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快穿之如何疼爱+番外 作者:路蔷薇(上)

字体:[ ]

 
快穿之如何疼爱的内容简介……
 
每一个故事里都有一个被陷害/污蔑/践踏/抛弃等等悲惨命运的炮灰,因为种种原因走在一条不断作死的大路上。
季云初要做的,就是成为这些炮灰,干掉主角,改变命运,走向人生巅峰。
但他从未想过,自己还能收获意想不到的爱情。
金手指,虐各种渣,苏/爽/甜/宠文、1V1。
 
快穿之如何疼爱的关键字:快穿之如何疼爱,路蔷薇,快穿,金手指,爽文,1V1,双洁
 
    第001章 游戏开始了
    
    昏暗的巷子里,黑色的轿车停在路灯不远处,如同黑暗里蛰伏的猛兽,里面的人一直在盯着巷子口。
    等待了有二十多分钟,一男一女从拐角处走出来,黑色轿车车窗里扔出一个酒瓶,紧接着轿车突然间朝两人冲了出去,在几秒钟的时间内就逼近了那两人,眼见就要撞在那两人身上,拐角处突然间又驶来一辆白色轿车,因为黑色轿车速度太快,那辆车躲闪不及,司机猛踩刹车才堪堪躲了过去,但仍然与那辆撞了一下。
    白色轿车有惊无险的停在路灯下,黑色轿车却没有那么幸运,在马路上失控之后撞到了墙上连翻两次才停下,开车的司机当场死亡,而本来应该被撞到的一男一女则幸免于难。
    死者名叫白锦轩,年仅二十五岁,在撞上墙壁翻车的那一刹那他往后看了一眼,当看到那两人平安无事时,他通红的眼中终于流出不甘的泪水。
    白盛泽,你夺我一切,让我身败名裂,我堵上一命却仍旧奈何不了你,老天对我不公!
    强烈的恨意和不甘让白锦轩的灵魂不断扭曲着,很快被吸入一块发光的东西里。
    季云初感受到白锦轩临死时强烈的情绪,嘲讽的抿了抿唇角。
    不是老天对你不公,而是你太蠢,如今既然你把这份情绪传给了我,那么就让我来替你完成前世未完的遗憾吧。
    季云初比他刚接收到的灵魂白锦轩还要年轻,他本来生活在22世纪的现代科技社会,还是个刚步入大学的学生,某一天他在进入一款新型游戏机舱的时候,突然被卷入了一个奇异的空间里,很快他就感觉自己无法CAO作游戏系统,并且与现实世界失去了联系。
    据他猜测,他的意识之所以脱离了身体被卷入这里,或许是因为游戏内部被侵入了病毒,又或者是幕后有人CAO控。令他惊奇的是游戏竟然在他被卷入的那一刹那就启动了,只不过游戏本身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游戏系统告知他,他必须往返于各个不同的世界完成任务,但系统没有告诉他是否完成任务之后就能回到现实世界。
    在这里,季云初没有反抗的能力,这个所谓的‘游戏系统’非常的强大,能够直接侵入他的中枢神经系统,就仿佛病毒一样,若他不完成任务,他的精神和意识就会慢慢的被病毒吞噬,直到消失。
    季云初不是个坏人,从小到大也没有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坏事,哪怕是算得上仇家的,也没有如此强大的人,所以他怎么也想不到会是谁在CAO控着一切。
    季云初从来不喜欢这种被人掌控的感觉,尤其是这种时时刻刻都被系统威胁的情况下,最重要的是,他根本无法与这种神秘的力量对抗。但他并没有放弃,总有一天他会找出系统的破绽。
    现在,新的任务已经启动了。
    看来,又是一个悲惨的炮灰。季云初看着因为仇恨不断扭曲的灵魂,轻声道:“放心,你的仇人,我会替你解决,你所有的遗憾,我会替你弥补,那些曾经把你踩到脚下的人,我会让他们一个个付出加倍的代价。”
    他的嗓音极尽温柔,话语却蕴含着难以言喻的冷意,听上去本该让人不寒而栗,但这奇异的安抚却另白锦轩的灵魂渐渐平稳下来,最终化为一团雾气消失不见。
    但季云初知道,他不是不见了,而是被系统吸收了,只有他真正的完成任务,白锦轩才能得到解脱。
    虽然系统的任务是让他改变白锦轩的命运,但是只要有那些影响白锦轩命运的人在,他最多也不过是个一生碌碌无为的命。
    既然这个人的命运由他主导,那他就要彻底改变他的人生。
    “开始吧。”
    当季云初睁开眼睛的时候,他知道自己已经成为了白锦轩。
    他从沙发上坐起,抬手将本来就松松垮垮的领带扯到一边,抬眼看了一圈。
    这里无疑是一家酒店的房间,整洁华丽的大床,床边放着电话,窗帘后面可以看到二十层下面的夜景,季云初走到穿衣镜前,镜子里的少年不过十六七岁,身材瘦高,容貌五官极其俊美,尤其是一双漂亮的眼睛,因为刚睡醒,那双漆黑的眼睛雾蒙蒙的,带着几分稚气,然而仔细一看,就能发现这双眼中的桀骜。
    季云初眨了下眼睛。
    镜子里少年的眉眼瞬间变得温和生动起来,嘴角的笑容更让他俊美的脸蛋透出一种令人心动的魅力。
    现在,他才是真正的白锦轩。
    
