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男主黑化中+番外 作者:莲舟轻泛

字体:[ ]

 
文案:
时下流行穿书,薛寒也赶了一次潮流
但是他穿的不是男主,而是被男主凌虐致死的人渣师尊
睁开眼睛的一刹那,薛寒表示要狂刷男主好感度,抱住这根大粗腿,以求活的久一点
薛寒默默掰手指——
①给男主开小灶 
②带男主逛灯会 
③送男主莲花灯 
④帮男主孵鸟蛋 
⑤给男主收个童养媳 
⑥为救男主多次游走在死亡的边缘 ,最后还贡献了自己的小菊花 
艾玛,薛寒感慨,我真是感动三界十大好师傅有木有
……
等等,好像有哪里不对
 
粗神经师尊受X黑化徒弟攻
1V1
 
内容标签:仙侠修真 穿越时空 年下 强强
搜索关键字:主角:薛寒,顾辞 ┃ 配角:寒水瑶,烬明,泽欢,泽强,炎夜,李恒 ┃ 其它:欧阳楚,震阳道君,欧阳潇潇
 
 
  ☆、第一章(小修)
 
  原本碧绿幽静的山林小筑此时化为一片焦土,浓重的血腥气呛的人心里直犯恶心。 
  薛寒捂着脑袋坐起来,目瞪口呆,这是什么地方。
  他的手撑在地上,摸到一个圆滚滚的东西,抬起来一看,竟然是人的残肢体。
  他吓的脸色煞白,火烧屁股一样的窜了起来,踩着一地的狼藉飞奔而出,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自己不是在学校上课吗,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正想着,不期然的撞上一个人的胸膛,腰肢瞬间被抓紧了。那人狠狠地的自己箍在胸前,好像怕他跑掉一般,手臂用的力度好似要将他勒成两段。
  同时脑海中突兀的响起【叮】的一声响,只是过于短暂,薛寒心下正惊惧,完全忽略掉了这诡异的声响。
  他挣扎了两下,感觉揽着自己的人身上散发着强烈的怒气,抱着他的手臂又收紧了。
  “这位兄弟,麻烦你放手,我透不过气来了。”
  “师尊,你叫我什么?”抱着自己的手臂非但没有放开,反而禁锢的更加紧了,薛寒感觉到自己的下巴被抬了起来,瞬间就迎上了一双黑曜石一般的眸子,只是此时那目光中满是疯狂的神色,看的薛寒心下一紧,这是什么眼神?
  他咽了口唾沫,尽量直视着男人的双眸,道:“劳烦这位.....唔唔唔。”
  薛寒瞪大眼睛,看着男人近在咫尺的双眸自己这是...被吻了?感觉到男人准备撬开自己的牙关,继续深入,薛寒脸颊涨的通红,张口就要咬下去,却被男人抓住了下颌,被动的接受男人的侵/略。
  不知过了多久,男人才将他放开,薛寒挥着拳头就要跟这男人拼命,手掌却被男人抓在了手心里,男人低沉的笑道:“师尊,不是说在原地等我吗,你知道我找了你多久?”
  “谁是你师尊,发什么神经病,快放开我。”薛寒脸颊通红,自己怎么这么倒霉,竟然碰到一个神经病。
  刚吼完,男人的手掌就掐在了他的脖子上,堪称温柔的抚/摸/着.男人眸中满是危险的神色,语气却温柔异常,“师尊说什么呢,数月不见,竟不认识徒儿了吗?”
  薛寒毛骨悚然,奋力的想要掰开男人放在自己脖子上的手,却突然见顿住了。
  因为他发现面前的男人一身古装的打扮,漆黑的长发披散在身后,身上黑色的长袍,绣着红色的暗纹,眼角眉梢全是冷冽,竟然透露出一种诡异的美感。
  此时男人正含笑看着自己。眸中却毫无笑意。
  薛寒一抖,就听男人笑道:“师尊在想什么?”
  识时务者为俊杰,薛寒感觉到男人身上的气息越来越寒冷,识趣的闭了嘴,脑子却在疯狂的转动,谁来告诉他,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这个神经病是谁,自己又是在哪里啊。
  水汽氤氲。薛寒站在镜子前,满脸的震惊,这..这是谁啊?这是我吗?
  只见镜子里映照出的是一名极为年轻的男子,身材修长,墨色的长发简单的用一根木簪簪在脑后,肤色白皙,琥珀色的瞳孔满是错愕的神色。
  顾辞将几件干净的衣物放到架子上,就见薛寒站在镜子前发呆。
  那懵懂惊诧的模样,实在是可爱的紧,可惜顾辞心里知道,他极有可能在思索着如何逃离自己,这么一想,身上的气息越发的寒冷起来。
  感觉到一只手滑进了自己的衣襟,薛寒才回过神来。
  镜子中,一名高大的黑衣青年站在自己的身后,亲昵的亲吻着自己的耳垂,一只手放在自己的腰间,另一只手则顺着衣领探了进来。
