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杀死里克(快穿) 作者:圆月饼

字体:[ ]

 
    文案
    里克,古语中leak代表漏洞,每个世界都拥有漏洞,也就是非合理的存在,例如,重生,例如穿越,例如借尸还魂,但是随着这些漏洞的渐渐扩大,他们已经渐渐拥有了影响其他空间的能力,所以方举接到的第一个任务,就是杀死里克。
    “由一个犯罪者变成一名执法者,您中间是不是付出了很多的努力。”
    “我依然是一个犯罪者,只是不做坏事了而已。”
    “我们很多人知道你穿梭在不同时空的过程中,斩杀过巨龙,斗过鬼魂,睡过大街,甚至坐上王座,有没有什么能让你觉得最珍贵的东西。”
    “有,就是那个陪我一起经历过这些的人。”
    他的周围都是黑暗的,但是只要有一缕光,一切都会变的温暖起来。----《人物周刊;方举篇》内容标签:重生 强强搜索关键字:主角:,方举 ┃ 配角: ┃ 其它:
    
    第一章 牢狱之城
    
    这里大部分都是死人,行走着的魂……  ——帝国地理大全(诺丁尔篇)
    ————————————
    此时是凌晨三点,透过栏杆可以看见外面的张牙舞爪的建筑物,方举慢慢的爬到栏杆那里,把头伸出去,下面的行车轨道已经有人了,人也是张牙舞爪的,方举定定的看了一会,准备伸回脖子的时候和下面窗户伸出的头对上了眼睛。
    那人抖了一下,方举已经把头伸回去了。
    这里是诺丁尔城,罪犯之都,他还有一个名字,叫做牢狱之城。
    整个城市是一座巨大的牢房,里面关押着帝国最穷凶极恶的犯人,黑色的巨大牢房高耸着,每隔上一段距离,建筑物上就会有一个带着栏杆的小窗户,那是犯人们唯一可以透气的地方。
    列车从这些建筑物中穿过,游客们带着兴奋,害怕的目光仰头看着这些伸出脑袋的犯人,目光中还是难免带上了一种骄傲。
    他们在寻找刺激,而犯人们在寻找光明。
    方举是个例外,他似乎更喜欢黑暗,即使那个小房间潮湿阴冷的可以,但是偶尔的,方举还是会伸出头,看看外面的世界,外面的人,只是没有人知道他想在什么。
    早上6点,第一批游客进入了罪犯之都,住在方举下面的奥尔森很喜欢每天反复的数旅行团来了多少人,他们的样子是什么,导游的胸是不是又大了,住在他旁边的卡尔似乎也对这个这些很感兴趣,方举睡在小黑屋里也能听见他们的叫喊声从栏杆外面传过来。
    方举醒了,原因不是因为外面那两个没完没了的色鬼,而是因为有人来了,耳朵贴着地下,他听见了大地震动的声音。
    果然,没有几分钟小黑屋广播响了,所谓的小黑屋广播是一个可爱的小东西,在方举脖子上的项圈里,每天定时定点的给这些在小黑屋里的罪犯播放思想道德教育内容,今天似乎播报的内容有点不太一样。
    “咳,咳,我是监狱长柯兰多,44栋52,53室的罪犯,如果你们再把头伸出栏杆聊大胸美女无视我说话的话,我就向你们开枪。”
    小广播里面发出了些许噪音。
    “好了,我们继续刚才的话题,今天44栋牢房,轮到你们进行社会劳动时间了,等会儿会有人给你们打开牢房的门,我们统一吃完早饭之后,需要去做社会劳动,为时一天,到时候会有列车接送你们的。注意不要有什么不应该有的动作,帝国法712条,凡是关押在诺丁尔的重刑犯,再次犯罪之后,可由监狱长自行处置。祝你们今天劳动快乐。”
    方举躺在地上,抱住自己的头,他不喜欢阳光。
    间隔了两分钟,栏杆外又响起了讨论胸大和胸不大的声音,方举爬起来,听着“滴滴”两声之后,牢房被打开了。
    门口是一个机器人,电子眼睛放射出红色的光,在方举的身上扫描了一下。
    “代号44号,方举,跟我来。”
    方举慢慢的站起来,长时间在黑暗矮小的环境里面生存,他已经很少这么直立着走路了,腿很难受,脚也疼……
    跟着机器人走出牢房,穿过黑暗的走廊,乘坐传送梯,方举出现在了一楼的就餐处,没有人说话,偶尔会有餐具碰撞的声音,盛饭的是个大妈,她看了方举一眼,随便的从食槽里面挖了点东西放到了方举的碗里,打发的交给方举。
    都是一些稀食,分量还很少,方举什么也没有说,他沉默的接过碗。但是就是那么不小心的,手一个打滑,碗重新掉进了食槽里。
    “你怎么回事!!”女人恨不得给方举一个巴掌,但是瘦小的方举完全看起来不像是故意的样子,一直低着头道歉。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方举看起来很无辜。
    “你嫌我给你给的少了是不是!”
    “不…不是,我知道这里一向是您说了算的,我…我…怎么敢。”
    “知道就好,今天别吃了,滚到旁边去!”女人的虚荣心似乎得到了满足,方举抬起头,瞟了一眼女人身上的衣服,低下头的时候轻蔑的笑了一下。
    不过是一个即将刑期满了的女囚而已。
    “谁给你的胆子!”一个声音在门口响起来,“我怎么不知道这里什么时候一个管饭的女囚能当家了。”
    有人要完蛋了,那是监狱长的声音,方举意料之中的抬起了头。
    有的时候一句话能让一个人倒大霉,方举清楚的明白这一点,囚犯就应该有囚犯的样子,不要试图超越权威。在女囚的哀求声中,方举把自己的碗捞出来,装的满满的,在下一个囚犯惊愣的眼神中中,坐到了位置上。
