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穿越之鬼迷心窍 作者:竺小竹

字体:[ ]

 
文案:
殷淮安重生成半人半鬼,在乱葬岗上被人扒了衣服。
银叶穿越成了落魄大夫,在乱葬岗上看中了一具尸体——身上的白衫子。
 
银叶本来只是想偷件衣服,本来只是想骗点儿银子,本来只是想……
可是——这里有只死鬼,长得实在是俊俏……
殷府的下人都知道,新来的那个骗吃骗喝骗银子的黑心小郎中,不仅吃人嘴欠,拿人手贱,最后竟然对大少爷说——
“少爷,我喜欢你。”
殷淮安表示,鬼缠上人,挺正常,人缠上鬼,才可怕。
 
本文又名:《穿越之缠上一只鬼》、《缠鬼上身》
 
闷骚忠犬软萌攻(银叶) X 傲娇别扭心机受(殷淮安)
逗比小郎中和骗子大少爷的故事。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阴差阳错 灵异神怪
搜索关键字:主角:银叶|殷淮安 ┃ 配角:小鬼|阿萝|谢秉言|殷淮远|苍野 ┃ 其它:架空,灵异,鬼怪魂灵,穿越,重生
 
 
 
  ☆、楔子
 
  人死后散魂,魂生则为灵,魂死则为鬼。鬼入地狱,灵入地府,出来之后在黄泉路上走一遭,一碗孟婆汤下肚,六道轮回,从头再来。  
  阳台有灵师,阴司有鬼差,混迹在阴阳两界,专门从活人堆儿里找死人的事儿。算命占星,解梦跳神,坑蒙拐骗,无一不精。专解鬼怪缠身,阴魂不散,外包丧葬坟墓,纸钱棺材,保管让你活得惬意,死得舒服。
  .
  银叶是阳命台的老幺。
  他死的时候约莫有七八岁,他挺幸运,魂儿刚出来就遇到了阳命台的灵师,没遇到什么恶鬼,因为体质有些特殊,所以也没被送进地府,被留在阳命台养成了灵。银叶长到十七八,就被老阎派出来干活儿了。
  他们阳命台干活儿,就是收一收死人的魂儿,引一引他们死后的路,以免他们一不小心变成鬼后,在十八层地狱轮着番受苦。
  什么?你问老阎是谁?就庙里那个,脸黑得像木炭,眼睛瞪得像铜铃,嘴巴张得像布袋,常年翘着拐了三个弯儿的小胡子,保持着张牙舞爪的奇葩姿势。
  世间的人都怕他,据说他手握判官笔,脚踩生死簿,手下百万鬼师,坐拥十方殿堂,掌管十八层地狱,鼎鼎大名乃“十殿阎罗王”。
  传闻也不尽是真的,老阎是个挺和蔼的老头儿,窝在殿里写字儿喝茶,从没发过脾气。
  老阎手底下这几个孩子就常常拿这些“据说”打趣他。
  老阎自己也常常说:“自己不过是遵从着老祖宗从天地洪荒中辛苦扒拉出来的规矩,在轮回的路上,送人走一程。”  
  .
  银叶没什么特别的能耐,老阎于是给了他一枚透明珠子,赐名曰——往生镜。
  银叶收魂儿,多半靠这珠子,因为他收来的魂儿得被这“往生镜”照一照,才过得了鬼门关,上的了黄泉路。
  但是几日前,他和七枝吵架的时候,一不小心让七枝夺走了自己的宝贝。
  大家都知道,银叶最不能离身的就是这珠子,这珠子和他的灵索连着,所以,珠子到哪,他就到哪。
  七枝也是阳命台中的灵师,比他们年龄都大,但是爱吵架,非常孩子气。抢到珠子的七枝好不得意,一把丢出去,想看着银叶在空中打滚。
  没想到七枝使过了劲,一下子给扔到正在找食的鬼门关守门的灵犬鼻子跟前。
  然后,珠子就,被吞了。
  灵犬的肚子里是什么样可是连老阎也不清楚,老阎只是说,灵犬的身体和往生镜异曲同工之处,都涉及阴阳两界的传送和连接,那里面什么都有,危险得很,万一碰上被它吃进去的魂儿,说不定就能直接降落到不知道是哪里的坟墓地或乱葬岗。
  总之,往生镜在它肚子里肯定是撞上了什么东西。
  于是,银叶也跟着他的宝贝珠子,飞了。
 
