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hp

重生之这绝不是我认识的瘸子 作者:本将军(下)

字体:[ ]

 
    第81章 今夜
    
    在昏暗的房间里,愉悦地jiao喘声连连不断,一声高过一声,在夜爵的努力之下,冷情再次攀上了巅峰:“啊~”
    冷情挺直腰板,然后再瘫回床上,她现在浑身无力,娇唇微张,眼神mi离,白皙的ji肤多了无数的“草mei”,夜爵很有分寸,“种草mei”的技巧把握得很好,反正穿上衣服就保证外人看不到了。
    夜爵温柔地把人抱起,靠进她的怀里,同时把在她ti内shi漉漉的手指缓缓抽出,带出许多“美味”,看了床头柜上的电子种,凌晨一点了,今天就到这里吧,亲吻她的额头,道:“累坏了吧,宝贝。”
    “瘸子。”冷情累得睁不开眼,轻声地叫道,她把身子的重心交给夜爵,这个会抱她一辈子的人。
    夜爵低头,继续吻她的眉,她的眼,两个人身上都是黏黏的,很不舒服,她用力地把人抱起,带进了浴室,在浴缸里放满了温水,与她一同坐进起,靠到她那一张一合地唇边听她说话,她一直在叫她,夜爵不放心问道:“怎么了?”
    冷情微微睁开眼,看着夜爵,伸手抚上她的脸,低声道:“别离开我。”不要再留下我一个人。
    她不想像上辈子一样,被夜爵孤单地留下。
    “傻瓜,我怎么舍得呢?”你可是我最珍贵的宝贝呀,夜爵握着放在她脸颊的手,让她环上她的脖子,笑道:“今晚我都那么爱你,还能让你胡思乱想,看来,我还不够努力呀!”夜爵放在她腰上的手,mo上她的xiong,轻rou起来,另一只手,则带着水进jin入她今夜一直舍不得离开的hua园,快速抽动起来。
    冷情紧紧lou着她的脖子,双眸mi离,低yin吟道:“嗯,轻点,瘸子…”
    浴室里很快传出满足的呻yin声…
    夜爵抱了昏睡过去的冷情回房间,换上被单,从床头柜里取出上次用剩的药,对着那红zhong地花园涂上厚厚的一层药膏。
    把药再放回抽屉里关上,看着在睡梦中皱眉的冷情,夜爵随她一起躺下,把她抱到自己身上,两人紧紧地tie在一起,冷情原本皱着的眉头慢慢松开。
    夜爵无奈伸手点点她的小鼻子,道:“你呀,就爱胡思乱想,不过,我也没资格说你。”注视她的夜爵想到今晚自己回想起前世的日子,她真没资格说冷情,两个孤单又同时缺乏安全感的人。
    “别走,瘸子。”冷情趴在她身上,低声叫着。
    夜爵一手轻拍她的后背安抚她,道:“都睡着还不放心吗?傻瓜,我在这里呢。”另一只手与她十指相扣,她们要一直在一起:“我们睡吧。”睡醒了,又会是一个新的开始…
    从到家后,连黎安就一个在与龙叶道歉,龙叶在做饭也好,在做家务也好,走到哪,连黎安就跟到哪。
    一直重复着:“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真不知道的。”她要是知道客人是龙叶,她一定亲自开着最新买的跑车去接人,虽然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那么做。
    龙叶不知道她也是无心地,只能重复着:“好了,连姐姐,从我进家门,你就一直在道歉,不用这样的。”真不用道歉的,搞得龙叶都不好意思了。
    连黎安知道龙叶不会真计较,笑道:“小红脸,你人真是太好了。”身子探前,踮起脚尖,摸着自己的肚子,她刚吃饱没多久的肚子又饿了。
