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hp

花式攻略对手[系统] 作者:光年叹(下)

字体:[ ]

☆、第55章 破解成功
 
李丰爵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听错,一怔,连续敲错好几行代码,他的手平时在键盘上可谓健步如飞,现在却不知道该往哪放。
    高粲听出他键盘声里的混乱,勾起嘴角,凑过来,“路痴,这行没设置参数,这行多写了两个#号,这行……”
    “高粲,有病吃药!”李丰爵猛敲一记回车,连高粲叫他路痴都没注意到。
    “可是……这个指针引用无效。”
    “我知道!”手残打错了!不用你教!!!
    “哦。”高粲悻悻,转而笑了下,坐回去,把药拿出来,倒了些水出来,乖乖吃药。
    李丰爵继续破解那个加密方式非常奇怪的文件。
    高粲研究了会,与其说这个文件的加密方式奇怪,不如说这个文件加密的程序根本不是基于我们常见的Windows系统或者Mac系统而编写的。
    叶舒拜用的编程语言和他们所熟知的编程语言都不一样,虽然可以和这个世界常用的CAO作系统完美对接,但是根本识别不了。
    高粲做出这个论断的时候李丰爵愣了下,CAO作系统相当于所有软件的底层建筑,C语言,C  ,JA|VA,Pascal等等各种编程语言都是基于这个建筑建立规则的。
    如今他们用A系统的解密程序去破解B系统的加密程序,简直就是鸡同鸭讲,难怪做了那么多的尝试还是破解不开。
    “难道要让我们从头开始学一个新的CAO作系统吗?再研究他的编程语言,编写出对应的破解程序?”如果真要这么做,工作量会很大。
    “你当时学CAO作系统学了多久?”高粲问。
    “一个月?忘了,反正不会是今天学明天会的水平,你能今天学明天会?”
    高粲摇头,就算会也来不及,他们根本等不到明天,国字脸说再给他们两个小时,再解不出来,他们就要转移地方。修尔快要找到这个地方了,修尔到相当于波尼亚到。
    叶宿目前还不想和波尼亚正面冲突,他毕竟是大陆有声望有地位的高官,和异国的黑手党头目有所牵扯的话,对声誉不好。
    李丰爵只得继续想办法,问高粲,“叶舒拜以前有没有教过你什么奇怪的编程语言或者编程思想,你想想,说不定会有线索。”
    高粲摇头,盯着李丰爵最初暴力破解得到的那堆乱码出神。“这好像是……ACSII码?”
    李丰爵看着那堆铺满各种符号的乱码,完全看不出那是ASCII码。
    高粲把那些乱码全部复制过来,放到一个软件里去翻译。
    “我不知道叶舒拜什么时候会这么厉害的加密方式,不过我想他用这种谁也没见过的加密方式不是为了难倒我,而是不让别人打开。所以我们不用去学什么新的CAO作系统。”
    那些乱码在经过文档翻译过后,果真如他所说,确实是ASCII码。
    只是这些乱码就算被翻译成了ASCII码,也是无序的,还有很多无用的干扰项。
    一般在加密解密的时候都会有一个特殊的函数把这些乱七八糟的秘文排序起来。也就是说他们要给一个无序的句子排序,只是,这些排序的函数会是什么呢?
    “那串数列?”两人默契的同时说出口,李丰爵不知为何脸上一热,想到当时自己被按在墙上那串数列上Kiss的场景。
    高粲显然也想到了,看着他微红的脸,“路痴,我很喜欢和你亲吻的感觉。”
    WTF?一道惊雷炸在李丰爵耳侧,把他脑子里的那些纠结那些担忧炸得灰飞烟灭,一下子乐了。
    李丰爵还以为他会委婉一点,小清新地说什么我喜欢你,或者矫情的说那天冲动了,是个误会,你当什么都没发生,都是大男人,啃就啃了,大不了让你啃回来。
    结果,高粲居然说我很喜欢和你亲吻的感觉?
    要不要这么赤|裸裸?要不要这么简单粗暴?当初那个只会嘴唇相碰的中学生去哪了?被你吃了吗?
    “你是不是看了从精通到卓越?”
    “什么?”高粲一脸不解,完全搞不懂他的脑回路。
    卧槽,拜托你不要装纯好吗?
    “那从入门到精通呢?”
    “你说C++?我觉得很简单很简单,不用看也会。”高粲神奇地get到了他的点。
    “额……”黑客之间的交流都这么困难么?
    李丰爵觉得自己需要冷静一下,这个剧情好像有哪里不对——他的对手,高粲,这个世界最厉害的黑客,在莫名其妙强吻他后,对他说,我喜欢和你亲吻的感觉。
    这明媚的忧伤~
    “高粲,你有没有搞错,我是你的对手,我们是敌人。”
    “我知道,那又怎么样?”
    “不……怎么样。”李丰爵败了,你觉得C++很简单,可我觉得很难,我们不适合。“只是意味着你可能只能默默的喜欢,我不太可能回应你。”
    “可你喜欢我。”高粲肯定地说。
    李丰爵顿了下,模仿他的语气,“……那又怎么样?”
    高粲似乎没想到李丰爵是这个反应,一时无语,国字脸进来看进度,两人才继续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继续干活。
