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hp

这小子有点贱+番外 作者:陆思特

字体:[ ]

 
文案
 
武力值爆表的景墨重回十七岁,为查明凶手他又潜伏到了海市。
却发现,这剧本啊,好像哪儿哪儿都不对——
“花花公子”孟阳,竟然从良了?
疑似仇敌的萧轩,对他谜一样的眷♀恋。
还有那性情古怪、总看他不顺眼的大哥,竟然给他这个私生子传授XX之道……
不知该笑还是该哭的是的,只有那蒋昊……和上辈子一样,是个正♂常的男银(=^ ^=生无可恋脸,
 
家暴组合:精分暴力受vs抖M忠犬攻(受是家暴狂魔,攻只在受面前抖M)
这是一个精分受生生地把上辈子不鸟他的二世祖揍成二十四孝忠犬的可歌可泣的励志故事。
 
入坑指南
1.贱是萌点、萌点、萌点,不是贬义。←请默念三遍。
2.不是(加粗≠)渣攻贱受cp,上辈子也没有谁对不起谁。
3.唯一的金手指就是重生,景墨的武力值顶多算外挂。
4.看到最后会是豪门狗血文,请勿深究剧情。
 
 
内容标签:重生 强强 豪门世家 都市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景墨,蒋昊 ┃ 配角:孟阳等 ┃ 其它:陆思特,甜文
 