    于是,龙叶就这样收到了人生中第一张好人卡,笑道:“其实我该道谢的,如果不是你收留我,我现在估计在那家小旅馆将就着。”
    前世的她与龙聂离开龙家,积蓄不多的他们租着小小的破旅馆,日子过得很苦,最后还是多亏任离的出手相助,他们才可以过得好一点。
    听了龙叶的话,连黎安直接把自家钥匙塞她手心,硬要她收下,嘴里还念着:“钥匙给你,钥匙给你,以后我家就是你家,随便进,随便住。”我给你留给落脚点,让你以后想回家的时候可以回。
    紧紧握着钥匙的龙叶,不知道该如何感谢她,微笑着慎重道:“谢谢。”谢谢你,连姐姐,我一定会努力完成约定的,虽然你已经忘记了。
    龙叶有龙叶的骄傲,她不会真拿连黎安钥匙的,连黎安之前说了,她不喜欢家里住外人,她也很清楚自己应该摆在那个位置上。
    她永远是她的过客。
    连黎安揉揉自己咕咕叫的肚子,满满是尴尬,但还是厚着脸皮提要求道:“我才要说谢谢呢,如果不是你,我现在还在吃方便面,还是不放鸡蛋的那种。”好香呀,锅里的香味飘出来了。
    “噗,好,给你放两个蛋。”听懂她的言外之意,龙叶看着她嘴馋的模样忍不住笑了,厨房油烟大,两个人都站在较小的厨房里显得比较拥挤,龙叶开始赶人了,指着客厅道:“去客厅等吧,别老围在这里,厨房热。”
    “嗯嗯。”连黎安一步三回头地看着龙叶利索地在要给她的面条下了两个鸡蛋,这个动作让她笑弯了眼。
    心道:将来不知道有谁能有福气娶到这个出得厅堂,下得厨房的大医生?
    突然间,她的手捂住了自己的心口,皱眉:怎么突然间闷闷地,很难受,很不舒服,还有点喘不过气的感觉…
    另一边,黑衣人手指夹着点燃的香烟站在窗前看着窗外的夜景,吩咐身后的独眼大汉,认真交代道:“我要你亲自带人去抓一个人,记住我要活的。”唯有活的才有利用价值。
    “什么人?”唯命是从的独眼大汉觉得他老大自从那天车祸醒来后变来了,又好像没变,之前什么事都不放心给她做,现在什么都交给他,甚至还给了他不小的权利,对老大口中那个要活捉的人有点好奇,什么人让他要活的?
    “一个以后对我们日后发展有很大帮助的人,顺便再派人,去盯另一个人,派身手最好的,可信的人去。”男人狠狠地吸了口烟,转过身对他嘱咐道:“这个人是那个人的弱点,以后说不定会帮得上忙的。”
    听到对日后的行动有帮助,独眼大汉也不得不重视起来,一只眼睛微眯,严肃问道:“盯谁?”
    “我二嫂,郭婉心。”龙华的脸在皎洁的月光下露了出来,他有新的动作…
    今天龙家会议结束后,龙溪追赶先行一步地郭婉心,拦下她道:“婉心,今晚我们一起吃饭好吗?张嫂今天买了你最喜欢的鲈鱼。”张嫂是他们家的厨娘。
    郭婉心自从知道他的目的后,她躲他就更厉害了,她委婉拒绝道:“不了,我还事,溪哥哥。”
    “溪,哥哥”这久违的称呼让龙溪好些失神,以前她一直这样叫他,溪哥哥的,后来他就不让她这样叫,没想到今天竟然还听到了,回神看着长大女孩的脸,苦笑道:“好久没听你这么叫我了,突然有点不习惯了。”
    哥哥,哥哥,我不想做你哥哥,你懂吗?
    龙溪忍着想抓起她双肩狂晃的冲动,深吸了一口气,他不甘心呀。
    郭婉心再次与他划清界限,道:“你一直是我的好哥哥。”她认真地眼神告诉龙溪,他们是不可能的,转身想走。
    龙溪想再次想她告白,挽留她,告诉她,他对她的心意,急忙道:“婉心,我…”
