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hp

男主分分钟黑化[穿书] 作者:乙纯(中)

字体:[ ]

   
    第五十章
    
    白景宸走出了苏温良的洞府之后,在外面迟疑犹豫了好一会儿,他皱着眉头来回走着,将洞府前的杂草都踩出了一条小路来。
    他刚刚意识到自己对苏温良的感情,此刻心里自然是不愿意离开的,不过,眼下他有更要紧的正事要做。
    他想再去一趟四野阁,做完上次原本打算做却没做完的事情,也就是打探一下关于情蛇蛊的信息,那他就必须下山去白马城一趟才行。
    最重要的是,四野阁的收费极高,而苏温良给他的灵石,都被他扔给了旁人,此刻要找也找不回来了。
    他有些后悔,不过此刻后悔也无济于事。
    他只能将这件事情牢牢记在心底,同时也在心中长了个心眼:那就是做任何的事情,都不要因为感情用事而变得冲动起来,那样做只会得到更糟糕的结果;同时,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他应该学会自己去判断。
    白景宸告诫了自己一番,便接着想到:四野阁的入门费和查阅信息所花费的灵石实在太多,他现在身上只有几千块下品灵石,估计只够交入门费的。要查关于情蛇蛊的资料的话,他身上的灵石是完全不够的,那么,他就必须自己想办法赚取充足的灵石才行。
    不仅如此,他还要抓紧时间尽快赚足灵石,因为他还想在下一个月圆之夜前夕,弄清楚关于情蛇蛊的事情。
    于是,抱着这样的念头,白景宸在最后看了一眼苏温良所在的洞府之后,就毅然转身离开了,向着山下的方向走去。
    接下来的发展,也的确如苏温良所想的一样,白景宸此次独自离开,路上吃了很大的苦头。
    他先是在白马山深山之中兜兜转转了好几天,期间又是遇到妖兽,又是遇到毒雾,着实费了一番功夫,身上也是伤上加伤。
    直到他好不容易走到了白马山上,较为安全的区域之后,他才在偶遇的陌生男修的指路下,找到了离开白马山的道路。
    他御剑飞行到了白马城,进入城门后,就直接返回了自己租住的修真洞府。
    而在终于抵达之后,他身上原本就没有愈合的伤口,此刻都已经全部崩裂开来了。
    白景宸站在了洞府之中,脱掉了身上染满了鲜血的衣服,在洞府之中打水洗了澡,上完药穿好了衣服之后,就坐在了石床上。
    他从储物袋之中取出来了几颗丹药服下,便闭目开始打坐修炼起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他的脑海之中响起了一个极为熟悉的声音,说道:“啊父……父亲……我,是我,你认……识我吗?”那是一个软软糯糯的娃娃音,正是他在天衍宗后山的历练之地里,听到的声音。
    阔别多月,再次听到这个声音,白景宸不仅完全没觉得陌生,此刻更是从心底深处,生出来了一种欢喜的情绪来,似乎他一直在等待这个声音,此刻终于再次听到的那种愉悦和满足感。
    他笑了起来,脸上的笑容异常的灿烂,他说道:“我记得你,你是天衍宗后山的那个孩子对吧,你到现在还是没有找到你的父亲是吗?”
    小龙不高兴的说道:“你……你就是阿……父。”
    白景宸见纠正不了他的观念,想着他还是个孩子,估计自己也不理解,便没有再计较称呼上的事情,他应了两声,说道:“嗯,那好吧,那你这一次来找我说话,是有什么事情呢?”
    小龙闻言,想到了粑粑之前说的话,便立刻开心的说道:“父亲,我的……我名字,什么呀?”
    白景宸一愣,有些好笑的挑了挑眉,说道:“你自己怎么都不知道自己的名字呢?”
    小龙委屈的哼唧起来,说道:“那……父亲,不给我……起名字。”
    白景宸听出了他的委屈,心底骤然就疼了起来,他忙说道:“我这就给你起个名字,好吗?”
    他说罢,就开始认真的思索这件事情来。
    小龙听到他这么说,就知道自己马上就会有名字了,开心的不得了,在白景宸的脑海之中,咿咿呀呀的说着些让人听不懂的话。
    白景宸则在脑海之中快速的筛选着好听的人名,他想着虽然这个小家伙一直唤自己父亲,但是自己并没有结婚生子,唯一与之发生了深入接触的人,更是自己的师尊,而苏温良是一个如假包换的真男人,那么这个孩子,就一定是认错了人。
    这么想着,这个名字就变得不那么好取了,因为他只能算的上是小家伙误认的父亲,到时候小家伙的名字,还是只能靠他的亲生父亲来取名。
    现在,他只能给小家伙取一个自己用来称呼他的名字,也就是起一个小名。
    白景宸以前从未想过子嗣的问题,所以虽然他现在的年纪已经是二十七岁,在车屿界之中的凡人眼中,已经算是当爷爷的辈分了,但是因为这么多年来,他都一门心思的放在修炼上,对其他的东西就或多或少的忽视了。
    此刻,让他起一个小名,都变得格外的困难起来,让他心中如百爪挠心一般,纠结的不知道该选什么名字才好了。
    