    第002章 白家少爷的命运
    
    白锦轩,G市白家的独子,白家是一个在国内很有威望的大家族,他所在的白家不过只是白家的一个分支,但在G市却也是数一数二的富豪家庭,白锦轩是白家独子,从小环境优越,受尽宠爱,但就在十六岁这年,发生了变故。
    原来当年白家因为某件事情阴差阳错在医院里抱错了孩子,本来应该是白家少爷的白盛泽被人抱走,白锦轩……应该说是李锦轩被当成了白家的少爷被抚养长大,在白父白母得知这件事情之后,立刻派人找到了真正的儿子,当两个少年被换回来之后,李锦轩一下子从世家少爷变为普通家庭的独子,眼睁睁的看着白盛泽拿走了自己曾经的一切却无能为力,白家父母也把曾经对他的爱,加倍投注在亲生儿子白盛泽的身上。
    白盛泽则靠着父母的宠爱和聪明的头脑,最终成为了白家真正的继承人,同时也将李锦轩推进了绝望的深渊,而李锦轩失去了一切,孤注一掷想开车撞死他,却没想到最后死的却是自己。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李锦轩他就错在认不清自己的身份,白盛泽才是白家父母的亲生儿子,而他没有了白家父母的宠爱,什么都不是,同时他也错失了他本该拥有的幸福的家庭,也就是一直想要补偿他的李家,最终酿成大祸,害人害己。
    季云初摇了摇头,这个李锦轩也算是自作自受,不过相反的,李锦轩会落到今天这个下场,也不光完全是他自己的过错,那个真正的白家少爷白盛泽也功不可没,他如果对李锦轩这个人无视还好,偏偏把他视为了眼中钉,可以说是造成李锦轩悲剧的罪魁祸首也不为过。
    季云初看完他所有的经历,基本上已经了解了现在的情况。
    此时的李锦轩正值十六岁,正是白家发现两个孩子调换的这一年,不过距离真正发现真相还有几个月的时间,这几个月足够他做一些事情,从而去改变李锦轩的命运。
    季云初正思考时,桌上的手机响了,他看了一眼号码,接了起来,“喂。”
    手机里传来李锦轩的损友,同为富二代的金源笑嘻嘻的声音,“白少,那妞儿现在已经在电梯里了,马上就去你的房间,你就好好享受吧。”
    季云初顿时明白过来,忙道:“等等。”
    “白少还有什么吩咐?”
    季云初冷笑一声,道:“那妞儿我不要了,你现在就找人上来把她带走。”
    “啊?”金源以为自己听错了,“不是说好今儿要定这个妞了吗?难不成事到临头,你又反悔了?我说白少啊,我们这一圈人中,可就你自己是处男了,好不容易有这个机会,哥几个都支持你,你怎么……”
    “没错,我就是反悔了。”季云初懒洋洋道:“老子的鬮夜,凭什么交代给这个不干不净的女人身上?这妞儿我不要了,你们谁爱要谁要,我明天还要考试,没事儿就别上来烦我了。”
    金源听着电话里挂断的声音,好半晌没回过神来,他没听错吧,难不成白少睡糊涂了?一直心心念念着的妞儿不要了,竟然还说明天要考试?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吧?白少到底受啥刺激了?