  薛寒只觉得浑身的汗毛都炸了起来,慌忙挣脱开了男人的怀抱,将衣服紧紧地裹在身上,对男人怒目而视,“你干什么?”他的声音有点不稳,想来是气着了。
  自己一个纯情小直男,刚到这个世界半天不到,初吻就被夺了,如今还要来夺取自己的贞CAO?
  见男人眯着眼睛危险的看着自己,薛寒只觉得菊花一紧,心道:“绝对不能叫他的得逞。”
  顾辞见他的动作,眸中黑雾翻涌,半晌才笑道:“师尊害什么羞啊,在亲密的我们都做过了。”
  做过了,做过了....薛寒感觉一口血堵在自己的喉头,他恨得咬牙切齿,心里安慰道,那不是我,不是我。
  “让徒弟伺候师尊沐浴吧。”顾辞话题一转,薛寒有点跟不上来,他的目光在那氤氲着热气的水池里转了一圈,见男人抬脚朝自己走过来,薛寒赶紧后退一步,一手抓紧自己的衣领,一只手伸出去掌心对着男人,喝道:“不,不用了,你出去吧,我自己来。”
  耳边只听见男人一声轻笑,薛寒便感觉到自己的腰间一紧,男人如墨色一般的双眸近在眼前,嘴唇又被堵住了。薛寒无语望天,就听男人笑道:“还是让徒儿伺候师傅吧。”
  薛寒被伺候洗浴洗的很彻底,从上到下,从里到外。一处也没有放过,全被顾辞清洗了一遍。
  再醒来时,薛寒只觉得全身的骨头都像被碾碎重组了一般,尤其是腰/椎/往/下,疼的他龇牙咧嘴,“这个禽兽。”
  回想起昨晚男人激烈的动作,他还心有余悸,还以为自己要死在那浴池里。
  他慢慢的坐起来,臀/部传来强烈的不适感使他脸色青一阵白一阵,很是精彩。
  【亲爱的宿主,您好,系统007号为您服务。】脑海中突然响起一阵冰冷的电子音,薛寒吓得又摔了回去。
  “谁?”薛寒警惕的看着四周,偌大的房间里,除了自己并没有其他的生物,那冰冷的机械音又响了起来,
  【亲爱的宿主,您好,系统007号为您服务。】
  那声音又在脑海中响了起来,薛寒咬牙道:“你是什么东西?为什么会在我的脑子里?”
  【宿主你好,系统007号为您解答,这里是书神系统,此书名为《绝世剑仙》,此次穿越之旅,我将陪伴您直到终点。】
  经过和系统的一番沟通,薛寒终于弄清楚了,道:“你的意思是让我过一遍剧情?”
  【回答正确。】冷冰冰的机械音响起,薛寒翻了个白眼,在心里问道:“什么《绝世剑仙》,我根本就没有看过这本书,你让我怎么走剧情?”
  【叮】的一声响过后,就是一阵强烈而刺耳的电流音响起,薛寒痛苦的捂住了耳朵,牵动了下身的伤口,狠狠的嘶了一口气。
  【宿主001号申请与主神通话...宿主001号申请与主神通话...连接成功,请等待...请等待】
  薛寒眼前一亮,强烈的光线刺的他赶紧闭上了双眼。耳边响起一阵苍老的笑声。
  “这位小友,我们又见面了。”
  薛寒睁开眼睛,之间不远处坐着一名须发皆白的老者,若不是他有一双冰蓝色的眸子,薛寒简直看不见他的存在,四周白茫茫的,满是耀眼的白光,而那老者不禁发须皆白,连身上的衣物都是白色的。
  “你是谁?”薛寒皱眉走过去,眼前的浓雾逐渐散开,薛寒才发现,自己置身于一个硕大的图书馆,幕天席地,眼睛看不到的上方,慢慢的全都是书。
  “你就是书神?”响起刚刚系统说的话,薛寒肯定道。
  老者捋着胡须点了点头,笑道:“正是老夫。”
  “老人家,是你让我到这个鬼地方来的?”薛寒皱着眉,满脸的不愉,都是这个臭老头害的自己贞CAO不保,实在是可恶,他越想越气,道:“什么狗屁任务,我不做,你送我回去。”
  “哎,这位小友,还是莫要过早地下定论,我还有东西要还给你呢。”老者右手一挥,一本书飞到了薛寒的面前。只见书面上鲜红如血的四个大字《绝世剑仙》。
  薛寒注意到他说的是还,当即说道:“我可不记得我有这本书。”
  老者但笑不语,薛寒的视线和老者对视,虽然表面上做出一副不在意的模样,手指却不由自主的抚上了书页。
  他的心脏砰砰直跳,封面被揭开,亮光一闪,薛寒到退一步,只觉得头疼异常,纷乱的景象不停地在自己的脑海中闪现。
  萝卜头大小的孩童,害羞的双颊绯红的少年,长身玉立的青年,全部都是一个人的影像。
  那人的表情或开心、或悲伤、或愤怒,或冰冷,或残忍,却叫薛寒的心剧烈的痛起来。
  他张了张口,声音颤抖的吐出一个名字——顾辞。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
第一本没有存稿,想到哪写到哪,第二本列了粗纲,这是第三本,终于有了细纲,^_^小天使给蠢作者提点意见嘛。(*  ̄3)(ε ̄ *)
 
