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hp

未来之种植师+番外 作者:鬼半京(上)

字体:[ ]

 
文案
CP:健气撩骚种植师受 X 伪高冷闷骚忠犬美攻
习惯了末世杀丧尸的日子,突然种田有点不习惯呢。
不如,种个“丧尸”吧。
 
安诣为给心爱的男孩找食物,死于丧尸围攻。然后重生到了未来。
未来有他“自己”的后裔,还有他的男孩。
为搞清楚事情的原委,安诣答应系统的要求,成为种植宗师。
只是……谁说种植师只能是辅助职业了?(⊙▽⊙)
灵植动起来,精神触须一起嗨~谁敢拦我道,统统抽个稀巴烂~
 
阅读须知
主受,互宠,甜。恋爱为主,升级为辅。
 
内容标签:未来架空 甜文 幻想空间 科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安诣 ┃ 配角:阿瑞斯·塞恩 ┃ 其它:异能,年下,主受
 
  ☆、〇〇〇
 
  【前世】
  3013年,联合国星际科研队在M13行星成功捕获一只被冰冻的软体动物,它被叫做“盖亚”。
  3077年,盖亚细胞开发出的治疗药剂“蓝星”问世。它能再生断肢,且无任何排斥反应。三年后投入临床治疗。
  3090年,多国启动“盖亚计划”,制造人形兵器。
  3120年,盖亚计划的失败品——机械丧尸——逃出实验室,导致第5次世界大战爆发。历时七年,机械丧尸被消灭。全球文明倒退百年。
  3230年,盖亚病毒被全球散播。人类全部感染,病毒潜伏期间,人类惶惶,暴力事件骤增,同时,机械丧尸再次出现,并有目的地屠戮人类。地球文明再次停滞、倒退,许多尖端科技技术消失。
  3234年,感染者中出现了极端异变个体——异能者。人类发起反击。
  3250年,全球沦陷,三百星舰逃离地球。能源告竭,元祖安云凡以一人之力破开空间,星舰分散离去。
  3252年,安云凡所在星舰抵达圣星,安云凡死亡,拜托阿瑞斯·塞恩,建立新家园。
  【创世】
  3252年,一艘搭载32万人的星舰抵达圣星,在圣星东方建立帝国——圣帝托纳。当时最强异能者阿瑞斯·塞恩成为国王。
  开启星纪元。
  阿瑞斯·塞恩与安云凡被人类并称为“元祖”。
  其后,人类快速发展,但“基因壁垒”出现,圣帝托纳人□□炸,资源告急。
  为寻求新资源,圣帝托纳派出“诺亚”战队,共计2万人,离开圣帝托纳,前往圣星未开辟的荒地。
  诺亚战队发现一种晶矿,并且发现它能开发异能者的能力,第一批接触到这些资源的诺亚队员,异能爆发,突破先天实力,进入可升级状态。他们自称“进化者”。
  进化者在圣帝托纳发动叛乱,叛离圣帝托纳。
  星历78年,进化者在凶兽、丛林横生之地——圣星的热带区域——建立国度“莘耶特”。
  莘耶特坐拥晶矿资源,异能者实力一度碾压圣帝托纳,重启了奴隶制,废除科技化,疯狂开采晶矿能源。莘耶特多次骚扰圣帝托纳边城,妄图反噬。最终爆发“血痕之战”。
  血痕之战历时两年,最终阿瑞斯·塞恩倾尽异能重创莘耶特,同时也因重伤陷入休眠。
  莘耶特与圣帝托纳共计伤亡近十万人,两国皆无力再战,进入短暂的和平时期。
  而血痕之战中,大范围的战争引起了兽潮的到来,大量人类流离失所,只能外逃。他们一部分逃入大海,无意间发现了一个海岛群落,那里凶兽鲜少,资源丰富,远离大陆的纷争战乱。
  这一部分人定居于此,借着和平时期的缓冲,逐渐壮大,成立了一个新王国——牧斯玛。
  血痕之战后,由于阿瑞斯·塞恩的休眠,圣帝托纳陷入权力纷争,一个异能者组织应运而生——白鲨。
  白鲨是由血痕之战中的异能者创立,他们因为从莘耶特的异能者手里夺得晶矿而临时突破、实力大增,在战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相比之下,圣帝托纳的科技化在血痕之战中的表现,实在不尽人意。
  此后,白鲨大肆宣传晶矿的力量,引起了用晶矿提升异能的狂潮,帝国科技被排挤。
  白鲨成员迅速扩张,终于染指政权。
  星历107年,在白鲨的CAO控之下,圣帝托纳最高科技院资源被剥离,大量科学人员以及边缘低等公民被驱逐。
  此时,白鲨已经显示出了它的极端性质——异能者至上主义。
  在白鲨的残暴恶行之下,公民开始醒悟,元祖派势力重新站到台前,他们首先帮助被驱逐的科学人员在圣星以北的雪原建立了临时的栖息地——安德鲁托。
  接着,元祖派势力揭露了一个秘-密——晶矿带来的力量,并非是安全的。
  白鲨的威信受到质疑,未立稳的政权岌岌可危。
