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以暴制暴+番外 作者:三水木易

字体:[ ]

 
文案:
受悲剧打击的白听白,自甘堕落的活成了半个混蛋。本来以为这辈子就混沌下去了,却因一场车祸获得了新生。
白听白重生在一位年轻正直的小警官身上,不想,却因此身份卷入一起恶性杀人案件当中,随着案情的发展,他慢慢也深陷其中,难以自拔。
PS: 事后,赫凛淡定的去洗手间洗掉了手上听白的子子孙孙。跪坐在依旧躺在沙发上,用手臂蒙着眼睛的小警官身前,问道:
“爽吗?”
听白从被迫的□□中回过神,一拳砸向赫凛的脸:“滚!滚出去!”
赫凛被打得偏了偏头,用拇指擦掉嘴边被打出来的血迹,伸出舌尖舔掉,神色微愠。他最后盯了小警官一眼,又看了看散落一地的警服。缓缓开口道:“制服诱惑啊,白警官。”
 
内容标签:强强 三教九流 重生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白听白 ┃ 配角:赫凛李琛言予莫清 ┃ 其它:日更,日日更,啊呀呦~
 
 
  ☆、白听白
 
  B市多是雾霾天,现又是雨季,天气密云不雨,大团大团乌云极低的笼罩在头顶,叫人心情无端烦闷。
  此时五点刚过,菜市场熙熙攘攘的,已经有不少人开始光顾。卖菜的张大娘拿出自制的雪碧饮料瓶“喷水器”开始为摊位上打蔫的蔬菜“保鲜”,她耷拉着松弛的眼皮表情没精打采。因为菜品不新鲜的关系已经很少有人来她这里买菜了,生意越不好越压货,又舍不得扔,恶性循环,导致她孙子的学费都要交不起。
  忽然,门口一阵喧哗,进来几个小青年。等张大娘放下饮料瓶抬起头想跑的时候已经晚了,几个青年瘟神一样杵在摊位前,目光不善的盯着她:
  “什么时候还钱?”其中一个一头白毛的青年摆出一个状似无奈的表情嚷嚷道:“你看看你这么大年纪了咱们也不想为难你,但子债母还,天经地义,要怪就怪你那个败家儿子”
  “能不能再宽限几日?”张大娘捂着胸口,战战巍巍的哀求道:“我把我老家的房子卖了,等房款一到马上就给你们。”
  “老东西,别想偷女干耍滑,上次卖地的钱呢?一毛没给换个地方卖菜就以为我们找不到了?”白毛说着,示威般的一脚把装着土豆的箩筐踹翻,土豆咕噜咕噜滚得满地都是,很多都已经发了芽。
  这边闹出的大动静终于引起了其他摊主和顾客的注意,张大娘耷拉的眼睛转了转,一把抓住青年中间的一个,抱着那人的大腿哭嚎:“我这年纪大啦,不中用啦!就靠卖点菜供小孙子上学,求求你们别糟蹋我的菜,去找张德胜那个龟儿子要钱去吧,我卖命也还不起呀!”
  “摸哪呢摸哪呢!”白毛咋咋呼呼的扯开张大娘:“放开我白哥。。。裤子都捏脏了,哎哟
  !你多久没洗手了,指甲里都是烂菜叶子的绿水儿!”
  白听白看了看自己脏乎乎绿油油的裤脚,瞟了一眼一脸谄媚的白毛,眼皮也不抬的说了俩字;
  “砸了。”说完,好像没听见周围的谴责声一样,施施然离去。
  白听白为一家小讨债公司工作,说难听的,这也不叫个正经活计,就是哪里债主来雇佣他们讨债了,他们把情况大概核实一下就上门讨债。只要核实过后真是欠债关系的,不管欠债人什么原因什么情况都是要还钱的。
  这份工作说白了也是有些风险,其中逼急了不乏一些要钱不要命的,所以讨债的人不是混子人精就是有身手的。混的层次高点儿的,能服众的,更是要三样都占一些,就比如白听白。