    一旁听着的几个人也吃惊不小,“白少别是害羞吧?”
    他们当即调来监控,当看到那女孩儿敲开门之后,没一会就涨红着脸走了,这才相信白锦轩是真的不想要这妞儿。
    季云初在酒店里睡了一觉就回了家,这个时候白家父母还不知道他们养了十多年的孩子不是亲生的,白母钱静茹一看到他就瞪了他一眼说:“这么晚了才回来,又去哪儿疯去了?”虽是责备,但语气里却带着关切。
    李锦轩曾经就是因为这份溺爱,才会养成今后任性又脆弱的性子,经不住一点风雨打击,好在他年少的时候只是娇惯一些,季云初完全可以逆转回来,他笑了笑,上前抱住白母,撒娇的蹭了蹭她的脸,“妈,我肚子好饿,先给我口饭吃吧,回头您再数落我。”
    自家孩子这个年龄的时候总喜欢在外面跟一群朋友疯玩,已经很久没像这样撒娇过了,白母看着少年白嫩细致的脸蛋,眼中满是慈爱,很是受用的拍了拍他的胳膊,“好好好,先去吃饭,正好你爸刚才打电话说快回来了,你就跟他一块吃吧。”
    白父因为工作繁忙不常回家,平日里对儿子的关切也不如白母,但当他得知自己养了十多年的儿子不是亲生,而自己的亲生儿子又在外面过了那么多年的‘苦日子’,白父于是对待亲生儿子的白盛泽更加关注宠爱,想要把缺失了十几年的父爱全部补偿给他。
    然而在季云初看来,白盛泽这么多年在李家也没受到一点亏待,李家虽然只是个普通人家,但也不愁吃喝,对白盛泽也是百般宠爱,倒是白盛泽得知自己的身世之后,对李家的感情也慢慢消失了,甚至因为李锦轩而对李家做了很多过分的事,在李家父母纷纷过世之后,他也没有去探望二老一眼。
    比起从小娇生惯养的李锦轩,白盛泽才真正的是天子骄子,从小没有受一点苦,少年时期又恢复了富家少爷的身份,从此开启了光明的前途,主角光环闪耀的不行,真正倒霉的是李锦轩,一下子经受这么大的打击不是所有人都能承受的,如果一开始就有这种差距还好,偏偏李锦轩从小在白家长大,性格本就骄傲。
    季云初坐在沙发上看着手里的手机,脑子里已经慢慢形成了一个计划。
    
    第003章 只是一个开端
    
    白父回来之后,就看到了等在饭桌前的儿子。
    “爸爸辛苦了,快坐下吃饭吧。”季云初帮白父拉开椅子,笑的十分乖巧。
    白父觉得稀奇,看了妻子一眼,“这孩子又闯什么祸了?还是又想要什么东西了?”
    钱静茹瞪了丈夫一眼,“看你说的,孩子懂事你也不乐意啊。”
    白父忙道:“乐意乐意,还不都是你教的好。”
    白父在家对妻子也算是百依百顺,在外面才会显出一家之主的气派。
    饭桌上,吃着鸡腿肉的少年突然沉默下来,钱静茹看见了,忙问:“怎么了?”
    少年摇摇头,在钱静茹的追问下才略带些落寞的说:“最近听说一个同学的母亲得了癌症,已经是晚期了,这几天出去玩儿的时候都没看见他,恰巧放学的时候看见他一个人躲在楼道里哭,好像他母亲快不行了……妈妈,我以前是不是太不懂事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