  白鲨开始在国内发动极端反抗,并妄图联合莘耶特分割圣帝托纳。
  圣帝托纳进入“内乱时期”。
  然而内乱还未开始,便被扼杀了。
  结束它的,是一个异能者的死。
  那是一个白鲨与莘耶特组建的临时军里的一个异能者。他依靠晶矿的力量,从一个普通的速度加持异能者,变成了一个可以与元素异能者抗衡的存在。他大量地汲取晶矿,甚至突破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然而就在他突破的瞬间,他体内的能量突然爆裂,甚至让他整个人都被撕裂。
  有传说,当时满地的碎裂尸块中,甚至找不到一块大过巴掌的。
  元祖派曾经说过的“秘-密”终于被重视,许多异能者停止汲取晶矿的力量,但依旧有人不以为然。
  这些人,为他们的不以为然付出了代价。
  接二连三爆体而亡的异能者,终于让这场荒唐的战乱被扼杀在萌芽之中。
  一时之间,异能者人人自危,晶矿被束之高阁。莘耶特当机立断,闭国以防御。
  圣帝托纳部分势力借此机会,消灭了白鲨组织,并成立三个集团军,分散军权,重建圣帝托纳体系。
  圣星进入第二个和平时期。
  这期间,出现了大量的城间商人,他们来自牧斯玛。
  牧斯玛的公民以行商为主,他们能CAO纵海兽,擅于水战。
  他们以海中资源与帝国之间交换物资,却被圣帝托纳与莘耶特当做一个零散的部落,而未在意。
  这也是牧斯玛能在之后的日子里,成长为一个商贸中心的契机。
  同样在此期间,安德鲁托没有停止对科技的探索。他们对这种晶矿的力量很感兴趣,于是他们以开发的合成食物技术换取了大量被人忌惮、弃之如敝履的晶矿。
  终于,星历114年,安德鲁托开发出了一种能以晶矿驱动的武器,这种武器被称为“机械灵兵”。
  机械灵兵被分为两种,每种分为不同等级,普通人与异能者都能使用。
  安德鲁托并没有第一时间分享这个消息,他们封锁了消息,并创立了一支以CAO纵机械灵兵为主的军队。
  星历126年,安德鲁托对外宣布成立“安德鲁托共和国”,并宣布了机械灵兵的存在。
  而此时,安德鲁托的机械灵兵军队已经十分纯熟。
  圣帝托纳已经掌控政权的元祖派十分震怒。但机械灵兵的威力让他们忌惮。
  安德鲁托并不想与圣帝托纳为敌,同意向圣帝托纳优先出售机械灵兵。
  莘耶特结束闭国,并从牧斯玛的商人手中得到了机械灵兵。
  很快,各国以CAO纵机械灵兵为主的兵种成立,机械灵兵迅速成为了人类主要战力之一。
  重新得到力量的莘耶特蠢蠢欲动,但汲取晶矿带来的后遗症掣肘着他们的拳脚。
  汲取过晶矿的异能者的病痛问题,成为了几国共同面临的难题。
  这个难题,最终被安德鲁托解决了。
  星历279年,安德鲁托发现了一种能平衡晶矿力量的物质,它们被称为“灵药”。
  灵药的成分不明,只存在圣星原生动植物之中。
  然而他们最大的作用并非是针对异能者,而是普通人——灵药打破了基因壁垒,缓解了被盖亚病毒缩减寿命的症状。
  机缘巧合,元祖安云凡的后裔出现了精神力异能突变,他能改变植物的生长,从而得出天然的灵药。
  这种灵药是植物的果实、枝叶、根须……
  它们能让异能者体内的晶矿残留物质被清除干净。同时,也能安全地提升异能者的力量。
  这一发现,让圣帝托纳重新站到了帝国的中心点,找回了元祖之国的尊严。
  元祖后裔并没有打算私藏这一技巧,他不顾政派的反对,广收学子,不分国度,教授这种新生的能力。
  自此,一个能与“异能者”、“机械灵兵”抗衡的新势力诞生——“种植师”。
  种植师同样需要天赋,有精神力异能的异能者,在种植方面更有天赋。
  很快,这些种植师不仅研发出了针对不同异能者的“灵药”,他们还带来了一种新的异能武修理念。
  那是以人体脉络为基础的能量异化,甚至普通人也能修行——当然,效果与异能者相比实在是天差地别。
  因为种植师的出现,帝国之间进入第三个和平时期。
  这也是持续时间最长的和平时期。
  在这期间,只发生了两次不足为道的“小瘙痒”。
  牧斯玛成为了商贸大国。莘耶特曾两次向牧斯玛发起进攻,但都以失败告终——牧斯玛人擅于水战,还驯养了许多海兽,成立了一支由异能者与海兽组成的特殊水军。
  星历1325年,沉睡多年的元祖阿瑞斯·塞恩苏醒。但传言他异能已经衰败。
  星历1355年,元祖安云凡后裔——安婉茹公爵在“黑暴雨事件”中死亡,其幼子重伤,失去异能,种植师传承至此断绝。
  数百年的风平浪静之下,隐藏的是暗涌滔滔……                        
 
