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穿越种田之前夫凶猛 作者:梦幻之歌(下)

字体:[ ]

 
    第211章 顺势
    
    不知道怎么一回事,少年问出这句话的时候竟然没有一个人敢反驳,毕竟他们都清晰的感觉到从这个哥儿身上散发出淡淡的杀气。
    “是不是不服我??我给你们一个机会。”林帆清澈的目光淡淡的扫视了他们一眼,天气寒冷,大家都有些难受,只不过此时并不是他们停下来的好时机。
    十里坡的名字听上去很不错,但暗处隐藏的危险可是任何人都不知道。
    即使林帆做了很多准备工作,但遇到一群不听话的士兵,对他可是有很大的影响。
    “怎么?你们都不打算出声吗?”林帆微微的眯着眼睛,这些人倒不是笨蛋,知道他要找人下手,所以他们都不打算出头。
    “既然没人敢违背命令的话,那么现在立刻就给我起来出发!”少年的语气直接变得严厉,只不过坐在地上的人还是没有动静。
    这样子冰冷的天气,坐在地上非常难受,可现在他们打从心底感觉到更大的寒意。
    见到他们这个样子,林帆气笑了,“如此的话,来人,把不听话的全部都杀了!”
    林帆抽出一把刀,对着身边无动于衷的人头狠狠地砍了下去,血溅到了其他士兵的身上,吓得所有人脸色都有些苍白。
    独孤雄脸色异常苍白,他不是没有杀过人,但像林帆笑着杀人的情况还是第一次看到,让他从心里面感觉到恐惧。
    “谁打算继续坐着,就像这人一样。”林帆柔声说道,只不过没有一个人觉得是天籁之音,反而像是恶魔一样的令人难受。
    本来打算抗争的人,即使心里面非常的压抑,但任何人都不想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他们都错了,这个哥儿可是比汉子还要狠戾,他们的办法对付这个哥儿没有任何胜算。
    只是有些迟了,他们发现头昏脑涨,随后倒在地上什么都不知道。
    林帆挑眉,而暗卫也渐渐的围在他的身边,他低声说道,“装晕。”说完后也和他人一样晕倒在地上。
    本来十里坡就属于比较容易遭受暗算的地方,此时他们那么容易中了其他人的埋伏,只能证明这一千士兵真的是非常的菜,可以说他们压根就没有行军的经验。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林帆觉得有人渐渐的靠近,“寨主,这里有一位哥儿。”声音非常粗犷。
    “都给我带回去。”另外一道声音说道,随后再也没有什么声息,紧接着就是搬动物品的声音。
    林帆直接被人扛了起来,胃部顶得非常的难受,但是他还记得自己是一个晕倒的人,所以没有任何反应。
    渐渐的,林帆困意袭来,随后竟然睡着了,他觉得自己的粗神经都是在异兽的锻炼下出来的,因而等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就发现竟然被关在牢房里,除了他,竟然还有几个衣着朴素的哥儿,看向他的眼神带着戒备。
    林帆心里面觉得非常的好笑,如果他是汉子的话,那这些哥儿如此戒备他还情有可原,可是他是哥儿,用得着如此吗?
    “他长得也不怎么样,即使是新来的,寨主也不会看上他。”其中一位长得比较妖娆的哥儿说道。
    林帆挑眉,有些怯生生的问道,“请问这是什么意思?”好吧,他知道自己的表情非常的有欺骗性。
    “也是,每个新来的哥儿都是这样子询问。”妖娆哥儿说完后,就把这里的事情给林帆说了一次,只不过他们说的东西和他想要知道的完全不一样。
    他们这些哥儿有些竟然是京城大官的哥儿,后来被抓到了这里再回去也非常困难,只要得到寨主的看重,他们就一直可以活下去,之前已经有好些哥儿死了。
    “我不想成为寨主的夫郎。”林帆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我已经有了夫君。”
    他的话令在场的哥儿眼底露出鄙夷的神情,其中一人说道,“要是你不从的话就是死,假如你没有被寨主看上的话也是死。”
    “你以为死是一种解脱吗?寨主会把你丢到怪兽的嘴巴里吃掉,我亲眼看到和我一起来的哥儿被怪兽吃掉了。”妖娆哥儿提起这个的时候,眼睛里闪现着恐惧的神情。
    他是这个牢房里活得最久的哥儿,本来他属于某山庄的少主,可惜因为遇到寨主之后,所有的一切都化为灰烬,假如不是靠着目前的姿色,恐怕早就被喂了野兽了。
    其他哥儿有些不满,他们都不懂为什么这个哥儿要把这件事情告诉给这个新来的哥儿知道,难道他不清楚这人可是很大的竞争对手吗?
    “怪兽吃了?”此时林帆有些兴趣的询问道。
    野兽吃人非常正常,所以他才想要到西山山脉那边去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那边的野兽是不是特别厉害,和前世的异兽比起来会如何。不过现在齐国人拥有内功,但和前世的异能者比起来却低了一个层次。
    “是的,要是你不想给怪兽吃的话,最好……”妖娆哥儿觉得自己说得太多了,再也不肯吐露多半个字。
    “现在我们五个人,屋子里只能剩下四个人。”其中一位哥儿说道,很明显的意思就是寨主需要四个哥儿就够了,现在多出来的一个肯定要被怪兽吃掉。
    此时林帆明白为什么他们用如此戒备的眼神望着自己,他们中没有一个人想死,至于妖娆哥儿会告诉他这些,估计没有那么好心。
    少年坐在干燥的牢房里没有出声,他就说十里坡非常的古怪,原来是这样子,但是他却不知道这个所谓的寨主到底是谁,他拥有什么能力,只不过他想要把人救出来,甚至还有粮草,这些都是一个非常大的难题,而被抓来的哥儿压根就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这个山寨里面到底有多少人。
    时间慢慢的过去,很快牢房就被打开了,送来的食物出乎林帆的意料之外,纵然不说丰盛,但是对囚犯来说非常的不错,特别他还发现这几个哥儿身上都穿着很干净,也就是说,他们一天或者是几天就可以获得一次沐浴的机会。
    林帆不担心自己会死,就算是遇到没有办法对付的事情,他也可以躲进自己的空间,因而相对于其他人,他是吃得最香的一个。
    “你不怕死吗?为什么被抓到这里?”妖娆哥儿看到帆哥儿吃得如此香,还是忍不住询问道,他总是觉得眼前的少年并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
    以前他接触的哥儿也不少,那些人一听说野兽吃人的时候,都吓得面无人色,更不要说吃饭了,而这个哥儿却一副镇定的样子。
    林帆眨了一下眼睛,“当然怕,我是跟着粮草来的,没想到经过十里坡的时候却晕倒了,醒过来就到了这里。”
    “粮草?”妖娆哥儿瞬间就捕捉到不一样的东西,他已经被抓到这里几年的时间,自然不知道外面到底是什么情况。
    林帆倒也没有隐瞒,把齐国和北方莽汉打仗的事情说了出来,“现在粮草都被劫持了可怎么办呢?”
    妖娆哥儿觉得眼前的哥儿故意装成一副柔弱的样子,如果是以前的自己,肯定不能判断真假,但一个没有任何能力的哥儿,就算是跟着大皇子,也不会允许跟在军队里面,只不过这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他可以那么长时间活下来,可以说是最了解寨主的地方,只要他不会碰触这人的逆鳞,那么在他还没有彻底老的时候,就会继续活下去,因而他才会话比较多些,对新来的哥儿也没有那种戒备。
    “我劝你还是想想你自己怎么活下来吧,看样子,寨主先要伺候的人就是新来的哥儿。”妖娆哥儿看了一眼林帆之后缓缓的安慰道。
    林帆没有出声,直接闭目养神,而其他人也没有出声,果然没有多长时间,就来提人了,于是他就跟着这个人走去。
    少年跟在高大汉子的身后,发现这里是一个山洞,不,应该是七拐八弯的洞府,如果不是有人带路的话,很容易被岔口给迷惑。
    “大……大人……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呢?”林帆扮成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少年似的,还是怯生生的说道。
    本以为走在前面的汉子不会回答他的问题,结果却听到他噶哑的说道,“去见寨主,别废话!”说完后就再也没有出声。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林帆被带到一个洞口前停下来,随后他狠狠地被推了进去。
    林帆顺着姿势倒在地上,随后用余光快速的扫视了这个里面的洞府,发现里面的布置非常的豪华,甚至一点都感觉不到外面的寒冷。
    “怎么?害怕?”林帆也感觉到一道肆意的目光打量自己,忍着没有出声,而这人的声音很低沉,甚至充满了冷意。
    林帆努力的想要挤出泪水,发现徒劳,反而把眼睛弄得通红,“我……我……”随后就发现被一股大力吸上前,而他也倒在柔软的床上。
    “姿色还不错,只是这胆子却小了一点。”男子笑着说道,只不过声音里却充满了冷意,甚至直接挑起少年的下巴。
    林帆心中恼怒,同时也看清楚了这人的脸及身体,到让他心中充满了惊涛骇浪,这……这人……
    
