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hp

渣受系统(快穿) 作者:rain鬼畜无反攻

字体:[ ]

 
文案:
作为专门针对大部分女性和小部分男性的机密间谍,他一直认为自己很专业。o(≧v≦)o~~ 
 
其实作者菌就是想写一篇不可描述的文章(*^__^*) 嘻嘻…… 
 
内容标签: 快穿
搜索关键字:主角:不可描述 ┃ 配角:不可描述 ┃ 其它:还是不可描述
 
 
 
  ☆、攻略秦风
 
  【任务人物:秦风】
  林尧觉得渣受系统的话一如既往的简洁明了,倒是符合他的心意。
  林尧作为一名xx间谍,他一直很专业,无论任务目标男女,喜欢什么类型的,他就以什么样的面目去接近,有人说他卑鄙无耻、罪大恶极,但是他个人觉得自己还是很有原则的。
  一般来说,需要他工作的任务目标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他也因此毫无心里负担地看着他们倒霉,并且等着下一位顾客上门,直到有一天,渣受系统出现了。
  此时此刻的渣受系统刚刚和它的上一任宿主解约,进入了所谓的“空窗期”,它的上一任宿主是一个风流无情的花花浪子,没想到突然有一天浪子回头了!
  和一个样貌普通的忠犬暗卫白头偕老,虽然渣受系统也得到了上一任宿主所有积分的补偿,但是好用的手下没有了,而且都是接二连三地败在了感情上,这就让它郁闷了。
  渣受系统打算先找一个临时工顶一顶,就和林尧签了一个临时合同,把一个叫做窦墨的冰山总裁·人生赢家给渣了。按照原本的故事线,窦墨在创业路上虽然磕磕绊绊,但是最终都能够化险为夷,最终俘获大片少女心成为一代商业种马的传奇故事。
  但是很有天赋的林尧以知心学弟·忠心小弟的身份获得信任,直接把窦墨翻在了阴沟里,不掰弯就掰断,而后任务完成,扬长而去,简直就是为渣受系统量身定做的宿主!
  渣受系统暗搓搓地给林尧做了基因改造,毕竟吃了那么多宿主为了感情抛下任务的亏,这一次它把数据代码编辑到林尧的灵魂里,从根源上杜绝这个隐患。
  渣受系统绝不会给别人赶超它积分排行榜第一的机会,哪怕是作弊也要保证自己不输!灵魂改造这种事情,说出去到底是不光彩的,渣受系统心里清楚的很,林尧是有潜力的,它自然就会让他变成特殊的。
  对于林尧来说,渣受系统只是一个不错的中介,这个秦风也是一个总裁,大人生赢家,也就是他第二个需要渣的任务目标。按照都市总裁种马文的尿性,秦风出生富贵之家,父母相亲相爱,一家人也和和睦睦。
  十岁那年,因为司机失误CAO作,父亲车毁人亡,司机却是重伤成为植物人。家逢剧变,曾经的亲朋好友忽然都变成了贪婪的毒蛇,母亲心力交瘁,最终也只是堪堪护住了公司,最终也进了医院。
  秦风一夜成人,十六岁进入公司,一步步成为势力不小的总裁·人生赢家。其中的后宫有十八岁获得金融硕士学位的天才天真美少女、正义冰山御姐警花、温柔可人的清秀小助理,以上三个算得上是正宫,那些419的、以及包养的情人都还没有数进去。
  该说这些种马是跟韭菜一样,割完一茬又一茬吗?上一次林尧算得上简单粗暴了,这一次要弄点新花样出来。
  林尧现在的身体才三岁,和秦风一样是一个小屁孩,爸爸是秦家的司机,有一个一岁的妹妹。
  半年前母亲去世,母亲和秦夫人是高中要好的姐妹,也是因为得到了秦夫人的同情,原本只是一个小职员的爸爸才有了这份薪水不薄的工作,他们两个小屁孩也才住进了秦家和秦风青梅竹马。
  五年后,阿尧成功和秦风成为两小无猜。秦风和林尧不是一个学校,每天上午上完课还要准备下午的其他能力课,但是一下课就会来找林尧玩。
  和秦风喜欢各种球类运动不同,八岁的林尧显得安静很多,喜欢花花草草之类的东西,经常在花园和园丁询问种花的事情。
  初夏刚至,花香馥郁的花园里,一个可爱的小男孩正蹲在一个花盆前,手里拿着一把小铲子正鼓捣着什么。“就知道你在花房!阿尧,这是什么?”
