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九世养成 作者:繁丧三千(下)

字体:[ ]

 
141.别的地方……
      醒来后,经过一个月的调养,万灵出院了。
      脸上被毁容了的伤恢复的很好,新长出来的肉颜色偏淡粉嫩嫩的,但是万灵觉得没什么,比起现在还需要人扶着走路的腿来说要好上太多。
     出院时万家一大家子的人全部都来接他,男人没办法拒绝,他在家里莫名受到的关注最多,就连所有大大小小的侄子侄女都总是满眼星星的看着他,好像他是个什么伟大的了不起的人。
     尤其是万父和表亲的大哥对万灵是比对任何人都要好的,即便现在万灵已经成年十多年了也没有变过。
     看着热热闹闹的家人,万灵总是不由得想起梦里死寂的狐妖山,那种绝望,他真的不想再来一遍,果然还是现实比较温暖。
     万灵是个同性恋这件事是在他成年的时候和家里人摊牌的,经过一段时间的沉默大家接受的很顺利,只是本来万父和万母以为会一直陪着万灵的是谭狼——那个从小看着长大,已经被他们当做另一个儿子的男孩,结果前几年就这么分手了。
     当然,儿子的感情父母是不能插手的,但是很明显,由于从小两家人走的很近,就算断也是断不干净的。
     这就造成了很多比较尴尬的局面。
     比如逢年过节谭狼还是会和万家一起过,和每个人都熟稔并且亲密;比如万灵出了什么事情,万父万母第一时间还是将万灵送到了谭狼所在的医院。
     是的,学生时代的谭狼说过他要成为一个医生,以后专门保护万灵,然后他做到了,他成为了一名外科医生,掌控着每个送到他手上的人的生死。
     万灵和他前任谭狼是顺其自然的在一起的,当时他在听到完全不像个小孩的谭狼说要为了他成为一个医生,万灵嘴上并不领情让他不要这么草率的为了别人决定自己的未来,滚回去再好好想想,心里却还是被打动过。
     但是在一起后,万灵才发现,谭狼说的每一句话都不草率,并且认真的恐怖。
     很巧,谭狼就是万灵梦里那个正太大魔头,只不过现实的谭狼并不是永远都长不大,谭狼在高中的时候就比万灵高半个头了,高中毕业就在一个春天将他和男人之间那层暧昧的纸戳破,在明媚的天气那无人小树林,在那斑驳漂亮的光影下青涩的接吻。
     谭狼从小长相就精致的不行,就算没有表情,那薄薄的嘴唇稍微一勾便带着点点惑人的邪气。
     万灵觉得自己大概是对谭狼和自己过去印象太深刻,所以才在梦里都梦到被谭狼各种欺负,各种吃亏,毕竟万灵在十几岁的时候的确胖了一段时间,浑身软绵绵的,正是调皮时期的谭狼就天天在他身边捣蛋,一边说睡在他身上好舒服,一边给他取了个外号叫‘五花肉’。
      相比较之下,虽然是同一个人,但是万灵觉得还是梦里的正太大魔王有品位一些,‘肥狐狸’明显比‘五花肉’好听啊。
       好吧,万灵跑题跑的严重了。
      总之,和前任和平分手——至少万灵认为是和平分手——还是能做朋友的,他也和严玺说过这件事,严玺表示他不介意,严大律师说他可以和万灵一样把谭狼看做弟弟。
      当事人不在意,前任的不在意,万灵也就不会对这些事情上心了,倒是苦了周围的一大堆亲戚。
      或许是因为当局者迷,也或许是他们自己的脑补,旁观者总是能若有若无的感受到前任和现任两人表面融洽实际却波涛汹涌的气场,简直毛骨悚然。
      但是大家都帮忙维持着假象,便让处在中间的万灵至今没发现不对了。
      当然,万灵还是知道要和谭狼保持距离的,比之还是朋友的时候自然是疏远了些,严玺才是他现在的恋人,就算严玺说无所谓,但是照顾照顾严玺的心情还是有必要的。
      所以,当万灵被严玺半搂着走到医院迎面看见等在车旁的谭狼,万父和万母都走过去和谭狼说话,万灵则没有他们那么热情,淡淡的朝谭狼说声谢谢后就站在一旁没有怎么说话,累了就朝后倾的靠在严玺的怀里,而严玺则只是眼神和谭狼对上了一下,和对方轻轻点了点头示意,便在万灵耳边问要不要先上车。
     男人摇头,还是等万父和万母与谭狼说完话才上的车,原本是万灵的大哥送万灵两人去幼稚园门口接万欧回家,结果谭狼却表示他们既然是同一个小区,当然是他比较顺路,便说由他送万灵两人去接万欧回去。
     “这太麻烦了,你不上班么?”万灵记得找谭狼做手术的人总是多的数不清,到现在都已经预约到明年。
      谭狼眸色幽深,笑了笑,说:“不麻烦,你们不是要搬家了么,以后估计想坐你也坐不了我的车了,来,上车。”
      说罢,青年将后面的车门打开,动作绅士的不行,身上淡淡的香烟味道在经过的时候,浅淡的扑在万灵的鼻尖,万灵熟悉这中香烟的味道,他和谭狼在一起的时候谭狼偶尔就会抽,并且只抽这一种牌子的,从来没有换过。
      “那就麻烦你了。”严玺没有开车来,答应的没有任何勉强,自然无比,好像他和谭狼也是普通朋友一样自然,“万欧的幼稚园在……”
      “华西路是吧。”谭狼顺口就说出来了,用的陈述语气。
      严玺没有任何反应的将万灵抱着进了后座,随意的回道:“嗯。”
      万父和万母等一大堆亲戚看着万灵和严玺坐着谭狼的车走,表情也是有些无奈。
      对他们来说只要万灵喜欢就好,可是如果非要他们选,他们还是觉得谭狼要更适合万灵,不是现在那个严玺不好,毕竟谭狼是他们从小看着长大要更知根知底,毕竟这么多年的感情,毕竟他们都已经把谭狼当儿子看了……
      万母每次看见谭狼默默的来看他给他们老人送些保健品和时令的水果时眼神不自觉的瞟向万灵那边,万母就心疼的不行,她总觉得谭狼是还喜欢他们家万灵,想要复合的,但是每次悄悄问,谭狼那个傻孩子都只是腼腆的摇头。
      在万母和这一大堆亲戚眼里,谭狼真是个好孩子,只是可惜了……
      车内。
      坐在驾驶座上的谭狼狭长的眼透过那后视镜看见后座上的青年正勾着男人的下巴在帮万灵吹掉进眼睛里的睫毛,那张精致俊美的脸上笑容不变,漠然的抽回视线盯着前方的路,只是那骨节分明的手又推上了一个档,将车速加快了些。
      “阿灵。”谭狼像每个尽责的医生那样询问起来,“腿还疼么?”
      男人本来要回话,结果身边的严玺却是先帮他回了:“还好,走路还是有些吃力,不过没有什么大碍了。”
      谭狼大概也不在意是谁回答,反而和严玺聊了起来,万灵就在旁边看着两个人说话,一边看车外的风景一边捏着严玺的手指头。
      于是心思不在此正在思想放空的万灵没有听到另外两人接下来的对话:
      “关于撞了阿灵的人,严律师需要我帮忙的话就说一声。”
      “不必。”严玺道,“很快就有结果了。”
      “这样啊……”真可惜……
      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对话是到了幼稚园门口才结束。
      万灵要给万欧小朋友一个惊喜,便自己去站在门口接万欧了,留下两个俊美的各有风格的青年站在车子旁边,一个靠在车旁,点燃了一根烟,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故意说给旁边青年听一样,道:
      “他还是这么喜欢捏别人的手,让他做副驾驶太容易出事了呵……”
      严玺听了,漆黑的眼眸只是看着接到万欧后蹲下来和万欧来了个大大拥抱的男人,淡淡说:
      “我怎么觉得,宝贝喜欢捏我‘别的地方’多过手呢……”
 
