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hp

都市最强药师 作者:莫土(上)

字体:[ ]

 文案
    原以为一切仇恨只能随着他被害而报仇无门的乐子瑜,得上天垂怜再次回归。这一次,欠的我的要讨,而帮我的……该怎么还?
    长孙天佑:以身相许可否?
    乐子瑜:……可以考虑
    *******************************
    【病弱腹黑攻VS坚韧药师受】
    扫雷:主受,互宠,1V1,有空间,苏雷爽&傻白甜,逻辑已死,考据党慎入某点式复仇升级流,架空世界,同性婚姻合法
    小受是被害后穿越异界然后再重生回到现世
    小受拥有的不是金手指或者金大腿,而是金巨人!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现代架空 业界精英
    搜索关键字:主角:乐子瑜,长孙天佑 ┃ 配角:一大群 ┃ 其它:互宠,主受,1V1,HE
    ==================
    
    第一章  贪婪是要付出代价的
    
    埃尔法大陆,一个剑与魔法的世界。
    这个世界就如那些幻想小说描写的一样,遵从的是丛林法则,强者为尊,弱肉强食。
    然而在这个让人步步为营,热血沸腾的世界,有一种职业得到所有职业者的尊敬——药师。
    药师所炼制的药剂,涵盖了各方各面。无论是武者法师提升实力还是普通人的治病救人,就连与生活不可缺的炼金造器也需要药剂的辅助。
    药师这个职业虽然获得众人尊敬,然而无论在哪个世界,人性的贪婪永远不可能消失,尤其是关于千万年流传于埃尔法大陆的药神秘宝。
    对这个传说中的秘宝,不要说普通的武者法师,就连他们之中最强的神级存在也没哪个可以抵挡得住这个药神秘宝的诱惑。
    埃尔法大陆米博尔森林的无名山谷,这山谷就跟它的名字一样,在之前根本没有人会在意或者说根本没多少人听过这么一个不起眼的小山谷。然而在不久前当某条消息传遍整个埃尔法大陆时,这个不起眼的小山谷迎来了好几位法神剑神的驾临,还不说那些神级以下闻名于埃尔法大陆的强者高手们。
    曾经挂在这群强者高手们脸上的道貌岸然,今天全都换成了一副贪婪,一丝隐晦的忌惮等表情。
    而在这群跺一跺脚都可以让埃尔法大陆抖两抖的强者高手中间,是一位黑发黑眼容貌清秀年纪不大的青年。
    此时青年脸上的表情如无波的深潭一片平静,完全没因为眼前这群气势不凡的人有所变化。不过如果仔细观察,可以看到青年那双如黑夜般漆黑幽深的瞳孔中的看着某个方向的眼神充满着鄙夷与嘲讽。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青年太过淡然,让那些包围着青年四周的高手们生出一丝尴尬。严格的说他们这些人跟这位青年,还有那么一丝关系。不过那丝尴尬情绪很快一闪而过,只要当他们想到那传说中的药神秘宝,心底的激动与贪婪再也压抑不住,因此他们势在必得!
    强者高手们之间互相打着眼色交流,最后由一位外表容貌老迈,看上去和善慈祥的老者首先踏前一步,主动打破现场的平静。
    “咳咳,米加尔,怎么说我们都跟你老师有点交情,我们这样也是为了你好,你这一个小孩子,一点自保能力都没有,怎么可能守护得了传说中的药神秘宝?”
    对方那看似商量,一副都是为你好的语气表情,说得冠冕堂皇,然而被老者称为米加尔的青年脸上露出一丝嘲笑。这样的话是当他是白痴还是脑残?果然那些所谓的高手气节什么的全都个屁,在利益面前都是渣!
    “呵,这事就不麻烦艾利院长担心了。真要说担心,在下更担心艾利院长您老学院里面的学生,啧啧啧。”对眼前这个又当又立的院长大人,被叫做米加尔的青年一点面子也懒得给。
    身为一所知名学院的院长都这么个性子,真不知道他那所学院培育出来的学生是什么样的玩意。
    也许青年的眼神中的鄙夷实在太过刺眼,让老者再也维持不住表面的和善,不在维持那可笑的慈祥,视线阴鸷,阴冷的看着眼前的青年。
    “呵,你这父母不详的贱种是什么玩意!不要以为我们曾经受过你老师的帮助就自以为可以随便不把我们放在眼里!”老者阴阳怪气呵斥的同时,空中隐隐传来剧烈的魔法波动。
    青年表情依旧,一点也不在意老者的叱骂,只在对方骂他贱种的时候,看向老者的眼神慢慢变冷,嘴角向上一挑。垂在身侧的左手手指动了动。青年动作非常隐晦,就算是对面一直注视着青年的高手强者们也没人发现。
    不过就算他们没发现青年的动作,对面的人也知道青年刚刚肯定做了什么,因为那位被称为艾利院长的老者,原本涌动在他身边的魔法,突然间就想被什么给拦腰切断一样,嘶的一笑,突兀的消失的无影无踪。
    如果不是大家都能看到老者那憋得通红的脸色,刚刚的魔法波动就像发梦一样。
    “这?!”在场的人哪个不是高手,老者的变化怎么可能没发现,众人的表情先是震惊,然后就是狂喜。
    造成老者这样效果的,一定是传说中的药神秘宝!不愧是传说中可以让人无视职业等级极限的宝物,居然可以让一个只有二十多岁不能修炼魔法武技的青年拥有如此强大的实力!
    此时在这群高手强者的心中,对青年手中那个传说中的药神秘宝更加势在必得!
    “为什么?”
    青年懒得理会那些都快被贪婪欲望淹没理智的强者高手们,视线从憋得发红的老者的身上移回到之前所看的方向。
    视线的源头是一个年纪比他稍大的青年男子。此时男子的表情,跟旁边的那些强者高手们毫无异样。不,应该说这青年脸上的欲望贪婪更加毫不遮掩。
    “什么为什么?”米加尔的问题,让满脸贪婪的青年一时间反应不过来,不过很快就就明白米加尔的话,视线游移一下很快变回坚定。
    “没有为什么!你根本不是萨里家的人,凭什么占着萨里家的传家之宝!我才是叔爷爷唯一的后人!萨里家的传家之宝药神秘宝的传人是我而不是你这个父母不明是贱种!”
    没错,眼前这个满脸疯狂的叫嚣的青年是跟他一直长大,可以说是在米加尔心里当做哥哥的人,然而就是眼前这位曾经和蔼可亲的‘哥哥’,在老师死后带着一群贪婪者进入老师最后长眠之地无名山谷,威逼他这位‘弟弟’交出所谓的萨里家族传家之宝。
    呵,是不是很可笑?然而更可笑的是,眼前这群人口中的所谓药神秘宝真正的主人是他,跟那位养育教导他的老师乃至那个所谓的萨里家族一点关系都没有!
    道不同不相为谋,青年知道眼前这群人尤其那个叫嚣自己才是药神秘宝真正所有者的青年已经被贪欲掩埋了理智。
    无论他现在说什么眼前这群人都不会当真,然而真相却是让他能够在这个小小年纪就拥有有如此高成就的,除了老师的尽心教导外,还有一个就连是他养父的老师都不知道的秘密。
    在埃尔法大陆父母不明的米加尔,或者更应该称青年为来自华夏国的乐子瑜才对。
    是的,青年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是一个穿越者,还是一个带着记忆跟一个珍贵的药材种植空间穿越到这个剑与魔法世界的穿越者。而乐子瑜这辈子能够得这么快速的接受药师的知识,全都有赖于上辈子他母亲的中医知识教导,再加上一个神奇的神农空间,让他根本不需要浪费心思在炼制药剂的药草之上。
    所以说乐子瑜有如此成就是来自华夏上下五千年的中医的博大知识体系与埃尔法大陆千万年传承的药师知识体系强烈碰撞而产生的结果。
    在教导乐子瑜的时候,老药师也为他的各种不遵守常规,勇于创新的神奇想法而惊叹不已。
    乐子瑜抬头,望着宽阔蔚蓝的天空。眼中所闪过的思绪没人能够看懂,再次低头看向那些因为贪婪而抛弃表面姿态的强者高手们,摇头一笑。
    这样的场面何其熟悉,不过这次他乐子瑜已经不是一个可以任人拿捏毫无反抗之力的弱者!
    一瓶药剂突然出现在青年的手中,准备动手的强者高手们,不知道青年怎么拿出这么一瓶药剂,眼中一丝忌惮划过,然而想到传说中的药神秘宝,理智再次被贪婪所替代。
    说实话,威逼青年的强者高手们虽然忌惮青年身上的药神秘宝,然而心里则自以为是的认为眼前这个年龄只有他们零头的青年,在他们手中根本翻不出什么花样。
    然而人终会为自己的无知与贪婪,付出代价。
    今天乐子瑜就狠狠的给他们上了一课,至于那些所谓的强者高手们能不能明白,就只有天知道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乐子瑜拿出的药剂当然跟普通的药剂不同,是以一整块空灵晶石雕琢而成。
    埃尔法大陆空灵晶石珍贵稀有无比,用这么一整块珍贵稀有的空灵晶石雕琢成的药剂瓶所承装的药剂,珍贵程度绝对会让平时还有理智的高手们忌惮,然而现在,他们已经被药神秘宝弄到失去理智。
    能够配置出这药剂,充满了各种偶然性,药剂的详细效果,就连乐子瑜的老师,一位神级药师都不清楚,但是经过老药师的推算,乐子瑜很快给这瓶珍贵的药剂配上一个非常合适的名字。
    一个除了乐子瑜,埃尔法大陆没有其他人可以理解的名字——核弹。
    俗话说: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老师,这个祭奠礼是不是很让人震撼?”
    “老师,对不起,我失约了……”
    ——埃尔法大陆历记
    XXXXXX年,米博尔森林发生不明原因爆炸,爆炸烟雾几千里外可见。经调查原地留下巨大坑洞以及无序元素风暴,使得该地区成为埃尔法又一大陆禁区,同时XXX武神XXX法神XXX院长XXX长老XXX会长等强者失踪……
    