  蹲在花盆前种玫瑰的林尧听着秦风好奇的话,就让开一些位置好让秦风蹲下来近距离地看着,张开手里的小颗粒对秦风解释:“这些是玫瑰花的种子,如果开得好,正好能赶上秦夫人的生日。”
  林尧声音还有些软糯,八岁的林尧白白嫩嫩的小包子一个,人见人爱,秦夫人也喜欢他,当成朋友的孩子对待,而不是下人的孩子,也是因此秦风和林尧从来都是没有主仆之分。
  “妈妈的生日还早着呢,这玫瑰花要种到什么时候啊?”秦风无趣地撇撇嘴,还不如去打一会儿游戏痛快。“是是是!秦风大少爷说的对!”小包子林尧敷衍地说,头也不抬地把种子埋了进去,细细的浇上一圈水。
  “喂喂!都说不要叫我大少爷了,阿尧再说下去,我可就生气了!”秦风不满地抱怨,也知道林尧是故意挪揄他,乌溜溜的眼睛一转,白皙精致的小脸上写满了“宝宝不开森,要林尧安慰才开森”。
  林尧也知道秦风是故意装作不开心,孩子气十足的秦风没有在外人面前要保持的家族修养气度,倒是有些可爱。“是我不对,我把这一盆送给你好了,等到它开花,我就第一个告诉你。”
  林尧说着擦了擦脸上的汗,白白净净的包子脸一不小心被手上沾的泥土涂成了一张花猫脸,可偏偏男孩一无所觉,认真地指着另一盆仙人球对身边的秦风说。
  秦风嫌弃地看着又小又丑的仙人球,戳了戳那毛茸茸的小刺,此时的小仙人球还没有一点威力,对待秦风的恶意调戏也只有摇头晃脑好不可怜。“你不喜欢就算了……”林尧有些失落地说,仙人球刚刚移植,还没有成长起来。
  说着林尧刚要把小仙人球拿出去晒晒太阳,就被秦风急匆匆地一把抢过抱在怀里,紧张的神情一点也不像不喜欢这个礼物,但是等林尧看过来又故意做出一副勉为其难的模样。
  “咳咳,怎么说也是你送的礼物,既然是一份心意,我就勉强收下了。”
  林尧笑容满面地点点头,对秦风的口是心非不置一词,傲娇嘛,他都懂,甚至还扮演过,面对傲娇就像是小猫咪,要顺毛摸。
  “是是是,记得一个星期要浇一次水,不需要浇太多,不然会淹死的,还有要经常晒太阳,不然blablabla……”“嗯嗯。”秦风显然没有在认真听,一脸状态之外。
  林尧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转过身去照顾玫瑰花,按照时间算没多久就是那场事故了,在秦夫人的生日那天……“好了,你把仙人球放下来吧,晚上的甜品是两个球的冰淇淋,这可是厨师叔叔告诉我的,可不能被错过。”
  林尧说着拉着秦风洗了手,正要离开花房却被秦风拉住手。“怎么了?”林尧疑惑地回头看他,他不知道自己这张稚嫩纯真的小脸露出这么呆萌的表情有多么可爱,杀伤力爆满,瞬间煞到了秦风。
  “你的脸上,沾到了灰尘。”秦风有些莫名的不自在,伸手给林尧抹去脸上的的泥土,白皙柔嫩的肌肤光滑细腻,就连擦去灰尘的动作都甚至细致得有些温柔的味道。
  少年慕艾的感情总是纯真美好,懵懵懂懂的青涩,却是那么真挚。秦风喜欢林尧,喜欢那个爱护花草的可爱男孩,两小无猜的感情比恋爱更甜美,但是没有等到他们两个的感情发酵,初恋这种事注定夭折。
  没错,一个半月以后,玫瑰花开,晚饭后月亮升起,在皎洁的月光下,花房里的两个男孩互诉衷肠表明了自己的心意。“阿尧,我喜欢你,对你的喜欢永远不会变。”
  从来都是骄傲的像一个小王子一样的秦风居然也会露出这样羞涩忐忑的表情,但是好在下一刻林尧就献出了这具身体纯洁的初吻,秦风也露出了甜蜜喜悦的笑容。
  种马文怎么会没有青梅竹马、纯洁无暇的美好初恋呢?林尧精心设计,有心算无心,用妹控这个人设隔绝了原女主之一的妹妹林雨和秦风相处发展感情的机会,而林雨也变成了兄控,不讨厌这个经常来占据哥哥视线的大少爷就已经不错了。
  好好的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硬生生被掰成了竹马竹马两小无猜,也是林尧的本事了,毕竟接下来的意外发生以后,十二年后才是剧情的开始,他必须要让秦风对他有好感,负责就不是虐恋情深,而是复仇炮灰了。可惜,今夜注定不安宁。
