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渣攻进化手册(快穿) 作者:黑色地板

字体:[ ]

 
    文案:
    出来混的,难免遇到几个渣渣。
    主攻快穿文,成长型小攻。
    这是哭唧唧软妹攻进化为无情大渣攻的故事。
    美攻,各种受。正剧。伪升级流。小攻苏苏苏!
    内容标签: 系统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亦坤 ┃ 配角: ┃ 其它:系统快穿
    ==================
    
    第1章 机械迷城1
    
    生活千头万绪,人心诡谲莫测,5岁的陆亦崐常常痛感其中之混乱无解。
    陆亦崐出生于一个偏远的小县城。这县城远离繁华热闹的大都会,虽然不富裕,但是十分宁静自乐。
    陆亦崐的父亲生的高大俊美,边上几个叔伯也是统一的美男子。这基因到了他这里,就更是登峰造极,简直为家族争光。
    陆亦崐从小就是个美人坯子,他不说话的时候宛如捧心的西子,可怜可爱,一对水汪汪的眼睛仿佛噙着泪,天生地洋溢了欲说还休的蜜意柔情。而大部分时候他都是不说话的。
    富人家有大宝贝,穷人家也有小心肝。陆亦崐的父母青梅竹马地长成一对郎才女貌的璧人,恩爱非常,双双拿独生儿子当爱情见证来疼着。这对年轻夫妻疼儿子疼得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结果疼过头了,就把陆亦崐疼成个腼腆害羞的性子。
    腼腆害羞的陆亦崐没有旁的喜好,只喜欢吹口琴。嘴里呼出的气流是无形而虚弱的,但经过弹簧片的震动,却能汇聚成悠扬可爱的音符。音符如同一群活泼稚嫩的小精灵,从山涧中趟过,从云层上跃起,从枝丫间落下。在陆亦崐看来,这真是世界上最美妙的事了。
    他的母亲在屋子里忙活,他就坐在院子树荫下吹口琴。身后的山林红一层黄一层绿一层黑一层的,从下往上渲染,直到山顶就是一片璀璨的金光,穿透云层倾泻而下,笼罩在他头上。其他孩子在不远处嬉笑玩闹,而他安静地坐在徐徐微风中,惬意地闭阖眼睛,在音乐中心旷神怡。
    陆亦崐做了一个梦。
    他梦见自己跟村里其他孩子到乡间一所小洋房里冒险。这小洋房他在父亲收藏的老照片中见过,是民国时期的中西合璧样式,距今已经有一百多年历史了。
    走过悠长死寂的木质地板,小伙伴们忽然全不见了。他猛地回头,察觉有人在暗处偷窥他。
    陆亦崐暗自心惊,然而又身不由己地往那处暗角走去。他在楼道尽头看到一扇古老高大的红木门。阴暗的门后伸出一只苍白枯瘦的手,细长竹篙似的探出来,就颤颤巍巍地停在他面前。掌心朝上摊开,静静地躺着一颗红艳艳的水果糖。
    陆亦崐仅仅犹豫了三秒,就吃了那颗水果糖。他活在世外桃源般的村落中,活得胸无城府。拿人手短。作为回礼,他顺手在外边的花园里摘了朵月季花放在红木门边的台阶上。
    接下来几天,他经常到别墅玩。终于有一天,紧闭的红木门扉没有任何人开启,自己缓缓由内打开了。陆亦崐在那黑屋子的衣橱里,发现了一个穿着金橘色的长袍褂子,戴着圆毡帽的小男孩,跟他差不多年纪。脸像藏在迷雾中,朦朦胧胧的看不清楚。男孩手里紧紧抓着一支枯萎的月季花。
    陆亦崐一直以为这小洋房没住人,没想到原来里边这么热闹。小男孩一招呼,马上就从各个房间走出许多衣服古怪的仆人。打扫的打扫,种花的种花,做饭的做饭。各司其职,安守本分。
    两个小孩一起玩积木玩到太阳下山。突然从门外冲进来一个穿着道士袍子,头顶扎了发髻的古怪青年,抓了他的手就跑。
    小男孩在他身后慢慢站起身,小洋房里的仆人们也同时放下手中的工作,像提线木偶般转过头来,瞪着空洞的眼睛,脸色惨白骇人。
    陆亦崐再睁开眼睛,就发现自己躺在县城的医院里。怪青年就坐在旁边,抓着他的肩膀摇晃:“醒醒,快醒醒!”陆亦崐不明白,他这不是醒着的吗?
