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兽人之猎食者+番外 作者:千钧

字体:[ ]

 
文案:
这年头穿越的不少,但执行任务过程中忽然就莫名其妙穿越的估计他还是头一个。新的世界,新的开始,对他来说,可能是最好的结果。不过……
动物会变身,嗯,他淡定。
没有女人,嗯,他淡定。
身为雌性,还要和会变身的家伙结婚……淡定不能,拔刀,准备砍人。
“阿六,说好的要淡定,淡定,救命啊~~~”
 
内容标签:异世大陆 强强 生子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阿六,塞德里克 ┃ 配角:菲尔,阿道夫等 ┃ 其它:兽人,穿越,强强
 
 
  ☆、丛林
 
  晨曦刚至,丛林一片寂静,阳光还是细细的几缕,漏过密集的枝叶洒落在晨雾未散、依旧潮湿的空气中。
  丛林树木的顶端,一只棕色羽毛的鸟类盘旋从高处下落,它体型只有山鸡大小,却有鹰一般的利喙。它黑色的眼睛警惕地透过茂密的叶片反复观察张望,小心翼翼地试探着接近周围的树枝又蓦然高飞,它的身体不时擦过沾着露水的树叶,却没发出半分声响。直到太阳又升高了一些,终于确信周围安全并且已经十分疲惫的大鸟终于缓缓停在一棵树上。然而它淡黄的爪子才刚刚将树枝抓牢,一道宛如闪电的银光迅速又悄无声息地在它眼前一闪即没。连一声悲鸣都没来得及发出,大鸟细长的脖颈无力地垂下,整个身体软绵绵地从树上栽下去,径直落到一个人的手里。这人紧贴在树干上,全身绑满了树叶蔓藤与周围完美地融为一体,即使是刚才的捕猎中,他除了手臂的动作,身上其余的地方都仿佛与树木长在了一起般纹丝不动。他双手都缠着藤条,腰间的刀也藏在蔓藤里,从头到脚只露出一双眼睛,漠然冷静又十足敏锐。
  将嘴贴上猎物脖颈的伤口,刚刚来不及喷涌的血液此时全部灌入他的肚子,直到一滴不剩。他把猎物随意在身上挂好,身体舒展开,便借着枝叶的掩护如猿猴般在树木之间轻盈地攀爬跳跃,不时摘些野果之类的食物,同时左手始终按在刀柄上不曾放开。
  轻车熟路地回到昨晚过夜的山洞,他移开堵在洞口的大石块,依稀可以看见里面闪闪烁烁还没熄灭的火光。把食物扔进去,他拎着水壶俯身藏入灌木丛,向不远处的水源摸去。
  这是一条不大的河流,眼下正是夏季,雨水充沛,水流也有些汹涌。此时水边一片平静,还没有其他喝水的动物,他迅速上前,拎着水壶的手迅速掠过水面,再收回来时壶已经灌满了,又匆匆从身上掏出块手帕,在河里浸了浸。
  身后不远的草丛里传来极细微的声响,仿佛只是微风吹过,却被他敏锐地捕捉到。手上的动作不停,仿佛并没有察觉什么,眼神却透出一股冰冷。
  草丛中的猛兽也在观察它的猎物,长着肉垫的爪子踏在地面上无声无息,皮毛是它天生的保护色,可以瞒过丛林里绝大多数生物,更何况对方看上去警惕性并不怎么好,二十五米…二十米…已经很近了。它猛然跃起扑向水边的猎物,利齿在清晨的阳光下寒意凛然。
  拔刀,转身,锋利的刀刃迅速划过捕食者最柔软的腹部,随着哀号声,内脏噼里啪啦对方身体里掉出来,然后猛兽沉重的身体落地,一系列动作都没有超过一秒。
