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未来之天王巨星 作者:丸子不起早

字体:[ ]

 
文案
星际大时代,作曲家纪彦重生在被雪藏的歌手“纪彦”身上,为了弥补自己前世嗓子不好不能唱歌的遗憾,纪彦打算继续原主的唱歌事业。
然而,原主不但懦弱胆小人人欺,还有个金主包养是什么鬼?
努力远离金主视线,一不小心却把金主变成了护妻狂魔!
内容标签:未来架空 娱乐圈 重生 励志人生搜索关键字:主角:纪彦,贺禹阳 ┃ 配角:叶飞扬,徐云起,付琪然 ┃ 其它:HE,1vs1,娱乐圈爽文
第一章 Act01
第一章
 
胃癌晚期!
病危通知书放进手里的时候,纪彦懵了。他今年三十三,刚过三十而立的那道坎,这个消息宛若晴天霹雳。
直到躺在加护病房里纪彦才开始反省,为何要那么拼命,为了工作废寝忘食不分昼夜呢?他二十岁开始进入音乐创作界,23岁就开始有了胃炎,25岁胃穿孔住院,回想过往的一切,纪彦简直想砸醒自己的脑袋,工作工作,为了工作拼了老命值得吗?不值得,看现在凄凄惨惨躺在病床上,被所有人用怜悯的目光看着,就算脑袋上顶着个音乐鬼才的大名也无济于事,他半只脚已经踏进了坟墓。
老天爷已经给他敲了无数次警钟,结果他像所有心存侥幸的人一样,玩命地折腾自己的生活,把老太太叮嘱好好吃饭的话都给扔在脑后,于是胃癌找上门,也是自作自受。
一年后,纪彦还是没有熬过去。
他拼命调养身体、运动健身,花更多的时间享受生活,可以做的努力都做过了,本来医生预言只有半年的生命也被延长到一年,怎么想也还是赚到了。毕竟在临死前,他明白了什么叫热爱生命。
奇怪的是,他眼睁睁看着家人把自己的骨灰放进坟墓里,他却还能清醒地看着家人的表情。阳光下他的手已经触摸不到老太太苍白枯瘦的小手,他就像空气一样不被别人察觉。纪彦不知道自己是死是活,有一段时间他意识模糊,很久以后他才看到一个人,长的跟他很像的男人,眼角有细纹,皮肤干燥,保养的很差劲,可以看出来很长时间没有休息好了,眼底下有很重的黑眼圈,一副非常疲倦的样子。
“纪彦,这样有意思吗?当初说好一旦我提出终止这段关系立即结束,该给你的我都给了,再纠缠没有意义。”靠着大沙发坐着的男人长手长脚,看也不看那男人一眼,只是悠然自得地抽着一支烟,领带松松挂在脖子上,敞开的领口露出白皙的锁骨,上面印着暧昧的暗红色唇印。他高大英俊,头发剪的很短,看上去非常年轻,嘴角翘着傲慢的嘲讽弧度。
纪彦是他第五任情人,当然,以外人的眼光来看,纪彦实在配不上他。纪彦懦弱胆小,总是用阴暗角落里的老鼠一样的目光看人,嘴巴非常笨,经常说出不合时宜的话来,穿着打扮都很落伍,就连长相也不过是中上,在如今容貌至上社会里也很不讨好。当然纪彦很善良,也是这一点曾经打动过贺禹阳,口味挑剔的他也有心软的时候,故意接近纪彦,纪彦却说他只喜欢女孩子,贺禹阳当然不在乎,要打动一个三流小歌手,要么钱,要么资源,总有能打动他的东西。他恰好知道纪彦已经被冷藏了三年,所以他利用旗下的娱乐资源让纪彦的事业有了起色,纪彦果然抵抗不了这样的交易,同意了他的要求。
纪彦胆小畏惧又心怀感激的眼神让人受用,这些是从前几个情人从未能带给他的新鲜体验,他一向挑选美貌而且与他势均力敌的情人,纪彦是个意外。可是善良能够维持的热度太短了,这场交易维持了一年,他已经觉得乏味、失望。提出分手,是因为他最近又进入了感情倦怠期。
纪彦惶然地站在贺禹阳侧面不远的地方,看着他高傲无情的侧脸,无所适从地站着。用极小的声音哀求道:“再等等,再等一个月分手好吗?”
“不行。我不想脚踏两只船,现在分手是对你好,纪彦,你跟了我一年,没有爱情也有感情,我不是那种左拥右抱的人,你知道的吧。”贺禹阳掐掉烟头,看了看纪彦,心中不禁更加厌恶起来。他怎么会看上这个胆小鬼呢,明明眼神已经充满愤怒,却还是压抑着连开口骂人都不会。更让贺禹阳想不明白的是他为什么还会留恋这场交易,当初明明表现的心不甘情不愿,现在反倒是他苦苦挽留。说是有了新情人,不过是个借口,他当然还没有新的对象,他只需要纪彦心甘情愿分手。
纪彦也在一边看的着急,这种花心烂人不臭骂一顿还求着对方不要分手,简直是有m倾向。不过纪彦没有实体,在旁边怎么说都没有用,只能看着被拒绝的纪彦失魂落魄地走出贺禹阳的家门。纪彦发现自己也随着纪彦的移动被迫飘移,只好跟着这个失魂落魄的可怜人移动。