  ☆、乱葬岗
 
  银叶醒来的时候,黑色的天幕上挂着月亮,有几片浓云在天上胡乱地抹着,像没涂均匀的墨。天边已经泛起一丝暗青,看起来是凌晨时分,天正要破晓。一片死一样的寂静中,突然有一群乌鸦哗啦啦地飞起来,带出一阵渗人的阴风。
  银叶被风吹得一个哆嗦,汗毛一下子全立起来。他浑身上下虚软无力,只有一只左胳膊能动,他连忙伸手摸摸自己其他的几只胳膊腿儿。
  唔,还在。银叶放下心来,稍微松一口气。
  他转了转眼珠,勉强地环顾四周。他身边一片空荡,啥都没有,目之所及全是浓重的一片片黑。偶尔可以在流动的灰色雾霭中,看到远处稀稀零零的树影。
  鬼知道这什么鬼地方,阴森森的,一丝儿活气儿都没有。
  他僵硬地动了动身子,听到什么东西哗啦啦地响,屁股也被什么东西硌得不舒服。他伸手向自己身下探去,没摸到土地,而是抓到了一根细长的,粗糙的什么东西。
  这长度,这形状,这粗细,这触感,这重量。根据银叶多年来为人收魂收尸的经验,这应该是一根肋骨。
  他五指张开,伸手竟然抓到了一把骨头。
  银叶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了,他有些沮丧地闭上了眼睛。
  得,那灵犬真是灵的很,老阎说的也准的很,这确实是在不知道哪里的一片乱葬岗。他银叶现在四仰八叉地仰倒在死人骨头上,头顶上空无一物,除了一只手哪里都动不了,只能瞪着眼睛欣赏这满天的星星。
  而且,这周围好像只有他一个活物,连个找食儿的野猫野狗都没有。银叶忍不住哀嚎一声,老阎最好是派一个人来这边找他,要不然他要独自在这个荒凉阴森的破地方找一粒珠子,那就太难受了。
  银叶身上虚的很,没什么力气,只能浑身麻木僵硬地在地上挺尸。躺着看了好一会儿的星星,他的这副身体才有那么一点感觉了。
  有一点儿感觉之后,银叶觉得脸上有点痒。
  他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手上揪起来一绺头发。
  他觉得吧……那应该,不是自己的头发……
  银叶躺在地上瞪了那头发一会儿,这这这,什么情况?
  银叶拽了拽那绺头发,觉得自己身上有什么东西被牵引动了。他偏头看向自己的右半面身子,有什么沉沉的压在自己的肩头上。他抬了抬右胳膊,抬不动。
  他右胸口上面搭着一只胳膊,右膝盖上面搭着一只腿。
  ——不会动的。
  那是一具男尸。
  .
  银叶常年和死人打交道,倒也不害怕这个。只不过被尸体压在地上,总归还是很不舒服的。
  他力气恢复了些,小心地把那死人的胳膊腿儿从自己身上搬下来,扶着腰慢慢地坐起来,顺便瞥了他一眼。
  那死人头朝下呆着,只有凌乱的长发下露出耳朵边上一小块儿苍白发青的皮肤。他的衣服倒是还穿戴得整齐,身上也没什么血,一只胳膊却被拧到了背后,挺别扭地翻转着。银叶好心地把尸体上被拧歪了的胳膊正过来,觉得这样看着还顺眼点。
  银叶在脖子上一摸,还热乎着呢,应该是刚死不久。看来,这位仁兄是和自己一块儿来这乱葬岗的。
  呵,真是干活的命,刚穿越就碰见个死人。
  银叶伸出右手,把手心贴在他身上感受了一下,尸体里面什么都没有,估计魂已经散光了。
  银叶的职业就是引着被遗漏的孤魂进入地府,以免它们游荡在外面,所以看见死人,免不了习惯性地查看一番。
  希望这是一个机灵一点儿的魂,在路上别被什么恶鬼缠住,能顺利找到路,安安稳稳地踏上轮回的路。
  .
  时值夏末秋初,天气虽然已经开始转凉,乱葬岗上尸体腐烂的气味儿也不好闻,这地方,银叶实在不想多呆。