    想到什么的郭玩心再次回头,告诫道:“对了,以后别让张嫂卖鱼了,我最近在吃素菜。我还有事,先走了。”
    “等等,”我,他看着她远去的背影,想去抓,可是就是抓不到。
    坐在自家书房沙发椅上的龙溪从白天回忆走出来,他本握在手上的红酒杯,突然间被他狠狠地摔到了地上,仿佛对面就是他的仇人,“砰~”地一声,未喝完的红酒洒满一地,杯子破碎,龙溪站了起来,咬牙切齿道:“我堂堂龙家少爷还比不过一个生过孩子的女人。”
    想到今天傍晚,保镖地报告,他更是火冒三丈。
    保镖道:“少奶奶最近很好,不是练舞,就是上山念经。”
    “念经?”念什么经?
    保镖不敢说,支支吾吾说不出来:“听,听说。”这可是丑闻。
    “有话直说。”龙溪等得不耐烦了,都告诉他们郭婉心的一举一动,要第一时间告诉他的。
    保镖咽了一唾沫,鼓起勇气不要命地汇报道:“听说少奶奶一直缠着主持想要,想要…”
    龙溪火了:“想要什么?你到说呀。”听句话怎么那么难?他迟早要撤掉他。
    “她想要出家,主持不肯,说少奶奶还生在红尘,更活在红尘中。”
    “岂有此理。”龙溪摸出手机,拨通了远在。市的电话,愤怒道:“喂,是我,不必再留了,直接解决掉,钱不是问。”他就不信了,他收拾不了一个女人。
    …
    床头柜上的手机震动起来,惊醒了夜爵,看着怀里面带微笑熟睡的人,夜爵不想打扰她的美梦,伸手拿过手机刚接通放到耳边,那边就劈头盖脸严肃地质问道:“冰刀,我问你,那个闻笑语到底是什么人?怎么有那么多人要她的小命,你之前怎么没有早点告诉我?”
    是火刺,怎么在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夜爵透过玻璃看向窗外,月亮还高挂在半空,难道是那边出事了?
    她双瞳紧缩,抱着冷情的手把她搂得更紧了,严肃道:“你现在在哪?”
    “闻笑语家,你先回答我的问题。”她是谁?
    一定不简单吧。
    夜爵眼神犀利如刀死死盯着天花板,想到上辈子那个人出现在葬礼上扬言要郭家血债血偿,她严肃道:“L国邱老大的女儿。”
    “你逗我?”那边的人发出了惊吼:“kao,这么重要的情况,你竟然没早点告诉我。”
    作者有话要说:  闻笑语的身份,你们感兴趣不?
    还有在与夜爵通电话的人,你们好奇吗?
    快告诉将军你们好奇,将军明天再告诉你们个事。
    
    第82章 无法想象
    
    电话另一边的晨歆黑着一张脸,她现在想杀人,夜爵那个混蛋,这么重要的情报竟然没先告诉她,咬牙切齿道:“冰刀,你果然是个混蛋。”姓夜的,我跟你没完,难怪我们两个八字不合,见面就动手。
    非要说夜爵与她是什么关系,那就就是部队里的最佳拍档,她们执行任务效率又高又快,唯一不好的是,千万别让她们两个单独呆在一个太久,不然就一定会打起来的,还是见血的那种。
    用晨易阳的话来说就是:两个整天找麻烦的怪胎…
    夜爵搂着冷情手缓缓松开,挠挠自己脸颊,尴尬问道:“你没事吧?”忘记说清楚,这次是她的错,也难怪晨歆气得炸毛了。
    “没事,”晨歆深吸一口气,对着手机大声吼道:“才怪。这次要被你害死了都不知道。”吼完心情好多了,平静下来的她,后背抵着闻笑语的房门口,保持警惕,做好战斗准备后,再次问道:“她姓闻是怎么回事?”她老子就不管她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