    前方的墙壁忽然“刺啦”一声响,从外边穿进来一只惨白枯瘦的手。那墙壁就像一张脆弱的纸张,被那手慢慢撕裂开。从裂开的口子里涌出来一团黑雾,慢慢凝聚成一个小孩子的形状。黑幽幽的眼珠子咕噜噜地转了一圈,最后就盯住了床上的陆亦崐。
    黑影阴测测地咧嘴一笑:“——找到了。”
    陆亦崐惊骇地发现,墙壁后面并不是医院走廊,而是他刚离开的那幢小洋房。可是小洋房明明是建在光秃秃的小山坳里,周围没有人烟。
    小男孩慢慢走到他面前,手一扬,床边的怪青年便惨叫一声,像镜子一样破裂粉碎了。
    远远的山坡上,传来一声寺庙撞钟的声响。声音如有实质,涟漪般一圈一圈扩散开。
    就在小男孩伸手向陆亦崐抓来的时候,周围空间疏忽扭曲成漩涡。陆亦崐就坐在漩涡中间,眼睁睁看着小男孩双手抱头,歇斯底里地惨叫。男孩像被高压水泵抽去水分,躯体飞快枯萎干裂,五官皮肉在猛烈的震颤中从身上簌簌脱落。陆亦崐吓得一动不动。他的身体也在慢慢淡去,而男孩已经破碎得不成人形了,还执着地向他伸着手想要抓住他,掉落在地板上的血淋淋的眼珠子,还恶狠狠地瞪着他,恨不能把他活吃了一样。
    陆亦崐再睁开眼睛,就发现青天白日下,自己正被人拥着,坐在一匹高高的马上。马是黑绸缎般油亮的高头大马,套了崭新的鞍鞯辔头和马铁,走在颠簸的山路上,十分器宇轩昂地率领着后方一大队士兵。
    尘土漫天的山路两旁,东倒西歪着一簇簇枯死的月季花,干瘪的枝叶在微风中萧瑟摆动。
    “这些花死了很多年了。”身后人一手拥着他,一手拽着缰绳,用一种惆怅的语气说道。
    陆亦崐被身后人禁锢在怀里,无法转身。他仰头,就看见身后人一个棱角刚硬的下颌,帽檐上一颗五芒星在日头下反射出刺眼白光。
    再往后看,就是一大队浩浩荡荡的队伍。
    士兵们戴统一的钢盔,穿统一的军服,神色木然。表情一致,步伐一致,动作一致,整齐划一得犹如复制黏贴而出,咋看十分怪诞。
    陆亦崐目不转睛地看着这队士兵,因为吃惊,他连言语和眼泪都忘了。
    身后人好笑地刮了他的鼻子:“小傻瓜,机器人都是这样,有什么好看的。”
    身后的青年见陆亦崐大睁着眼睛,一副难以置信的呆傻模样,便伸手捧住陆亦崐的脸,同时低下头,用下颌很亲昵地抵住陆亦崐光洁的额头。帽檐阴影处,一双深邃的眼睛噙了满满笑意:“傻孩子,你是睡傻了,连二叔都认不得了吗?”
    陆亦崐越过他的视线望向后方。那里安静地矗立着一座山。山林红一层黄一层绿一层黑一层的,层层叠叠往上渲染,山峰顶端,一片璀璨的金光穿透云层倾洒下来,凝聚在他的瞳孔中。
    所有人都说陆亦崐是睡傻了,他正经是贺彦东拜把子兄弟陆宗耀的唯一血脉,是贺彦东从尸山血海中打捞起来的小孤儿。哪有什么青梅竹马的父母亲,哪有什么民国小洋房!他尚在襁褓中的时候,就历经战乱,彻底成了个寄人篱下的小孤儿。他唯一可以依靠的,就只有一个贺二叔。
    陆亦崐不肯相信,那幸福的5年居然只是一个梦。等大队进了城,贺彦东把他搬运到家——家是处位于京畿中心的高档别墅,跟其他别墅区都间隔了三百多米,拥有安全舒适,宽敞明亮且独立的空间。所有布置,小到一盏吊灯,一块地皮,都是美轮美奂,极尽奢华之能事。
    陆亦崐孤零零地站在屋子里四顾一圈,发现茶几沙发,窗帘地毯,的确都是十分陌生。他当场开始咧嘴哭泣,小崽子似的,茫然地站在客厅中央,拿手背抹泪眼,冲着天花板哭唧唧地叫妈。
    一个瘦高少年从外边大迈步冲进来,远远的就狗吠般朝他吼了一嗓子:“哭你娘老子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不许哭!”
    陆亦崐正哭得全情投入,并不理会。
    瘦高少年仿佛被吵得怒极,抬手就扇了他一脑袋。
    陆亦崐一下被打倒在地。他被打蒙了,坐在地上怔怔望了来人。
    瘦高少年做白衬衫黑军裤黑皮鞋的打扮,是个学院派公子哥的倨傲神气。
    
