人。秦凛不再犹豫,既然六皇子对他一直都是虚情假意,他也不必心慈手软。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