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hp

重生之这绝不是我认识的瘸子 作者:本将军(上)

字体:[ ]

 重生前,最爱的人背叛她,最亲的人利用她,最怕的人却护着她,为她把命都丢了。
    重生后,她要以牙还牙,以眼还眼,害她的,伤她的一个都不放过,欠那个人的,她会补偿她,却不料,原本高冷的人却化身麦芽糖,把她粘得紧紧的,谁来告诉她,这是怎么回事呀?
    麦芽糖的某人,搂着她老婆,偷笑着,心道“亲爱的,我也是重生回来的。”想着,立刻把老婆抱上床亲热去了。
    我去,这个整天想着OOXX的绝对不是那个高冷的瘸子,某人扶着腰,冲着在她腰上借口按摩,实际光明正大吃豆腐的瘸子翻了个白眼。
    “老婆,还想要?”
    “滚。”
    阅读指南
    作者君是新人,文笔有限,可能会又雷又苏,不喜勿入
    但将军还是希望大家能喜欢
    内容标签:乔装改扮 现代架空 豪门世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夜爵,冷情 ┃ 配角:连黎安,年祥,龙叶,龙聂,龙晚,赵婷 ┃ 其它:双重生
 
    ☆、归来
    昏暗的房间,冷晴从睡梦中醒来,她昏昏沉沉的,揉着沉重的头,慢慢地坐起来,被单从她身上滑落,缓缓地回过神,睁开了黑珍珠般地双眸,渐渐地习惯了周围地景色,她在一间粉红色的公主房间,自从结婚后,房间就让人给霸占了,多么熟悉地环境。她有多久没回来,忘记了。
    已经好久了,久到她忘记自己是个见不得光的存在,一个私生女。
    周围熟悉的环境让她觉得不可思议,她狠狠地掐了自己一把,像察觉不到痛一样,可是剧烈的疼痛感提醒着她,她还活着。
    迷茫地双眸像发光一样惊喜着,“哈哈哈…”冷情像一个疯子一样大笑起来,好像看到将来的自己,一个活该的可怜虫,被利用完了,丢入了精神病院,一住就是五年,如果不是她留给她的股份护着,恐怕不用五年,当年她走的时候,他们早就送她随她一起走了。她最怕的人救了她,她最爱的人利用她,然后她最亲的人把她推入了地狱,精神病院。
    “哈哈…咳咳咳”她被自己的唾液呛到了,伸手揉揉笑出眼泪的眼睛,另一只手掀开了被单,走下了床,推开了浴室的门,正面对上了镜子,明明一片漆黑,可是她却清楚地从镜子看到了现在的自己,现在的她才二十岁,披头散发,但那是因为她刚刚睡醒,稚嫩的脸,白皙的肌肤,干瘦的双手,没有了任何针孔扎入痕迹,她很幸运,死神本没有把她带到地狱而是带回了十五年前,这个她才回到赵氏大家族的时候。
    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重生,老天爷果然是公平的,风水轮流转,她冷情回来了,欠她,害她,她一个都不会放过,觉对不会。
    突然,她双眸紧缩,像想到什么一样,她连忙离开浴室,走向书桌,伸手拿过桌上的日历,同时另一只手拉过旁边的椅子坐下,盯着日历地双眸燃起了烈火般地愤怒,还是晚了一步,“嘭”,日历让她拍到桌子上,记忆慢慢回来了。