    第2章 机械迷城2
    
    陆亦崐胆子不大,但脾气不小。被无缘故欺负了,他这初生的牛犊一咕噜就从地上跳起来,张牙舞爪地扑向跟前的年轻老虎,就要报仇。
    可惜他小胳膊腿儿,完全不是瘦高少年的对手。他几次反抗无果,还被对方搡了个结结实实的倒仰。而少年仿佛是玩出乐趣来,未等他站稳当,就一抬手把他推倒在地,然后哈哈大笑地看他摔个四脚朝天。
    陆亦崐气得哇哇大叫。他咧开嘴,从客厅一路嚎啕着往外边跑。在院子里漫无目的地跑了一圈后,他嚎啕着又跑回了客厅,攥着小拳头朝瘦高少年捶打。没有人可以给他出头,他只能自己去跟对方决一死战了。
    陆亦崐存了玉石俱焚的心,使尽了吃奶的力,而瘦高少年被他这样捶打,却是笑嘻嘻的,不痛不痒,还感觉十分有趣。
    他问陆亦崐:“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
    没等陆亦崐回答,他忽然福至心灵,指着陆亦崐的鼻子笑道:“我知道了,你叫小泪包,爱哭鬼!”
    听他随手拈来一个外号给自己,陆亦崐气得肺都要爆炸。他一边成串地眨泪珠子,一边攒了力气要跟少年同归于尽。
    少年轻而易举地把眼前这不自量力的小崽子举起来抱住了,大笑着丢上去,接住,再丢上去,再接住。再要丢,就丢不上去了。因为陆亦崐手脚并用地缠住了他,缠得紧紧的,死活不肯撒手。
    这时,贺彦东顶着一身寒气,踩着铿锵的军靴从屋外走了进来,大衣氅子还没脱挂,就从后边强横地把陆亦崐接手过去。
    陆亦崐如见救星,飞快搂住了他的脖子,同时扯着清脆稚嫩的嗓子对他告状:“他打我!”
    瘦高少年把眼一瞪,秀气的脸上露出毫不掩饰的不满。他朝贺彦东叫嚣道:“好你个小泪包,还该敢当着老子的面告状,行啊!哥,你把他放下来,我还没玩够呢!”
    贺彦东皱起刀锋般偏于锐利的眉宇,面露不虞。他是个刚正威严的相貌,军装笔挺熨帖地勾勒了周正高大的身躯,肩章与胸章互相辉映闪烁,看着十分泠然不可侵犯。他抱着陆亦崐,原地立正转身,一言不发地走掉了。
    陆亦崐后来才知道,这瘦高少年是贺二叔的亲弟弟贺峪祺。
    陆亦崐恨死贺峪祺了。
    贺彦东疼爱陆亦崐。这疼爱有好的时候,也有坏的时候。
    好的时候是非常的好,什么都给,怎样都行。坏的时候,则是又打又骂。打是军队管理式的抽鞭子,骂是劈头盖脸的数落。但坏的情况总是少的。并且贺彦东的打骂都是师出有名,都是为了陆亦崐上进学好。
    陆亦崐领会了这份厚爱,所以贺二叔打他,撵他,他反倒跟贺二叔更亲近了。
    在陆亦崐哭泣的时候,贺彦东也不哄他。
    贺彦东就站在高高的摩天办公楼楼顶,把小小的陆亦崐抱起来,让他坐在自己肩膀上,隔着巨大的落地玻璃窗俯瞰街道,俯瞰脚下这机械普及,科技发达的现代大都会。
    夕阳下,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拔地而起,锋芒毕露直插云霄。玻璃甬道在空中盘旋成街道,其中行人往来,市贸喧嚣。远处,从楼层中不时穿出一列列悬浮列车,蟒蛇般在空中一个漂亮甩尾,又凭空消失在另一个楼层中。冰冷的机器发出轰隆隆的协奏曲。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