 
  ☆、①〇一
 
  3234年,北京市。
  城市已经荒废多年了,安诣原本的计划并不是在这里停留,但是没办法——阿瑞斯被感染了。
  阿瑞斯只有17岁,是安诣一个好友的继子。末世来临前,阿瑞斯一家从英国来中国游玩,就被困在了这里。末世爆发初期,阿瑞斯的父母被感染,然后混入丧尸潮消失了。
  之后,安诣带着当时只有13岁的阿瑞斯四处奔逃。
  他们一路往北,在蒙古有一处“安全岛”,是他们的目的地。
  然而就在刚才,阿瑞斯出现了被“盖亚”病毒感染的症状——感染初期,被感染者会失去行动能力、持续高烧,需要补充大量的水和食物。
  如果幸运,他能异变成异能者,如果不幸,那就只能沦为丧尸。
  安诣在城市边缘寻了一处较完整的高楼,将阿瑞斯安置在了里面。
  房间狼藉一片,好在因为楼层较高还算保存完整。
  安诣把阿瑞斯放在沙发上,然后将房间的各个入口都设置了障碍,并且放置了对丧尸用的精神波干扰仪。
  阿瑞斯的脸色酡红,嘴唇却又苍白起皮,汗水打湿了他的头发和长长的睫毛,看上去可怜极了。
  “嘿,阿瑞斯。”安诣半跪在沙发边,动作温柔地撩开阿瑞斯贴在脸颊上的湿发。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