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快穿之全能挂逼 作者:酌桃

字体:[ ]

 
    文案
    因为一笔不菲的金额,穷到吃土的方宜臻去做了某个仿真模拟游戏初次用户体验的志愿者。
    打通两个关卡后,他一本正经地向游戏制作方提出质疑:为什么每个关卡的boss都想跟玩家乱搞男男关系!你们这个思想非常危险!
    boss一本正经地向制作方表示诚挚谢意:谢谢造物主给我送了个媳妇儿,我很满意,只是他好像不太喜欢我,是不是出现了什么bug?希望及时修复。
    方宜臻:……喂!
    boss无耻,制作方无良,玩家无节CAO,这游戏玩不下去了!
    boss:别闹了,过来,我给你看个宝贝。
    这大概就是一个直男在基佬的世界里努力求生的故事……
    ps:自我放飞之作,爽文(我猜),1v1(……对)
    内容标签: 快穿 情有独钟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方宜臻 ┃ 配角:老攻 ┃ 其它:炮灰们
 
    第1章 开始
    
    某市,凌晨三点。点缀着零散星点的暗紫色天穹之下,生活节奏平缓的小城已陷入黑甜的睡梦之中。
    方宜臻坐在台式电脑前,目光一眨不眨地紧盯着屏幕,双手灵活快速地在键盘上敲下一串串代码。过了许久,最后一行代码打完,他终于眨了一下眼,长长地呼出了口气,往后一瘫,累得连一根手指都懒得动。
    方宜臻是A大计算机系应届毕业生,大概是在校期间过得太水,别人忙着考这证那证的时候,他只优哉游哉地过自己的舒服日子,直到临近毕业,周围的同学纷纷都找到了就业单位,他才急了,然而急也没用,那惨惨淡淡的简历,他自己都不忍直视。
    四处奔波求职了三个月,还是没找到合适的单位,方宜臻只好暂时先做小程序拿出去卖,虽然只能勉强糊口,也好过拉下脸问从小开始就不管他的父母要钱。
    为了做这个程序他昼夜不分地熬了半个多月,三餐颠倒作息紊乱,有时候干脆就不吃饭了。这会儿总算是完成了,所有的疲累和饥饿一股脑全都涌了上来,方宜臻瘫了一会儿,等眼睛好受些了,就站起来,从冰箱里拿了桶泡面,准备垫肚子。
    想了想,他又加了两根香肠,用升级豪华版犒劳一下自己。
    等泡面的间歇,方宜臻慢悠悠地开始测验程序,整个人都呈现着舒缓放松的状态,毫不怀疑自己的程序会出错。虽然他在A大计算机系算是没什么辉煌成绩的那一挂,但是他的编程能力在全系却是出名的,只不过因为他不爱出风头,再加上A大人才济济,久而久之他的光芒就黯淡下去了,没变成校园风云人物。
    这是个自动替主机系统扫描多余的垃圾文件并清除的程序,无需人为CAO作就可以持续释放系统空间,无疑是某些不爱清理电脑空间的用户的福音。方宜臻看着光盘可用容量一点点放大,心里盘算着,这回怎么着也得卖个一万吧,要得多了,小公司就不想买了。
    泡面泡好了,方宜臻掀开纸盖,刚塞了满满一口进嘴里,电脑就突然黑屏了。
    他差点把嘴里的面全喷到屏幕上。
    他艰难地咽下面,狼狈地用纸巾擦拭了一下滴上汤渍的键盘,然后蹲下去看主机:“没坏啊,怎么黑屏了,靠……该不会是程序错了吧?”
    WTF!!他熬了半个月啊!那么多程序代码,全都检查一遍,起码也得五天,可是他刚交了房租,已经穷的揭不开锅了!
    方宜臻抓着头发,几欲抓狂,正在这时,电脑屏幕又突地跳亮,他连忙把脸凑到屏幕前,看清楚了程序仍在继续,这才大大地松了口气。
    这下情绪的起伏把他剩下的力气也抽的差不多了,他把泡面桶推到一边,打算先小睡一会儿。刚准备趴下,他余光瞥到了屏幕右下角显示的一个邮件图标,咦了一声,点开。
    一封信徐徐展开。
    ※
    展信佳!
    恭喜敬爱的《虚拟完美人生》玩家,您已被系统抽中成为幸运玩家,将亲身体验《虚拟完美人生》首度现实化,并获得金额三十万!请您于20xx年x月x日到以下地址,如超过期限,则视为自动放弃此次机会,谢谢合作!
    XXX游戏工作室敬上。
    ※
    方宜臻揉了把眼,什么《虚拟完美人生》?游戏?他所有的时间都用在卖程序维持生计上了,谁有那个美国时间去玩游戏?
    大概是发错了,他按了叉,果断地扑到床上,没一会儿就沉沉入睡了。
    程序仍在运作的电脑屏幕散发着幽幽白光,某一瞬间,光芒突然大盛,程序数据随之停滞住了,以龟速一点一点地往前进着,似乎在忌惮着什么。过了一会儿,光芒逐渐暗淡,回归平静,清理程序这才恢复正常速度。
    第二天,方宜臻起了个大早,好好地洗了个澡,再把冒出头来的胡子渣全刮干净,整个人看起来完全褪去这半个月来的颓靡,重新显现干净清爽的气质,这才揣上程序出门了。
    ※
    “什么?!你们已经有了?!”
    方宜臻不敢置信地看着大屏幕里演示的运作程序,俨然跟他熬了半个月做出来的如出一辙,不,应该说是一模一样。
    公司一个收了他几套程序的小哥摊手道:“这套清理程序是今天早上有人寄过来的,经理很看好,买下来了,方宜臻,你手上怎么会有一样的程序?”