==================
 
☆、第1章 海城
 
  南街,是沛城一条最不起眼的街道。因为它的不起眼,这条街成为了滋生细菌的温床。
  这日下午,景墨提着白豆腐和几根细葱慢悠悠地走在南街上。从道馆回家绕远路要半个小时,而从南街穿过去却只要十分钟。道馆不管晚饭,景墨只好勒紧裤腰带,自己下厨。
  “咕——”
  肚子又叫了,景墨有些无奈。这几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道馆里找他切磋的小师弟越来越多,虽然有人主动送经验他挺乐意,但消耗了太多能量,就不见得那么愉快了。明明下午才偷吃了二师父的高级点心,现在竟然就饿了!
  “喂!”这时,背后一个粗犷的喊声传来。
  然而景墨却没听见,他脸色苍白,此刻揉着肚子,强忍着那股饥饿感,加快了步子。
  在他身后,那个刀疤男脸色倏地很难看。他蓦地接近,粗壮的胳膊一把就拽住景墨的肩头,“臭小子,喊你呢。”
  他比景墨足足高一个头,露在背心外的手臂肌肉虬实,这一拽起码用了八分力。然而,那高瘦的少年却纹丝不动。
  半响,被刀疤男钳住的景墨,才转过头,露出一张精致的脸,眉头微蹙,“哥们,你叫我?”
  少年一头碎发,刘海有些长。他眉眼细长,眼尾微挑,说话时下巴抬高,那张扬的模样实在和说出的话有些不搭。
  或许,这张脸和刚才那道瘦弱的背影出入太大,刀疤男愣了下,狐疑地看一眼自己抓着的手掌,有点难以相信。
  景墨不动声色地瞟了眼这伙人,笑道:“大哥,手能不能放下来。我……难受。”扭着脖子说话真别扭,这些人怎么一点待客之道都没有。
  对啊,难受才对,才正常啊。刀疤男都没意识到自己听话地把手拿开了。
  但是他没发话,旁边的黄毛却怒了,“妈的,小白脸!找死啊!”
  还别说,景墨皮肤白皙,身材高而瘦,尤其是五官与其说英俊不如说清秀,确是块小鲜肉。
  此言一出,刚才还笑眯眯的景墨却脸色一变。只听到“嗷”的一声,他一记左拳打出去。
  刀疤男和旁边几个小弟顿时愣住了。
  只见黄毛在空中划过一条美丽的抛物线,落在几米开外的垃圾袋上。原来“嗡嗡嗡”围着垃圾堆的苍蝇顿时一哄而散。
  “呵呵,小白脸是吧?”景墨看了眼僵在身后的几人,乐呵呵地问。
  “我他妈——”黄毛一口脏话未说完,景墨抬脚就一踢,可怜的黄毛,又飞了出去。这次他的运气没那么好了,生生地摔在地上。
  景墨慢悠悠地踱到他身边,居高临下道:“被小白脸吊打的滋味怎么样?”
  那黄毛动了动嘴,一口血喷了出来,他忍着痛,嘴贱道:“你他妈——”
  “啪——”景墨就是一扇,那人的嘴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肿了起来。景墨眯着眼,道:“我家人好得很,轮不到你来CAO心。”
  最终黄毛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景墨站起来,有点遗憾道:“哎,真没劲。”下意识地看了眼手上的豆腐和葱还在,才点点头,闲庭信步般,朝刀疤男那走去。
  其他跟班,都下意识后退了一步。
  景墨嘴角噙着笑,仿佛刚才那个一拳把人揍飞的人不存在般,他抬起手放在刀疤男的肩膀上,抬了抬下巴,“大哥,你是要找我切磋的吧?”
  炎热的夏天,刀疤男却感到一阵冷汗。
  景墨叹了口气,“可惜,现在饿得真没力气了。”
  没力气?!一排跟班眼睛瞪得铜铃大。没力气把人揍飞,有力气的话,你还不上天啊!
  “改天吧。”景墨盯着刀疤男,明明是好看的五官,却笑得像恶魔,他轻咳一声,像是在思考,“改天我给你打个八折。”
  八折?什么八折!
  正疑惑,只见景墨探出手掌,吐出三个字:“八百块。”那双手骨节分明,白皙如玉,完全不像是练家子。
  刀疤男呆了,什么情况?
  景墨却像是读懂他的心事般,“预约费啊,我看你不是道馆的吧,非同门师兄弟找我切磋,总得意思意思嘛。”少年眉眼带着笑,明明好看地不得了,然而说出的话,却大相径庭。
  刀疤男似乎怔住了。他顿了半响,才回过神,不过他也识相,知道今儿踢到铁板了,忙招呼小弟,“都愣着干嘛呢,赶紧掏钱!”
  豆腐切丁,姜葱切碎。放油,爆炒豆瓣豆豉,倒兑好的辣椒油水调味,下豆腐煮开。最后起锅时撒上葱花。景墨就着这红烧豆腐,吃了三大碗。这才餍足地打了个嗝。
  缺了角的饭桌上还放着一沓零钱:一百的,五十的;更多的是十块的,五块的。
  景墨数了数,一共八百块,不多,也不少。他收进口袋,欠揍地想:当个混混,也不容易啊。
  今天是他十七岁生日,就当是给自己的生日礼物吧。
  木板床躺上去吱吱作响,景墨双手枕在后头,漆黑的眼睛好像发光般,盯着天花板。
  过了今天,那个便宜老爹开始来找他了吧。
