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hp

[穿越]豪门公子不好当 作者:褚迟

字体:[ ]

 
 
文案
穿越之前,夏言辛是武功高强的魔教教主。
 
谁知他一不小心穿越了,还穿越到一个植物人身上,醒来后竟然还有人天天惦记他的命。
 
了解情况后,夏言辛眯眯眼睛,微笑着继续扎马步。
 
想要我的命?小爷我让你知道后悔俩字怎么写!
 
另外,那边那位律师你怎么回事,走开,别笑得那么帅,别人会看到!啊!我就是想一下,没有真的让你不要笑呀,饶了我吧!
 
夏言辛:律师大哥,我要晕了!
宋博锐:乖,你只是累了。
夏言辛:我就是要累晕了啊!
宋博锐:没事,你是魔教教主,身体好。
夏言辛:CAO!
宋博锐 :好。
夏言辛:……
尼玛,还能不能正常交流了。
 
本文又名:《智商和身体总被律师碾压》
《亲人啊,让我们以武相会》
《为了活着,我要好好学习》
 
作者扭着小蛮腰笑道:“来呀,收藏呀,我们一起浪呀。”
 
排雷:腹黑攻VS武力值爆表炸毛受
主受,1V1,HE
狗血遍地撒,极品尤其多,不喜请绕道
喜欢的小天使们,快来一发收藏呀
 
内容标签:豪门世家 穿越时空 打脸 欢喜冤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夏言辛 ┃ 配角:宋博锐 ┃ 其它:无 
==================
 
☆、穿越了,娘的
 
  
  东极山顶,邱鹤一脸郁卒地瞪着对面那个温润如玉的男人。
  “我才刚接手魔教。”
  “我知道,所以呢?”
  “你让我玩两年再打?”
  “不可以。”
  “那原因呢,你为什么非要和我打架。”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
  “……”
  
  邱鹤无语了,他和周瑞凉几乎从小一起长大,也一起被比着长大,两个人互为对方“别人家的孩子”。
  然而,随着时间流逝,两人终究走上了两条截然不同的道路。
  
  一个是魔教教主的独子,自然而然走的“邪魔歪道”,就是现在的邱鹤。
  一个是魔教“叛逃”的护法之子,后来才知道是一场误会,可无论如何,就算当初错了,护法依旧不会留在魔教,周瑞凉也不再是邱鹤的玩伴。
  可谁知道周瑞凉天赋异禀,十几年后竟然被推上了武林盟主候选人的位置,甚至此刻和邱鹤面对面,却不是叙旧,而是挑战。
  
  邱鹤更加不爽了,他从小被惯着长大,本来想着,成年后立刻下山去玩一场。结果他成年那日,不着调的父母嘿嘿一笑说:“鹤鹤呀,你也大了,我们决定去云游四海了,你来当教主吧。”
  
  邱鹤就这么当了教主,半月之后,邱鹤还没有弄清楚教里到底有哪些势力,就收到了周瑞凉的战书。
  邱鹤任性、胡闹,可也不蠢,知道躲不过,即便周瑞凉不用对天下武林交代,邱鹤也要对魔教有个交代。
  
  “周哥,那你让着我啊。”
  周瑞凉一愣,他没想到邱鹤到了现在,竟然还是小时候那副让人无可奈何的性子,脸上从来不长肉,那点看似是肉的东西,都叫“脸皮”。
  心里告诫自己好几遍,要注意修养,要注意修养。
  
  周瑞凉还是端方君子的模样。
  
  “可以。”
  “太好了,那开打吧。”邱鹤佩剑出鞘,只是剑锋刚露出,他又顿了一下,“对了,周哥,说好了不打脸哈,我今夜有事,要给南护法的儿子做证婚人。”
  周瑞凉平和的表情终于没有保持住,剑在听到邱鹤的话后,落了下去。
  “他,他今日,成亲?”
  “对呀,你为什么这么个表情,小宇没有宴请你?哦,你是正道,和我们不是一路人。”邱鹤摊摊手,“那我们还打不打?”
  “打!”
  
  邱鹤还没反应过来,周瑞凉的剑已经迎面而来,带着从未见过的戾气。
  “喂,真打啊,那你别怪我……”
  
  邱鹤和周瑞凉都没想过,对方竟然不是徒有其名。尤其是邱鹤,周瑞凉很知道他那个吊儿郎当的品质,然而他的剑却一点不吊儿郎当,透着一股杀伐之气,剑法也并非魔教的惯用剑法,敏捷而锐利。
  
  然而无论对方多么厉害,也依旧挡不住一个字:累。
  
  战了一天一夜之后,邱鹤首先停手。
  “停停停!”
  “?”
  “你不累?”
  “……累。”
  “就是呀,我也累呀,歇会,歇会。”
  
  两人坐在东极峰的山巅上,邱鹤大口呼吸几下,道:“我饿了,周哥,给我弄点吃的吧。”
  周瑞凉却没听到似得,眼神没有焦点地望着眼前的日出。
  “我包里有。”
  “哦。”邱鹤毫不客气地去拿周瑞凉的布包,转身却看到周瑞凉竟然,落泪了!
  “你,你怎么了?”
  
  “没事。”
  
  邱鹤边啃着酥油饼边笑问:“那你哭什么?”只是他还没问完,就听到周瑞凉一声惊呼:“小鹤小心!”
  