    第五十一章
    
    白景宸说道:“我给你起一个小名,就叫……就叫良辰吧。”
    小龙复述了一遍:“良……辰?”
    “是的,”白景宸别过脸去,虽然这里没有外人,但是他还是因为这个名字,而微微红了脸,之前并不在意的很多问题,此刻却总能让他如此。
    白景宸暗咳了几声,肃容很认真的说道:“对,就是良辰,你喜欢这个名字吗?”
    小龙兴奋的尖叫起来,他一个劲的重复说道:“那我是……良辰,粑粑,粑粑,我是良辰啦,父亲说哒。”
    粑粑?白景宸一愣,这是什么?
    在良辰小龙说完这句话之后,白景宸的脑海之中就顿时安静了下来,他怔愣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良辰是已经离开了,他些微有些失落,不过很快就收拾好了情绪。
    之前因为良辰的突兀出现,而打断了他的修炼,此刻见良辰已经离开了,他就闭目开始打坐修炼起来。
    而另一边,白马山的修真洞府内,苏温良皱眉有些不悦的说道:“不是跟你说过,不要在你父亲面前提到我的吗?”
    小良辰呜咽了几声,抽抽搭搭的说道:“粑粑,我错了,父亲给我……名字,起了,我,我想告诉粑粑。”
    苏温良无奈的扶额,心想既然都已经说了,再追究过错也得不偿失,于是他便开解自己说道:幸好当初是让小龙叫自己爸爸,而不是爹爹或者是父亲,爸爸是现代词汇,估计白景宸就算听到了,也不会明白粑粑这个词代表的意思,这样看来就算提到也无所谓了。
    最主要的是,即便这里是修真界,也很少有男人怀孕生子的事情传出,所以他也不用担心白景宸会联想到那方面去。
    于是,苏温良和缓了语气,说道:“你是一个男孩子,更是上古洪荒四大神兽之一的龙族,不要动不动就哭,不然就把你扔垃圾箱去。”
    他最近在教导小龙学习知识的时候,一旦小龙不听话,或者闹情绪,就会这么凶巴巴的威胁他,以至于小龙一听到这个词,就立刻变得乖顺了下来。
    小龙立刻就不哭了,转而语气欢喜的说道:“粑粑,父亲,名字,起的叫……良辰。我哒名字,啦啦。”
    良辰?苏温良张嘴咀嚼着这个名字,良辰寓意美好的日子,这个名字的确很不错,白良辰,或许更贴切的说是龙良辰。
    苏温良点点头,心道这个名字倒是起的不错,他对白景宸的好感度,因此而上升了零点一个百分点,他满意说道:“很好,那你以后就叫良辰了。”
    良辰欢喜的应了下来,就兴奋的自己一个人叽叽喳喳起来。
    苏温良见他最近清醒的时间长了许多,就知道用天材地宝来缩减孕期,至少是有显著成效的,而他的芥子空间之中,最不缺的就是天材地宝。
    他取出一瓶丹药,服下之后就开始将吸收到的灵气,灌入到丹田之内的龙蛋周围。
    小龙蛋因为充沛的灵气灌入身体,而心满意足的晃了晃,就沉入到了熟睡之中,开始更快更多地吸纳起灵气来。
    如此,就到了第二日。
    白景宸一大早就从修炼之中醒神了,经过一晚上的打坐修行,他身上的暗伤好了不少,虽然还没到完全复原的程度,但是现在这样就已经足够了。
    他起身沐浴换了件衣服,就向着白马城城门的方向走去。
    他目前的打算,就是在最短的时间内,赚取足够多的灵石。
    而他思索了很久,却没有想到来钱快的方法。
    他之前一直生活在天衍宗之中,唯一赚取灵石的方式,就是采摘自己种植的任务份额之外的灵草,去坊市之中卖掉。
    但是这种赚灵石的方式,耗时长,赚的少,且很明显不适合于此时外出历练的他。
    那么,他想到的另外一个方法,就是去白马城的任务发布点去,领取任务赚取回报。
    这个任务发布点,相当于天衍宗的任务堂,位于白马城的城门处。
    他之前去那里领取过几个任务,不过难度对于他来说有些大了,而且这些都是荒置的任务,很明显是找不到与他合作做任务的修士的。
    所以,他打算这次过去将上次的任务令牌送回去,重新寻找一些可以找人合作完成的任务。
    他抵达了白马城城门之外的时候,交还了任务令牌,就走到了一块等级稍高的任务公告板前,上面的任务大部分都是限定在白马山,且难度较大,他站在不远处的地方看着,分析着自己做这些任务的可行性。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长得有几分面熟的男修走到了他的面前。
    白景宸抬眼看着他,那个男修望着任务公布板,说道:“又遇到你了,你的伤势都复原了?”
    白景宸道:“是的,上一次多谢你了。”
    男修笑了笑,他长得很平凡,但是身上有一种让人如沐春风的气质,很容易获得周围人的好感,他说道:“也不是什么大事,举手之劳罢了,我看你也在看着任务公告区,你是不是要领取新的任务了?”
    白景宸心底有一瞬间的迟疑,总觉得有些违和感,但是面上却是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说道:“是的,我最近急缺灵石。”
    男修闻言愣了一下,说道:“正好我也在任务,但是我个人的修为只有筑基后期,所以想找几个合作的修士,来和我一起做任务,到时候任务完成获得的灵石,我们可以平分,你有没有兴趣?”
    白景宸本来也是这么想的,他的确是在找人,而这人就这么巧的再次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白景宸说道:“也好,我是天衍宗凌印真人座下亲传弟子,白景宸,合作愉快!”
    男修脸上露出了惊喜的表情,说道:“那可真是巧了,我也是天衍宗的弟子,我叫姜宴北,不过只是内门的普通弟子。”
    嗯,白景宸心道,这下就更巧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