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医脉相承(古穿今) 作者:甲酒

字体:[ ]

 
 
文案
再睁开眼,就是千年后的世界,一切如梦似幻,再不似曾经。
 
邵航万分庆幸在这里,自己所挚爱的医术依然存在,自己依然可以凭着一身本领悬壶济世。
只不过,在那状似熟悉的医术之后,为何又夹杂了种种的不堪入目?
……药品滥用,自我炒作,医商勾结,学术沉寂……
医者宅心仁厚,为天下苍生而执针探脉的时代已然随着历史泯灭了么?
在迷茫与痛苦中,邵航与从小一起长大的陈凯翔一起互相扶持、鼓励
为了梦想,为了责任,为那份沉寂的医者之心,在这条艰难的道路上哪怕绝望,也要不断前行……
 
PS.因为一些原因改名了,原来叫《岂有此理!》大家不要疑惑是不是JJ抽了收藏穿越了哟XD虽然改名了,但是航航和凯翔都是原来的航航和凯翔,不会变得啦~
 
看文备注:
1.穿越的人不强大,性格很像一个小孩。有历史遗留性问题也有之后文章内容安排问题,受不了的,请不要让自己不愉快了。想看爽文的请同样退散吧,这里没有金手指。
2.对中医OR西医有偏执执念的,请止步吧。这篇文没有对中医的高歌颂德,也没有对西医的无限崇拜。全部都是问题,满满的问题。
3.不喜欢养成的,请直接跳过第一卷吧。第二卷才进入医学正题。
写这篇文,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不管你们觉得这是真的假的,对的错的,但是这是我的坚持,我要把我所知道的,都写出来。
 
 
友情提示:
 
◆本文1V1,讲一只古代穿来的中医如何把传统发扬光大的励志故事(真的么= =
◆其实吧……这篇它真的真的真的真的是架空(看我真诚的小眼神)认真你就输了!
 