 
 
 
142.正常
      “爸爸,小欧要要冰淇淋。”
       在刚带上万欧小朋友上车,四处张望着着万欧就忽然看见有其他小孩拿着甜筒从旁边走过,立马就羡慕的眨了眨那双澄澈的大眼睛,看着万灵,说出开头那句话。
      万欧小朋友穿着都是他小爸也就是严大律师选的,风格意外的新潮百变,但是因为小朋友长的实在是秀气好看,怎么搭都是幼稚园的一道风景线。
     在万灵眼里,小朋友也是可爱的不行,小胳膊小腿,脸蛋肉嘟嘟的笑起来格外感染人。
     和在万灵梦里那个藕童有着比较大的区别,藕童听话懂事规规矩矩,万欧却依赖他并且爱撒娇。
     男人很少拒绝万欧,刮了一下小朋友的鼻尖就点了点头。
     小朋友欢呼着跳下车,就要拉万灵,却见站在外面的严玺一把将万欧抱起,温和的对男人说:“你坐着,我带他去。”
     万欧愣了愣,反应过来后立即说:“小爸带我去就好了,爸爸要好好休息。”说罢他转头对要进驾驶座的谭狼‘严肃’道,“叔叔要看好我爸爸,不要让他乱跑,不然又被撞了可怎么办啊?”
     大抵是万母在解释万灵出事的事情时顺便教育了一下万欧小朋友,让他不要到处乱跑,不然会被车撞。
     被喊做‘叔叔’的谭狼眼眸迎着阳光让人看不清里面的颜色,笑容却被照的很暖,那邪痞的精致帅气让不少行人侧目:“放心,不会让万灵乱跑的。”
     说完这句话,谭狼明显能看见严玺眼底浓浓的警告,但是却视而不见,他径直坐回了驾驶座,顺便将手里的烟摁灭,火星一下子变成灰烬落了些在车内,青色的烟雾寥寥升起,在空气中扭曲成曼妙又飘渺的姿态,最后渐渐淡去。
     两个人谁都没有先开口说话。
     往常谭狼都是主动开口,反应正常并且大大方方的和万灵说话,好像两人只是朋友而已,现在忽然安静下来,万灵却是也找不到话题了。
     万灵视线随意的扫过不远处抱着万欧买冰淇淋的青年的身影,收回视线的时候却不经意从前面的后视镜里看见谭狼的脖子上带着的细细的黑色绳子,由于青年肌肤很白,那绳子便醒目无比,连带着绳子上面被衣领稍稍挡住些的一对戒指都惹人注目。
     男人微微一顿,根本不用细看便知道那熟悉的对戒是谁的了,但是他不问,也没有立场去问。
     万灵摸了摸自己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现在这个是和严玺一对——平静了许多。
     “真是没良心呢。”忽然,坐在驾驶座的谭狼忽然开口道,声音是淡淡的落寞。
     男人‘嗯?’了一声,便听青年笑道:
     “小欧以前可不是叫我叔叔,不过几年时间就这么生疏了,严律师真是懂得怎么教小孩。”
      是的,以前万欧还小,抱回来时刚会咿咿呀呀的说话,谭狼便一直教万欧喊自己‘爸爸’,叫万灵‘妈妈’,小孩子什么都不懂,就这么叫到懂事才被纠正。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