  他一边思考着要从哪里着手找往生镜,一边拍拍屁股从地上站起来。刚一抬腿,银叶却鬼使神差地回头看了那具死尸一眼。没想到这一眼看过去,一种很是莫名其妙的熟悉感闪电般袭上银叶的心头。
  那感觉来得快去的也快,而且不甚清晰。银叶不由自主地停下了脚步,盯着那死人看。怪事,为啥会不想走呢?
  难道是因为……那具尸体身上裹着一件看上去质地不错的白衫?
  有可能。银叶重新蹲下来,两只手指头尸体的衣袖上捻了捻。
  嗯,料子不错,要不然把这件衣服……
  银叶环顾四周,没人也没鬼。他偷摸地扯了扯那尸体的衣服,笨手笨脚地解开衣带,从领口开始往下扒。
  银叶在阴风阵阵中自言自语:“你看我这人生地不熟的,换洗衣服不好找。这位小哥,反正你也穿不着了,这么好的料子白白浪费在土里,多可惜。”
  那人是趴在地上的,银叶把他的长发撩到旁边。衣服扯开,首先露出的是线条优美的后颈,然后是两个肩头,肌肉匀称的臂膀,漂亮的蝴蝶骨……
  ——这人的身材,还真的挺好。
  银叶摇头叹气,作为一名颇爱面子的灵师,竟然蹲在乱葬岗上,偷摸地扒着死人的衣服,还可耻地对着一具尸体……犯了花痴。
  何以沦落至此。
  他在心里面咬牙切齿地痛骂七枝和那灵犬,你说七枝扔东西扔到哪儿不好,偏偏瞅准了那看门狗的嘴巴往里扔。
  那只看门狗也是奇怪,肚子里也不知道有什么牛鬼蛇神,竟然带着往生镜到了这样一个兔子不拉屎的地方来。这下好了,就算找到了往生镜,怎么回去也是个问题。
  银叶手下不停,将那人上身的衣衫全部褪去。尸体后背上一大片苍白发青的皮肤全部显露出来,他死白的皮肤上竟然连一丝擦伤都没有,在月光下,泛着刺目的白光。
  银叶突然好奇起来:这人怎么死的呢?也没见着什么伤口。
  当时,银叶要是没贪图那件衣服,或者说,他干脆地扯了衣服就走,没有好奇地多看那一眼,说不定以后的事情,就都不会发生了。
  但是银叶却被该死的好奇心驱使着,多事地踢了那死人一脚,想给他翻过身来,看看他的正脸。
  那尸体刚一露脸,他就后悔了。
  入目而来的不是五官,是三个鲜血淋漓的洞口。
  一股温热的腥气铺面而来,银叶吓得后退了好几步。
  任谁看见这张脸,都会吓得浑身惊颤。看不见那脸上的五官,是因为他的脸上狼狈惨烈至极,全是红黑的血污。那三个血洞分别是眉心,左眼,右眼的位置。眼睑的皮肉翻转,隐见断裂的血管,鲜血仍旧从眼眶中不停地往外涌,三股血流甚至汇聚在一起,甚是狰狞恐怖,极其骇人。
  这具尸体的两只眼睛被挖走了,饶是银叶见惯了人死魂飞的场面,像他这样凄惨的也不多。
  银叶缓过神儿来,他抚着胸口皱着眉头,伸腿过去,想把尸体翻个面儿,让他继续脸朝下趴着。
  可是他刚碰了尸体一下,霎时间就生了变故。
  那尸体本身没什么动静,但是那眉心正中的血洞里面,却一下子钻出一丝淡淡的蓝色的烟,直飞向银叶。
  看到这烟,银叶大惊失色。好像这小小的一丝烟儿比血淋淋的人脸还可怕似的,他连滚带爬地从地上爬起来。但是此时要跑已经来不及,那蓝色的烟异常灵活,见缝插针地绕,瞬间就钻进了他的右手掌心。
  银叶阻止不了它钻进自己的身体,他举着手掌缓了好一会儿,才压住了惊。银叶表情凝重地摸了摸手心,感觉了一下袭击他的那东西。
  倒不是什么邪魔妖物,不过是那死人的半缕残魂。
  魂烟,是人死后魂的形态,袭击银叶的,就是一丝没有意识的,不完整的魂。不过,他在阳命台呆了这么些年,还没见过送上门来,追着他让他收的魂儿。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