内容标签:古穿今 穿越时空 青梅竹马
 
搜索关键字:主角:邵航(邢昭非),陈凯翔 ┃ 配角:邵江,黄淑芳,陈俊 ┃ 其它:古穿今,医生,中医
==================
 
☆、第一章
 
  “狗娘养的,还挺耐打的啊!”
  “打!使劲打!”
  “CAO蛋玩意儿,打死他省的这个庸医再去害人!”
  全身上下已经疼到麻木,邢昭非缩成一团,感觉那些声音开始慢慢的远去。一切看起来仿佛都要解脱了,那些加在身上的痛楚仿佛都消失了似的,这个茫茫然毫无意义的生命似乎也就要就此而终结了,邢昭非居然意外的感到一阵轻松。
  只是可惜了这受之父母的身体,最终还是弄成了这副摸样下去见那双至亲,真真是愧对了他们。邢昭非在心中慢慢的叹了口气。
  然而就在邢昭非觉得一切已经结束的时候,一记钝痛穿过麻木的感官,狠狠地从股部扩散开来。邢昭非疼的忍不住叫出声来,但是入耳的却是一阵长长的并且清脆的婴儿哭声。
  只是一刹那间,感觉仿佛又被拉回到了身体里,周围的嘈杂噪音一下子涌入了耳中。
  “哭了哭了!”
  “小李,把小孩送去新生儿加护。”
  “病人体征还在正常范围内,缝合伤口。”
  邢昭非感觉自己被托起,悬在半空中然后开始向一个方向移动,那些噪音慢慢的远去了。他觉得有点儿害怕,于是勉强把眼睛撑开一条缝。入目是一大片白色的色块,然后他看到了一只如同鸡爪子一样的黑红细弱的小手。邢昭非吓了一跳,用力推拒的想向后躲去,然而那只小手也开始慌张的推拒似的挥舞。邢昭非不动了,他盯着那只手,过了好一会儿子才反应过来。
  ——自己这是,投胎了罢?可那上一世的记忆为何还历历在目?还有那阴曹地府,断桥孟婆的,为何自己却一点印象都没有?现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三个月后。
  此时的邢昭非,不,他现在已经有了新的名字,叫邵航。此时的邵航已经变成了一个白白胖胖的可爱婴孩儿了。虽然在第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邵航已经做好了自己已经转世投胎的心理准备,但是这三个月还是让邵航无时无刻不处在惊吓之中。
  先是他之前呆的那个叫做“医院”的地方,所有的人穿的都如同丧服一般。这让邵航曾经一度以为自己出生时家里的某位长辈刚巧过世。直到几天以后他才慢慢弄懂了这个所谓的“医院”是一个类似于一群稳婆工作的地方,可是更诡异的问题也出来了——这稳婆呆的地方居然有男人可以随便出入,真真的荒唐。
  另一方面,从出生开始,他就一直住在一个透明的大箱子里面,身下是柔软的不晓得是什么材质的布料。这让邵航感到诚惶诚恐,一段时间后看到那自称是他这一世父母的人来看他的时候,他更是被那些人身上穿着的五颜六色的精致服装晃花了眼,那大概是皇宫里也不曾有的吧?难道他这次却是生在了一个显赫世家?
  可是……
  “航航饿了么?”潘越辉,邵航这一世的生母把邵航抱了起来,并且解开了胸前的衣扣:“来,该喝奶喽。”
  邵航郁闷的含住□□——他可没听说哪个富贵显赫之家连一个奶娘都没有,自从离开了那个叫“医院”的地方以后,邵航都是由母亲亲自喂养的。而在那个叫做医院的地方里的时候,更是只每天有几个穿着白衣服的女人会用已给奇怪的透明瓶子喂他一种味道奇怪的奶,这一切又把他弄晕了,邵航完全判断不出来现在的情况。
  “这孩子,别人让他做什么才知道做什么,该不会是有什么问题吧?昨天尿湿了尿布也不知道哭叫,等我回来看到了都已经冰凉冰凉的了,这闷仔子怎么也这么不让人省心?”潘越辉一边拍哄着邵航喝奶一边跟孩儿他爹商量。邵云奇是个看起来很严肃的男人,此时透过玻璃眼镜审视着自己的小儿子:“是有这个可能。我记得张大夫曾经说过早产儿会有一定概率出现智力发展障碍,还有可能有一些其他的影响。如果真是这样,及时干预治疗会更好点,我们也许应该带他去医院检查一下。”
  “我等下给春艳打个电话,看看她能不能安排个人。”潘越辉皱着眉头说,显然很担心自己小儿子的智力问题。
  “……让你怀着孕不要凑热闹……”邵云奇嘟囔了一声。
  邵航消化着一肚子听不懂的词语,早产儿?智力发展障碍?这都是些什么?他都已经出生了,现在家里也没什么人临产,为什么又要去那个稳婆们呆的的医院?
  邵航觉得自己的头更大了,他是真理解不了这个奇怪的世界。
  “妈妈!妈妈!”五岁的邵江跑进来,手里挥舞着一个奇怪的东西:“我回来了!”
  “哟,江江回来了?”潘越辉伸出一只手摸摸大儿子的额头:“小舅呢?”
  “小舅走了!”邵江扬起小脑袋,献宝似的双手碰上那个奇怪的如同小鸭子的玩意儿:“妈妈,妈妈,你看!这是小舅买给我的!”
