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九门修真 作者:Ezreal-500金

字体:[ ]

 
文案
 
付不起穿越到九门修真界。
修语数外,政史地,理化生。
遇见了被人偷看洗澡不肯息事宁人、反被逐出门派的师姐;挨了一百单八道天雷、一脚登上仙门却被顶包的大师兄;入了琴修魔道、被抓去电了又电的二师兄;以及铸出绝世好剑、却只能铭东海龙王印的散乱游魂。
读书人不易。即使没有诗与远方,也不默于眼前的苟且。
 
误入修真界,修真有九门。
语数外,政史地,理化生。
 
【1】重点派
付不起是个差生,每天看见那成摞成摞的卷子就想死。
一日,又是语数外、政史地、理化生每门两张卷子地轰炸过,好不容易做到最后一张,最后一题,付不起突然疯了——
“已知△ABC的三边长都是有理数:求证cosA是有理数;求证对任意正整数n,cosnA是有理数。”
付不起抱着头暴吼:“你们都有理!你们都有理!就我无理行了吧!”说着以头抢桌。
不幸抢得太重,一命呜呼,穿越了。
来到一处白云深深的神仙福地,汉白玉阶巍巍揽天,直通天门。
他在汉白玉阶上排队。
同样排队的人,前不见头,后不见尾。
 
付不起问人方知,这是天下第一的修仙门派,正在招徒。
他不禁心潮澎湃:修仙!修仙好啊!我虽然读书不在行,但想来修仙是极好的——谁叫我是穿越过来的呢!起点穿越文,老子没看得一千也有八百。穿越就是主角,主角就有金手指,我不是根骨奇佳就是大能转世,练不成剑圣就做魔尊,反正都是后宫三千,没跑了!天下第一的修仙门派,不招我招谁?!
付不起就这样野心勃勃地踏了天梯三千阶,步上平地。
只见天下第一门派香火鼎盛,人流如烟。牌匾上两个遒劲大字:重点。
付不起心中咯噔一下。
他上辈子被“重点”二字祸害惨了。
中考之时,又是头悬梁锥刺股,又是上下打点托关系,总算进了重点学校的末尾班,成了班中吊车尾的。成天考十几分,伤得深。
天下第一门派不叫清风派,不叫逍遥派,不叫蜀山派,反而叫劳什子重点派……
付不起隐约觉得不怎好。
 
进了门,就见一魁伟道长,头戴纯阳巾,脚踩十方履,裹一身青衣道袍,瞪一双大眼珠子。
他逢人便发一号牌:“你!壹仟壹佰柒拾壹号,第三结界,进门左拐找自己的位置坐下,动作利索点儿!你,壹仟壹佰柒拾贰号,第四结界,书放下书放下,不准带进去!你,壹仟壹佰柒拾叁号……把衣服脱下来给我看看!我看看!哼,想作弊?!来人,把他拖下山去!”
壹仟壹佰柒拾叁号就哭嚎着被拖走了:“教导道长,行行好,给我个机会吧!我想进重点门派,我想进重点门派!”
道长狞利地扫了眼付不起。
付不起赶紧把衣服扒了,赤裸着上身、昂首挺胸地绕着道长走了一圈:“我啥小纸条都没带!”
“说你带了么?袒胸露乳地害人长针眼!”道长一屁股将他揣进了结界之中,“壹仟壹佰柒拾肆号,第五结界!”
 
结界从外头看是间小偏房,迈入之后仿佛无限大。
无限大的结界里坐着无数个青衣圆髻的年轻人,等着考入重点门派。
付不起到这时依旧是满怀信心的。
毕竟他是穿越来的,不论几率有多小,自己肯定都能考上,做主角就是这么自信。
这份自信直到他坐下才香消玉殒。
只见眼前的宣纸上洇着墨渍写道——
“已知△ABC的三边长都是有理数:求证cosA是有理数;对任意正整数n,cosnA是有理数。”
付不起:“草泥马!!!!!”
因为有理数,他感觉错失了剑圣魔尊,三千后宫,和这十方修真世界。
 
【2】差生峰
付不起低空掠过,考入重点门派。
这主要得益于在修真世界,文盲比较多,他好歹也受过九年制义务教育,是矮个子里的高个子。
 
那一日,他与诸多仙门同修站在讲经台下,拜见掌门。
掌门发表了重要讲话。
从门派渊源,讲到天庭方针;从渡劫成绩,讲到九门修真。
到最后,掌门严肃道:“我们为什么要修真?这是个大问题。我作为掌门,要好好跟你们谈一谈。有些同修说,是为了不吃不喝;有些同修说,是为了飞升,只要你飞升,就是化外神仙。果真是这样么?我们要辩证地来看待这个问题。什么是神仙?飞天遁地是神仙么?不吃不喝是神仙么?要我说,那都算不上神仙。你们《五百年飞升三百年模拟》做下来,谁不会啊?!只有你的名字端端正正写在天庭公务员编制里,那才是真正的大罗神仙!”
“好!”教导道长带头啪啪拍手。
付不起跟随着仙门同修一起啪啪拍手。
然而他的心都死了!
这根本不是他想要的修真,不是!
 