    在众人指指点点下成长的她,早就知道自己的生世,一个私生女,她的父亲是a市赵氏大家族的独子,她母亲不过是个山里出来的大学生,在她父亲赵谦的设计下,很快就上演了一场高富帅迷上了灰姑娘的戏码,当赵谦玩够了,她那个单纯的妈妈也就被抛弃了。却没料到被抛弃不就后,冷雅发现自己有了两个多月的身孕了,当年天真的她以为她现在怀孕了,赵谦就会娶她,没想到得到的是小姑子的一顿冷嘲热讽,赵谦的一张支票及一句“把孩子打掉”。冷雅心灰意冷,撕了支票,放弃学业,独自离开了。她不敢回老家,老家人不但不会收留她,他们一人一口口水都能把她逼死了。
    她来到了a市的邻市扎根了下来,并生下了一个女孩,取名冷情,她们的日子过得很苦,但那时的她们却很幸福,一直到,三年前,也就是冷情十八岁的时候,在当她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时,她妈妈病倒了,长期地辛苦劳动,拖垮了身体,无情地病魔即将带走了她的生命,临终前,她告诉了冷情的生世,并告诉她,早在她察觉到自己的身体快不行的时候,她就打了电话告诉了赵谦,希望他能来接孩子回赵家,毕竟虎毒不食子,冷情在怎么说也是他的亲生女儿,赵谦在电话上骂她的话,她永远不会告诉冷情,希望孩子给父亲有个好印象,将来生活在一起也好受点,在母亲的离开后,她一直等着,她记得母亲说她现在的父亲在国外,离回来还有一段时间,要她耐心地等待着。现在想想说不定“在国外”只是个借口。
    这一等就是三年,她一直半工半读保持着优异的成绩,直到一个月前,她那个所谓的父亲从国外回来了,来接她回赵家了,当时的她是开心,她以后就是有爸爸的孩子,回到家后,面对所谓弟弟妹妹的下马威,奶奶姑姑的不喜欢,后妈的各种嫌弃,她都忍了,那个时候的她真是太傻了。她拼命地学习各种知识,做个上流的贵族女孩,不断地忍受各种欺负,她以为只要人看到她的努力,并认可她,她就可以融入这个大家庭里,可是,她天真了,她忘记了,私生女从来都是用来抛弃的,真心换来的,不过是无情的交易。
    不过,现在,从回忆回过神的冷情嘴角轻轻向上扬,好戏才要开场,你们可不要让我失望。
    此时,在a市的一个人山人海的酒吧夜魅里,楼下是各种疯狂,而楼上却是一片宁静,在三楼的一间包房里,“老大,据收到的消息,你家老爷子好像要给你安排婚礼。”纤细的手指握着酒杯,喝着鸡尾酒的人雌雄难辨,但她清脆地声音出卖了她,她是女子,也是les,更是夜媚的明面老板。
    “真的假的,老大要娶媳妇了,对方是谁?”坐在她对面相貌堂堂的年轻男子惊讶地问,自从那个人后,老大就没有喜欢过什么人了,现在突然要娶老婆,那真是,真是太好玩了,他有点幸灾乐祸,他最近也被逼婚着,现在有人陪了,他那得意洋洋地眼神出卖了他。
    中间的黑衣男子没有开口,他缓缓地抬头,深邃地眼神对上嬉皮笑脸的人。
    年祥浑身打了一个哆嗦,不他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对上那个人的眼睛让他的汗毛都发冷起来了,:“别这样看我,老大,我就是好奇,真的,真的只是好奇”每次对上那双深邃的眼睛,他都害怕得发抖,妈蛋,怎么那么大的气场呀。
    “说。”黑衣人的声音很平静,平静得让人发抖,明明是悦耳地声音,却让人冷到骨子里。
    连黎安打了个哆嗦,狠狠怒瞪了年祥一眼,对上黑衣人却恭敬道:“好像是赵家的女儿,据可靠消息,好像想让你跟你二弟在同一天娶老婆。剩下的,我想应该跟你家的家规有关。”
    “不愧是老爷子,果然有意思。”黑衣人缓缓地抬起头,望着窗外的灯红酒绿,冷笑着:“我还真要好好期待期待。”到底帮“他”找了什么女人?