走出去的纪彦完全没发现自己身后多了一条尾巴,他的双眼失去神采,茫然地走在街上,好几次撞到路灯和行人。纪彦跟在后面干着急,只能亦步亦趋地跟着他。
让纪彦感到非常意外的是,尽管这里的建筑跟他生前的建筑物构造相似,但地面上并没有汽车,反而是半空中漂浮着无数飞行物。路边只要光滑一点的地方就有上网接入点,路人按一下手臂上的芯片就能接入网络上网,同时投放大量的广告,广告墙上依旧在使用中文,不过偶尔能够听到的国家和地区名字与他生前完全不同,令他疑惑不解。
现在纪彦没有条件研究这个新世界,他不得不跟着可怜的纪彦在黑夜里流浪。幸好,纪彦没有无止境地游走在路上,他或许是做了什么决定,目光突然变得很坚定。
跟他同名同姓的纪彦一路坐着公交轻轨回到了一处不起眼的小出租屋里,可以看得出来他搬过来不久,室内的东西都凌乱的摆放着,有些甚至还要翻箱倒柜去找。纪彦用手上的个人终端给他弟弟打了个电话,他好像准备跟他弟弟交代什么,但对方很快就不耐烦地挂掉了。纪彦把屋子里的东西收拾整齐,连接上信息窗口,这次没有广告弹出来。纪彦在上面打开了电子文档窗口,开始念自己的遗书,随后电脑自动为他翻译成文字存储起来。
纪彦在一旁大喊不好,可是他的声音根本传达不到对方耳朵里。就见心灰意冷的“纪彦”拿出了一瓶药,将里面的药全部倒出来喝了下去,空药瓶端正地摆放在桌上。
纪彦伤心极了,他因为癌症而死,明白生命有多么可贵,好不容易能够多苟延残喘在世上,尽管是以这种缥缈的方式,但他也非常珍惜这难得的时光。现在眼睁睁看着一个人在自己面前自杀,他却连电话都打不了,无论碰到什么东西都直接穿过身体,有心无力的感觉让纪彦非常沮丧。活着的可贵,没有谁比一个死人更明白。
然后他看到了不属于自己的记忆——
“你知道你是怎么被雪藏的吗?”坐在一张灰扑扑的沙发上,早已不是他经纪人的刘青喝了一口茶,才迟疑地说到。
“不是因为我刺伤那个富商,公司怕因为我被他打击报复,才将我雪藏吗?”那个富商油腻腻的脸依稀还在眼前,谁能想到这件事已经过去快三年,可是恶心的感觉仍旧挥之不去。他不知道为什么那个富商会看上他,他当时已经快30岁,没有年轻的身体和容貌,身体也不如十六七的少年柔软。可是那富商死缠着他,甚至想要用强,如果不是他刺伤对方,早已沦入噩梦之中。
刘青摇摇头,说道:“我最近才听到一些消息,你之所以会被那个富商缠身,是因为付琪然在背后捣鬼。”
“他为什么要针对我?我们是朋友。”纪彦讶异。
“你可真傻啊,我也不知道你为什么得罪他,但这些年你事业不顺,跟他关系很大,你没有发现好几次他把你的工作抢走了吗,还有本来应该给你唱的歌,也曾被他抢去唱,里面有很多黑幕,若不是他们说漏嘴,我也不知道。”刘青说。
“可是付琪然已经是天语的一线歌手,我是个透明人,怎么会妨碍到他?”
“你唱歌比他好听,创作也比他强,你说为什么?亏你还曾经把他当好朋友。”刘青觉得纪彦实在太傻了。
竟然如此,他从来没想过,为什么这些年总是不如意,时常莫名其妙得罪一些重要人物,导致自己的事业一落再落。
“纪彦,如果你还想唱歌,现在这样肯定不行,你斗不过付琪然和他的后台,他们能把你吃的渣都不剩,你去见见贺总吧。”刘青依旧很关心他,但提出来的建议却让他吃惊,他说风锐集团的总裁看上了纪彦,想让纪彦当他的情人。纪彦摇了摇头,“我喜欢的是女孩子,你不是知道吗,刘青。我不能接受跟男人……”
“都什么年代了,男男女女还不都一样。纪彦,我知道你被雪藏这三年也很努力在创作,你付出这么多心血,难道就等着解约回家种田?想想你的梦想,你不是一直想要发表一首真正属于自己的歌吗?现在机会就摆在这,贺禹阳能够提供给你所有你需要的资源,你只需要当他的情人而已。就算他风流,可我听说他从来不会脚踏两只船,你有感情洁癖,这也不是问题。”
最终他还是被说服了,与其说是刘青苦口婆心打动了他,不如说他不甘愿就这样放弃。
“你是贺禹阳?”羞涩胆小的男人总是把头低下来,他不肯用贺总称呼贺禹阳,似乎这样做能够减轻自己投靠“金主”的负罪感。
贺禹阳抬起他的脸,挑了挑嘴角,笑道:“你的声音真性感,纪彦。”
没想到这个男人也有温柔的一面,即使他还是半强迫的做了那事,可是全程体贴周到,没有让他受一点伤。做那种事很痛,可是听到贺禹阳的赞赏,他竟然觉得有些快感,至少在贺禹阳这里他还有存在感,而不是被父母嫌弃、被弟弟嘲笑、被公司所有人欺负的透明人。
 