  邱鹤来不及反应,身体已经落下了悬崖,轻功再好也敌不过悬崖的高度。
  
  邱鹤甚至都没出过卢霞城,没去过魔教的花楼,没上过云州的游舫,没看过湖山的枫叶。
  邱鹤都还不明白,周瑞凉为什么会哭,就要这么死了?
  邱鹤留给这个世界的最后一句话是:“CAO!”
  
  带着消毒水味的楼道里,宋博锐一身西装,单手插兜,另一只手拿出手机,拨了个号码,一声“喂”后,忽视身后那些或欣赏、或期待的眼神,他打开了一个高级病房的房门。
  
  病房虽然叫病房,可是内里却几乎和五星酒店的配置差不多,消毒水味也没有那么重了,这让宋博锐舒服了许多。
  宋博锐边打电话,边走到病床边。病床上那个苍白的人影,依旧没有苏醒的痕迹。
  宋博锐没有顾忌屋里还有个病人,温和带笑的语气和电话里的人聊着:“恩,到了……放心吧,我陪着他呢……我知道,事务所不是很忙……不用谢,我也希望他尽快醒来……好,再见。”
  
  宋博锐挂了电话,小心看了一下夏言辛的吊瓶,确定里面的液体滴速正常,之后又看了看他手上的针,没什么异样,最后视线才又移到病人的脸上。
  
  夏言辛不愧是夏家的人,或者说夏家人容貌上的极致,忽略那苍白的脸色,他的皮肤细腻柔滑,没有任何斑点,扇子似的睫毛低低垂着,鼻梁高挺,嘴唇不似以往的嫣红,是淡淡的粉,脸瘦了一些,大概不吃饭总是打营养针的缘故。
  夏言辛表情非常安宁,完全没法想象,这个人一个月之前被蓄意制造的车祸撞伤,虽然脱离了生命危险,可是大脑受损,估计余生也不会醒了,即便醒来,也就是个能醒着的植物人。
  
  宋博锐看了夏言辛一会,这个总是带着笑的男人,真的没了?
  
  轻叹一口气,宋博锐脱下西装外套,挂在房门后的挂钩上,转身回到床边,坐下。
  拿出笔记本电脑,宋博锐打算利用这三个小时,研究一下刚接手的案子。
  
  病房的窗口上,一个护士踮着脚尖往里看,窥到床上的人还在睡着,护士悄声走了,只是转过楼道口,她就拨通了一个号码。
  “喂,是我,”护士低着头小声说,“他还睡着,宋律师在……什么都没有,在看电脑……好的,我会注意的,有情况会立刻和你联系……我知道,再见。”
  
  护士匆忙将手机收起来,抬头就看到护士长正站在自己面前,对她坏坏地笑。
  背后出来一身冷汗,护士小心打招呼:“张姐。”
  张姐笑眯眯地问她:“怎么?又跟男朋友打电话?也不用这样啊,看上去鬼鬼祟祟的,难道你们在说什么少儿不宜的事情?”
  护士暗暗松了一口气,轻轻一拳捶在张姐肩上,笑道:“张姐又取笑我。”
  张姐将手里的托盘递给护士,戳了戳她的脸才又严肃了一些:“好了,小唐,上班的时候还是正事要紧。这边交给我吧,你去给1207的病人打针,顺便提醒他不要一直看手机,多休息。”
  “好的。”
  
  护士小唐走了,张姐却再也笑不出来,嘴角露出一个讥讽的笑容后,张姐也走到小唐刚才看的窗口。
  里面的人依旧安静地躺着,似乎永远不会醒来。
  张姐叹一口气,目光有点哀伤,可终究什么也做不了,转身也走了。
  
  宋博锐工作时需要集中精力,很多官司若要赢,都要有出其不意的点,而这些点很多都落在小处、细处。
  精神高度集中的后果,就是他根本没有看到病床上,那个人慢慢睁开的眼睛。
  
  邱鹤眼皮很沉,他似乎用尽了所有力气才将眼皮撑开。
  明亮的光线冲进眼里,他不得不又将眼睛闭上。
  过了几分钟,他才又将眼皮撑开。
  
  入目是洁白的房顶,还有,那个吊在房顶上的是什么东西?
  
  转转眼珠,邱鹤终于看到他旁边坐着一个人,可他手里那是什么,还有他穿的是什么东西,以及这个人是谁?
  “唉……”出口,邱鹤才发觉自己嗓子有点沙哑,可这一声却让旁边的人抬起来头,于是邱鹤来到这个新世界说的第一句话是:“周瑞凉,你头发呢?”
  
  “咳咳咳……”邱鹤说完后就咳起来,嗓子要着火一般,火辣辣地难受。
  
  宋博锐快速给邱鹤倒了一杯水,喂他喝了。之后,他第一件事就是将病房的门锁死,窗户关上,窗帘拉上,最后,他双手抱胸,居高临下地看着病床上的男人。
  
  “现在我们来聊聊你刚才那句话,谁是周瑞凉,什么叫‘你的头发呢’,最后,”宋博锐停顿了一会,似乎在犹豫,又似乎在沉思,才接着说,“你是谁?”
  
  宋博锐其实第一感觉是,夏言辛失忆了,可确认一遍那个人的眼神后,他迟疑了。
  面前这个人明明是夏言辛,但总觉得哪里不一样了,不是失忆,或者说,灵魂好像变了一个人。
  
  邱鹤咕咚咕咚喝了一大杯水,嗓子舒服多了,除了身体有点僵硬,其他并没有什么不适,毕竟每天的营养液一点也没少。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