  ☆、惹怒书神(修改一下)
 
  “哐当”一声响,摇摇欲坠的桌子承载不住桌上的重量,哗啦一声,倾斜倒地。
  “哎呦。”一个人捂着自己的脑袋从地上坐了起来,薛寒听到动静,从床上转过身来看,就见室友李恒一手捂着脑袋,一手捂着鼻子,苦大仇深的盯着那倾倒的桌子。
  “你怎么又睡到地上去了?”薛寒鄙视他,“我说过多少次了,这个桌子瘸了一条腿,站不稳,你还敢在地上睡?”他说着从床上坐起来,随便扯过桌边的卫生纸丢了过去,“快把鼻血擦擦,哎,要不去医院看看?”
  “不去。”李恒简短的否决了他的提议,仰着脑袋往浴室走去,半道上还撞在了墙上。薛寒听着室友兼发小骂骂咧咧的声音,摇了摇头,他将一地的狼藉用脚扫到一边,将桌子扶好,又从角落里抽了本砖头一般厚的书,准备垫在桌子底下。
  薛寒抹去那书上厚厚的灰尘,《绝世剑神》四个血红的大字就显现了出来,薛寒记得,这本书还是刚进大学,被一个学长忽悠的买下的,他简单的翻了翻,就见到主角逆袭归来,找他仇人复仇的段落。
  【“啊啊啊...”惊惧嘶哑的叫声在冰冷的雪原响起,一个人用双臂支撑着身体向前爬行,嘴里发出惊惧的叫声,仔细看,这人的双眼之中没有瞳孔,只有黑乎乎的血窟窿,他的嘴巴大张着,口中却没有舌头。纤瘦的手臂从单薄的衣衫中露出来,那皮肤像死尸一般惨白,甚至有的地方的皮肉,皮开肉绽,森然的白骨露了出来。
  顾辞闲庭信步的跟在那人的身后,看着男人的惨状,嘴角勾起一抹冰冷的笑意,“师尊,好久不见。”语调森寒。
  他的手掌一挥,一道风刃打在那爬行之人的腿上,当即一道不似人声的惨叫划破长空。薛寒那黑峻峻的眼眶竟然淌下两滴血泪....】
  薛寒看到这里就是一抖,薛寒....竟然和自己同名同姓,还被虐的这么惨。
  薛寒抹了一把脸,当即把这本书合上了。自己的名字,代入感不要太强,而且被男主这么残忍的折磨,根据薛寒这么多年看书的经验,这个“薛寒 ”一定是个人渣。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