    高粲把那个公式代进去,快速进行排序,得到的是一些乱七八糟的字母:EES IF OULIDSH TREED……
    “看起来是一句话,不过不是英语也不是法语,像是排列错误的句子。”
    李丰爵想了想,“原点坐标,我们好像漏了原点坐标。”
    高粲也想到了,不得不说在某些问题上两人默契得可以,只是把原点坐标带进去后,得到的仍是无序的句子。
    “这密码到底是什么?”李丰爵用手指头敲了敲桌子,叶舒拜留在最后那个密室里的公式和数字盘上的数字到底意味着什么?
    国字脸突然走进来说波尼亚的人快查到这附近了,“快点把他带走,10分钟,我们只有10分钟。”
    为防泄密,李丰爵也被迫跟随他们一起离开。车开走后那栋建筑里传来枪声,国字脸握紧了拳头,他那些没出来的兄弟可能永远都出不来了,波尼亚手段之残忍,众所周知。
    “他们怎么会这么快就知道我们在这?”摇晃的车厢里传来手机震动的声音。“谁的手机,不是说手机一律静音吗?想死是吧?”
    车厢里的人面面相觑,纷纷翻自己兜里的手机,都是静音的。
    李丰爵的手机在落水的时候自动关机了,根本不能用。众人找了半天,发现震动源居然是一部拔了电池的手机,还滴着水。
    “谁的手机?”国字脸质问众人,表情凶恶得随时能杀人。
    “我的。”李丰爵循着声音看过去,高粲。
    “这手机真厉害啊,电池都拔了还能用!消息是不是你故意放出去的?将军说了不会伤害你,你居然把我们的地址泄露出去,害我们死了那么多兄弟……”
    国字脸掏出枪,几乎想杀了高粲。
    “这个手机里装有放水的备用电池,只有我母亲能打进来,行踪泄露和这个手机没关系。我只要失踪超过四个小时,我哥就会找来,至于波尼亚,他在我哥身边安排了耳目。”
    国字脸不相信,让他接电话。
    李丰爵想说这怎么能接,这要是卫星定位电话,一接通一颗导弹立马飞过来,分分钟玩完,你以为这是在绑票勒索啊大哥?
    电话接通后倒没有导弹飞过来,那头确实是高粲的母亲,具体来说是他的继母,修尔的母亲,帝国理工退休的教授,是位知书达理、宽容博爱的母亲,对高粲像对自己的亲生儿子一样,目前在一个海滨城市养老。
    李丰爵以前查过,高粲每周要和她通话一次,聊的内容无非是高粲的学习,母亲的生活,非常枯燥。
    电话一接通,一个很温和的带着喜悦的声音就传了过来,问高粲乖不乖啊,报告写完了没有,冬天冷,多穿衣服不要感冒。
    按理说这个年纪的男生都不太喜欢听家里人啰嗦,即使心里知道家里人是为了他们好。
    不过高粲似乎是个例外,不但耐心的听他继母聊日常,语气还异常的温和,非常听话,和那个说“有本事来抓我啊”以及“法律是弱者用来保护自己的,强者只在心情好的时候尊重一下”的高粲完全是两个画风。
    国字脸听了半天没发现什么不对,让他赶紧挂断,高粲才说,“我现在要去吃饭了,妈妈你也早点去吃饭,下次再给你打电话。”
    这谎说的还真顺口。
    大约晚上六点,国字脸把他们转移到另一个安全的地方,叶宿自早上见过他们以后就离开了,他出访帝国,身份特殊,又即将回国,不能再出什么岔子。
    李丰爵和高粲继续破解密码,仍是毫无头绪,今天可谓是两人黑客生涯中最黯淡的一天。
    李丰爵已经做的都要吐了,一天之内两人试了上百种方案,仍旧拿那个文件毫无办法。
    高粲仍在研究那堆乱码,李丰爵觉得饿了,让国字脸弄点吃的过来。
    不知道为什么国字脸总有办法找到各种难吃的东西,李丰爵勉强能忍,高粲在吃的问题上绝对不做任何妥协,国字脸和他宿怨颇深,冷着脸:
    “之前叶将军还有求于你,不过现在你似乎也没能打开这个文件,你觉得我会满足你的要求吗?”
    “是吗?”高粲说这话时的气场已经和刚才那个养尊处优的大少爷不同,多了些阴森的邪气,快速地在那个文件夹里快速输入长长的一行密码,回车——
    文件打开了!
    原来他早就知道密码!
    李丰爵匆匆瞥了一眼,上面大概有四个文件夹,分别写着修尔,叶宿,高粲和顾回的名字。
    国字脸正要过来看,高粲动了动鼠标,把那些文件全都删了!
    国字脸正要发火,却听玻璃碎裂,三四个黑衣人破窗而入,动作迅捷地干掉屋里其他人,国字脸刚想掏枪,就见一个带着低沿帽子,皮肤略黑,目光坚毅的人卸下他的枪,局势瞬间逆转。
    李丰爵就知道要玩,说了没事接什么电话,这又不是绑票勒索。
    修尔一脸迷人的微笑,背着手走进来,见国字脸想要挣扎,“别紧张,看在你们没有动阿粲的份上,我也不会动你们,我只是想第一时间知道这个U盘里面有什么东西。”
    旁边的黑衣人很自觉地把大厅里的人都绑了抬出去,关在旁边的屋子里,五分钟后,房间里只剩下修尔,高粲,李丰爵,还有那个总跟在高粲身后、身手敏捷的狙击手。
    “你好像一点都不惊讶?”修尔问李丰爵。
    李丰爵一脸无所谓,“有什么好惊讶的,手机掉水里都能打通,开个GPS定位更是分分钟的事。况且我也想第一时间知道这个文件夹里有什么东西。”那些人做事真不用脑子!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