  上辈子,就是在十七岁的暑假,他进了景家,改变了人生轨迹。
  这辈子,他不想再浑浑噩噩,给人安排着过日子。也不想自己的财政大权握在别人手上,即使那人是自己血缘上的老子也不行。更不想,为一个人没心没肺地付出一切,不求回报,最终还心甘情愿地为他挡子弹。
  啊啊啊!想到这,景墨在黑夜中都感到一阵胸闷。他翻了个身,下意识摸了一把胸口,那里,好像还能感受到那种刻骨铭心的痛。
  重生已经有两年了,每个夜深人静的时候,景墨都在舔舐着那个伤口。上辈子,终究是他自己一厢情愿罢了。
  一个身世显赫、能力超群甚至还长相俊美的直男,每天都有无数女人趋之若鹜,凭什么放下既得的一切,忍受着世俗的批判,接受一个倒贴的男人呢。呵呵,想想都知道不可能吧。
  这么浅显的道理,只有他自己,不愿看清。一辈子都画地为牢,束缚了自己也束缚了别人。
  生命的弥留之际,能看到那个心如磐石的男人惊慌失措的模样,景墨自欺欺人地安慰,那一定是那个男人动过心的证据。是吧。
  但是啊。这一世,他只想为自己而活。
  翌日一大早,景墨就收拾了行李。去向几个师父辞行。
  他一向是说做就做的果断性格,执行力强,做事也专一。要不然,上辈子也不会傻乎乎地爱一个人就不挪窝了。
  也多亏了他的韧性和专注,景墨这才能在短短两年间,就在道馆里迅速崛起,好歹也成为大师兄了。而几个师父惜才,对他私下里做的小买卖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谁让景墨背地里做小动作,嘴却甜着呢。要不然就凭景墨这没爹没娘的孩子,如何能混地风生水起的。
  景墨给师父师叔磕了三个响头。一日为师终生为父,这几位师父,是他这辈子的恩人。不仅教给他防身之术,更给了他可以停靠的港湾。道馆,就像是他的家一样。让他在重生伊始找到了方向,不至于迷茫。
  “你既心意已决……哎,去吧。”大堂坐着三人,中间是个精瘦的老头,身材矮小,站起来也不过一米六,却是景墨的大师父。他慈眉善目,声音洪亮。他发话了,另外两人自然点头。
  临出门时,三师叔塞给他一张纸条,“景墨,到了打这个电话。报我名号。”
  景墨也不客气,撺进口袋,回头看了眼大堂的两个师父。
  “哎,走吧,走吧。也该走咯。”瘦老头双手背在身后,似在自言自语。
  景墨鼻子一酸,头也不回地走了。
  一旁,三人中唯一没说话的胖老头,摸着胡须,惆怅道,“混小子,以后我的糕点谁解决啊。”
  他的声音带着三分寂寥,散落在夏季燥热的风中。
  景墨到达海市时,还是凌晨一点。绿皮火车弯弯绕绕,高速三小时的车程硬是开了八个小时,坐得他快浑身酸痛。打了个哈欠,景墨找了家网吧,开个包厢。双人沙发,软软的,封闭式的空间,还带空调。正好睡上一觉,比火车站附近脏乱差旅馆其实好多了,重点是还便宜,一晚上才十块。
  就是吵了点。
  当景墨第三次吵醒时,他认命地爬起来。眯着眼看了眼不远处气得捶键盘的两个中学生,忍住想暴揍一顿的冲动,景墨走到前台,掏出三师叔的那张纸条,问:“保山区八一路249号……你知道往哪边走吗?”
  那小哥本来极不耐烦,景墨很有眼力劲地递了根烟,小哥才慢吞吞地看了眼,狐疑一声,“这不是景泰酒店吗? ”
  “景泰?”景墨一愣。
  那人以为他没听说过,解释道:“你是外地来的不知道,景泰可是海市最有名的连锁酒店啊……”
  不知道个屁!我知道的时候你连个胚胎都不是呢。
  “谢了。”景墨虽然心情一下不爽了,但还是挂着笑,到底没把怨气撒在陌生人身上,道了谢后转身离开。
  那小哥莫名地挠了挠头,他好像还没告诉怎么走呢。但他也不在意,只是好心提醒,“帅哥,地铁还没开呢!”
  景墨站在门口,回头笑眯眯道:“我知道,我跑过去。”
  小哥也笑了,“帅哥真会说笑,去那坐地铁也要半小时呢。”
  可惜,门口已不见人影。
  景墨真是用跑的。
  虽然很多人说晨跑其实空气不好,但景墨习惯了。尤其重生以来,他很惜命,锻炼身体就是重中之重。
  更何况此刻才五点,等地铁?那就是浪费生命啊。和景墨的惜命美学相悖。
  好吧,这些都不是重点。
  重点是,景泰?妈的,真是巧了。
  他那个血缘上的便宜老爸就叫这名字,可不是巧了吗。
  才一来到海市,就中头彩了。景墨觉得自己需要跑上十公里来冷静下。
  于是他就跑了,不紧不慢地,沿途还欣赏了下与自己记忆里完全不同的海市。
  快到酒店时景墨放慢了脚步。这时已经六点,大城市的私家车开始倾巢而出,赶早班车的上班族也出门了。景墨沉稳了下呼吸,在一家公园旁边找了个电话亭,按照三师叔给的号拨了过去,向对方说明来意。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