    第二章  我回来了,你们还好吗……
    
    春日的微风带起窗边的纱帘,苍翠的植物安放在阳台上享受着春日暖和的日光,嫩绿的枝叶随着微风轻轻的摆动。
    这是一间让人感觉到有丝丝暖意的米白色的房间,如果不是鼻尖怎么也忽视不了的消毒水味道,这处房间怎么看也不像是医院里的病房,而是某间装修完整的温馨小公寓。
    在离窗边不远没被太阳光照射到的地方,是一张跟房间整体色彩一样的米白色单人病床,虽然不能看清床上情况,然而米色被单缓缓的起伏让人知道,单人床上是有人在熟睡着。
    在单人病床的另外一边一站一坐着两个看上去年纪不大的青年。其中那位坐着的青年视线一直注视在单人病床上的情况,而站着的那位,视线则一直放在坐着的青年身上。
    不知道站着的青年想到了什么,脸上一丝担忧划过,出声打破了房间的宁静,“二少爷,这里就交给我吧,你还是去休息一下吧,要不你的身体……”
    “不用担心阿洛,我没事。”坐着的青年缓缓的回应道,只不过视线一直没有离开眼前的单人病床。
    “二少爷,可老爷他们说……”只不过这回答,让那位站着的被叫做阿洛的青年李洛声音也不由得变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