  血腥味扩散。
  刀上并没有沾血,他手腕一转反手将刀收回鞘中,换了个方向迅速从河边离开。刚刚钻入树丛,就听见水边传出猛兽的咆哮嘶吼。
  有血的地方,总会吸引大批的猎食者,这是丛林的法则。至于那具尸体,不知会成为哪只猛兽的美餐。
  回到山洞,他熟练地重新将那堆火拨亮,又添了些干树枝进去。然后一把拎起早上打来的猎物,从靴子里掏出匕首处理起来,拔毛,扔掉内脏。果子则用湿手帕擦干净,全部塞进大鸟肚子里充当调味,否则没有滋味的食物吃起来实在太过单调,最后把猎物架在火上烧烤,还算不错的早餐。
  他靠在石壁上休息一会,从腰间摘下那把刀。
  这是一把尼泊尔﹣弯刀,刀鞘没有卡锁或皮扣,轻轻一滑便可拔刀。四十多厘米长的刀身材料十分特别,利用了从陨石上提取的特殊金属元素,由世界一流锻造师打造,无比坚固而锋利。底部小小的V形凹痕作为拔出后的鲜血导引,避免污染刀柄。一般的尼泊尔﹣弯刀的刀身前宽后窄,背厚刃薄,攻击时的威力仿佛一把斧头。而这把刀在此基础上又做了调整,刀身更轻盈,刀尖更加锋利,轻轻一划便轻易割破十几张纸,刀柄上去掉了护手让使用者可以随意反转,杀伤力十分惊人,适合在瞬间杀死猎物。当然,它也十分考验拥有者的能力。
  他默默地注视着这把刀,仿佛注视温柔的情人。一只手拧干手帕,在刀身上擦拭一遍又一遍,雪亮的刀身反射着火光,在黑暗的洞穴中令人移不开视线。
  烤肉的香气渐渐扩散,已经烤的差不多了,他将弯刀收回刀鞘,重新拾起一边的匕首,随便用手帕擦拭几下,用它从熟透的食物上片肉吃。
  这是他来到这的第十天,事实上,这种生活他适应得不错。他对丛林很熟悉,任谁十岁左右的时候就被扔到原始丛林求生大概都会习惯的。那不过是一次考验,活下来的继续接受培养训练,弱者没有机会也没有资格继续。
  他是在任务马上要完成时忽然来到这个地方的,任务目标已经出现在了眼前,地点也很适合动手,不会有任何人看到。手已经悄悄按在了刀柄,只要像以前做过无数次那样,接近,然后拔刀……眼前却忽然一黑,那一瞬间他还以为自己是被人暗算了,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么死的同行不在少数。
  像他这样的人,一旦落入别人手中,是不会有半分活下去的机会的。
  幸好命运对他不薄。
  但不管怎么说,一个人独自生活在陌生的丛林总是危险的,必须迅速找到人类集聚地。在来到这里第八天时,他曾在森林里发现一具人类的尸体,被野兽啃食的只剩白骨,地面被人特意清理过,不过依旧能看出原本的痕迹。他跟着这些痕迹一路往里走,最后才到了这条河边。这里的人类生活痕迹十分明显而且频繁,他判断这附近应该有人类聚集地,不过搜索了两天也没发现什么。
  迅速把烤肉吃完,他将剩余的骨头用土埋好,走出洞穴继续对周围进行搜索。他没有再用石块将洞口堵上,这里已经呆的太久,就算处理得再小心,残留的食物香味也很可能吸引猛兽。山洞已经不再安全,就算今天仍旧一无所获,他也不能再留在这里。
  