第二章 Act02
第二章
 
这个梦感觉好漫长。
“头怎么这么痛?”纪彦抬起手揉着太阳穴,突然吓了一跳,他竟然摸到了自己的体温。仔细一看,周围的场景何其熟悉,正是自杀的纪彦的出租屋。纪彦赶紧跑到浴室照镜子,看到镜子对面让他印象深刻的纪彦的脸,黑眼圈、凌乱的长发和刘海、朴素又怪异的穿着,从头到脚都是纪彦的身体。想到纪彦可能不在人世,纪彦撑着洗手台发呆良久,心中止不住的难过和惋惜。
既然纪彦放弃了生命,就让他代替纪彦好好活着吧。不知为何,他还拥有“纪彦”的记忆,那浓重的忧伤几乎让纪彦的心情也变得沉重起来。再次抬起头,纪彦狠狠洗了把脸,清澈的水从他指缝间溜出去,镜子里被洗干净的一张脸已不再死气沉沉,反而充满了光亮。仅仅一个眼神的变化,就让这张脸生动起来。
清晨的阳光从飘窗穿进来,纪彦找出一套干净的t恤短裤换上,坐在地板上看纪彦的遗书。遗书写的很长,里面回忆了原主的童年,然后说他怎么走上音乐这条路,热爱音乐的他因为一副好嗓子被星探挖掘,23岁进入娱乐圈,一开始也小有成绩,但很快就淹没在前浪推后浪的新人中,事业一直没有什么起色,推出的新歌也不受公司重视。这样沉沦十年,一直默默无闻,他被雪藏了三年,后来知道最好的朋友付琪然竟然是一直给自己设绊脚石的人。就在这时贺禹阳出现了。
“纪彦”其实是喜欢女孩子的,但他有一个强烈的*,就是写一首真正属于自己的歌,向家人证明他不是一事无成的废物,弟弟乔夏能够做到的事情他也可以做到。被雪藏的三年里,他没有任何机会,而且一旦三年过去他的合约也要到期,那时候像他这样的艺人不会有任何一个公司愿意重新签约,他将走投无路。所以面对贺禹阳的诱惑他动摇了,更糟糕的是他最后还爱上了贺禹阳。面对贺禹阳分手的提议,尽管知道无可挽回,但纪彦一再请求贺禹阳不要过早分手。
就在这一年里,他仿佛开窍一般,写出了令自己十分满意的歌曲,而且他的经验告诉他这些歌会红。十天前他将其中一首新歌提交给公司的音乐总监,因为得知他跟贺禹阳交往的消息,总监笑容满面地答应帮他制作新歌。未曾想到这时候贺禹阳提出了分手,公司的人知道后会立即解除合约,制作新歌的事情也会泡汤,想到多年的梦想全部破灭,纪彦无法承受后果,选择结束生命。
纪彦知道像原主这样内敛的性格,是不可能跟贺禹阳说实话的,纪彦的经济公司看在贺禹阳的面子上答应给他制作新歌,失去贺禹阳这个金主,不会有人搭理一个过气老艺人。纪彦的死原则上来说不是他的错,可是玩弄感情就不对了。
虽然拥有原主的大部分记忆,但很多事情纪彦还是很不熟悉,所以纪彦找到屋子里的合成营养液吃了以后就再次连上网。这一次,他对自己重生的世界有了比较充分的了解,网络上的信息越看越兴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