    大部分44栋囚房的人都害怕方举,尽管他看起来单纯善良的不行,这个孩子有点邪门。
    方举是这里年龄最小的囚犯,但是罪却一点不轻,据说是杀人,不过这也是猜的,因为方举当时判刑是终生□□,很少有罪能判的那么重的,除非是杀了人。那个时候方举穿着白色的衣服被带到这里的时候,大部分人是不相信的,因为他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单纯的孩子,有些孤僻,经常一个人玩着自己的手指头,眼神纯净,如果不是穿着囚服,会更像是平面杂志里面的小天使。
    方举喜欢一个人在囚室哼歌,乱七八糟的歌,刚来的时候他楼下的奥尔森很喜欢听,但是自从知道方举是重刑犯之后,这些歌都变的有些让人毛骨悚然。他是个邪门的孩子。
    最能证明方举邪门的不是那些毛骨悚然的歌,方举的言行,而是得罪方举得人最后都不会有好下场,44栋已经有好几个人被枪毙了,看起来和方举都没什么联系,但是知情的人都知道,这些人曾经聚众殴打过这个孩子。
    女囚被拖了出去,但是神奇的是,大家还是照常就餐,没有人多往这边看一眼,该做什么做什么,监狱长满意的扫视了一眼,笑着出门了。
    方举吃饭的时候一直让自己的脚悬空着,用勺子不耐烦的戳着稀饭,脚还是很疼啊。
    吃完饭,方举用袖子擦擦嘴,无聊的坐在那里,这次不玩手了,开始玩脚,先是摆成正八的样子,然后是倒八,反复这样乐此不疲的玩着,没有人敢和方举说话,直到机器人通知方举,他们需要坐车去执行社会劳动了。
    “哦。”方举愣了一下应答到。
    ————————————
    “听好了,今天去的地方是科研所,到那里时会有人告诉你们应该做什么,不该碰的东西不要碰,不该说的话不要说,更加不要试图逃跑,我想应该没有人不知道你们的身上有定位装置和自爆装置吧。好了,现在大家可以休息一下,今天的任务很重。”
    说话的是44栋的负责人,方举坐在最后一排,双腿合拢,挺直腰板,认真的听着,他这一排的座位都是空着的,前面的囚犯大多都在昏昏欲睡。
    天空巴士开起来了,方举看着周围变换的景色,用胳膊遮挡住了眼睛。
    他讨厌阳光……讨厌阳光下人们……
    科研所很远,车子在轨道上飞行了大约1个小时才到达目的地,车子直接开进了科研所,穿着白色褂子的年轻女人负责带路。
    “你就是44栋的负责人。”
    “对,今天来了176人,不知道够不够。”
    “够了。”女人点点头回答到,
    “跟我来,今天你们需要做的事情就是处理废品库里面的东西,今天之内废品库要清空出来。”
    走了大约20分钟,方举看见了一个巨大的建筑,完全被密封着,女人开始掏钥匙了,这里应该就是所谓废品库。
    方举走在了最后面,直觉告诉他,废品库里面没什么好东西。
    而事实也确实如此……
    废品库的门一打开,所有的人都闻到了一股刺鼻的味道,方举心中的猜测得到了证实,这是一家科研所,而且是生物科研所,他所能制造的废品,除了一般科研必须的废品外,最有可能就是动物的尸体和一些报废的化学药剂,无一例外这些东西都对人的身体有损伤,所以科研所才会雇佣重刑犯来清理。
    负责人看到囚徒门的反应之后,从口袋里拿出了控制器,这是一种威胁,死亡和身体受损,似乎不是那么难以抉择。
    一波又一波的人进去了,马上就要轮到方举的时候,他摔了一跤,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但是还是麻利的爬起来了,闭着眼睛准备往门里面冲。
    “等等,里面的人已经够了,剩下的和我去别的地方工作吧。”女人忽然说到。方举也在瞬间知道自己猜对了。
    女科研人员应该有个弟弟,而且死了,女研究员用的笔却是关于球队的,除了那只笔,她身上看不出来有任何喜欢球的痕迹,所以那个东西是别人送的,手上没有戒指,应该不是伴侣送的,加上看起来很旧,说明用了很多次,可能是有纪念意义的,再加上又是年轻人会喜欢的东西,方举猜是弟弟的遗物。
    方举懵懵懂懂的跟上大部队的脚步,看起来后知后觉的对女研究员扬起一个笑容,阳光下,像极了天使……
    作者有话要说:  写在前面:开文啦~谢谢大家的支持,先求个收藏吧,饼会继续努力的,如果你对文中各类角色的小性格,剧情的走向,甚至是错误有自己想说的话,欢迎告诉饼,告诉的方法有2,文下留评or微博,饼都会很珍惜的认真阅读的。如果要告白(嘿嘿嘿),也欢迎来撩。
    最后的最后,今天2更,第二更在晚上九or十点钟的时候,么么哒~
    第二章 小老鼠
    
    我见到了一只小老鼠,在笼子里,它咬断了别人的喉咙,一直掉眼泪。——-《方举的陆佰圆观察日记》————————————
    “这里是实验室,你们注意点,不要碰到了旁边的那些东西,玻璃笼子里面的是试验品,不要把手伸进去,也不要把里面的动物放出来,这些都是危险动物,你们需要做的就是打扫一下解剖实验台,好了,干活吧,如果有什么事情可以来旁边的办公室找我。”女研究员把他们带到这里,布置了他们今天的工作。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