 
  ☆、林中部落
 
  不过今天他的运气显然很好,刚到河边,就发现了几个新鲜的脚印,大小和尺寸都远远大于普通人,但的确属于他的同类。不,也有可能是野人。
  他小心地蹲下身体反复查看地上的痕迹,并没有毛发的纤维留下,是同类的可能性提高了。他微微皱眉,左手习惯性地放在刀柄上,顺着足迹穿过小河,进入对岸的森林里。再往前走,不多时就透过枝叶间隙看见了两个穿梭在丛林里的身影。皮肤颜色很深,身高大约有两米左右,两人都穿着好像用粗布做的衣服,手上各拎着两个木头水桶,其中一个的腰间还挂着猎物。他们一边走一边交谈着,尽管因为相隔距离太远而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但他能确定,那绝不是他所知道的任何一种语言。
  正观察着,他忽然若有所感地转头盯着左前方的树林。没过多久那里传来一声咆哮,杂乱的脚步声由远及近,随后树木间冲出一个影子,虽然也是人类的外形,但从头到脚覆盖着一层蓝绿色鳞片,头部长着坚硬的鬃毛,眼睛是圆滚滚的兽瞳,嘴部外凸露出尖利的獠牙。半人半兽的怪物手里紧紧抓着一个棕发的人类,身材和他差不多,正拼命挣扎着。在他后面一只巨大的黑熊紧追不舍,不时发出愤怒的咆哮,但由于体型原因,它远不如那个蓝绿色的怪物敏捷迅速,两者之间的距离越拉越大。拎着水桶的两人显然也看到这这一幕,正将手上的东西放下准备帮忙,但距离太远了。
  眼神闪了闪,他左手握紧刀柄,俯身。那只怪物奔跑的速度很快,不多时就到了他躲藏的草丛前。那一刹那,他犹如一只豹子一样猛然跃起,弯刀迅速而无比凶狠地砍向半兽人的脖颈。刀刃劈碎鳞甲,蓝绿色的头颅掉落,收刀,一切只是电光火石之间。血溅了一地,也喷了棕发人一身,直到那具无头尸体栽倒地上,棕发男人都没有反应过来刚刚发生了什么。
  他目光没在尸体上停留,向不远处的黑熊望去,只要那只野兽稍有敌意,他有把握瞬间了结它。
  然后,在他冰冷的目光中,黑熊停住了脚步,熊脸上十分人性化地流露出一丝震惊,它抬起两只前掌站起身——变成了人类。
  少有情绪波动的眼眸微微收缩一下,重新仔仔细细扫过对面那个魁梧的男人,身高两米,肩膀宽厚,但的确是人类,黑熊变的人类!对方抬头在空气中嗅了嗅,随即望着他露出了十分困惑的神情,不过目光随即便落在了他脚边仍然瑟瑟发抖的棕发男人身上,流露出由衷的关切,却迟疑着不敢靠近,只是在原地呼喊着什么。打水那两个男人似乎和黑熊人认识,交谈了几句后,同样一脸迷惑惊讶地看着他。
  黑熊人的声音总算让神情恍惚仿佛受了很大惊吓的棕发男人回过神来,苍白的还挂着泪珠的脸看到黑熊人后迅速涌上委屈和喜悦,猛然起身几步扑到对方怀里。至于么?他拿刀站在原地,面无表情,眼中闪过一丝轻蔑。
  拎着水桶的两人中其中一个人看着他上前一步,叽里咕噜说了些什么。他皱眉,随即摇摇头,声音冰冷却平和:“我听不懂你们的语言。”
  叽里咕噜的声音停下了,四个人看了看他,又互相看了看,最后那个被他救下的棕发男人走过来,比比划划了半天,见他没什么反应,又大着胆子扯了扯他身上的藤条,伸手指了指他又指了指自己,探出两根手指做了个走路的动作,显然示意他跟他们走。他犹豫一瞬,点点头。棕发男人立即露出一个笑容,同时加快了脚步,似乎迫不及待要回去。
  穿过茂密的树木,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看上去很落后的村庄,土黄色砖头建成的房子鳞次栉比,最高的也不过三层。里面不少人来来往往。两米多高身材魁梧的男人居多,像他和棕发男人更瘦弱一些的偏少,相貌都偏向西方,头发和眼睛五颜六色。这些瘦弱的人类都聚在村口似乎很担心的模样,见到几人从树林里出来,便都兴奋地叫了一声什么,随即向棕发男人冲过来。他一向不喜欢和人过多接触,当下轻轻扯开棕发男人拉着他的手,后退一步,神情冷漠中带着淡淡的警惕。
  村子里的人看到他脸上露出惊喜,然而听着带他回来的三个人说着什么,神情都变成了惊讶和困惑,甚至还有一丝敬佩?有不少人叽里咕噜地说着什么试图跟他交谈,但他只是淡淡摇头,再加上棕发男人的解释,很快他们脸上便露出恍然的表情。几个瘦弱的人类上前,比比划划了半天,小心翼翼地伸手碰了碰他身上的藤条。他皱眉,但看上去对方没有恶意,于是再次任由他们拉着他身上的叶片走进村子。
  村庄并不大,一路上遇到的人都忍不住停下手里的活计抬头看着他并友好地笑笑。一直走到最里面,一幢完全由红色石头砌成的三层小楼出现在眼前,算是现在为止他见过最好的建筑。小楼靠山而建,有点教堂的感觉,墙壁上用黑色的染料画着奇怪的图画,两个相交的圆被一个横竖长度相等的十字贯穿。一根蔓藤从十字底部蔓延向上,缠到左边的圆上;右边的圆却被火焰似的事物包裹。一个男人上前十分恭敬地敲了敲门,不多时一个穿着白色衣衫的老人从里面走出来,旁边还跟着一个学徒模样的年轻人。双方交谈几句,随后老人的目光落到他身上,露出一个慈祥的笑容。
  他垂下眼帘不动声色,左手始终不曾远离刀柄,身体也始终是保持着紧绷状态,随时都能暴起伤人,这已经是他深入骨髓的本能。
  老人走到他面前,上下看了看他,又围着他转了一圈,有些奇怪的“咦”了一声。他看着对方皱眉思索片刻,然后说了句什么,立即在场的众人脸上都浮现出极为讶异的神情。老人慢慢走回屋子,又冲他招了招手让他进去。目光不动声色地在众人脸上掠过,他暗暗提高了警惕,面目表情地抬脚走进屋子。
  
 
  ☆、古熊部落
 
  出乎他的意料,这栋建筑从外面看虽足有三层楼高,但里面事实上只有一层,除了满墙的古怪壁画并没有什么人工修缮的痕迹,后半部与一个不知是天然形成还是后天修建的山洞相连,总体面积和一个足球场大小差不多,十分宽敞。地上什么都没有铺,是湿润温暖的泥土,上面长着不少花花草草,越往里越茂盛,整个空间里弥漫这一股淡淡的草木香味。最里面一片白光闪烁明灭不定,不知是什么。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