  此时白听白冷漠的从哭嚎吵闹菜市场出来,发现外边已经砸起了雨点,三步并作两步钻进街边的一辆桑塔纳,从烟盒里掏出一支烟点上,深深吸了一口才缓解了刚刚一直躁郁的心情。雨越下越大,雨点砸在车顶的声音使白听白精神放空了好一会儿。直到驾驶座的车门被野蛮拉开,一个冒冒失失的身影闯了进来。
  “妈的,新买的阿迪都给染绿了。”白毛愤愤的一边抱怨一边从鞋帮里夹出一片菜叶“白哥,你刚来不知道,这大妈无赖着呢,花招百出。。恩百花齐放?哎?反正难缠的很,我都要拜他为师了。”
  “哟,会说成语了。”白听白摇下车窗,弹指一挥间烟头消失在大雨中。
  “哎?哈哈~”白毛挠挠头“这不跟我家大学生学了点。”
  “哪弄的一头白毛?你家大学生回家都不叫哥了吧——大叔。”
  “这流行方面白哥可不如我懂的多了吧?”白毛掰下倒车镜臭美了一番“这叫奶奶灰!步行街西田理发会所知道不?花了爷整一千二百块白花花的红票子。。。嘶~想想都肉疼。”
  “白花花。。。得了别臭美了,开车开车,去东街胡同口吃点豆花,你跟卖豆花的李爷爷讨论一下头发的问题.你俩发色差不多,他肯定懂你。”
  “白哥你嘴好损。。。”白毛刚抱怨一句,忽然一哆嗦马上改口“白哥你唇形真美,我以后有钱了整容就按你的整。”
  “少恶心巴拉的”白听白被他的话莫名恶心到了,踹了白毛一脚:“开好你的车。”
  “得令!”
  B市的交通一直人满为患,加上本就是下大雨的阴天,车开到卖豆花的小店的时候,天已经擦黑了。豆花店的李大爷已经开始收拾小店里的残局,准备关门。
  “哎哎~大爷大爷!”白毛连忙拉住李大爷的手臂:“这才几点啊就打算歇摊儿了?快,白哥我俩特意绕路奔您来的,给来两碗再歇呗!”
  李大爷被他缠的没办法,才又进了厨房。
  这家豆花店在这里已经开了很多年了,面积不大,一共放进七八张四人合坐的小桌的样子,但收拾的井井有条,仿佛每一个角落都倾注了李大爷的热情。白听白两人随便找个地方坐下,等着李大爷的豆花。
  小店的右上角挂着一台大屁股电视机,此时正播着一个法治新闻,画面飘着雪花,时不时整个“抽一下”,只隐隐约约听见里边正播着最近影响比较大的一起警察被害的案件。
  “凶手肯定被这帮警察害惨了,这得多大仇啊,才有这么大胆儿。”白毛指着屏幕啧啧感叹着。
  厨房传来一阵碗筷落地的声音。
  “哟这老头年纪大了,咱得过去瞧瞧。”白毛话音未落就看见白听白已经站起身快步走向了厨房。
  李大爷并没像他俩想的怎么样了,只不过脸色惨白,此时正扶着桌子颤颤巍巍的想把掉在地上的碗筷捡起来,白听白紧倒一步跨过去阻止,碗已经碎了,不捡也罢,回头给白毛一个眼神,便扶着李大爷坐下了。
  白毛“得令”拿起一旁的扫把把残局麻利收拾个干净。
  李大爷坐在椅子里叹气:“这个店要换人咯,你两个毛小子之后就别来找啦。”
  “为啥呀说不做就不做了,这我都跟白哥吃了小俩月了,别说嘿,都习惯这味儿了。”
  李大爷无奈摇摇头,仿佛比上一次来老了许多,转身后的脊背又弯又瘦。连没心没肺的白毛看着都跟着难受。
  两人驾车离开李大爷的豆花店时,白毛还嘀嘀咕咕:“以后去哪吃这么正宗的豆花了还。。”
  “听说李大爷的儿子就是警察。”
  “你是说。。。。” 白毛转过身瞪大眼睛看着白听白,不禁想起了刚才看过的新闻。
  “看路。”白听白眼皮没抬一下,面无表情的望向车窗外。
  B市笼罩在大雨的暗夜里,红色的尾灯一望无际,哎又开始堵车了。                        
作者有话要说:  新人新坑挖起,走你。
喜欢点收藏哦~~·
 
