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将军大人的暖床器 作者:肃之

字体:[ ]

 
文案:
刘默,在末世生活了二十余年的小罗罗,放在小说中就是一个路人甲乙丙丁,竟然狗血的死在了爱人与好友的联合绞杀之下。
于是......一大波丧尸吃掉了他的脑浆。
 
“想要重活一世吗?”
“那就用你的灵魂交换吧!”
 
再来,他就接受了这个霸王条款,醒来还意外获得了一方空间。
麻痹!那对狗婊想要杀死我,再来一世,我要让你知道,天道有轮回!苍天饶过谁!
 
白冥:喂!给我牛肉粒,我替你杀了他们。
刘默:好的....
 
n年后
白虹:喂!给我牛肉粒,我可以暂留你小命。
刘默:好的,那今晚不需要我暖床了吧!
白虹:你觉得可能吗?
刘默:不…可能
 
排雷专区:
+++++++++++++1v1+不生子,只是狂烈的搞基以及...ju+花花++
+++++++++++++高冷美艳攻x阳光正直受
++++++++++++白冥(白虹)x刘默
 
内容标签:末世 强强 年下 随身空间
搜索关键字:主角:刘默 ┃ 配角:逸 ┃ 其它:
 
 
  ☆、重来
 
  坠落的时间显得格外的漫长,刘默看着上方那对自己曾经掏心掏肺对待的人,此刻却是满脸的春风得意,他怎么也想不通,事情为什么会演变到如此地步。
  风快速的刮过他的身体,也知道再过几秒自己便是身下那丧尸海中的囊中之物,也许连存在过的痕迹都将不复存在。
  “哈哈哈哈。。” 。
  他笑了,只是笑声是何等的悲戚!不甘!
  缓缓的闭上双眼,抖动的腮帮子,以及紧握的拳头显示着他内心不认命的挣扎。
  身体坠入丧尸海中就如雨水滴入湖水中,惊起了阵阵涟漪,看着恶心的丧尸朝自己袭来。他,想要逃,要逃,可是在他掉入的那一刹那,身体就被钳制住,就连最起码的挣扎也显得荒唐可笑,接着!他听到了那毛骨悚然的利齿钻入自己血肉的声音,剧烈的疼痛使他面目变得狰狞,双目似要爆出!身体由外及里的被啃噬着,血管被无情的咬破,血液如泉水般肆意喷洒,一个鲜活的人就这样活生生的被撕碎,凌迟,生而不如死……
  入目是一片漆黑。
  “这里是地狱?”刘默有些惊讶道,他记得自己上一秒还在忍受被丧尸残忍啃噬,这一秒却在一片黑暗之中。挣扎了一下,却发现自己身体像是被人绑住一般,动弹不得,有些惊慌,不解自己死后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想要继续活下去吗?”一道幽冷的声音自远方传来,刘默觉得周围的温度瞬间下降。
  打了个冷颤有些惊恐道:“你是谁?”
  “我是谁并不重要,你只要告诉我,想活吗?”
  刘默沉默了,他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早已丧命尸海之中,即使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若真如那人所言,自己能够活过来,那他要拿自己怎样又如何。俗话说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有什么比死还可怕吗?想到这里,刘默的双眼像是看到了希望一样,在黑暗之中发出熠熠的光芒。
  远处的人将这一切收入眼中,似乎很满意刘默的表现。
  “说条件吧。”想通后的刘默只想尽快的复活,第一件事儿就是杀了那对□□,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诛之!
  “你只需将你的灵魂交付于我便可”
  “不行!”刘默当即拒绝到,笑话!将自己的灵魂送给别人,那跟丧尸有何区别!
  “别忙着拒绝,听我说完,我想你会答应的。”
  “你说。”刘默警惕的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道。
  “我既然许诺你复活,也就自然不会立马要了你的灵魂,至于何时,暂时无可奉告。”
  不会马上要他的灵魂,那就说明还有时间做他想做的事情,不管结局如何,如果他还能再活一次,就能手刃那对婊,子!
  像下了重大的决定似的,刘默的眼中出现了从未有过的坚定……
  ##
  刘默缓缓的睁开双眼,看着雪白的房顶,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没有吵杂的怒吼,没有惶惶的脚步声,一切都是那样的安静,仿佛末世只是上苍眨眼间开的玩笑,尽情的嘲笑着他们这些垂死挣扎的蝼蚁。
  “唔~~”震动声从自己的手上传来,拿到眼前,看见久违的6s有种心酸的感觉涌向心头。
  他真的回来了!
  看着手机上面的日期,今天他刚好满十八岁,离末世还有三个月,一切来的太突然,本来平静下来的心跳瞬间躁动起来,他活过来了!!