    白皙的肌肤,修长的四肢,幽暗深邃地双眸让人觉得寒冷,明明是悦耳地声音却让人毛骨悚然,英挺的鼻梁,削薄的唇,他浑身上下透发着禁欲的味道。
    正对面没关紧的大窗被强风推开,冲进了屋内,扑向他俊美的脸,吹动了他凌乱的短发,盖住右半脸的秀发被吹起,露出来了一道长长的旧伤疤,给他再增添了几分凶残了。
    连黎安也好,年祥也好,身为他的左膀右臂,却不知道他们的老大,是她不是他,她是谁,龙家大少,夜爵。
    ☆、龙家夜爵
    掌握华东帝国经济命脉的三大家族,分别是龙,任,郭,三足鼎立,他们都有着雄厚的经济实力跟长久的历史存在,他们可以说是并列的,但谁都想争第一。
    在他们之中的龙家是个古老的家族,一代代地传承下去,其中涉及到了黑道,商业,白道,等等。野心最旺盛的龙氏族人他们要求自己做到最好,一切以家族为主,否则就是无情地抹杀。
    家大业大的龙家有一个流传至今的家规,立长不立幼,立男不立女,立强不立弱。
    现任的龙家老爷子是个极为重视家规,独占权势,有野心,极端强势的人,他认准的事就是认准了,不容他人反驳,说白了就老顽固。
    当年,在龙老爷子当了龙家继承人后,为了日后龙家的发展,未经过自家儿子的同意,便跟曾经拜过把子的好兄弟,此时的夜家老爷子定了亲,让自己的儿子龙天娶夜家的长女夜采轩。
    两家人强强联手,亲上加亲,可是当时的龙天已经有了心爱的女人,自然不同意,龙老爷子不容儿子的反驳,直接抓人结婚,拆散了一对苦命鸳鸯,龙老爷子的强势让龙天感到无能为力,再加上任家小姐夜采轩的美貌,龙天“稍微”坚持一下就同意婚事了。
    但,表面上同意的龙天结婚后,跟绝大部分豪门公子哥一样,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瞒着众人玩起包养情人的把戏。
    他也瞒得很好。
    可是,有句老话说得好:纸包不住火。
    没想到的是在婚后不久后,夜采轩便怀孕了,一次孕检时,她遇见同样去孕检的柯萍,也就是龙天的初恋,当时柯萍的孕检还是龙天陪着去的,夜采轩觉得她被骗了,一气之下回了娘家,龙天在外养女人的事也捅到了龙老爷子跟前。
    龙老爷子盛怒之下,要求龙天跟柯萍断了,并把孩子打掉,龙天自然不同意,说那是他“真爱”的孩子,而且刚刚查过了,这一胎是个男孩,他更不能打了,也就是说,柯萍怀的还是长孙,老爷子的亲孙子,还把医生开的孕检证明拿出来给老爷子看。
    龙老爷子想要长孙,想了很久,他既不想放弃跟夜家的联合,但也不想放弃自己的长孙。思前想后他妥协了,柯萍可以留下,但必须生下儿子,生下后,孩子交给夜采轩抚养,在夜家给她一个位置,对外说是他老人家刚收留的养女,至于夜家那边由他去决解。
    龙老爷子厚着脸皮去跟夜老爷子谈话,龙家也好,夜家也好,谁都不想也不能闹出新婚不到一年就离婚的笑话,让众人做饭后闲谈,在颜面面前,儿女都是可以牺牲的。
    最后谈妥了,夜家的条件是:夜采轩现在肚子的孩子出来后,必须姓夜,做夜家的长孙。
    龙老爷子犹疑了一会,也就同意了,虽然他极不情愿,但他不得不妥协,反正龙家有一个长孙了,夜采轩肚子里的还不知道是男是女,说不定生下的是女儿呢,他就“大方”一点让给夜家来,这样想让有着大男子主义的他也好受了一点。可他不知道的是以后他一想这件事,他就悔到肠子都青了。
    龙老爷子跟夜老爷子同意这些事,夜采轩她可不同意,她认得那个人,那个女人,她以前的同学,身为天之骄女的她嫁给龙天本来就不甘,现在龙天还敢背叛她,给她找了个“姐妹”,而最重要的是这个“姐妹”还是她以前的老同学。
    她们两个还是当初学校公认的最强竞争对手,争成绩,争班干部,争奖学金,从学校挣到结婚嫁人,真是气死她了。竟然现在那个女人跟她争男人,不服气的她就更不能输了。
    虽然柯萍比她早怀孕,但在她跟龙天一次争吵中,发怒动了胎气,生下了个女孩,但她不甘心,她需要的是个儿子,不是女儿,刚好当时她跟龙天吵架后气冲冲地回了夜家,孩子也是在她刚进夜家后生下的,摆托她母亲跟当时接生的家庭医生对外慌称生了个“儿子”,从此决定了夜爵的命运,夜爵,爵取“绝”的谐音,绝情绝爱,孤独终身。
    不久后,柯萍如龙天所说的一样,生下了一个儿子,龙老爷子可高兴了,取名龙溪,龙溪,溪取“惜”的谐音,珍惜爱惜。
    随着时间地流逝,两个孩子逐渐长大。
    在夜爵,龙溪八岁那年,夜采轩再次怀孕,这次生下的是个儿子,真正的儿子,取名龙晚,晚取“望”的谐音,迟来的希望,争宠的野望。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