    第212章 猜测
    
    没错,这人竟然有一条蛇的尾巴,只不过看上去却若隐若现,等他眨了一下眼睛再看的时候,发现时古铜色肌肤的双腿,仿佛刚才的影像是错觉似的。
    “怎么?难道你害怕到已经失去了神智了吗?”男子直接一丢林帆,眼底有些嫌恶的说道,他最厌恶的就是那种胆小的哥儿,即使是玩起来都没有任何兴致。
    林帆被丢到床的另外一边,怪不得这里面那么暖和,看来这东西肯定是怕冷,只是他心里面还是掀起了惊涛骇浪,他不觉得自己看到的是错觉,毕竟这人脸蛇身的人到底是什么怪物,之前他也见过异兽,即使高级异兽有智慧,但从来都没有听说可以变成人。
    之前还以为不过是普通的打劫而已,现在还是要小心行事。
    “大……大人……我们来自京城,这粮草对我们可是非常重要的,要是您肯放我们走,我将上报皇上,让他给您奖励。”林帆抬起头,一副倔强的样子望着眼前这个看上去有些阴郁的男人。
    这个汉子给人的感觉非常的冰冷,好像是蛇缠上了一样,不过想想也是,这人竟然有一条蛇尾巴的话,被如此的目光注视也是正常的。
    “军队?”男人挑眉反问道,倒是没有想到无意间竟然打劫了一支军队。
    目前正是冬天,即使他不需要有太多的能量,只是那些属下还是要吃食的,不然还怎么给人做事吗?本身他们并没有打算打劫朝廷的队伍,只是恰好而已。
    “是,请大人放过我们好吗?”林帆心里面转动了几圈,看这个男人的意思应该不知道他们到底是谁,或许说,只是刚好被他们逮住了。
    “放过你们?那我的属下吃什么?”也许是待在洞府里温暖的缘故,祁山的声音听起来懒懒的,并不具备任何攻击性。
    林帆浑身都警惕着,他可不觉得这个男人没有任何攻击性,他知道蛇在冬天的时候要冬眠,可眼前的人却没有,如果可以的话,他还是不想和这人对上,纵然自己有空间,但他还不想冒险,这人给他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就像是前世的变种异兽。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