  微风自窗户荡入房间之内,吹动着床上之人额前的碎发,有些恐怯的来到窗边,看着窗外生机盎然的绿化公园,闲暇的人们笑意盈盈的散步。放在窗台的上手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双目中满是盖不住的激动。
  无论接下来如何,至少上天给了他重来的机会,这一次对他而言,只为自己而活……
  “碰碰碰~”繁杂的敲门声刺入人耳,将原本激动的刘默拉回现实,根据前世的记忆,轻松的能猜到屋外是谁,不屑的拉起唇角。
  离开窗边,拉开房门,就看见外面那个花枝招展的女人穿着深v的超短裙将自己妖娆的身材显露无疑。
  “这么晚才开门,你是死人吗!”女人气冲冲的职责着刘默。
  刘默看着继母这般凶狠的模样,以前的自己可能唯唯诺诺,不敢反抗半句,可现在的他不同,末世二十年,虽然他靠自己的异能算是过的比较安稳,但那种杀过人,扛过枪的气势还是抹不掉。
  双目寒冷的看着眼前之人,眼中的杀意毫无保留的释放出来道:“说完了?”
  彭春玲先是一惊,然后觉得背脊一凉,刘默何曾敢这样对他说话,有些恼怒的提起嗓子道:“你怎么说话,嗯!我是你妈,无大无小!”
  刘默看着眼前之人还敢自称自己的母亲,想也不想就侧身出门,顺带推了继母一把。这人不是说他无大无小吗?既然这样,就好好的表现一下,也不要辜负了她的良苦用心。
  重心不稳的彭春玲立马摔倒在地上,双眼大瞪看着刘默的背影诧异道:“狗东西,你敢造反!”说完就嗷嗷大哭大闹起来。
  刘默也知道继母这是演的哪出,无非是想把自己那对同样恶毒的儿女叫来助阵,可那又如何,他没有时间跟他们耗,现在的只想拿到钱,尽可能的给自己多备一些物资,让他在末世中更好的生存。
  直径的来到自己亲生母亲的房间,从裤兜里掏出钥匙,也是唯一一把可以打开这件房门的钥匙。
  他的母亲是一位千金小姐,而他父亲则是一位凤凰男,这样的组合造就了今天的悲剧,自家的母亲在他懂事的那年起就去世了,而死去的原因他也是末世那天被这一家子人无情抛下所明了的。跟自己的命运一样,都是被小三联合自己的爱人整死的,命运何其的相似,不愧是母子。
  在感叹母亲死去的原因时,他已没有了刚听到真相时的痛不欲生。人死不能复生,活着的还得继续,与其悲戚的沉浸于过去,不如好好的过好现在,归根到底,爱自己的只有自己。
  进到房间,看着房间里面古香古色的家居,以及墙上挂着的那张风韵与气质并存的母亲的照片,还是不自觉的红了眼,但也只是那一刻。
  将门反锁上,整理好多余的情绪便开始直奔密码箱,他知道那里有他要找的东西。
  输入密码,拉开箱门,将里面的文件一一拿出,最后将下面的那本红色的房产证拿出,这就是他想要的东西。也幸好外面那群东西误以为他从小性格软,外加上他未满十八岁,才没破门而入把房产证给没收。
  本想拿完东西就走,但旋即像是想到什么似的将密码箱最里面的一个木盒子拿出,拨开按钮,就发现里面躺着一把超迷你形的古琴。上一世在被家人抛弃的时候,来到母亲的房间也发下了这把古琴,处于对母亲的怀念,他将这个挂饰一直保存着,如今重活一世,手指缓缓的抚摸着琴弦,思绪在放空的双眼中混乱。
  “啊~”刺痛的感觉将刘默拉回了现实,原来是琴弦将自己的手指头划伤,还没来得及止血,他就忽然感觉到天旋地转,不自觉的昏了过去。
  细长的睫毛微微颤抖,眼睑慢慢的睁开,却被刺眼的阳光无情的打回,刘默抬手将自己的双眼给遮住。过了一会儿,再缓缓的睁开双眼,待适应了阳光以后便开始打量起周围的事物。
  此刻,说不怕是骗人的,说不惊也是扯淡的,但经过了死人也能复活的事儿之后,这一切的一切都显得不是那么突兀。
  刘默发现自己躺在泥沙之中,所在之地大约两百平方米,周围不见活物。自己的正前方有一汪清泉,泉水清澈见底,与周围黄沙的环境形成鲜明的对比,让泉水显得有种调皮的可爱。
  撑起自己的身子,踩着谨慎的步伐来到泉水旁。却发现泉水旁散乱着尸骸。刘默受惊的后退一大步,此时步伐愈发的小心,他定睛一看发现那是动物的尸骸,准确一点来说,爬行动物,但奇怪的是,骸骨并没有显露出被岁月打磨的苍老之色,而是如象牙一样雪白,犹似活物。
  刘默缓缓的来的骸骨旁边,仔细的打量,竟发现尸骸似有魔力一般吸引着他向前走去,双手不自觉的抚摸上骸骨,刚止住血的手指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破开,鲜红的血液似有生命一般,快速的流出。
  刘默看着自己的血液不受控制的流出,内心十分恐慌!想要将手脱离出来,但却无法脱离。
  大量血液的快速流逝使他脸色变得苍白,蒙蒙细汗飞速冒出,落下,打湿了纯白的衣襟。
作者有话要说:  激动,内心汹涌澎湃,动次打次*\(^o^)/*
 