天已薄暮,新入门的修士在讲经台下接受分峰。
重点派十二峰,按照入学成绩,依次分为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峰。
付不起:“我是哪个峰?”
他很有自知之明,又补上一句:“亥峰?”
教导道长摇摇头:“十二峰是要按名次分的。”
付不起:“啥意思?”
教导道长:“你这样的,就按姓名首字母顺序分吧。”
付不起:“……”
付不起被分去了一个愈发简单粗暴、浅显易懂的地方——“差生峰”。
 
“差生峰”风景秀丽,花草葳蕤,就是里头的人都跟遭了瘟似的,不成人样。
一位下垂眼、倒霉脸的老师,坐在那厢轻声轻气地上课,与八级大风扫过的脱毛鹌鹑没得差。
坐在头桌的学生顾自低头做题,跟在他后头的睡着了,跟在睡着的后头的那位还是睡着了,像是一串还没倒到头的多米诺骨牌。
一见他来,老师立刻起坐行礼:“是付不起付师弟吧?”
付不起:“师弟?”
老师笑眯眯:“我是早你好多年入门的韩昭,勉强算你师兄吧。”
付不起的心都死了!
留级生带差生,修个毛线真!
这时,身近有一个声音凭空炸起:“根骨不佳,不聪不明,没出息的。”
韩昭连忙拦住一抔空气,安抚付不起道:“莫生气,莫生气,这是和我同级的王霸,也是你师兄。他人就这样,嘴上没好话,但心是好的。”
付不起被人鄙视惯了,只挠挠头:“这王八师兄人在哪里?”
面前的空气冷哼一声:“像你这样没用的小兔崽子,恐怕文天雷、理天雷都熬过了,也不一定得见我真身。”
付不起:“文天雷,理天雷?”
韩昭:“文天雷一百单八道,小火慢炖,不到最后看不出谁熬得过谁熬不过;而理天雷一道劈下来,飞升还是陨落,死生立见。”
付不起:“王八师兄比文理天雷还厉害,一定是飞升了的大能吧?!”
王霸不做声了。
韩昭连忙拽过付不起,将他往座位上推:“诶,诶,别跟你王师兄提飞升,触他逆鳞。”
 
韩昭拉他在最后的位置上坐下,将课本发给他,嘴上絮絮叨叨:“你有什么不懂,除了问我,还可以问最前头的大师兄,论老九门,他不知比我高到哪里去了。”
付不起望着大师兄的后脑勺,他正心无旁骛地做题。
他把眼神往回拉,扫过中间两个睡觉的:“那这两个呢?”
韩师兄比了个嘘:“别吵着你二师兄三师兄睡觉。”
付不起:“……”
 
韩昭叫付不起翻开《外语》。
付不起心想,他在学校要念英文,难不成在修真世界里也要念英文,好跟霍格沃兹交流互换么?
首座上,韩昭一人分饰韩梅梅和李雷两人,开始教授口语。
韩梅梅:你好。
李雷:你好。
韩梅梅:我叫韩梅梅,你呢?
李雷:我叫李雷。
韩梅梅:我是婆罗门,你呢?
李雷:我是首陀罗。
付不起:……
付不起第一反应是“原来是梵语”,第二反应是:“学什么不好!学阿三家的这个!”
韩昭一脑门虚汗:“天庭与如来关系密切,往来甚多,修真不学梵文,在南天门遇见个罗汉都不知如何应对,更别提万一被送上西天了。”
付不起:“……”
 
夕阳西下,远钟回荡。付不起与大师兄停笔,中间两个睡觉的恰到好处地睁开了眼睛。
二师兄醒着跟睡着没差,戳在那厢半点动静都没有。而三师兄一睁眼,头一句话就是:“韩师兄,吃饭没?”
然后瞧见背后的付不起,心旌动荡,上蹿下跳。
三师兄:“师弟!你就是新来的师弟吧!我是你三师兄,快,快叫一声!”
付不起:“……三师兄。”
三师兄:“诶,乖儿子!我叫代谨,你叫啥?”
付不起:“付不起。”
代谨:“啥?付不起啥?”
付不起:“我名字就叫付不起。”
代谨:“这名字忒不吉利!我给你算一卦……你要穷一辈子的!”
付不起:“……没事,我呆在山上潜心修炼,不下去了。”
代谨:“我们是差生,修炼有什么用?大好的青春,应该去神女池看仙子洗澡。”
付不起:“……”
代谨:“你不爱看仙子洗澡,难不成是Gay?”
付不起:“我不是啊。”
付不起没什么主见,被代谨三言两语带进沟里,跟着他去神女池胡闹。
 
【3】神女池
代谨白天睡不醒,入夜赛神仙,甩着根狗尾巴草蹦蹦跳跳走在水汽氤氲的神女池边。
付不起:“师兄,这里鬼影都没有一个。”
代谨:“她们要上夜课,晚十点后才到。”
付不起:“水雾那么大,人来了也跟下汤饺子似的,什么都看不清,咱们回去吧。”
代谨:“我才不回去,回去听老赵弹琴,我宁可找棵树吊死!——你说,我们血气方刚的大老爷们,除了偷看仙子洗澡,还能有什么事情可干?”
付不起总觉得他在胡说八道,却又无法反驳。
付不起:“她们都是十二峰的女修,若是发现我们偷窥,非得把我们活活打死不可。我屁都不会,绝对是要死的!”
代谨:“不怕!有你三师兄在呢!我也屁都不会。”
付不起:“那你在说个毛线球!”
代谨昂首挺胸,拍了拍胸脯,眼中闪过贼光:“你信我!她们不敢拿我们怎样的。”
 
然而他料错了。
当晚下夜课之前,有个仙子一人来神女池洗澡。
代谨扒着草根嘿嘿直笑,朝付不起递了个龙飞凤舞的眼色。
付不起依旧觉得雾忒大,像下汤饺,一片白茫茫中只有仙子的头发是黑的,像柄拖把,也不知道代谨在那边高兴些什么。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