  ☆、车祸
 
  白毛看着前边的一长车尾灯,急的直抓狂,今天他弟弟过生日,在夜港会所定了个KTV包房,八点开始,现在赶过去恐怕要迟到,白毛一想起弟弟生气时黑沉如锅底的脸就心虚的冒冷汗。
  “白哥,这车不知道堵到啥时候去,”白毛偷瞄着白听白的侧脸:“我弟订的哪家KTV比较近,你跟我先去陪他过生日好不好?不然今天去晚了又没叫上你,他又要生气。”
  “不去。最烦歌厅。”白听白依旧保持着看向窗外的姿势漠然道。
  “白哥求你了,你知道我的样子,我弟最怕我这样不务正业被别人知道,我弟一直觉得你特帅,特别有气质,跟我去吧,这次有他的同学,让我也给他长长脸。”
  “你弟的脸还不够长吗,别腻歪,不去。”
  白听白最不耐烦歌厅那种闹哄哄的地方,说话基本靠喊,得着一个不会唱歌的,简直摧残他的身心,想自己喝点酒,也许不小心都能喝到掺了水的。想到这白听白没忍住津津鼻子。
  白毛马上捕捉了这个微表情,脑子比平时转的快好几个弯“白哥放心,这家会所特别高级,酒都是好酒,我老弟那几个同学家庭条件个顶个,我出钱绝不能让他落面子。”不过这次白听白没有回答,白毛以为‘白哥这是傲娇呢’,这是默认了!哼着小曲儿,这会看前边一溜的车尾灯也不怎么着急上火了。
  当时间不知过去了多久,车停了下来,白毛叫他,白听白才睡眼惺忪的醒过来。
  站在娱乐会所的门口,白听白斜着眼看着白毛恳求的小眼神,再斜一眼前方依旧堵塞的交通,妥协的叹了一口气,迈进了会所的大门。
  两人抵达包厢的时候,果然还是晚了一步,里边已经坐了一堆人,有人开始唱歌了。
  不过随着两人推门进入,还是安静了一下,里边的人纷纷看向点歌台的小年轻,小年轻马上站了起来,嘻嘻哈哈介绍道:“这是我哥和我白哥,你们跟着叫哥就行!”
  包厢里瞬间重新热闹起来。
  “你哥好帅啊,不过你俩长得一点也不像,倒是跟我一个朋友好像。”
  一个白裙子女孩好奇的盯着白听白的脸,瞪着大眼睛眨巴眨巴。
  “我叫卿歆,总听郑南提起你,你是个好哥哥。”
  白毛兄弟:“。。。。。。”“。。。。。。”
  “认错人了小妹妹。”白听白冷淡的指了指白毛:“这位是郑伟。”
  被指名的白毛和叫卿歆的女孩尴尬的对视一下,两人脸上同时出现哂笑:“久仰久仰。”
  要说被女孩认错也不是多稀奇的事,白毛顶着一米七的个头长着一张娃娃脸,确实不如白听白看着像当哥哥的,最起码身高就摆在那里。
  之后的时间过去刚刚半个多小时,白听白就坐不住了。白毛发现赶紧挪屁股坐过去跟他说话,就怕他不给他弟留面子,起来就走人。
  “刚才跟你说话那妞,看见没?漂亮吧?”白毛说着语气带了点自豪:“我弟的预备女朋友。”
  白听白听着抬眼看去,白毛的弟弟正给女孩倒果汁,女孩一脸娇憨的样子,看起来还真有戏。
  “现在正追着呢,不过我弟说已经答应约个小会了,应该离圆满不远啦~”白毛喜滋滋的说着,自己干了一杯酒:“哎哟,我这光自己喝了,来白哥今天谢谢你,敬你一杯,喝完我走个肾,你千万要守住战场。”
  喝完酒,白毛拽着他老弟一起走出包厢去了外边的洗手间,一看就是有亲近话要说。
  白听白自顾自点了一颗烟,一只手搭在扶手上,身体陷在沙发里,无聊的看着屏幕,光怪陆离的颜色跳动在脸上,他半眯起了眼睛。
  他坐在哪里总是习惯性倚靠着,就像一只慵懒的大猫,嘴边儿总爱挂着痞笑,看起来就吊儿郎当的样子,却偏偏长着一副正气的浓眉大眼,不笑的时候还别说,装起警察里也有人信,就这样冲突的两种设定在他一个人身上,有种诡异的魅力,亦正亦邪。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