  ☆、空间
 
  失血过度的刘默,再也招架不住,便昏了过去。而就在他晕过去后,血液也停止了往外输送,奇迹的是伤口竟然慢慢的愈合!只剩下那些流出来的血液,在骸骨的表面缓缓地流动。
  不一会儿血液均匀的分布在每一块尸骸上,突然!金光大现,旋即变成柔和的白光将骸骨包裹住。
  “吼!”一声震耳欲聋的叫吼声响彻云霄,四周的泥沙不受控的的飞起,旋转。虚空中出现一条似有似无的影子,正是发出怒吼的本源。怒吼声在空间内慢慢的荡开,而随着怒吼声的消散,周围的一切归为平静,好似刚才的一切不过是一场幻影。
  虚空中的影子慢慢地散开化成点点星沫撒向这方世界。只见泥土之下的小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地破土而出,不到一刻钟,刚才的戈壁沙漠已被幽绿的草原取代,一片生机勃勃。
  此时,泉水中,一颗梧桐树快速的生长,不一会儿便张成了五米高的大树。
  待这一切完成之后原本被白光包裹住的骸骨早已消失不见,只留下一条十厘米长手指粗细的白蛇恬静地栖息在草丛中。
  另一旁,被放了大半管血后脸色苍白的刘默也因为环境的变化而变得红润。
  暖意的阳光柔和地照射在他白皙的脸上,空气中青草的丝丝香味跟随着微风摇曳。
  几分钟后……
  “嘶~”刘默被疼痛唤醒,先是用手揉了揉胀痛的脑袋,待身体有些恢复自然后便直起身子看着周围的一切。发现眼前的变化,不由顿时眼前一惊。他不得不感慨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刚才还死气沉沉的戈壁,这一眨眼的功夫就变得绿意盎然。
  说实话,他自己也是一头雾水,莫名其妙地来到这里,睡了一觉死地变成宝地。此刻,他觉得自己的智商早已被不停变化的事物弄的死机,索性也不想,而是再一次打量起周围的环境。
  刘默的目光立马就被正中心的那一汪清泉,以及那棵新长出来的梧桐树所抓住。
  来到泉水边,清澈的水面倒映着他稚嫩的面容,看着水中自己的倒影,再想想末世后自己的面容,不由心下一顿,才发现时间真残忍,夺走了原本鲜活的一切。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