    方宜臻一下子脑子全乱了。因为担心劳动成果被窃取,他电脑的防火墙做的很坚固,一般的黑客根本黑不进来,而且距离程序做好不过短短几个小时,除了他,根本没人接触得到,那现在眼前演示的又是什么鬼?!
    小哥看方宜臻脸上混杂了怀疑、失落、憋屈的表情,安慰他:“要不,下次再来吧,你做的小程序都很好用,我肯定会收的。”
    方宜臻也不好意思告诉别人自己现在就指着这笔钱继续活下去了,无力地扯扯嘴角,有些沮丧地走了。
    走出公司大门,可能是早饭没吃好,现在被太阳一晒,人就有些晕晕乎乎的了,他于是找了处长椅坐了下来。
    看着眼前人来人往,方宜臻忍不住有些迷茫,接下去该怎么办呢,还是要问爸妈借钱吗?
    他们家的亲情淡漠,从小开始,方父方母就不太喜欢他,换个说法,就好像方宜臻不是亲生的一样,所以方宜臻早早地就独立了,搬出家一个人住。成年后方父方母就不给生活费了,方宜臻高中毕业后就自己捣鼓着卖小游戏小程序,勉强混口饭吃,原本以为自己凭着编程的能力,以后怎么地也能找个半好不差的工作,却没想到现在连小城市的就业竞争也如此惨烈。
    而毕业后的消费比在校期间要高很多,所以他很快就捉襟见肘两袖空空了。
    方宜臻重重地叹了口气,掏出手机,这么几年,第一次打算妥协。
    真是一文钱难死英雄汉,没有面包就撑不起骨头了。
    刚打开手机,一封信件跳了出来,方宜臻定睛一看,跟今天凌晨看到的是同一封。他皱眉,正准备关掉时,手突然顿住了。
    三十万?日期是……今天?
    他愣了一会儿,突然激动地站了起来,妈蛋这简直是刚犯困就送枕头,缺什么来什么,人品爆发了啊!
    他连忙仔仔细细浏览起那封只有几十个字的信件,激动过后又有些犹疑,既然是游戏玩家,那肯定有名字吧,他连这个游戏都还是第一次听说,哪儿去找这个幸运玩家的名字?!
    定了定神,方宜臻决定先去试试运气,如果被识破,就说自己是专程去反映信件发错人的事儿的。
    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方宜臻宁愿被钱埋地透不过气也不想穷的连泡面都要分两次泡。
    他立马背上包,奔向信件上说的地址。
    ※
    说明来意后,方宜臻在前台等候区坐了一会儿,没过多久,一位留着扎成低马尾长发的男子就快步朝他走了过来:“方先生?”
    方宜臻主动伸出手:“你好。”
    那人上下看他一眼,金丝眼镜后的狭长眼眸一眯,随后笑盈盈道:“欢迎欢迎,我是工作室负责人,你可以叫我陆离。请跟我这边来。”
    似乎……没有半点要确认身份的意思?方宜臻边跟在陆离身后,边打量着这个装修豪华大气地不像一个游戏工作室的地方,心里的狐疑越堆越高。
    陆离站在电梯里,笑眯眯地看着他:“请进。”
    方宜臻用那三十万催眠了自己几遍,然后硬着头皮走进去。
    他轻咳一声,主动询问:“请问我需要做些什么?”
    陆离娓娓道来:“我们《虚拟完美人生》是一款玩家选择各种故事模式,体验完美人生的大型网游,在运行四年后得到业界一致好评,事实上,从两年前开始,我们就开始制作另一版《虚拟完美人生》,那就是,玩家感官与精神高度模仿真实的现实版。但这一版本尚未进行公测,我们选取幸运玩家——也就是你,作为首个体验新版本的玩家,希望你能为我们提出不足和需要改进的地方。”
    方宜臻诧异道:“两年?你们的效率也太高了吧?”虽然现在已经有各种全息网游开始冒头,但这一技术毕竟还不成熟,如果要在两年内完成,要么游戏本身做的粗糙,要么就是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
    陆离谦虚地欠身:“谢谢夸奖。”
    “……”
    “不过……”陆离停顿了一秒,眼里突然掠过一丝意味不明的光,语气却仍是温柔和气的:“《虚拟完美人生》并不是普通的全息型网游,方先生最好还是有一点心理准备才好。”
    方宜臻心里颇为不以为意。虽然近年科技发展迅速,但是全息的出现,已经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了,一部只花了两年制作出来的仿真游戏,还能不一样到哪里去?
    但是他还是顺口问道:“怎么说?”
    陆离看着他,过了一会儿,嘴角微微向上挑了:“简单来说,《虚拟完美人生》里所有的数据与代码,都是有自我意识的。”
    “例如,它很清楚地明白你是外来的人,它觉得有趣的时候,可以逗你玩,当然,厌烦之后,也可以驱逐。”
    “在那个世界里,不是人在控制数据,而是数据在控制人。”
    方宜臻:“……”
    他严重怀疑陆离脑子瓦特了。
    无言片刻,他配合地问道:“那如果它觉得外来的玩家挺好玩的,想让玩家留在游戏陪它玩了,那玩家是不是就无法退出游戏了?”
    陆离深深地看他一眼:“没错,你已经领悟到我话里的中心思想了。”
    方宜臻:“……”
    陆离:“当然,为了避免这种情况的发生,在进行模拟人生时,我们会为玩家准备强行剥离药丸,贮存在随身隐形背包里,吃下药丸,玩家就能脱离该世界,只不过这种方法会给玩家的神经系统带来严重负荷,所以最安全的方法就是——”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