  “这是个什么东西啊?”
  “鸭子!”邵江骄傲的说罢,不知道怎么一按一扭的,那个有点儿像鸭子的奇怪东西一扭一扭的动了起来。邵航吓坏了,那明明是个死物的玩意儿,怎么说动就动了?邵江把鸭子放在桌子上,它居然真像鸭子一样一扭一扭的走起来。这这这,分明是邪术啊!邵航吓得面容失色,但是看看周围的父母兄长,却一点儿都不觉得害怕,反而很好玩儿似的看着那个玩意儿。
  “江江,你又让小舅破费了!以后不需要这么贵的东西,听到没有?”潘越辉面目严肃的看着自己的大儿子,而邵江则不怎么服气的嘟囔了一句:“是小舅自己要买的嘛。”但是一转眼,他又把这件烦心事儿抛到了一边,因为邵江发现他那个平时就知道睡觉的弟弟此时正瞪着黑溜溜的大眼睛瞅着自己。
  “航航!”邵江的脸笑成了一朵花:“想不想玩儿小鸭子啊?你看,小鸭子,还会动喔!”邵江一边说一边拿起桌上的小鸭子,往邵航怀里踹。那个小鸭子的发条还没走完,此时依旧在一扭一扭的动弹着。邵航吓得魂飞魄散,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往后挣扎着,眼看着那邪物就在眼前了,他甚至毫无形象的哇哇大叫起来,双手挥舞着试图让那个可怕的东西离自己再远一点儿。
  潘越辉,邵云奇以及邵江都被唬住了,这种手舞足蹈的哭闹对于从来都是安安静静,别人想不起来就可以不吃东西不换尿布的邵航来说简直是大闹天宫的架势了。邵江拿着那只还在来回扭动的小鸭子,茫然的看着自己的妈妈,显得那么的不知所措。
  还是邵云奇先反应过来,一把把大儿子抱到了一边:“既然弟弟不喜欢,就自己玩去吧。”一边说着,一边还推了推邵江。邵江恋恋不舍的看了邵航一眼,还是抱着自己的新玩具跑去其他屋子玩儿去了。邵航看着自己的大哥把那东西拿走这才松了一口气,而后又担心开了那个邪物在家里放着总是不好,该怎么让父母明白。
  于是那天,邵家爸爸妈妈发现一件怪事。他们那个自从接回家里以后,就无欲无求的小儿子突然有了一个执着的爱好——毁坏一切跟自动化有关的玩具。最先遭殃的就是小舅给邵江买的小鸭子,被邵航直接大卸八块,之后邵江的一个能自己来回翻跟头的大猩猩也被弄成了好几个部分。只要一件具有自动化功能的小玩具放在邵航目之所及之处,绝对会在一个小时之内变成无法复原的几部分。邵江对此大发雷霆,把自己所有的玩具都搬进了自己的小柜子里,发誓跟邵航“势不两立”。而邵家爸爸妈妈却乐呵呵的,一点都没有责备的意思。晚上蒙着被子说悄悄话,一向严厉的邵爸爸邵云奇难得的笑出了声:“这小子,才多一点儿大就爱拆东西,将来长大一定是个学工科的料子。”
  “去。”潘越辉推了一把邵云奇:“都遗传了你了!俩小子都这么淘,本来还指望着生个闺女儿乖巧点儿,写写字儿弹弹琴的。”
  “这话可不公平。”邵云奇把自个儿老婆拉进怀里:“要论起来遗传学,你不也占了一半原因么?而且有你这个榜样在前面,就是个闺女也不可能那么乖巧。肯定也像你似的,假小子,闲不住。都怀孕了还跑去跟你那个什么同学凑热闹做实验……”
  “邵云奇,你这是说我像个男的啊?”潘越辉一把就掐了过去,邵云奇一边笑着躲一边把人往过一拉滚到了一起。
  而屋子另一面婴儿床里的邵航呢?
  因为晚上的时候费神费力的拆了一个可以到处跑的飞机,此时睡得正香。梦里他还因为终于又成功毁掉一个邪物而兴奋不已,咧着嘴口水流了一枕头。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坑了~请大家支持哟~
 
☆、第二章
 
  转眼三年过去了,邵家二少沉默少言,深居简出已经是整条街都晓得的旧闻了。虽然只有当事人不知道这样一条评价。
  
  经过三年的惊吓,邵航同学不但没有在惊吓中淡定,反而变成了惊弓之鸟。
  在三年中,他发现这个世界大街上的大盒子居然不光可以坐好几口子人,还能跑的比王爷家的骏马还快——这里的人叫这玩意儿是汽车,只需要轻轻一扭一踩,就能在大马路上跑。这里的马路也不知道被铺了什么东西,坚硬无比,平平整整的,好走是好走的多,但是这黑色的“柏油路”看在邵航眼里真是怪极了。
  对了,这里的人还爱住在半空里。就比如邵家就住在“五楼”,邵航从窗户往下望了一次,地上的人都缩成了那么小的一个个,直看的邵航头晕眼花。
  “妈妈,拜托啊!今天是最后一集啊!就半个小时,明天我就不再看了。拜托……”客厅里传来邵江跟妈妈撒娇的声音,邵航知道邵江肯定是又想看动画片了。最近他痴迷一部动画片,天天放学回家一扔书包就蹲在电视机跟前,为此妈妈已经发过两次火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