  玫瑰花已经开了,诱人的香气还浅淡,但是仔细闻还是能够嗅到它的芳香。所有人都在等秦先生回家给秦夫人过生日,另一边带着给夫人的生日礼物在回家路上的秦先生却车毁人亡。
  “轰隆隆!”雷声再一次响起,雨是越下越大,打在花房透明的玻璃墙上噼啪作响。“还好我们把玫瑰花及时地抢救了进来,否则就不能把它当做礼物送给夫人了。”
  林尧抱着花盆,顾不上自己被溅起的水花打湿的鞋袜,扬起带着雨水的小脸对身旁赶来给他打伞的秦风露出一个可爱的笑容,眉眼弯弯显然很开心。
  秦风别扭地别过脸,他才不想承认自己担心林尧淋雨后会发烧感冒,但是他前脚才说出自己的心意,现在别扭未免有些矫情,因此他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把伞尽力往林尧那里靠。
  “走吧,已经到了。把伞收好,这个时候爸爸和秦先生都该要回来了,正好给他们一个惊喜。”秦风应了一声,露出了一个有些得意的笑容,在大家的眼里林尧都是一个乖巧、听话、懂事的好孩子,也只有在他面前才会孩子气地使唤他和他一起做一些琐事,这种独一无二让他充满了优越感。
  “妈妈!阿尧有礼物要送你!对了,爸爸怎么还没有回来?”金碧辉煌的客厅为了给秦夫人庆祝生日而给一些女仆放了假,显得有些空荡荡,铺着雪白的桌布的长桌上还摆着没开封的蛋糕,白色的长烛刚刚点燃不久,金色的烛台只流下了几滴烛泪。
  秦风疑惑地看了看秦夫人,又回头看向一脸肃穆的老管家,明晃晃的水晶灯和地上的瓷砖反射,刺得他眼睛难受。
  林尧依旧挂着有些害羞的可爱笑容,明亮的眼睛期待地看着秦夫人,献宝般小心翼翼地把带着晶莹水珠玫瑰花连盆放在她面前,仿佛没有注意到茶几上没有合上的电话,以及秦夫人魂不守舍的模样。
  “夫人,生日快乐!”林尧的时间掐得刚刚好,刚刚接到噩耗的秦夫人呆呆地回过头看着两个孩子,面无表情的模样令人心惊。
  “夫人?”林尧一时间睁大了眼睛,有些担心疑惑地问,却仿佛被那双无神的眼中突然迸发出的恨意吓到,茫然无措地退了一步。
  “滚!给我滚出去!”“乒乓!”精心养护的玫瑰花被暴怒得失去了往日优雅风度的秦夫人一把扫到了地上,简易朴素的陶瓷花盆瞬间四分五裂,发出巨大的响声,花盆里的泥土和残骸也四处飞溅。
  软萌的小林尧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到了,白白嫩嫩的脸上要哭不哭,红着眼睛站在原地,仿佛没反应过来,任由溅起的泥土把鞋子裤子都弄脏了。
  “妈妈?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同样被吓住了的秦风心惊胆战走上前地问,却被暴怒后痛哭的秦夫人一把抱住,一边哭一边骂着什么。
  被紧紧抱住的秦风隐隐约约感觉到了什么,却依旧不清不楚,没有挣脱秦夫人的怀抱,反而就着这个姿势用小手安慰地拍着她哭到颤抖的肩膀。
  一直站在旁边的老管家叹了一口气,林尧抬起头看他,稚嫩的脸上神情依旧是茫然、害怕的。
  老管家低头看着无辜可爱的孩子,内心的同情都化成了又一声叹息,牵起林尧的手带他回房间,他也要给夫人一点发泄的空间。
  秦家的房间众多,林爸爸作为秦先生的司机自然分到了一间大房间,装修了一下隔成了两间卧室,秦爸爸一间,林雨、林尧一间。
  林尧八岁,林雨要小两岁,六岁的林雨自尊心强又要胜,又有些早熟的敏感,十分在意他人的眼光,因此面对少爷身份的秦风总是有些别扭的不对盘,所以才没有和林尧一起。
  “哥哥这么快就到切蛋糕了?你看我做的这个手链,夫人会喜欢吗?”林尧看着林雨手上拿着的手链,贝壳、彩线、彩石、珠子串编在一起,五颜六色,用小女孩的眼光来说已经很漂亮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